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吃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我只能再次抬头看他,这次将他眼底的醋味儿看得真真切切。他与逍遥王长得一点都不像,面容倒是比他更为俊朗。

    我看着他如剑锋一样的浓眉深深皱在一起,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抿紧嘴唇。

    他盯着我看一了会儿,突然哈哈大笑道:“凌弟,你府上的奴才还真是有趣,不如把他送给朕可好?”

    半晌都没听到逍遥王的回答,我深知如今的他已经不可能再那样在意自己,所以完全有可能把我真的送给皇帝。

    我透过皇帝的体,视线直直的盯着端坐在那里的逍遥王,他也直直的望着我,眼中一片宁色。

    我弯了弯嘴角,心中已是了然,刚想开口答话,就听沈钰的声音蓦的响在耳旁:“皇上,真是不凑巧呢,王爷前些子已经把他转让给了微臣,您瞧,这是他的卖契。”

    说着,他还真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张白纸走到我们面前,透着明亮的阳光,我看见密密麻麻的墨汁覆盖在上面,在末端的位置,隐约还有一点红色。

    皇帝放开我,接过沈钰递过来的纸仔细瞧了几眼,冷冷道:“既然凌弟已然把他给了你,朕也不好再夺人之。”说完,又把那张纸还给他。

    就在皇帝转之际,沈钰对着我眨了两下眼睛,然后又转对着皇帝高声道:“微臣谢主隆恩。”

    从头至尾,逍遥王都没说过一个字。

    我在得到皇帝默许后站起了,然后跟着沈钰走到了亭子中,站在了他后,自己的位置正好可以把每个人的表尽收眼底。我微低着头,余光依然能瞥见朱小姐对他的温柔及慕,她的视线从未离开过逍遥王上半分,而逍遥王竟然一改常态的亲自给朱小姐倒了杯茶,又将她额间的发丝捋在了耳后,惹得他怀里的美人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我想此时皇帝的脸色也应该不会好到哪里去,因为我已经瞧见他握着茶杯的手指关节已经微微泛白,只是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道:“凌弟与朱小姐的感还真是深呐,朱卿,也许过不了多久朕就能向你讨杯喜酒呢。”

    原来那名中年男子竟然是朱小姐的父亲,我又忍不住多打量了那名中年男子,他体型微胖,一湖蓝色丝制锻袍衬得他的小腹微微拢起,面容看似和善,一双犀利的鹰眼只需让人瞧上一眼,便有一种不寒而粟之感。

    朱大人乐呵呵的端着茶杯,对着皇帝道:“承蒙皇上厚,老臣替小女以茶代酒敬皇上一杯。”朱小姐一听这话,立刻羞红了脸,直将子往朱大人的边靠去。

    呵,装的还真像,当初打我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般弱呀。我不在心里暗自冷笑了一声。

    坐在逍遥王怀里的美人已经开始用手帕抹着眼角,而当事人却还是一脸的淡然,好似这件事根本与自己无关。

    不知是这位朱小姐逍遥王得实在太深,还是这个时空的女人太大度的关系,她居然能无视逍遥王边的美人,只为自己能嫁入王府而感到开心,果然令我十分佩服。

    “梓凌…”那美人终于按耐不住的叫了一声,又委屈的看了看一脸喜色的朱小姐。

    皇帝的心本来已经糟糕至极,又听见有人敢直呼自己喜欢人的名字,气得将手中的杯子重重砸在了桌面上,毫不掩饰的指着美人大骂起来:“婢,敢直呼王爷的名字,来人,将她充入军!”说完,又看了我一眼。

    我面无表也看了他一眼,心里却打着鼓。他这一招分明是在警告我,看来自己以后在他面前要小心才是。

    那位美人也许怎么都没想到这两个字竟会惹祸上,她大惊失色的拉着逍遥王的衣袖:“王爷救我,皇上,奴家真的不是故意的。王爷~王爷~”声声凄厉的惨叫揉碎了心肠,可两个当事人完全没有任何想要挽回她的意思,冷漠的看着她被人拖了下去。

    突然出了这样的事,自然谁都不敢再出一声,气氛陷入压抑之中。我看见沈钰摸了摸鼻子,清了清嗓子,对着朱尚书使了个眼色,他立刻心领神会道:“皇上,不如让小女弹一首曲子解解闷可好?”

    皇帝未置一词,神色稍有些缓和,他轻轻点了点头,朱大人便对着随从使了个眼色,不一会儿一架深褐色的古琴被人放在了一只临时搭成的琴案上,朱小姐面带羞色的向我们福了福,款款走到琴案边坐下,十根玉指开始拨动琴弦。

    琴声悠扬,伴随着暖意十足的阳光,让我听得有些昏昏睡。

    我哈欠打得很是起劲,一个接着一个,直到打到第五十个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了扯,抬头一看就见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而大家都在愣愣的看着我。

    “怎么了?”又是一个哈欠打了出来,我无意识的说了一句,又忽然发现不对劲,可惜已经晚了。

    “小的该死,小的…从小就有一个怪癖,便是在听到琴音之时会不住的打着哈欠,若有无礼之处,请皇上责罚。”不用他们说,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犯了一个大错。我心里只有无尽的惶恐,在跪下来的时候没控制好力道,重重的砸在了石板地上,疼得我咬紧了嘴唇,手也死死的抓住了衣服。

    “皇兄,这个狗奴才说的没错,他确实该死。”这次现开口的竟然是一直未出声的逍遥王,只是他的回答让我顿时有一种想要将他活埋的想法。

    “既然如此,杖毙了便是。”皇帝大手一挥,我的胳膊就被人架住了,使劲拽着我往后拖去。

    我虽然很害怕,但是既不喊也不闹,眼睛只是一直死死的盯着逍遥王,因为我不相信他真的许皇帝这么做。

    果然,在我的子已经被拖出亭子的时候,逍遥王还是开了口:“皇兄,今是沈钰的生辰,还是不要杀生了。”

    “哦?竟是如此?”皇帝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沈钰,沈钰见矛头指向了自己,只得承认道:“回皇上的话,今…正是微臣的生辰,希望皇上能给臣一个面子,就当是送臣贺礼了。”沈钰带着恭敬,不过他的口吻却一点都不客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