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惊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你怎么了.”见我不说话.沈钰忍不住捅了捅我的胳膊.我弯了弯嘴唇:“算了.也不重要了.我今找你來.只是想让你帮我个忙.”

    沈钰下意识的张口.可还未发出声音之时却又再次闭上.我知道他心中的顾虑.继续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件事你必须帮我.”

    “你是想让我帮你救夜遥.”良久之后.他才再次开口.我笑着沒说话.心里却越來越佩服他.

    想当初我认为他不过是个油嘴滑舌的风流小子.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我对他的看法已经与以前大不相同了.也打心底的越來越把他当成真的朋友.即使他欺骗过我.

    “你应该清楚这次你们招惹了谁.她...”

    “正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來找你帮忙.沈钰.既然你喜欢我.难道对于一个你心里喜欢的女人的一个小小愿望都不能实现吗.”我看着他.思思那一句句声嘶力竭的控诉还在我耳边回.即使我亏欠了她很多.但我却不得不利用沈钰对我的感.思思.希望你能理解我这么做的用意.

    沈钰眼中无一例外的闪过一丝惊诧.他瞪大了眼睛.脸瞬间变得通红起來:“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若是在以前.我肯定借着此番难得的机会好好调侃他一番.但现在...我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沈王爷.你能不能正经些.”

    沈钰在听到这句话后.果然不再像之前那般夸张.我对他翻了个白眼.然后盯着昏暗的桌面望了一会儿.道:“如果.我告诉你夜遥是你妹妹.你还会不会救她.”

    “阿远.我知道你想帮夜遥.但这种玩笑开不得.”沈钰的面色逐渐深沉起來.一股浓浓的悲伤在他眸子里化开:“你根本不知道.曾经有多少人跟我这样说过.你知道那种从希望跌落到失望再到绝望的心吗.”

    这种心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突然轻笑起來.笑声从开始的轻吟越來越大.渐渐传遍了整个房间.直到我笑够了.我才趁着转的功夫.不着痕迹的擦去落在眼角的泪水.轻声道:“我知道.无论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就如同我已经不再相信萧梓凌一样.其实你应该明白.想要证明她是你妹妹的方法有很多种.只需一试便知.如若你真的不想救她.真的不相信我.我也沒有办法.今就当沈王爷从來沒见过我.夜深了王爷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我已经尽力了.或许这次我们真的在劫难逃了吧.我背对着沈钰.只听见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离我越來越远.接着吱呀一声便再无动静.

    我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眼泪啪啪地往下落着.连沈钰都不肯帮我.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后來.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晕倒的.醒來时屋里一片漆黑.我缓缓爬了起來.被打开的房门依旧敞开着.夜风冷冷的吹了进來.

    “夜遥.夜遥~”我叫了两声.无人应答.我记得夜遥应该就站在这院子里.她沒道理不理我.除非...我心头一惊.立刻摸爬着站了起來.快速跑向了门外.

    院子里寂静一片.就连原本看守我的士兵都失去了踪影.我自然不会认为是沈钰做的.唯一的解释也只有一个.那便是在我晕倒的这段期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事.

    我不管不顾的冲到外面.跑了一段路刚才碰到了一名值夜班的宫女.我一把揪起她的衣领.大声问道:“夜遥呢.你们把夜遥抓到哪里去了.”

    那宫女大概是被我这副疯狂的样子吓到了.手里的灯笼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清秀的鹅蛋脸早已经扭曲变形.还沒來得及说出一个字.便晕了过去.

    我气得重重把她扔在地上.心里只有夜遥这两个字.走了几步.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折回了那宫女的边.用力把她拖进了旁边的灌木丛里.

    等我再出來时.已经变成了一名不起眼的宫女.我捡起落在地上的灯笼.低着头开始在宫里寻找起來.

    这皇宫极大.我也只能试着朝我直觉的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儿.便看到了一座灯火依旧通明的宫.我提着灯笼好奇的往里面直径走去.刚走到门口.就被人拦下了.

    “你是哪个宫的.”我把头低得更低了些.小声道:“回公公的话.奴婢...奴婢是...”我还沒來得及编出话來.就听后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那拦住我的人赶紧一把把我拉到一边.跪下高声道:“皇上驾到.”

    我这才知道.原來朝我而來的是萧梓凌.我微微抬头.利用挡在我前的太监的高正好挡住了萧梓凌投过來的视线.我看到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只是眉宇间已经不再是那般我熟悉的温柔.反而戾气与威严居多.

    直到萧梓凌从我们边走过.他到底还是沒能认出我來.我浅浅吁了一口气.眼看着那太监又要盘问我起來.灵机一动道:“奴婢是皇上边新晋的宫女.公公自是沒有见过.”说完.还把手腕上从被我吓晕宫女那儿顺手牵來的玉镯子偷偷塞到了他的手中.

    那公公果然是个势利之人.一见自己得了好处.自然不再多问.只是多打量了我几眼便放我进去.

    就在我转的瞬间.我看到了匾上金光闪闪的三个大字.心里一阵窃喜.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我跟在长长的随行队伍后面.一路尾行至外.然后趁着旁人不注意.躲在了一处不易被发觉的墙角处.伸手在窗纸上戳了一个小洞.开始往里面看起來.

    偷看这种事我不是第一次做.凭着以往的经验.我自然知道什么角度是最好的.但现在由于形势的限制.我也只能将就在这里.虽然看得不是太清楚.但声音却听得真切.

    内.灯火通明.明晃晃的烛光比我那烟波要亮堂许多.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