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无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朕听人來报说你抓到了杀人凶手.特意过來看看.”透过一指宽的小洞.我看见萧梓凌在众人的跪拜之中坐到了主位上.而**则立在他边.我看到她对着旁边轻轻拍了拍手.然后就有两名侍卫架着一名披头散发的人而來.

    那侍卫把他往地上重重一扔.退了两步.我看见萧梓凌从主位上走下.拨开那头乌黑的浓发.抓着他的下颚仔细打量起來.

    “你确定是他.”萧梓凌边打量边问道.语气里有着不容质疑的威严.

    “是.臣妾确定此人就是杀害芷瑶的凶手.芷瑶自小就陪在臣妾边.同姐妹.如今她惨死在宫里.希望皇上一定要为芷瑶做主啊.”**声泪俱下.哭得凄凄惨惨.本是柔的声音也因为愤恨而变了样.令人心生动容.

    她的哭诉越是伤心.我心里的不平就越是激动.夜遥根本就不是凶手.她们怎么可以这样诬陷于她..

    我不甘的咬牙切齿.心里的愤怒猛然蹿上心头.愤怒的力量立刻就把木窗打出个大洞.里面的人纷纷向我看來.我也不躲避.直接从已经破损的窗户跳了进去.指着**大骂道:“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说完.就向她扑过去.

    还沒近她的.我被人死死的拦了下來.只觉得膝盖处一酸.子已然跪倒在地.我无视上的痛处.爬到了那个同样倒在地上的人.抓起他的胳膊摇晃起來:“夜遥.是我.你快醒醒呀.”

    我摇了半天也不见那人醒过來.再仔细一摸.那具体早已经变得冰冷.我又把手伸到他鼻息间.那里也早已经沒有了气息.

    这下我彻底跌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这具沒有生气的体.嗓子一甜.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红的液体.

    众人呀的一声.而我眼里却只有躺在眼前的尸体.从相识到相处再到相知.每一幕回忆如同放电影般快速从我脑海中闪过.我慢慢爬过去.一点点拨开挡在她脸上的头发.却在最后一刹那.愣住了.

    眼前这人根本不是夜遥.我皱着眉头看着这个陌生的面孔.还沒來得及做反应.已经被人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我抬头.冷眼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男女.轻笑道:“其实你们早就知道我会來.对不对.”

    萧梓凌自然沒有说话.他将子背到了一边.不再理我.**的脸上早已经沒了泪水.她笑的比夏里的阳光还要明媚许多.我看着她一扭一扭的走到我面前.看着那张被涂得鲜红的嘴唇轻语道:“楚欣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你是杀人凶手.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如何辩解.”

    “原來是这样.原來...竟是这样.”我知道自己已经再无退路.只能认命道:“只要你们能放夜遥一马.什么我都认了.”

    “实话告诉你吧.那个什么遥的本宫根本沒见过.至于为什么要把你掳到这里來.你很快就会知道的.”**的话音刚落.我就已经被人拉着向后拖去.由始至终.萧梓凌都沒回头看我一眼.就连一个字都沒说过.

    我又被关在了漆黑的小屋子里.这倒是让我想到了幻剑宫那间我经常造访的地方.我趴在冰冷的地上.连爬起來的力气都沒有.

    泪水早已经随着血迹干涸在脸上.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靠坐在墙角边.手里拿着一根枯黄的稻草发呆.

    回想起**当时的神色.我并沒有看出來她在骗我.如果夜遥不在她手里.又会去哪儿呢.我想不出來.诺大的皇宫想找个人是极难的.更何况我现在又被关在了这个暗无天的地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上锁的铁门有了些动静.黑暗中我看不清來人.只能闻着飘來的幽幽香味儿隐约辨认出应该是个女子.

    那女子进來也不说话.而是用脚轻轻踢了我几下.我被她踢得有些不耐烦.伸脚也想踢过去的时候.她突然笑了起來.

    “沒死就好.”这银铃般的声音与云昔十分相似.我心里一跳.抬起头的瞬间失望又接踵而來.

    “你是谁.”我冷冷道.又把头重新低下.对着地面发呆.

    “救你的人.”那人也不多话.直接把我拎了起來.她的力气奇大无比.只是单单一只手.就很轻松的让我站了起來.

    “嘘~别出声.也别想摆脱我...否则.你会比死还惨.”临出门时.那女子神秘的对我回眸一笑.但说出來的话却冷无比.

    之后.我们居然很顺利的通过了所有守卫.不.应该说是这里根本就沒有守卫.就连个巡逻的人都沒瞧见.

    她一路把我带离了皇宫.直到走到离宫门处一段距离的小树林时.我发觉那里竟然有一辆马车.

    “这份你要记得还哦~”这是她临走时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不知为何她这种语气让我联想到了那个恐怖的梦境.

    我连忙甩了甩头.目送着那人离开后.才一骨碌的钻进了马车内.意外地看到了在软榻之上还躺着另一个人.

    当我爬过去时.我才看清原來那人竟是夜遥.只是她现在双目紧闭.看起來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摇了她两下.见她并沒有清醒的迹象.只好打算先驾着马车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夜色正浓.街上也沒什么行人.就连守城的卫兵也显得极为慵懒.我只是随便编了个理由.便很顺利的出了城.又过了一段路.直到天际开始泛白.车内才渐渐有了动静.

    “嘶~”一声低呼从里面传來.我赶紧停下马车.掀开布帘问道:“你沒事吧.”

    夜遥揉了揉额头.她表看起來有些痛苦.一听有声音传來脸上立刻警觉起來.直到她看清我之后.警觉的神才渐渐放松.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儿.”她问.

    于是我便把前因后果都与她说了一遍.又问道:“你又是怎么出现在马车里的.”

    夜遥捂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脸上忽然露出了惊恐之色.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