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气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就在我疑惑之际.就听云昔继续道:“自你怀孕以來.我见你每只吃那么点东西.以为这些菜你都吃腻了.便寻思着要弄点新花样.于是我每都会花一个时辰出宫去寻觅各种美食.后來我无意中找到了一家紫云客栈.那里的老板居然是赵刻.”

    我装作很好奇的样子.也跟着她的表一起惊讶起來.心里却早已经乐开了花.只听她又继续道:“我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找他的.哪知他竟然一下子说出了那么多我听都沒听过的菜名.我见他有这么多的主意.便决定拜师学艺.打算多学几道菜回來给你尝尝鲜.可那该死的赵刻.每只给我找些挑水劈柴的活儿.就连个菜叶子我都沒见着.他还大言不惭地说.只要我坚持十天.他就教我.我心想着为了你再多的苦也得吃.便每都跑到他那里去报道.今刚好已满十天.当我兴致勃勃地去找他时.他竟然端出了一碗普通的鸡汤.告诉我这就是凤凰在天.气得我当时就把他大骂了一顿.又砸了他的店.阿远.你说我这十多天辛辛苦苦地只为学他的那一道菜.可他竟然这样耍我.该不该杀.”云昔越说越气愤.越说声音越大.她把桌子拍得砰砰直响.惹得我真为那张桌子感到心疼.

    云昔边骂边喘着粗气.那张白色的净脸也因为她的生气而变得通红.我看着她气愤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啦.反正你也砸了他的店.算是对你的补偿了.”

    “其实我受累倒不是最要紧的.我只是看不下去你每吃的那么少.阿远.你不比从前.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是十分平坦的小腹.打自怀孕以來.我除了胃口不好以外.其他的什么都好.大概是这孩子天生不吃饭的缘故.也让我比之前吃的更少了.

    “我知道了.他是我的孩子.我自然不会亏待他的.”我对云昔弯了弯嘴角.然后继续道:“这十天辛苦你了.快回去好好睡上一觉.这样你才更有精神管我呀~”

    云昔又对我抱怨了一番.才折回屋子.我目送她离去后.关上房门坐在椅子上盯着昏黄的烛光发呆.眼下已经是子时.离上朝不过两个时辰.想來萧梓凌今晚是不会过來了吧.

    我轻叹一声.站起來吹灭了蜡烛躺在了上.眼睛沒闭起來多久.边突然一沉.再紧接着自己已然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你…”我睁开眼睛.黑暗中我只能隐约的看清大致的轮廓却看不清那张脸.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道:“睡吧.”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但已经如同催眠曲般让我的心安定下來不少.我轻哼了一声.然后沉沉睡去.

    后來.云昔还是每都寻着方法制造各种美食给我吃.但我还是沒有什么胃口.每每都是硬撑着吃下去.萧梓凌好像变得更忙了些.他每次都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过來.又在我沉睡的时候离去.这样聚少离多的子我也渐渐习惯起來.好在也沒有后宫嫔妃过來打扰我.子过得还算清净.

    这天.我正与云昔在园子里赏花.盛夏的季节让腹部已经隆起來的我显得更加烦闷了许多.连來晴好无雨的天气让大地被太阳烤的又干又.就连空气都快要被火辣的太阳烤得冒了白烟.

    我在云昔的搀扶下绕着小路一遍遍的走着.汗珠不断从我额际间落下.可云昔依然让我走完五圈才能让我休息.

    云昔这姑娘对我的事向來上心的紧.对我怀孕后的生活也格外关心.她现在最做的事已经不再是刺绣.而是翻阅医书.听说她还拜了御医院里一位德高望重的御医学习医术.只为了保我周全.

    我坐在铺上了软垫的石凳上.头顶是一片葱郁的树叶.正好将毒辣的阳光遮住了大半.也让我感觉到丝丝凉意.

    我的面前是一杯冒着气的参茶.虽说是参茶.但茶色却是黑乎乎的一片.就算不闻味道也知道这里面一定又被云昔加上了许多名贵的中药.

    我又转头看了看放在云昔面前的那一碗冰镇酸梅汤.棕褐色透明的液体勾引着我的视觉.馋得我直流口水.

    “云昔啊.我们能商量个事儿吗.”我慢慢凑近她.眼睛不断瞟向那碗酸梅汤.嘴唇道.

    “不行.”她想也沒想的一口回绝了我的申请.我不死心地又道:“你又不知道我要商量什么事.万一是好事呢.”

    “好事.”她终于把视线从医书上转移到了我的脸上.甜甜的一笑:“你不是要商量喝酸梅汤的事吗.告诉你.这件事你想都别想.”

    我现在才发现云昔好像真的成精了.连我心里想的什么都知道.我不悦的嘟着嘴.爪子已经慢慢伸向了那个瓷杯.眼看着就要快够到时.却被她重重打了下來.

    “就一口.”我依依不舍地看了酸梅汤一眼.哀怨道.

    “看來你又想喝中药了是吧.”云昔也不生气.她把酸梅汤往我面前一放.声音平平道.

    我一听立刻打消了心里的主意.乖乖退回到了原处.嘟囔着:“不喝就不喝.你就会拿中药威胁我.有本事你换一个呀~”

    我刚说完.回答我的不是云昔.而是另一个声音:“这是谁不要命了.竟敢威胁我们的德妃娘娘啊.”说话间.人影已然來到我们面前.

    园子里的人纷纷低头行礼.我站起來指了指满园跪下的宫人笑道:“如今你倒是越发的威风了.”

    思思也笑道:“我再威风哪有姐姐你威风呀.我可是听说皇上专宠你一人.就连快要临盆的月妃娘娘也很少去看呢.”

    听完她的话.不舒服的感觉又涌了上來.我勾了勾嘴角.不动声色地把那股绪压了下來.道:“他哪有.我每见他的时间也不过两个时辰.”

    “唉.我最近见沈钰的时间也快要与你差不多了.你都不知道.最近沈钰老喜欢往宫里跑.每次都到深更半夜才回來.你说他们之间会不会久深了呀.”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