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渐渐地萧梓凌对兰儿也越來越宠,甚至上早朝的时候都会带着她一起去。这自然引起了诸多大臣的不满,同时后宫对她的讨伐声也越來越大,纷纷要求皇上废了她。

    面对这些來自外部的压力,他依然沒有为其所动,反而更变本加厉的下了封口令,谁若是再抵毁皇贵妃一句,立刻就地正法。

    一时间皇宫内外人心惶惶,大家有怒而不敢言,只能纷纷在私底下搞小动作。这件事当然也引起了韩晓的不满,虽然她嘴上不说什么,但依她的个必然要做一番动作的。

    在后宫中,就属我与兰儿走的最近。萧梓凌本來不愿的,但在兰儿的再三请求之下,他最终还是默许了,只是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是那样的奇怪。

    皇后自然也多次质问我为什么要背叛她,而我给她的理由则是把皇贵妃拉拢过來,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告诉她,只要我们控制住了皇贵妃,就等于控制住了萧梓凌。

    纵然皇后再有任何异议,但她也无可奈何,只能点头同意。搞定了皇后之后,接下來便是难缠的韩晓,我知道她一直对兰儿虎视眈眈,原因也只有一个,那便是她怕萧梓凌因为对兰儿的宠,导致他把手链送给兰儿。

    关于这件事,我也曾经试探过兰儿,但兰儿并不知晓此事,由此我断定,萧梓凌还沒把手链这件事告诉她。

    我不知道萧梓凌这样做的原因,但只要手链还在他手中我就有希望。至于韩晓,我抬头看了看一直盯着窗外发呆的女子,又不动声色的把头转回了书的上方。

    时光悄无声息的流逝着,自我与兰儿越來越亲近开始,又有许多嫔妃请求见我,不过都被韩晓一一打发去了。

    对于她的行为我也沒过问,只是每悠然的与兰儿谈天说地,又淡定的围观萧梓凌与她秀着恩。俗话说秀恩死的快,这句话放在他们上倒沒有应验,反而感又更浓了些。每当萧梓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都自动调成了隐形状态。

    再后來,兰儿的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经常生病,虽然都只是些小病,但还是让她备受折磨。我的第一个反应想到的自然是韩晓,但她这些子总是跟在我边,根本沒机会下手啊。

    之后,兰儿大概是某天晚上感染了风寒,让这场病來得突如其來,就好像是沉积在她体内的病毒一夜之间全都苏醒了般,把她彻底压垮了。

    当我匆匆赶到御龙的时候,就见兰儿脸色苍白的卧在病榻上,她失去了往的活泼,只剩下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皇贵妃怎么样了?御医怎么说?”我坐在榻上,伸手握住那双柔夷,皱了皱眉头。

    “回娘娘的话,御医说是偶感风寒,并无大碍。”侍奉她的宫女说话有些吞吐,眼睛也一直低在地上,不敢抬起來看我。

    “是吗?”我瞥了她一眼,接着又叫了韩晓过來:“你认为呢?”

    韩晓迟疑的看了她一下,问道:“娘娘就不怕我…”后面的话她沒再往下说去,但我已然知晓了她的意思。

    “你敢吗?”我问道,然后把兰儿的左手腕交在了她手中。

    韩晓将两根手指轻轻搭在她脉搏上,过了一会儿才重新抽回,把我拉到了一边:“御医说的不错,的确是风寒。”

    纵使我心里还是有些怀疑的,但我想着既然已经有两人证实过了,应该不会有假,便吩咐那宫女将药方子拿过來,然后又亲自给她煎了药。

    当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被我端到兰儿面前的时候,萧梓凌刚好从外面走进來。他一见我立刻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我对他福了福子,说道:“臣妾是过來看姐姐的。”

    萧梓凌沒再说话,他接过我手中的药碗走到兰儿面前,轻轻唤了她两声,沒一会儿的功夫,兰儿已经有了些动静。

    我站在一旁,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睁开,眼中暗淡无光,似是一潭无波的湖水,死静死静的。

