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奇怪的女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老鸨把我们带上二楼的雅间后便去忙活儿了。我本想四处逛逛,可是逍遥王抓着我的手死活不放,我也只好闷闷不乐的坐在他边,无聊的盯着楼下动的人群发呆。

    此时大厅之中的人越积越多,许多人已经围坐在一张张红木桌子上,眼睛全都直勾勾的望着那红色的舞台,仿佛在等待什么事一样。

    我又将视线转移到了别处,蓦的瞧见在我们对面的雅间里正坐着许多子不见的沈钰将军,只见一位打扮得十分妖娆的美人坐在他怀里,笑意吟吟将壶中的酒倒入他嘴中,好不快活。

    沈钰调戏美人的手法也十分高明,他就着美人的玉手喝下酒后,然后一个翻转就把美人按压在怀里,缠绵的吻了下去。

    我看得正是兴奋,忽然觉得手上一紧,转头就瞧见逍遥王用很不高兴的眼神瞪着我,若不是我知道现在是在演戏,恐怕还以为他在吃醋呢。

    我清咳了两声收回视线,刚想叉开话题时,就见那老鸨一扭一扭的走上中央的台子,手掌相击了三下后,喜笑颜开地开了口。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你们好,离花魁选透活动还剩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了,请各位拿好自己手中的号码牌,为自己喜的姑娘们投上您宝贵的一票,谢谢!”这说辞是经常在电视机里的综艺节目才会出现的,如此专业的语句也只有现代人才能想的出来,我不竟联想到了思思,莫不是她此时正在这里?

    我越想越觉得可能,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借故装着肚子疼溜出去后,开始在天香楼里转悠。

    我觉得一般像老板这种幕后人物都会出现在后院,所以当我来到后院时,就被这里的景象所迷住。

    庭台楼阁、小桥流水,正所谓一步一景也大概是这样的吧。无论布局还是构造完全可以与王府媲美,只是没有王府的地方大而已。

    我左转右转,又连问了好些人都不知道有杨思思这号人物,难道她在这里用的是化名?我在心里暗自琢磨着,一心只顾着思考自己的问题,丝毫没注意到在我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人,等我发现时已然与她撞了个正着。

    “唔…”

    “哎呦…”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我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连声说着对不起,而她也只是淡然的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

    我看着眼前这位眉如远黛,眼波流转的女子不感叹着这古代怎么会有这么多漂亮的姑娘。

    她不似如夫人的艳,不似朱小姐的婉约,出尘的气质与小龙女颇为相似。她的脸上并未施上粉黛,即使这样,只需瞧上一眼便足以动人心魄、勾人之魂。

    “看够了?”她语中带着一丝不意察觉的笑意,两道细如月牙的眉毛轻轻往上挑了挑,朱色的樱唇也不自觉朝上扬了扬。

    “咳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赶紧把视线瞥到了别处,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再多看她几眼。

    她仿佛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毫不在意的牵起我的手,手指故意似的在我掌中轻轻撩拨着:“公子是奴家见过最有趣的人呢。”

    “嗯?”手心中阵阵发痒,惹得我不自觉的想往后退缩。她的手指虽然纤细,指力却非常有劲,我虽然会些武功,却无法把手腕从她指间挣脱开来。

    “奴家是青楼女子,来这里的人只有寻欢作乐的心思,可看公子好像对这等事并不在意,莫非是这里的姑娘没有一位是公子喜欢的吗?”她边说边将脸凑近我,朱唇一张一合喷出来的气息正好喷洒在我耳根部,故意挑逗着我。

    她说的极是,我又不是同恋,怎么会喜欢这里的姑娘呢?我立刻推开她,见她往后趔趄了几步,又忙伸手扶住她。可她竟然顺势倒在了我的怀里,纤纤玉手正好抚在我的部。

    “公子?”她见我涨红了脸,不怀好意地用手指又故意在上面轻按了几下,我一把推开她,神色慌张的逃离了现场。

    我心神未定的回到座位上,拿起杯子就往嘴里灌着,却在下一秒又喷了出来。

    辛辣的感觉火辣辣的燃烧着我的舌头及喉咙,我苦着脸伸出舌头又用扇了扇,又连吸了好几口冷气,才让这股子辣味儿稍稍散去一些。

    “你干嘛往杯子里倒酒啊!”我气愤的朝着他大喊着,这一喊把邻座的几名宾客的目光也一并吸引了过来,逍遥王脸色不悦的望着我,指着还握在我手中的杯子道:“这是本王的!”

    他的?我低头确认了一遍,是了,桌子上也只有一只杯子,不是他的又是谁的呢?

    我顿时满脸通红,手中的杯子如烫手的山芋般烫得我掌心直发:“那个…不好意思哈,要不您再重新拿一个?”我知道逍遥王有洁癖,他从来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只能默默的把杯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不必了!”他说着突然把我拉了过去,对准我的嘴就是一顿狂啃,我只觉得头脑发晕、手脚发虚,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还行!”啃完后,他才放开我,眼中带着笑意。

    我一下子就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脸颊绯红的硬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用衣袖遮住自己的右侧,好让他看不见我。

    可恶的逍遥王,这里又不是王府,他有必要演的这么卖力吗!我在心里边埋怨着他,边偷偷瞟着周围围观者的表,我看到他们脸上有惊愕,有鄙夷,有不耻还有怜悯。

    扫了一圈过后,我又不经意的对上了坐在我们对面沈将军的视线,他目光如炬,脸上虽然在笑,可笑意并未深达眼底,他的边早已经没有美人相陪,只有他一人坐在座位上孤独的饮着酒。

    我对沈钰一直都是愧疚的,那一次让他挨罚并不是我故意而为,我当时只是想着能将逍遥王的注意力转移,而且我已经想好了道歉的话,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对他说。

    他直直的看着我,我也愣愣的看着他,终于,我还是率先咧开嘴角对他笑了笑,他挑了挑眉,很不屑的将目光移至了别处,不再看我。

    我看得出他对我的厌恶,只好无趣的低下头默不作声。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