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雨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你…你干嘛.”我紧贴着木门.看着怒气冲冲的逍遥王.心怦怦直跳.他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气成了这样.对了.**怎么不在.

    我左右张望了一下.还沒缓过神來.自己的嘴上已经多出了一个湿润的东西.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从他上传來.我皱着眉头试着推了推.既沒推开也不回应.只由着他亲吻.

    待他的唇终于离开我之后.我将头偏向一边.轻声说了句:“脏.”

    “再说一遍.”下巴如预料中的疼痛.我毫无畏惧的直视他:“脏.”

    他火气极大的瞪着我.突然笑了出來:“你说本王脏.那你就不脏了吗.”

    我惊愕:“你什么意思.”

    “你敢承认你与皇兄什么都沒做过.”指上的力道已经比刚才更重了.我轻笑:“你不信任我吗.”

    “本王在问你是与不是.”我看见他眼中的伤痛越來越浓.我知道他很伤心.可是我呢.当我看见他与**成亲的时候.我的伤心又有谁來过问.

    “阿凌.你应该清楚.从你与朱小姐成婚的那一刻.我们之间注定不再可能了.所以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我叹息着.已经无力再与他争吵.眼眸低垂.我记得这应该是我第三次这样叫他.第一次是他逗我.第二次是我故意引他.而第三次也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

    颚上的力道消失了.他怔怔地往后趔趄了几步.神色尽显颓败.我恢复了恭敬.低头道:“请王爷回吧.这里不是您该待的地方.”

    直到他走出屋子的时候.我的头再也沒抬起过.我慢慢蹲下來.把头埋进膝间.任凭着泪水无声的落下.

    从这次以后.他再也沒在我面前出现过.我才明白原來之前我之所以能那么轻易的见到他.只是因为他想让我见到他.如今这种需求已经不存在了.自然也沒有了刻意.他也沒有人把我从这间屋子里赶出去.我知道这是他的授意.但同时也明白自己的决绝伤到了他.这样也好.眼不见或许能忘的更快些.

    府里开始渐渐盛传着逍遥王独宠王妃一人.过不了多久.府里的所有妾室也一一被送走.那个贴护卫阿远再也沒有人提起过.就好像从來未出现过一样.生活又似乎恢复了平静.

    刚开始时.府里的人因为知道我是皇帝御赐的.一时也拿不定我的份究竟是主还是仆.所有人都不敢使唤我.后來.**借口边人手不够.向逍遥王要了我去替她洗衣服.久而久之.大家都看得出來王爷并不在意我.也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使唤我的人也渐渐多了起來.

    每天刚亮我就得起來洗衣服.一直洗到天黑.一三餐我能吃上一餐就算不错了.整个人也速度的消瘦下去.这倒是达成了我长久以來一直难以完成的减肥梦.

    又是一天的忙碌.天气并不好.沉厚的黑云压过了天空本來的颜色.黑沉沉的让人透不过气來.

    府里的灯光已经渐渐稀少.偶尔有几处星火还在闪烁.我往回走着.看着自己渐粗糙的双手.不苦笑了.这个时候的护手霜都是给主子用的.像我们这些沒有份的奴才.解决温饱才是最关键的问題.哪还有心思去想着保养.

    推开房门.我拿出火折子准备点上蜡烛.却在此时闻到一股令人口水直流的菜香.我拎了一下胳膊.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迫不及待地点上了蜡烛.想一探究竟.

    就在火光蹿上灯芯草的那一刹那.我看见圆木桌上已经放满了美味佳肴.可是屋子里却一个人都沒有.

    “这是…”那些菜还冒着气.看样子应该是刚端上來不久.自阿满死后.我在府里并沒有什么交好的人.更何况现在王府里大多都是**的人.谁还会有这样的好心.

    我看着满满一桌的菜肴.心想着莫不是逍遥王的意思.可是他已经陪皇帝出去散心十有余.现在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王府.那又会是谁呢.我又想起了**的样子.立刻摇摇头将这种荒唐的想法抛之脑后.

    冒着白气的菜肴不断的惑着我的胃.我嘴唇.已经顾不得许多.也不用筷子.用手拿起了一只油焖虾就往嘴里放去.

    酥脆微甜的口感将虾的鲜美凸显的更为浓郁.这种味道我只在现代的时候吃过.我从來沒想过还能在这个时代吃到过这个东西.我兴奋地连忙又抓了几个往嘴里塞.

    寂静的夜晚.在一间闪着昏暗烛光的小屋内.偶尔有几声咯吱咯吱的声音传來.着实让人觉得可怕.

    满桌的菜肴已经变成了空空的盘子.我满足的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看着不断跳动的烛光发呆.

    突然窗户微动.我回头见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吹开了一半.我起走过去.刚打算把它关上.眼睛一花.一道人影已经坐在了湖对面的树上.

    因为光线太暗.我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以为是哪里來的刺客.大吼一声:“谁.”突兀的声音划破夜空.却又被随即而來的滂沱大雨覆盖.

    不断顺着窗户打进來的雨点让我的衣服已经有些淋湿.那人影子也被淹沒在雨里.我想就算我想再喊他也听不见.不如先将窗户关上.自己再出去找人也不迟.

    手已经扶在了窗栏上.我用力的带起窗户.刚打算插上插销时.窗户又被大力的打开了.混合着风雨.同时进來的还有一道人影.

    “喂.你.”我刚想喊出声.嘴已经被人捂住了.我闻到了一股子熟悉的檀香.心里才有些放松.

    “你怎么來了.”我把窗户关好.转问他.黑色的衣服上映着亮亮的水渍.被淋湿的头发.一滴滴往下滴着水珠.顺着面具上的沟壑沒入衣襟.

    他不理睬我.直接拿起架子上的毛巾开始替自己擦拭起來.我本來想阻止他.因为那是我洗脸用的.但还是沒有说出口.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