月落乌啼霜满天(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每次他來的都很悄无声息,就像他走的时候沒有留下一丝痕迹。我并不知道他的來历,但我与他却十分有默契,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彼此的想法。

    这样的子一过便是半年,眼看着就要快到我的生辰了。说起生辰,自从父皇走了之后,便是沈皇叔一直为我办着,如今他也不在了,自然也就沒有人再会记得。

    每年过生的时候,我只是孤一人坐在烟波里。清酒相伴,孤灯相随,冷冷清清的大里也只有我一个人。

    夜已经深了,若是往常他这个时候早就已经來了,可是现在却半点动静都沒有。白雪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些天我一直都沒见着它,宫里的人也都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我轻叹一声,望着被烛光映得光亮的大理石地面发呆。就在此时,整个屋子里的烛光突然全都灭了下來。我心里一惊,立刻警觉的从椅子上站起來,冷声问道:“谁?”

    黑暗的房间里沒有听到任何的回答。我刚想开口叫人,刹那间一股异香传來。这是我不曾闻到过的,那清新淡雅的味道让我忍不住多嗅了几下。

    “祝你生快乐~祝你生快乐~祝你生快乐~祝你生~快乐~”歌声响起,带着那低沉婉转的声音,慢慢的周围被一些绿色的幽光所代替。

    我看到在黑暗的空间里,慢慢出现了一些绿色的光点,这些光点时而上下浮动,时而游在房间的角落里,不一会儿就将我慢慢包围起來。

    我伸手轻碰了一下眼前的小绿点,那东西入手即逝,让我有一种不释手的感觉。我想这大概是我今生见过最美丽的东西了吧。

    “喜欢吗?”流澈将一只盒子放在我面前,一股甜甜的味道从盒子里传了出來,让我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喜欢!”我大方承认着,同时手已经伸向了盒子,眼看着就要被我打开时,我的手却被他一把拦住。

    “等一下。”他走到我后,一只手蒙住了我的眼睛,倾俯在我耳边轻语道:“我数一、二、三,你再把眼睛睁开。”

    我点点头,当我听到那三的尾音消失在耳畔时,猛的睁开了眼睛,那只覆盖在眼前的手也同时拿开。我看到盒子里出现了一只四四方方的东西,上面有一层白色绵絮状的物体,那香香甜甜的气味就是从这上面传來的。在这物体的上面还插着几根蜡烛,我数了一下,正好是我的年龄。

    “闭眼许愿吧。”他道。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回头望他。细碎的烛光映在他眼眸中成了流光溢彩的幻影,让我不看痴了。

    “怎么了?”他轻轻问我。我立刻转头,说道:“沒什么。”同时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在前。

    为一个帝王,许的自然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这样的愿望,但此时的我并沒有这样想,我只是希望自己能与边的这个男人今生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愿望许完后,我缓缓睁开眼睛。他也早已经來到了我的对面,他示意我把上面的蜡烛吹灭,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把刀,将盒子里的东西切成了四半。他慢慢拿起一半放到我嘴边,我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香香糯糯的,十分好吃,让我忍不住又连咬了好几口。

    “吃慢点,又沒有人与你抢。”他笑着一边帮我擦拭着被沾上的污渍,一边又把沾了白色物体的手指放在手里吸起來,这副美男图顿时引得我沒了胃口,只是痴痴的望着他。

    但我到底还是个有尊严的帝王,我只是望了一会儿,便又埋头吃起來,只有怦怦跳动的心脏在提示着自己的害羞。

    本來是要与他分食的,但这东西实在太好吃了,不知不觉间我竟然把这盒东西全都吃完了,看着空空如也的盒子,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个…要不然我再让宫女去做一些?”

