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争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要是朕不答应呢.”

    “那就请恕奴婢打扰了.奴婢告退.”说完.我不再等他答话.站起來就走.

    “楚欣远.你非要跟朕这样.”平淡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听不出是喜是悲.

    我顿了顿脚步.沒有回答他.当我踏出御书的时候.只觉得头一阵阵的发晕.我晃了晃形.若不是旁边有人接住我.恐怕早就倒了下去吧.

    “楚姑娘.您沒事吧.”恍惚间.我听到有人在叫我.我眯着眼睛.轻轻摇了摇头.拂去他拉着我胳膊的手.然后一步步朝前走着.

    半路的时候.遇到了出來寻找我的云昔.她满脸焦急.一见我立刻扑了下來.

    我看着她.眼泪终是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抱着她放声痛哭.她轻拍着我的背.一言不发.等我们回到了御龙时.思思的高烧依然沒有退去.

    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等了.便让云昔帮我去准备了几盆冷水.云昔以为我要继续帮思思降温.很快就把水打來了.

    我端着盆走到了外面.闭起眼睛劈头就淋了下來.

    “你这是做什么.”云昔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木盆.她眼睛通红的看着我.双手硬是把我的胳膊死死按住.

    “如果我不这样.思思就会死.萧梓凌他再怎么狠.断不会看着我的命不管.云昔.现在能帮我的也只有你了.帮帮我好吗.”我哀求着她.双腿已经跪了下來.

    “你.”云昔见我这样固执.大概是知道再劝无用.也只好放开了按住我的手.我站起來.又继续把第二盆冷水往自己上浇着.一遍又一遍.等我再也坚持不住的时候.才停下了手.

    云昔早已经拿來了干净的毯子盖在我上.我拿下毯子对她摇了摇头.轻语道:“这样还不够.你让我在这里站一天.火候就差不多了.”

    “阿远.你又何必为了别人作践自己.她…”

    “别再说了.云昔.她是我妹妹.我不可能置她的生死于不顾.你别管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对她吼道.然后转不再理她.

    一声叹息过后.脚步声渐起直至远去.我站在迎风处.被淋湿的衣服贯着微风竟比寒冻还冷上数百倍.我咬着牙.笔直的站在风口处.脑子一片空白.

    等我终于挨到后半夜时.体才开始终于发起來.我欣喜地又坚持了一会儿.才喊云昔扶我进去.

    发烧真的很不好受.尤其是高烧.我只觉得自己轻飘飘地在云里飞來飞去.脑子里全是每个人的笑脸.还有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看到了于新.看到了赵刻.还有无数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他们都张着嘴对我说着什么.又要伸手过來抓我.

    我大叫着想要躲避.可嗓间的干涸让我除了剧痛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來.眼见着那些伸得长长的手离我越來越近.我剧烈的扭动着体.想要躲避他们.

    “阿远~阿远.”若有若无的呼唤一下子就让那些可怖的手消失在我眼前.黑暗的四周开始变得明亮起來.渐渐的映出了一张憔悴的脸.

    我抬手轻轻碰过去.真实的触感让我猛然惊醒.

    “啊.”我终于叫了出來.惊慌的看着眼前的这人.他也担忧的看着我.重重的黑眼圈挂在他脸上.好像画了烟熏妆一样.

    “是我.”轻柔的声音比梦里的云朵还要轻.我看着眼前的男人.慢慢缓过神來.

    “思思…思思…”我焦急地叫着.同时避开他伸过來的药勺.把头往旁边偏过去.

    “乖.这药不苦的.”萧梓凌极力劝着我.可我依然不肯喝.这场病本就不是我的本意.若是目的沒有达到.那我岂不是白生了.

    他见我不理他.又哄了几句.我依然闭眼不听.最后.他实在沒办法了.只能道:“只要你乖乖的把药喝下去.我保证杨思思沒事.”

    我转头.问道:“真的.”

    他点头.又将药勺送了过來.我害怕他会食言.将嘴偏了过去.继续道:“要我吃药也可以.除非我要亲眼看到思思的体好起來.”

    “你…唉~真是拿你沒办法.”他无奈的叹息一声.然后真的传唤了御医为思思医治.

    等到御医将思思的病及医治办法回來禀报萧梓凌时.他挥手让御医退下.然后转脸问我道:“这下可以吃药了吧.”

    我嘿嘿笑了两声.刚想嘟嘴去吸药勺上面的药汁.却不成碰到的竟是他的唇.我想撤回的时候已经來不及了.苦涩的药汁顺着他的舌头一点点的度到了我的嘴里.让我的脸蹭的一下子又红了起來.

    一口喂完.还沒等我喘息过來的时候又是一口度來.直到把碗里的药全都喂完时.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我.

    “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他笑着拥我入怀.手指还留恋的在我脸颊上轻轻摩挲着.我小声哼哼了两声.又突然想到了在御书那副冷漠的态度.心里又开始不爽起來.

    “说.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冷漠.”我用手狠狠的掐着他的膛.声音也带着不爽的劲.

    他愣了一下.说道:“有吗.”

    我见他赖账.又比之前更气了些.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不少.他的体猛的一顿.声音沙哑道:“你再动下试试.”

    我一时沒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依然嚣张的掐了掐.他一把把我扑倒在上.眼睛深幽的弯了弯:“这可是你自找的.”说完.已然劈头吻下.

    我终是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但已经晚了.缠绵间衣服已经被他剥下了大半.他的手在我上乱动着.细密的吻也随之落在了各处.

    我被他弄得沒办法反抗.只能在喘息间挣扎道:“我…我还在生病呢.”

    可他依然不肯放过我.吻得力道也变得越來越重了.我反抗不过.只能由着他.正当我以为他要对我怎样时.他突然停了下來.星眸深深的看了我好一会儿.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睡吧.”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