    “皇上。”气若游丝的声音让她看起來比平时更柔弱了些,那软若无力的小手也被萧梓凌轻轻握在手里。

    她刚想挣扎着坐起來,萧梓凌已然抢先一步的将她托起,又将软枕垫在她后背,这才将药碗重新端到了她面前。

    “皇上,我不要喝。”兰儿皱着眉头将脸偏到了一边,连看都不愿意看碗里的东西。

    “乖,喝了药病才能好呀。”萧梓凌温柔的劝说着她,然后又细心的一勺一勺的喂她。我将子背过去,不去看他们意绵绵的样子,打算离开。

    就在我快要踏出房间的那一刻,后突然传來了一声尖呼,我转过往里走去,就看到兰儿不知道为何晕倒在萧梓凌怀里,而她的嘴角边还流下了一丝血迹。

    “御医!快去叫御医!”屋里早已经乱作了一团,萧梓凌惊恐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兰儿,急切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我想走过去看个究竟,可还沒靠近,萧梓凌突然恶狠狠的回过來瞪着我,这一瞪让我觉得事好像有些不对劲。

    我沒说什么,只是把头低下,退到了一边。当御医來的时候,萧梓凌已经把兰儿重新放回到了上。來的御医是医馆里最年长的胡御医,无论资历还是医术都是宫里最好的。

    当胡御医把兰儿的况一一说与萧梓凌听时,我才知道原來药里竟然掺了一种烈的毒药。

    这碗药是我亲手煎的,所以当宫女将这一况告诉萧梓凌的时候,我已经在被他捏住下巴的瞬间看到是一双极为愤怒的黑眸。

    “毒妇!”他的手已经从我的下巴上移到了脖子上,只要他再稍稍用力,我就会彻底与这个世界永别。

    我看着他,突然勾起了一抹笑意:“这碗药是臣妾亲手熬的,所以臣妾现在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了,对吗?”

    “说!你为什么要伤害兰儿?”他似乎已经认定了我说的事实,绝狠的脸上只有对我的憎恨。

    我看着他,突然觉得十分可悲:“皇上,因为曾经你伤害了楚欣远,所以现在你就要对一个与楚欣远长的相似的女子好,但你有沒有想过,如果她根本不是…”啪的一声,阻断了我跟他的对话。

    我歪着头,缓缓闭起眼睛,不再多说一句。后來,萧梓凌最终还是沒有杀我,而是把我关在了冷宫里,同时他又颁布了圣旨,说我为祸后宫,心生歹意,故而废了我的妃位,将我贬作庶人,同时又每天派人不断的拷问我,要我交出解药。

    可他哪里知道,这毒根本不是我下的,我又如何会有解药?我沒有说过一句话,任凭长鞭在我上留上一道道痕迹,我突然奇异的发现,这副死人的体竟然还能抽出血來,那鲜红的血液顺着鞭子一滴滴的往下流着,却并沒有让我感觉到任何痛意。

    时间一天天过去,萧梓凌每天都会过來问我解药的下落,而我也从他口中得知了兰儿的病渐严重。我不知道她还能再坚持几天,但看着萧梓凌双眸下益渐深影,心里也明白了个大概。

    我想我是对不起兰儿的,虽然沒有直接的证据指明这件事是我做的,但在萧梓凌心中我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名凶手。

    都说是毒药,既能毒死两个相的人,有的时候也能将其他人毒死。这些天的拷问已经让我备受折磨,不过好在我沒有感觉,所以这皮之苦充其量不过是让我的皮肤一直溃烂下去。

    看着这些触目惊心的伤口,我突然想到自己会不会因为被细菌感染而成了一副会说话的骷髅架子,那样着实太恐怖了。

    就在我为自己的体而担心不已时,萧梓凌突然红着眼睛出现在我面前。他声音十分沙哑,像是刚哭过一场似的。

    只见他手一挥,已经有人上前为了松了绑。我对他勾了勾嘴角,笑道:“看來皇上已经做出决定了。”

    萧梓凌抿着嘴,他的眼中有着浓烈的悲伤,我知道这时候不该再往他伤口上撒盐,便闭口不再说话,而是直接跟着太监走了出去。

    外面正是晴天,在黑暗里待了许多子的我被头顶上这道强烈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我眯了眯眼睛,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又抬起了脚。

    残破的墙壁从我眼前一道道划过,脚下只有坑坑洼洼的路面。我跟着那太监的后急急的走着,边也并沒有任何侍卫跟着。

    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想问一问他,可他只顾着走路,根本沒打算回答我的问題,无奈之下,我也只好随着他一直向前走。

    等我们走到御龙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我想这个小太监肯定是个新人,要不然怎么会把我带到这里來呢?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一道沉沉的声音传入耳中:“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