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怒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楚欣远,你非得这样对本王吗?”逍遥王似乎是怒了,他将我的下巴抬起,两只眼睛里的火苗剧烈的燃烧着,仿佛要把我化为灰烬。

    “那我应该如何对你?”我的语气极为平静,任由他对我发泄着怒火。我看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局促,他的脸也离我越靠越近。

    就在他的唇快要贴上我的,我说:“王爷难道忘记曾经说过的话了吗?”他果然停了下来,盯住了我的眼睛。

    我慢慢将唇边的弧度越扩越大,一字一句道:“王爷,您说过你不会喜欢上我的。”

    他没了任何动作,脸依旧停在离我不到一厘米的位置,我们就这样互相望着对方,谁都没有下一步动作。

    蓦的,我感觉到自己唇边一疼,那动作快得我来不及反应,自己已然被他搂在怀中。

    “本王是说过不会喜欢上你,不过,本王现在还没玩够你,等本王腻了再让你滚也不迟!”他的舌头用力的与我的纠缠在一起,含糊不清的呢喃着。

    他越吻越用力,抓着我肩膀的手也开始撕扯起我的衣服。一股从未有过的羞辱感涌上心头。我慢慢抬起手臂,掌中暗自发力,就在他吻得越来越投入时,我左手一拉,子一矮,右手往前一挥,啪的一声,他的脸上已然红肿了一块,而我也脱离了他的控制。

    “你居然打我!”逍遥王的语气里饱含怒意却又夹杂着浓浓的悲伤,我在气头上一时没听出来,冷语道:“王爷这样对一个奴才,不觉得有失自己的份吗?”

    后来,逍遥王没再与我说过一句,他在临走时丢下一句:“你永远都逃不出本王的掌心。”便把我一个人扔在了浓浓的夜幕里。

    回想起从开始一直到现在逍遥王对我的态度,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都被他掌控着,或许打从见面的一开始,他就已经看出了我的份,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如果真是这样,我在他面前又该如何自处呢?

    我一个人在园子里一动不动地站了好久,直到感觉自己的体渐渐变得麻木,才开始往前走。

    只是我忘记了,这里不是将军府,我今晚要住在哪里呢?我左转右转,整个华月已然沉入了一片黑暗中,几个守夜的宫娥已经靠着红漆木的柱子打着嗑睡。

    最后,我又回到了思思的小院子,坐在冰冷的台阶上托着腮,看着墨色的天空一点点变得透明起来。

    当白色的云彩慢慢变成了金色时,后的门终于吱呀一声。我回头看了一下,就见沈钰扶着思思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看见思思的脸色明显比之前要红润一些,心里也顿时好受许多。

    我站起来,大概是一夜未睡的缘故,头有些晕沉。我装作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将子靠在柱子上,懒洋洋的说道:“二位昨晚睡的可好?”

    “阿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还有,你怎么变成香肠唇了?”本来应该是我打趣她的,结果倒成了她打趣我。

    我随口编了一句:“被蚊子咬的!”

    “原来是这样呀。”她指着我微肿的嘴唇嬉笑着对正扶着她的沈钰说道。

    我白了她一眼,又对上沈钰的眼睛,我知道他从走出来的一刹那,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我。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只能对他道:“沈将军,昨晚谢谢你了。”

    沈钰浅浅的笑意算是对我的回答。由于思思已经在屋子里躺了快半个月的时间,我们便决定陪她活动活动。

    当我们三人走到门口的时候,贤妃娘娘正好带着碧霖从外面走进来,我们刚准备向她行礼,她已然快步走上前一把将思思扶住:“你子不好,就不必行礼了。”温柔的就像是思思的亲人。

    思思哽咽地点点头,猛力的吸了吸鼻子:“娘娘,都是奴婢不好,让娘娘费心了。”

    贤妃摇摇头,吩咐碧霖将托盘拿到面前,说道:“这是我让厨房熬的清粥,你大病初愈,多喝些对子有好处。”

    思思感动的再次想要跪下谢恩,贤妃扳下脸,故作生气道:“你若是再这样,我就把你赶出华月了!”此话一出,吓得思思果然乖乖的站在原地,不敢再有任何动作了。

    看着思思把粥全都喝完,贤妃才再次展出笑颜。我发现贤妃的笑容虽不是我见过最美的,却是最有亲和力的,这让我想起了我早逝的母亲,若是她现在还活着,该有多好呀。

    也许是注意到我的目光,她也转头看我,眼中的惊讶转瞬而逝。我不解,也不好问她,只能对她弯弯嘴角,低下头去。

    沈钰连续陪了思思三,我也在宫里连续待了三。这三我从来没见皇帝来过,听宫人们说,皇帝迷上了那个婉贵人,整待在她那里,就连政务都懒了下来。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自古都是后宫的惯例,只是贤妃好像根本不在意,因为我经常能听见碧霖在思思面前抱怨贤妃那副与世无争的淡薄子。

    每我除了大部分的时间在思思这里度过以外,便是被贤妃叫过去问话。

    我想逍遥王应该与她提起过我,否则她又怎么可能说出要我好好照顾他之类的话呢?只是当我把自己已经在将军府这件事告诉她的时候,她愣了愣神,眼中竟然浮现出羡慕的神,叹息一声后便让我退下。在我即将要跨出门的瞬间,也不知是她自言自语,还是说与我听。

    她说:“不管他现在对你做了什么,都是为了你好。我希望你能替我好好照顾他,不要再让他受伤了。”

    当时我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后来等我明白时,事的发展早已偏离了轨道,带着我们驶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当思思的体完全恢复后,沈钰才带着我离开皇宫。离别前,沈钰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对小泥人,他告诉思思,若是想他了,就对着小泥人说话,他必然会过来看她。

    看着思思傻笑的样子,我心里连连感叹着:恋中的女人,果然是个白痴啊。

    碧霖看着他们这副不舍的样子,连连打趣地嚷着要去求了贤妃将思思嫁给沈钰,而两个当事人一个淡笑不做回应,一个则羞红了脸。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