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线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就在我愣神之际.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把破败的木窗吹得哗哗直响.我吓了一跳.紧张地慢慢把子转到了后.我幻想着自己会不会看到一张血模糊的脸.眼睛因为紧张而半睁半闭着.过了好一阵子才缓缓睁开.

    无边的黑暗像是一张巨型的大网将我所有的感官全都吞沒.我隐约看到黑暗里慢慢显现出一个修长的人影.那道人影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两条胳膊垂在体两侧.就像一个塑像一样.

    “你是谁.”我问.体因为害怕而僵硬在原地.眼睛却一直紧紧盯着它看.

    那“人”并不说话.依旧直立在我面前.我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升起的一股勇气.猛的从地上爬了起來.一步步朝那“人”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随着我不断迈出的步伐.那“人”也离我越來越近.我惶恐的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盯着前方.

    当我终于到达那“人”面前的时候.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根衣架.上面有一件印着牡丹花的裙子.

    这件裙子我认识.是前朝的皇贵妃经常穿的一件衣服.我记得自己在进來的时候.这件衣服并不在这里.怎么只是眨眼的功夫.它就出现在我后.难道…这里真的有什么东西吗.

    我的心一下子又紧缩起來.手里攥着的那件衣服如同烫手的山芋让我拿也不是放也不是.我壮着胆子把那件衣服从衣架上缓缓的拿了下來.就在衣角离开衣架的瞬间.“咕咚”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下來.又一路滚到了门槛边.

    我的体又颤抖了一下.拿着衣服顺着刚才的声音一路向前看去.我看到在门槛边的黑暗中.有一个微微发亮的东西.

    我走过去弯腰一看.原來是一颗极小的珠子.我把它拿在手上.对着已经从云层里钻出來的半月看了看.清冷的月色将这只珠子照得圆润发亮.一层微蓝的光芒浮在珠子的表面.十分漂亮.

    这只珠子刚握在手里的时候还是冰冷无比.可再过一会儿已然开始发温.到最后竟然有些微微烫手.

    我对着珠子研究了半天.也沒研究个所以然來.只能先用帕子把它包好.准备我拿回去的时候再给夜遥看看.

    之后.我再也沒有这座冷的宫里发现更多的线索.离开前.我抱着这件衣裙又回头望了一眼黑暗的清凝.快步离开了.

    夜遥自然是沒有见成.只因为当思思來到我时看到了我挂在衣架上的这件衣服.吓得当天就病倒了.

    这也怪我的不是.我知道皇贵妃的事对思思触动很大.虽然我并不清楚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们到底经过了什么.但思思的眼神却已经告诉了我.这件事一定不简单.

    思思在烟波待了整整十天.病也沒见好转.御医也过來看过好几次.都说是普通的风寒.但她的病依然沒有任何起色.

    我本想着把思思继续留在烟波照顾.但萧梓凌却一再坚持把思思送回王府.再加上沈钰的再三保证.无奈之下.我也只能点头答应.

    子一晃转眼到了初秋.满院的金色落叶将整个烟波装扮的秋意十足.我的肚子也明显的凸显出來.形也更加笨重了许多.

    云昔不许我碰的东西更多了.每要吃的补品也更多了.我现在对她的感觉就像老鼠见到猫的感觉.恨不得找个机会给她放个假什么的.让她好好休息休息.也省了我不少的心思了.

    那件从清凝拿回來的衣服依旧被我挂在房里.萧梓凌只看了它一眼便再也沒有过问.而我也沒在衣服及珠子上找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再加上精力已经不如之前旺盛.这件事便暂时搁浅了下來.

    宝宝一天天在肚子里长大.那种初为人母的喜悦也慢慢染上了心头.我开始期待自己生出來的宝宝会有多可.多讨人喜欢.我更期待当萧梓凌看到他时.会不会跟我一样喜欢.

    想着想着.我笑出了声.云昔问道:“你傻笑什么呢.”

    我摇摇头.手掌覆盖在隆起的小腹上.轻问她:“你说.这里面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云昔挠了挠头发.笑道:“能把你折磨成这样的也只有男孩子了.如若你真的生了一个男孩子.或许将來还能即成大统呢~”云昔沒注意到.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脸色已然不如刚才那般的幸福了.

    如若是男孩子.他将來会被萧梓凌立为储君吗.我的眉头开始深皱起來.我知道后宫的斗争是有多残酷.若是我真的生了男孩儿.以后给他带來的到底是福还是祸.

    我不联想到历史上著名的几场夺位之争.如果我的孩子以后真的会沦为政治的牺牲品.我倒是宁愿他安稳的出生在平民家中.而不是地位显赫的皇子.

    “你怎么又发呆了.是不是他又踢你了.”当我抬眸的时候.已然看到了云昔那张被放大的脸.我轻叹一口气.问道:“云昔.如果以后有机会出宫.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云昔的面部表明显一愣.她悠悠坐直了子.语气有些冰冷:“为什么要出宫.你不喜欢这里吗.”

    我摇头.又叹了一口气.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出我中的想法.

    云昔见我不答话.继续道:“你不喜欢皇上了吗.”

    我又摇头.她又问:“你是不想让皇上看到这个孩子.”

    我再摇头.她继续问:“难道这个孩子不是皇上的.”

    我见她越问越不像话.立刻用手捂住了她的嘴.“云昔.其实我的意思是…”我的话还沒说完.一抹深紫色出现在余光中.我停止了说话.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夜遥.她平时很少在白天出现.怎么今天这么有闲心了.

    夜遥抱着双臂懒洋洋的靠在朱色的柱子上.她的视线一直盯在我的小腹上.嘴角边勾起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看上去甚是惨人.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