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受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渐渐地暮之凡明显处于了下风,我看见逍遥王下手极狠的在他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伤痕,印子由浅变深,斑斑血渍不久已经遍布在他全

    若是在这样打下去,暮之凡必死无疑。我不怪他用我做饵将逍遥王此到这里,我想他这么做一定有难以言喻的苦衷,我不想看到他毙命于逍遥王手下。

    我想大声制止逍遥王,可是刚才自己已然被点了哑,现在又如何能叫的出口。

    我在四处张望了一下,猛然看见在杂草堆中有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我立刻爬过去将它握在手心中,然后找准了目标狠狠砸去。

    “匡铛”一声,逍遥王手中的长剑应声掉落在地,我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砸中了,来不及高兴飞挡在了暮之凡的面前,拼命的摇着头。

    逍遥王冷冷的看着我,说道:“让开!”

    我没理他,依旧把暮之凡护在我后,想着他现在应该伤的不轻,绝不能让逍遥王杀了他。

    “才三天,你就跟他产生了感?”逍遥王的眼睛通红,他狠狠的瞪着我,嘴里的话也越说越狠:“好啊,既然你这么喜欢他,本王就连你们一起杀好了!”说着,大掌已经来到了我的脖子前。

    我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发什么疯,我保护暮之凡只是因为觉得暮之凡不是坏人,他凭什么这样误会我!

    我既不躲闪也不挣扎,仍由着他的大掌越握越紧,不肯退开半步。

    暮之凡在我后低低的喘息着,他伸手指着逍遥王大声道:“呵呵,萧梓凌,你也只会伤害无辜的人吗?当初拿你东西的人是我,杀害水灵的人也是我,可你却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和遥儿全家灭门,萧梓凌,今新仇旧账一起算,老子跟你拼了!”说完,又把匕首举得高高的,对准逍遥王用力刺了下去。

    逍遥王将放在我脖子上的手拿下,拉着我的手腕轻轻一拉,然后又是一个回旋,我便被他搂在了怀里,躲开了暮之凡刺过来的刀子。

    我看见暮之凡越刺越疯狂,他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只要看到逍遥王就举刀刺过来。一记、两记、三记,逍遥王搂着我在破庙里不断的回旋躲避着他的攻击,没有还手的意思。

    我被他转得头晕脑胀的,他见暮之凡的攻势越来越猛,终于把我放下开始还击起来。我歪歪倒倒的靠着破庙的一面墙,眼前的景物不停的在打着转转。我扶了扶额头又揉了揉太阳,眩晕的感觉才好一些。

    我刚觉得稍微好一点,一道寒光闪过,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背已然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耳边是锦帛撕裂的声音,我感觉到压在我上的人猛然一抖,闷哼一声。温的液体顺着衣服滴在了我的脸颊上,我伸手一摸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萧梓凌,你可千万别死啊,我在心里暗暗的说着,又用力摇晃了他几下,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只好先翻让他躺在地上。

    暮之凡见状立刻拿起萧梓凌落在地上的长剑,又刺了过来。我知道他此时已经杀红了眼,眼见着剑锋已经转到了眼前,本能的伸手一握。

    鲜血顺着指缝低下,不一会儿就能感觉到火辣辣的刺痛。我忍着手心里的伤痛,拼命对他摇了摇头,他越想拔出被我抓住的剑,我越是拼命将剑紧紧纂在手中,在我们不断的拉力之下,剑终于啪的一下断成了两瓣。

    “你!”暮之凡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还是拼命的向他摇着头,心里一直很希望他能放过逍遥王。

    最终,不知是因为我们听到有大批人向这里赶来的缘故,还是因为我不断求饶,他还是离开了这里,又在临走前将我的道解开。

    “萧梓凌,你醒醒!”他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大半,眼睑紧闭,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我一下子懵了,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嘶哑的声音边呼唤边摇晃着他的体。

    片刻的功夫,已经起来的大批士兵包围着我们,领首的是沈钰。他皱着眉头把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的我从地上拉起来,又命士兵将逍遥王快速抬离了现场。

    一路上沈钰一直在不断安慰着我,可我的眼泪就像已经设定好的机器,一直不断往外流着,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一想到逍遥王那张苍白的脸,恐慌就会占据心房。

    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府里的管家一见王爷伤成这样,立刻派人去请了御医。

    沈钰知道我的手掌被划破,他问管家要来了一些药膏和布条,仔细的为我涂抹在伤口的位置,倾刻之后,手掌已经没有如之前那样刺痛了。

    不一会儿,御医已然提着药箱匆匆而来,同时来的还有一名穿水绿色便服的男子。

    那男子头带赤金玉冠,长玉立,丰神俊逸,面部与逍遥王相似那么一两分,我以为是逍遥王的哪个兄弟,只是对他颔道笑了笑。

    我看见沈钰一见他立刻下跪,道:“微臣参见皇上。”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盯着的人是这里的皇帝。

    我不知所措的僵硬在那里,手也不知道该怎么放才好。沈钰跪在一旁拉了拉我,我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道:“奴才给皇上请安。”

    那男子十分不悦的朝我重重哼了一声,又吩咐边的随从看好我,自己便踏进了逍遥王的房间里。

    我跪在原地,眼睛不断瞟着边的沈钰,沈钰也是一脸的无奈,他对我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你先待在这里,一会儿见机行事。”

    我见他也没有任何办法,知道大概是因为自己刚才无礼的行为触犯了天颜,我也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触犯了天颜会受到怎样的处罚,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夜晚温度变得很低,我裹着衣服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哆嗦的感受着冷气直往我膝盖里面蹿着,心里一直在为逍遥王的伤势而干着急。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