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吃瘪二人组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成大夫人闻言后暗忖,既羞辱了那个该死的林家小子,又能在窦太后面前讨个好,顺便与窦家受宠的九小姐结个缘,真是不错,思及此,她也转去找云卷阁的厨娘做蛋糕。

    “见过夫人安,”知道窦太后是隐姓埋名,窦思琪便如是向着太后欠了欠

    窦太后瞥了窦思琪一眼,有了真品,自然对替代品没什么想法了,不,窦太后其实还算是一个有点完美主义倾向的人,有了那么完美的真品后,她没将窦思琪处理掉,都是因为这十几年的缘分了,够仁慈。

    可惜呐,人呢,就是这么看不清形势又不知足的存在。

    窦太后淡淡地抿了一口暖茶,没有理会。

    窦思琪的表有些挂不住了,突然地开口道:“成家大夫人有一份大礼想要托我送上。”

    窦太后依旧不搭理她,旁边已经出现似笑非笑看笑话的眼神了,窦弘文也开始对窦思琪使眼色。

    可惜窦思琪只觉得自己骑虎难下了,便道:“是由细雪贡品调味,又有千里外的芒果、巧克力等做作料,精心制作的独家一份的生蛋糕。”

    细雪贡品是一月前才从云卷阁流行的一种糖,不同于那些近乎黑色的红糖,这种白如雪细如絮的组成,着实更对那些风流客士大夫们的眼,特别是后来提炼出来的透明色的糖果,名为冰晶糖,更是刚一出现就被皇家定为贡品,引起无数嗜糖人的喜,连皇帝也曾好奇地吃过。

    倒是有很多人世家看中商机想要打着细雪贡品秘方的注意,奈何云卷阁的后天委实过硬,先锋们吃过几次苦头后也就不再轻举妄动。

    “细雪贡品?”窦太后漫不经心地开口,“是从云卷阁的宁氏那流传出来的吧。”

    “是的,”见太后终于搭话了,窦思琪忐忑不安的心思才降下来,一降下来又看见不远处依旧沉浸在两人世界的林蕊蕊与刘煜,心里的火一下子又冒出来,只是此时分不清到底是为了幼年求而不得那个高大影,还是今天这个胆敢戏耍她且全而退的小贼,“不过夫人,这糕点毕竟是由钦点的贡品制成的,且还是整个洛国头一份,孙女想着,有些份不合时宜人,是不是需要先退场离开?”

    窦太后抬眼,作为掌权半壁江山的太后自然是调查过云卷阁的,当然也就知道林蕊蕊在里面是个什么地位,不屑地转动了一下自己的佛珠,原本还指望这窦思琪脑子有点长进,能蹦跶出来让阿蕊好好锻炼一下,好让阿蕊的手段不要那么心慈,看来,自己果然高看了窦思琪这丫头。

    连对手的底细都没调查清楚,就这么放大厥词,简直是可笑之极!

    “……”窦太后的手指顿了下,表沉下来,她不再看向窦思琪,而是一字一句慢条斯理地说道,“!份!不!合!时!宜?”

    这个家宴所有人都是洛阳有头有脸的人物,唯一一个存在疑点的,正是窝在刘煜旁的人,也就是说,窦思琪这话就是明着指认。

    窦弘文眼前一阵阵发黑,他的眼刀都要甩烂了,可惜窦思琪没有接受到。

    完全不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的窦思琪欢快地点头,嘴里还继续说着:“这种玩物一样娈宠,怎么可以和夫人这般高贵的人一起享用糕点,要我说,最好是叉出去,打几个耳光,清醒一下脑子。好让这娈宠知道什么什么人是不能招惹的。”

    “哈!”窦太后猛地一挥袖子,“滑天下之大稽,哀……”她原本想要说出哀家的孙女,可猛地想到林蕊蕊不愿意她曝光份,这话临时就卡主了。

    太后已经放弃用窦思琪去刺激林蕊蕊杀伐果断的心,理由无他,窦思琪的思想觉悟和段数实在是太低了,又或者,其实什么原因都是借口,真正的真谛就是,窦太后完全不能忍受任何人在她面前诋毁女的女儿,尤其当这位孙女是那么优秀格又有些相似的时候。

    “来人!”窦太后冷冷的声音响起。

    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十来个着红色与白色的锦衣青年。

    冷冽的声音开口:“叉出去!张嘴,好好反省。”

    干脆利落的命令让窦思琪满脸都是惊喜,这还是第一次窦太后对她的话反应这么快,以前在皇宫里的时候,她想要个什么,窦太后都要沉吟片刻,才会给她缺斤少两的办到,这也是她一直隐隐觉得自己不够受宠,有些忐忑不安的原因,可是今,她完全没有那个不安……

    窦思琪满脑子还幻想着美貌的受宠的未来,突然,她的双臂被人蛮横的往后拉扯。

    诶!

    窦思琪脸上一愣,回头,只见隶属于窦太后的锦衣卫正站在她旁边,一左一右紧紧地扯着她往外面走。

    这,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难道刚刚太后说的人不是那个诈小人?而是自己?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自己还比不过一个娈宠小人吗?

