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栽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沒过一会儿.已经有侍卫反应过來.他们纷纷躲避.可还是逃不过如同长了眼睛的竹子.挟持住夜遥的人也已经无暇顾及.他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门口.却还是难逃一死.

    被我推倒在地上的那名宫女早已经吓得面色发白.她惊恐的瞪着眼睛.口里连连喊着:“有妖怪.有妖怪~”然后连忙从地上快速爬起來.一溜烟就跑了个无影无踪.

    我赶紧把夜遥拉到安全的地方.直到所有的侍卫全都倒在地上.那些竹子才停止了攻击.我与夜遥面面相觑.谁都沒有说过一句话.这一幕显然不是巧合.可究竟是谁做的呢.

    我喘息着把夜遥扶起來.自己却因为支撑不住向后仰去.夜遥赶紧托住我的体.把我扶进了屋.我坐在椅子上.看着还横在外面的尸体.心慌地让她赶紧去处理一下.

    她点头.然后走出去把尸体一具具拖离了现场.我知道今天这么一闹.那名宫人必然会添油加醋的在宫里大肆渲染一番.自己这里又要闹了.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又來了一波人.他们明里是要保护我的安全.实则却是把我们软了起來.他们也并沒有把夜遥抓走.只是把她跟我关在了同一间屋子里.而且在每一扇窗户的门板上都钉上了几根木条.防止我们趁人不备时逃走.

    夜遥虽然心急.但也无可奈何.我安静的坐在屋子里.看着他们忙活儿完后才吩咐夜遥关上了门.然后拉着她的手压低了声音:“沒事的.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我嘴上虽然这样安慰她.但心里也沒有底.我低眸.瞥见她腰间的那块已经拼接完好的紫玉.心里忽生一计.

    我让夜遥把我平里积攒的银子首饰全都拿了出來.然后将它们分成了三份.一部分塞给了夜遥.一部分放在手里.而另一部分连同那块完好的紫玉则被我装进了一个包袱里.我拿着那只包袱打开房门.告诉门口的侍卫.自己有个亲戚在沈王府里当差.这些东西自己也用不到了.便想把它们送给亲戚.

    为了让他们相信.我说的真意切、声泪俱下.又道自己现在这般处境甚是凄凉.倘若后死了也好有个归处.我把手里已经准备好的首饰塞到了那两人的手里.并告诉他们这是我今生唯一的请求.还希望他们能答应.

    那两人终是被我说动.点头答应帮我.我笑着连声对他们道谢.然后又关起门來.神色不定的等待着沈钰的到來.

    我想沈钰若是看了包袱里的东西.他肯定会想着法子的來见我.这样我只要把夜遥的事全都告诉他.他沒有理由不会帮我.

    等待永远都是漫长的.我心神不宁的坐在屋子里.看着天色一点点的暗下去.又一点点的亮起來.桌上的饭菜早已经冷如冰霜.

    夜遥几次催我吃些东西.但我根本沒有心思去吃.我知道时间拖得越长.夜遥的危险系数就会越大.我想**到现在还沒有动静.大概是因为萧梓凌的压制.若是她真的行动起來.就算沈钰來了也无济于事.

    等了将近四五天左右.在我即将绝望之时.忽然听见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我眼巴巴地望着门口.当那扇木门被打开之际.进來的却是一名拎着食盒的小太监.

    悬着的心被重重拉下.我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看都不看那人一眼.挥手让他赶紧离开.

    那太监却十分固执.非要亲眼看着我咬一口他送來的包子.就在我正要发作之际.忽然觉得这太监有些面熟.下意识的咬了一口他递到我嘴边的包子.

    闻这包子的味道应该是豆沙馅的.但当我吃到嘴里的时候.不仅有豆沙还有什么东西也一起裹进了唇齿之间.

    我连忙用牙齿剔了出來.果然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混合着红褐色的豆沙.一起被我吐了出來.

    “王爷让我转告您.今晚子时他定会前來.请娘娘务必安心等待.”耳边是低低地说话声.我点头故意大声连称这盘包子味道极好.又让他每都送來一些.才让他离开.

    好不容易等到半夜.当一切都安静下來时.房门传來了几声轻响.我示意夜遥轻轻走过去.站在门边观察动静.

    房门又是几下轻响.当两扇门板被一点点的打开时.站在门口的是一名太监.我皱着眉头.刚想开口发火.就听那太监道:“是我.”

    我心里一惊.连忙仔细打量起正朝我走來的人.虽说容貌及衣服都变了样.但那股洒脱的气度还是无法遮掩.

    夜遥早已经机灵的帮我们带上了门.我此时并不担心夜遥是否会被人发现不在屋里.反而焦急的把沈钰拉到里面.低声道:“想必这里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沈钰轻轻点头.安慰道:“皇上现在还沒动你们.表明他对你还是信任的.但死掉的宫女是皇后最喜欢的.倘若最后真的追究起來.夜遥还是免不了一死.”

    有些事就算他不说我也能猜的到.我看着他沒有回应.而是把话題转向了另一边:“今找你來只是想告诉你.我…见到了你的亲妹妹.”

    一丝惊愕从他栗色的眼眸里快速闪过.尔后又恢复平静.他勾了勾嘴角.不在意道:“那又如何.”

    我见他反应平静.心急地问道:“你不开心吗.”

    他摇头:“阿远.我知道你想利用我.但你大可不必用这件事.曾经几何.有无数的人都对我这样说过.你知道那种充满期望然后又瞬间失望的感觉吗.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沈钰.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

    他说的这种感觉我又何尝不知道呢.可我并沒有与他争论.而是问道:“好.既然你不相信.那你又为何而來.”

    “不是你让人带话给我的吗.”他反问道.看着这张充满疑惑的表.我突然明白或许那块紫玉并沒有送到他手上.难道是被人在中途掉了包.或者被手脚不干净的人私吞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