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沈皇叔皱了皱眉头,他单手把我从草丛中拎了起來,满脸不悦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吐了吐舌头,本想着说实话,但又瞧见那明眸中凌厉之色,话到嘴边却又改了口:“我…我是出來找猫的。”

    沈皇叔愣了一下,我听到他低低叹了口气:“连撒谎的神都与她一模一样。”那声音越说越低,我只当作沒听到,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便离开了他的配桎梏。

    “皇叔若是沒什么事,怜儿告退。”我对他福了福子,刚迈出第一步时,后却又传來了他幽幽的声音。

    “今晚的事不许对任何提起!”他说。

    我无声的点了点头,但心里却十分疑惑。我不知道沈皇叔为何要护着楚妃,但我对楚妃的印象根本就沒好过,经过今晚的事,我也更加讨厌了她。

    回到凰仪的时候,母后已经在屋子里等我多时了。我以为她会为此而责罚我,就在我准备开口向她承认错误的时候,她却直接把我抱到了上,什么都沒问也什么都沒说,反而轻轻给我唱起了摇篮曲。

    这是我第一次听母后唱歌,婉转的歌声就像夜莺,时而嘹亮时而低沉。渐渐地,我的眼皮开始发沉,那双拍在我后背的手轻柔轻柔的,我打了个哈欠,翻刚准备睡过去时,就听一阵脚步响起,再后來那双手便蓦的一下离开了我的体。

    即使我背对着他们,但來人的声音还是让我听出了她的份。那是母后的贴侍女秋霞。虽然她们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深夜的寂静还是能让我很清楚的听到她们的对话。

    “主子,楚妃娘娘已经把事都办妥了。”

    “嗯,这件事不要让任何知道。”

    “是!”

    当她们离开的时候,我才缓缓睁开眼睛。我从上爬起,将手臂环绕在膝盖上。原來这一切都是母后的主意。

    我并不知道母后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在后宫生活了这么多年,残酷的斗争已经让我心生畏惧。这些年來,那些被父皇宠幸过的女子皆无生育,而父皇似乎也沒在意什么,但我心里都知道,这大概又是母后的功劳。

    我在上坐了一夜,第二天的时候,我揉着发酸的眼睛缓缓爬下榻,在宫女的帮助下梳洗完毕之后,忽然听到了一声猫叫。

    我回头一瞧,只见门外不知什么时候跑來了一只通体纯白的小猫,它睁着大眼睛试探的走了几步,警觉的对着左右望了望,又缩在原地不动。

    我轻轻走过去,那只猫也静静的看着我。当我离它不到一米远的时候,我蹲下子对它轻轻拍了拍手,那只猫先是观察了我一阵子,然后又向前走了几步。直到它走到我面前,我才一把将它抱起來。

    柔顺的猫毛在我手心渐渐舒展开來,这只猫有些微微发抖,它似乎很害怕我的触碰,不停的在我怀里喵喵的叫着。

    我在它背上抚摸了几下,又命人拿來了鱼拌饭。小白猫最终还是认同了我,它趴在地上一口口的吃着碗里的东西,还时不时的抬头看看我,样子十分可

    我不知道这只猫是从哪里來的,只是当我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就莫名的喜欢上了。

    “怎么样,喜欢吗?”我玩得正是开心,门外传來了沉重的脚步。

    我抬头,就看到父皇满脸笑意的走进來,他的后还跟着同是笑脸的母后。

    “怜儿给父皇、母后请安。”我立刻站了起來,对着他们福了福子。

    “父皇送你的猫你可还喜欢?”父皇慈的摸了摸我的头,他也只有在面对我的时候才会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

    我狠狠的点点头,又扑进父皇的怀里使劲蹭了蹭:“最喜欢父皇了。”

    父皇笑着一把把我抱起來,他笑道:“怜儿饿了吧。”话音刚落,我的肚子果然十分有默契的咕噜叫了两声,引得父皇又是一阵大笑。

    我大窘,只好红着脸低头不说话,但眼睛却一直瞟着不断被端上桌的盘子。

    在我印象里,这是父皇第一次与母后进膳。我记得那一天母后吃得特别愉快,也特别幸福。

    再之后,我便与这只猫成了好朋友。每当遇到不开心的事时我都会抱着猫喃喃自语,尽管我知道它或许什么都听不懂。

    后來,宫里发生了变故,我听到有流言在传着父皇心底的那个人回來了,还被父皇封为了皇贵妃。起初我还不相信,但当我见到母后愁容满面的时候,我才知道原來这些传言都是真的。