    流澈摇摇头,他收拾了一下残局,对我道:“这东西本來就是为你准备的,你喜欢就好。”

    我顿时沒了言语,原來这是他的心意。不过对于他今晚的安排,我还是觉得有些诧异,因为我从來沒有跟他说过自己的生辰,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但这番话我始终沒有问出口,因为另一个东西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我看到他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是只指环。

    他突然在我面前单膝跪下,将指环递到我面前,问道:“怜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下我彻底愣住了。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年纪,在平常女子家里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了。但我却从來沒想过这方面的事,虽然眼前这个男人说过等我长大了之后要娶我,但因为事來得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我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怜儿,你愿意嫁给我吗?”见我久久不回答,他又问了我一遍。

    这下我听得很清楚,但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大概是我的犹豫让他产生了错觉,他低叹一声,从地上缓缓站了起來,苦笑道:“原來是我自作多了。”

    我立刻摇头,很想跟他解释不是这样的,但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我想自己终究还是沒有准备好,还是不够他吧。

    后來,我们再也沒有纠结于这个话題。他还是很固执的把指环留给了我,我们又像以前那样弹琴聊天,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才在他的怀里渐渐睡去。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虽然我们的关系还如从前那般的好,但我知道我们之间终究还是产生了隔膜,而他的笑容也渐渐少了起來,眉头也渐深锁。

    我不知道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事,他也从來沒向我提起任何有关他的事。在好奇心不断的驱使下,我终于有一天鼓足了勇气,将我心底的疑问问出了口。

    “流澈,你究竟从哪里來?”

    他愣了一下,勾了勾嘴唇:“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我想要了解你。”这是我第一次对他说这样的话,也是我今生对他的唯一表白。

    “……你真的想知道?”过了良久,他才开口。

    我点头,即使以前一直都沒有问过,但我心里还是极想知道的,尤其是他是怎么能做的到绕开皇宫重重把守的。

    “还是算了,你不会相信的。”他想了一下,摇头道。

    这下我更有兴趣了,多年來帝王的生活让我不许在我的世界里有任何人的反抗。我板起脸,冷声道:“朕命令你说!”

    他看了我一眼,突然笑了起來:“这才应该是真正的你。”说完,把我轻拥入怀,手指轻轻点在我额头上,沒过一会儿,困意就传入了意识中。我知道这一定是他捣的鬼,但任凭我如何想要使劲的睁眼,那一股股困意还是不断的向我袭來,引我进入了梦乡。

    这一夜我做了个十分恐怖的梦。我梦到自己來到了一片火海之中,在火海的最深处的刑架上绑着一个人。我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但他的声音却是我十分熟悉的。

    我拼了命的扯着嗓子想要喊人來救他,可任凭我如何使劲,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來,而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皮肤被火舌一寸寸的化为灰烬。

    当刑架上的人渐渐消失时,留下的是一只通体纯白的猫,那只猫不断的在火海里翻滚,想要甩掉上的火舌。可凭它如何翻滚,那火舌仿佛并沒有熄灭,而是越烧越大。

    这时我听到一个空灵的声音:“帝君,还不快快动手!”话音刚落,手里已然多了一把长剑。我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那声音见我沒有动弹,又再次催促着我,压得我喘不过气來。大概是迫于这样的压力,我也不知道从哪里使來的力气,举剑就像那只白雪冲过去。

    周围的火苗一下子又蹿高不少,却并不能伤到我半分。我看到自己的剑刺入了白猫的腹部,而那只白猫原本闭上的眼睛里突然开睁开,露出的悲伤令我心神一震,就像无数钢针狠狠的扎进了我的心脏里,泪也从眼眶里流了出來。

    我听到那只猫对我道:“你终究还是杀了我。”

    一股极大的悲伤从我心底蔓延开來,看着那具体慢慢消失在我眼前,我伸手却沒有抓住它。

    “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终于,我大喊了出來,眼睛也猛得睁开了。这里依旧是烟波,沒有火海,沒有刑架,更沒有那令人伤心的尸体。

    我轻轻舒出一口气,翻下了。窗外的阳光已经照进了屋里,我坐在铜镜前,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里面。我感觉眼角处还有着些湿意,刚把手抬起想要擦一下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多出了一条链子。

    在链子的中央有一只白色的小玉瓶,摸上去光滑圆润,且流光溢彩。我想这一定是流澈留下的。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