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奇怪的态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我在心里比划了一下,觉得打不过眼前这三人,立刻就生产了逃跑的念头。只是我忘了,此时我是在王府里。我还没跑出几步,已经被包围了起来。

    我停下来仔细打量了眼前这个人,他的材并不高,不过却十分精壮。两道眉头呈倒八字,就连胡子也是倒八型的,看上去十分喜感。

    我好不容易才忍住笑意,开口问道:“我是这王府里的人。”

    “王府里的人?”他并不相信我的话,围着我仔细打量了几下,道:“为何本统领从来没见过?你们都见过此人吗?”众人摇头。

    我也没见过你呀!我在心里鄙夷了他一眼,知道他是有心找茬,躲不过也只能打了。不再与他多说什么,掌心中已经开始暗自运力,狠狠的打在了眼前一个人的上。

    那人嗷叫一声,倒在地上。其他人纷纷向我扑了过来。我快速出招,与他们纠缠在一起,一时间难分胜负,打得十分激烈。

    我从未想过仅凭面具男以前教我的那几招,就能将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打得七零八落,我更没想到做为保家卫国的军人竟然这么不打。

    哀嚎声四起,满地都是捂着伤处不断嗷叫的士兵。我拍了拍手又理了理衣服,轻蔑地看着一脸惊恐与气愤的自称是统领的人,讥讽道:“还要再继续吗?”

    他当然不肯放过我,举剑便朝我刺来。我与他打了几十个回合,觉得此人的功夫底子不错,而且他用的是蛮力,每招都往要害上刺,想必是被急了。

    我发现他出招的方式有些熟悉,就连防御的姿势都与我差不多,难道他也是幻剑宫门下的弟子吗?

    我边想边研究,动作也不知不觉的慢了下来。就在我愣神的时候,一道寒光划过眼前,等我想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咣当”一声,抵在我衣服上的剑锋已经被生生折断。我不用看已经知道那人是谁,就在他转头之际,迅速地闪到救了我的人的后,低低叫了一声:“王爷。”

    此时,周围已经聚满了前来围观的丫鬟、奴才。我躲在逍遥王的后,朝着已经跪在他面前的人做了个鬼脸,又翻了个白眼。

    那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碍着王爷的缘故,他也不好发作,只能请罪道:“王爷,属下只是因为没见过此人,误以为他是…”

    逍遥王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他。大概是感受到他的怒意,那人越说越低,最后直接说了一句:“属下去领罚。”就在起离开的那一刹那,他经过我旁边的时候,重哼了一下。

    我也幸灾乐祸的对着他的背影重哼了一下,转头时就见逍遥王眼中的怒火。我知道自己大概是闯祸了,不顾周围人的目光,连忙抱着他的腰撒道:“你的病全好了?这些天可担心死我了。”

    他拨开我的手,转就往凌墨阁走。旁边的人都用一副怜悯的目光同着我,我撇了撇嘴,知道今天自己的子不好过了,只能跟了上去。一路上我极力的逗着他开心,可他依旧一副冷淡的样子,不愿理睬我。

    回到凌墨阁的时候,还没等我跨进门槛,他伸手一推,我就被他关在了门外。自从我与他表白过心意之后,他从来没对我如此冷淡过。今天的他却像换了个人似的,不仅对我不理不睬,而且还一脸的厌恶,难不成是因为这几他与皇帝待在一起,让他从双恋彻底沦为了同恋了?

    这件事实在是太可怕了!我想想都觉得全发寒。我本来想着无论怎样也要用自己的去拯救他这种不正常的恋观,可他现在对我的态度比以前更冷淡,他不会真的决定要跟皇帝在一起了吧。

    我在脑中幻想着各种可能,路过的丫鬟见到我这样对我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想要上来劝我的意思。

    自从阿满死后,无论丫鬟还是内侍与我的距离都保持的远远的,大概是觉得与我太过亲密并不是一件好事的缘故,我与他们之间一直都维持着一种表面和睦,实质疏远的关系。

    每次遇到了事,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像现在,我只能坐在台阶上唉声叹气,独自想着该如何把他从皇帝手里抢过来这件事。

    就在我哀怨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扔过来一只白色的纸球,正好砸在了我的脚边。我四处望了一下,发现周围并无他人,便捡起纸球打开一看。

    我一下子就认出上面的字体并不是毛笔字,当下就惊的站了起来。这些天经历了太多的事,倒是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那一行用钢笔写的草字如魔咒般勾起了我的记忆。

    赵刻,我想起了那个神秘的男人,还有那一间布置的极为现代化的房间。我捏着手中的纸条,知道那并不是自己的梦。

    我到底要不要跟他合作呢?我低头想着,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已经被他监视了很久,否则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关于我那么多的事

    强烈的不安占据了我的内心,我想把这件事告诉思思,可是转眼一想,她也很可能被人监视了起来,更何况思思心思单纯,若是把这件事说与她听,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告诉逍遥王吗?我看了一下紧闭的木门,他根本就不想见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吃错了什么药,火气怎么那么大。

    我咬着唇在原地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先进宫一趟,先摸清思思那里的况再做决定也不迟。

    当天下午,我便入了宫。当我跨入华月的那道朱红色宫门时,才知道这里早就已经没有人居住了。空的宫繁华不再,落得满地的树叶无人打扫,冷清的寂寥充斥在每一寸空气中,看上去更像一座冷宫。

    我跨出门,一时不知道该去哪里。只能慢慢顺着来时的路走着,没走出多远迎面正好撞到了一个人。

    那人低着头,连声向我道歉。凌乱的头发披散在间,十分落魄。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