    父皇把那个女人一直安排在御龙里,且不许任何人探望,就连我都止涉足。我借着散步的机会,每次都会装作不在意的路过御龙的宫门。那里的侍卫都会很客气的婉拒我的要求,看來父皇真的是为了那个女人连我都不愿意相信了。

    不过我还听说了一件事,那便是那个女人和楚妃成了好朋友。

    一想到那个女人,不舒服的感觉又再次升起。我趴在桌子上,看着跳动的烛光静静的想着,她倒是极其神通广大,无论什么事都能跟她扯上关系。

    就算如此,我对这个父皇的新宠依然好奇的紧。终于有一天,在我不断的努力之下,我在御花园里见到了她。

    她并沒有我想象中美艳不可方物,在后宫这样美女如云的地方,她只能算得上普通了。只是当她笑起來的时候,我发觉她竟然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总之我很想亲近她。我站在远处看着她与楚妃谈天说地,看着她低眉抚琴,看着她被父皇带走。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很想上去将他们拦下,我想听那位皇贵妃说话,想看她对我笑。

    可我终究沒有这样做,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离开。

    楚妃并沒有随他们而去,只是依旧静静的站在原地。我突然很想看看她发狂的样子,于是便捡起石子朝她扔了过去。

    石子如我所料般正中她后脑。可是她好像并沒有任何感觉,子也一直背对着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在酝酿绪想要过來打我,还是她在隐忍我,然后再去父皇面前告我一状。

    但随后发生的事却让我完全猜测错了。当她徐徐转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她的一抹暖暖的笑容,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对她产生了一丝愧疚。我看到她向我走來,她走的很急,沒多久的功夫便已然离我不远。

    我想我应该是极其讨厌她的。但就在此时,我却突然失去了面对她的勇气。我沒有搭理她的叫唤,而是转跑开了。

    我并沒有向凰仪的方向跑去,而是跑到了烟波。这里依然是宫中地,至于原因父皇并沒有告诉我。

    我以为烟波亦如我上次來时的那样空无一人,但我却看到了父皇正端坐在不太明亮的屋子里。父皇才刚过而立之年,但此时的他看上去却如同七旬老者,骨子里都透着令人伤心的悲凉。

    “阿远,她真的是你吗?”我趴在窗台上,偷偷看着父皇对着墙上的画卷喃喃自语。我听到那悲凉的声音传遍了中的每一个角落,再反弹回來,就像一个永远都得不到答案的问題,让人听着心里发酸。

    不过事实的确如此,这里沒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題,也沒有人能了解他此时的感受。我仿佛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低低叫了一声:“父皇。”

    这一声终是将他的思绪打断,他缓缓转头,浑浊的眼睛渐渐变得清晰。我竟然看到在他眼角中有两道亮晶晶的东西,心里一阵错愕。

    “你怎么來了?”父皇清了清嗓子,他走到窗台一把将我从外面抱了进來,然后关起了窗户,拿着火折子将桌上的蜡烛点燃。

    明亮的火焰一下子就把漆黑的屋子照得通亮。我趴在父皇的上,手指戳了戳已经摊在桌上的画卷,轻声问道:“她是谁?”

    父皇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给我说了一个漫长而又悲凉的故事。在故事的结尾,他问了我一个问題,如果我是那故事里的女子,又会如何去做?

    我想了一下,很认真的回答道:“我会离他远远的,就当这辈子从來沒认识过。”

    父皇明显被我的回答愣住了,过了良久他才缓缓笑出了声,那笑声极其苦涩,听得我几乎要落下泪來。

    “是啊,就连你都无法忍受这样的欺骗,她的子那样烈,又怎么会忍气吞声呢。”

    之后,父皇便再也沒有说过一句话,只是抱着我默不作声的盯着那副画发呆。当天夜晚,父皇突然來了酒,他喝得酩酊大醉,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见他如此消沉。在我眼里他一直都是个英雄,是位治国的明君。

    此后,每当父皇來这里的时候,他都会叫上我。我们或是在烟波里下棋,或是被他询问功课,渐渐的我也开始喜欢这里的幽静,就算父皇不來找我,我都会在这里待上半天。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