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阿满的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嚟轩公子 书名:极品俏皇妃
    ">我推开凌墨阁院外拦住我的丫鬟,用力的踹开房门,就听见一阵**正好传入耳畔。我往前走了几步,就见内室里幔中的人影浮动,一声声滴的叫喊声不断传来,让我的脸蹭的一下子红了许多。

    “小人…有要事求见王爷!”我捂住耳朵,转过子不去看这场香艳的现场表演,可声音并没有停下,反而越叫越大。

    我实在没办法,拿起桌上的茶杯就往地上狠狠一砸,“啪”的一声,屋子里果然再无半分动静。

    “小人有要事求见王爷!”我又高声喊了一遍,我瞥了一眼幔中的人,我就不信你还能继续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听见悉悉窣窣的声音从自己后传来,接着一股极香的气味儿传入我耳腔中,我敏感的把头往旁边一偏,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转头时就见如夫人一脸鄙夷的瞟了我一眼,轻哼一声踏出了房门。

    原来刚才与逍遥王在一起的人是她呀。我看着那道妙曼的影轻盈的踏出门槛,半透明纱制长裙仅能将重要部位勉强遮住。她走路的姿势一扭一扭的,让我想起到电视剧里常出现的青楼女子,才发现自己来到这里之后,连青楼都没去参观过,实在是太对不起这趟旅行了,以后一定得找个机会去见识见识。

    目前她出门后,我才转过重新面对逍遥王。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单裤,精壮的上露在外,额上的汗水已经将刘海浸湿了大半,头发四散在肩膀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

    他满脸都是兴致被破坏的不高兴,我还没开口说话,他已经拿起一只茶杯向我砸来。

    我侧一躲,茶杯撞上门板四分五裂,我顺着杯子掉落的方向,看到门外站着的丫鬟猛的打了个哆嗦,心里暗叹一声,转过看着他:“你为什么要草菅人命!”

    逍遥王不悦地说:“你没有质问本王的权利!”

    我仍不依不饶,走到他面前本想很帅气的揪着他的衣领,可是他现在没有穿衣服,只好叉着腰干瞪着眼睛,装成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继续问道:“这件事我也有参与,有本事你也把我***死呀!”

    他冷哼一声,一把将我推开,负手站到窗边:“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命令本王?”

    我看着他拔的背影,忽然笑了:“王爷,您不是说要在一个月之内夺走我的心吗?原来这就是你的本意呀。”我倒是忘了,夺一个人的心并不是一定要让那个人上他,恨也是一种方式。

    这场争吵的结果自然是我无功而返。我坐在阿满的房间里等了整整一天,直到月色西沉时他才被人抬了回来,此时的他比我白天看到的更为惨烈,皮外翻得已经深见骨头。

    他双目紧闭,脸色死灰,嘴唇苍白如纸,只有一丝微弱的气息还在他鼻间。我说了一大通的好话,又使了好些银子才让人悄悄替他请了大夫。

    那大夫一深蓝色衣袍打扮,衣袖处的油污已经变黑,他提着一只残破的小箱子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只是随意看了一眼阿满,就执笔开了几副药,连脉都没搭一下。

    我气不过要跟他理论,哪知他竟回我一句:“将死之人,别浪费钱财。”的话就匆匆离开,留下一脸呆滞的我。

    是呀,我早就应该想到阿满伤的这样重,就算扁鹊在世也未必能救得了,是我太过强求,太过固执,一心以为只要请了大夫就能挽回他的生命。

    我默默起,蹲在阿满边看着他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弱,想着他之前帮助过我的许多事,鼻子开始不断发酸。

    我握着阿满的手,感觉着他的体一点点变得冰冷,心里只有满满的悲伤。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这个时空的第一个朋友就这样离我而去,而我就是那个杀了他的元凶。

    次凌晨,我看着别人把他的尸体随意的裹在一张草席上带出了王府。我知道像他这样没有份的下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最后的归宿只有乱坟岗,甚至连一块简单的墓碑也没有。

    我更知道在这府里还有许多与他一样的下人,他们每工作极为辛苦,只为了那一点勉强能养家糊口的银子,而这间屋子的主人却坐拥无数珍宝,用着手中的权力肆意打骂下人,甚至将他们杀死。

    我突然真的很希望这世界上有的鬼魂的存在,至少他们在死了之后会有机会为自己找回公道。

    看着阿满一点一点的淡出视线,我面无表地游走在王府里,若不是有人突然从后面拉了我一下,我估计现在早就已经跌到湖里随着阿满一起去了吧。

    “不过是死一个下人,你就这么在乎他?”逍遥王满是怒气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我抬眸望他,忽然抬起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他先是吃了一惊,手也发了狠似的抬了起来,又停在半空中凶狠的瞪着我。

    “疼吗?”我问。

    他瞪着我不说话,我用力的戳着他心脏的位置,冷冷道:“可是我这里比你更疼!”我吸了吸鼻子,背过子不去看他,继续道:“你当然不会知道这种失去朋友的痛苦,您是高高在上的逍遥王,在你心里他们不过只是个下人,不过是你的工具,可是你也别忘了,水能载舟也亦能覆舟,若是有一天他们团结起来,你也不会有好子过的!”

    “那本王就等着这一天!”他打断了我的话,将我子一扳,唇已经覆在了我的唇上。

    我既不躲避也不回应,像个木头一样任由着他索取。他大概是觉得没趣,只进行了一会儿便离开了我的唇,用力的捏着我的肩膀:“阿远,别以为你有多高尚,总有一天你也会被本王征服!”

    回去的时候,我没有力气的瘫倒在上,阿满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心口一阵阵的抽疼。我还记得前些子自己吩咐过他帮我做的事,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想从现在开始,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冰冷的王府里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俏皇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