    完全没有任何面的命令,让窦思琪的脸色刹那间就变得煞白,她不明白,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

    可是却没有人给她思考的时间,拉扯手臂的力量正在增大。

    “等,等等,太后,我……”

    不等窦思琪表达意思,在她脱口而出太后两字后,一位打扮得如老嬷嬷一般的宫女猛地就是一个耳光拍上去,扇得窦思琪整个脑袋都翻到一边,瞬息,脸颊就肿了起来,堵住了她想继续说话的,似乎还是不放心,这位老嬷嬷掏出一块帕子直接塞进窦思琪嘴巴里。

    动作干脆利落,对待的仿佛不是一个世家大族的女儿,而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平民一样。

    紧接着,锦衣卫也不再是一开始略温和的力道,他们毫不留的仿佛是拖着犯人一样将窦思琪给拖走,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尊重,铁血无得让人毛骨悚然。

    从他们上,众人也仿佛看到了太后的影子。

    所有的人都静默了,哪怕是与窦思琪血脉相连的窦家族长与长老,都在看到窦太后那沉郁的脸色后,选择了沉默。

    事实上,沉默也是最好的保护,现在人命地被罚被扇耳光,说不定事后还能激起太后一点愧疚心理,可若是在太后怒气冲冲的时候去闹,那么,这人才是真正的完蛋了。

    而窦思琪离去前,略显狰狞的脸上,双眸一直死死的恶毒地盯着林蕊蕊,这个险的小人,害得她以后在洛阳都会没了名声,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而此时正是带着蛋糕寿礼从外门进来的成大夫人,瞠目结舌地表示有点看不清现场的状况了?

    她不过是想要给太后送点吉利讨喜的东西,出去准备了一下。

    怎么一回来,整个宴会的气氛都变了?

    这不对啊!按她脑中的设想应该是那嚣张的林小子被赶出了啊!

    可这人却事都没有。

    最夸张的是,那个传说中最受宠的窦家九小姐如今却顶着一个猪头脑袋被拉了出去。可以想象,今之后她就会成为整个上流社会的笑柄,若是有人想针对她,说不定会变成整个洛国三教九流的笑柄。

    如果她是21世纪的人,只怕脑海里只会出现一句话:你他妈在逗我!人干事?

    成大夫人可不相信窦小姐没有提出那个娈宠不得在此的事

    那么也就是说,她因这个惹了事?而且惹得让窦家都不敢动弹?

    只要这么一想,成大夫人就觉得不寒而栗。

    成大夫人蹙眉,不行,报了解不够,自己吓自己可不好,所以现在不能再继续想下去,先暂时放弃让那嚣张小子出丑的事。

    那么,那个蛋糕到底还要不要奉上啊?

    艾玛,现在她连窦思琪有没有介绍过蛋糕这件事报都不了解啊。

    “这就是那个糕点?”窦太后突然开口道。

    “是的,”成大夫人不卑不亢地应道。

    “哦?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害得我儿遭污蔑啊,”窦太后低声嘀咕着,神色冷冷地看着成大夫人,看得成大夫人心里有些毛毛的。

    其余听到窦太后这么说话的人,表都斯巴达了!

    怎么会有如此能颠倒是非黑白的人啊!

    窦思琪会那么倒霉明明是太后您老做出的选择啊!为何现在说起来好像是苦主来找凶手一样?

    只有明白窦太后真正指谁的刘煜,暗暗点点头。

    “既然有了新鲜事物,约定俗成的规矩虽然有些儿戏,但也不无道理!”窦太后继续面无表的说着。

    听众们表示已经完全不理解窦太后到底什么意思了,一分钟前才因“份”的原因暴怒,将窦家九小姐狠狠的羞辱一遍,可如今却又赞同有道理?!

    “既然如此……”窦太后再次看向旁边,说道:“大皇子怎安排到那么个位置?太过偏远了,还有,榻呢?”

    众人皆是一愣,窦太后所说的榻,正是摆在右侧的棕红色长榻,足够一位成年人躺平睡下,是窦家人专门为太后准备,古代以右为尊,这张长榻的正对面便没有摆放椅子。

    “刘煜可是大皇子,该有的尊重还是得有的,刘煜坐过来吧,”窦太后也没有用什么着重因,只不过偏头扫了窦家几人一眼,那眼中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还不快点去办?凭的是霸气侧漏啊。

    窦弘文嘴巴微张,作为太后的亲弟弟,别的时候不说,但此时此刻太后的心思他能不了解吗?什么大皇子?这完全就是一个借口好吗!明明是想让林蕊蕊坐得更近一些啊!

    想归想,最终还是点头。

    挥一挥手,很快,一个小厮紧赶慢赶地跑出去搬长榻,因为这玩意打造的时候就多打了两个备用,而且就放在不远处,所以很快,窦太后需要的东西就运了过来。

    直到此时,旁若无人的林蕊蕊与刘煜才发现众人都窃窃私语地望着他们。

    眼神充满了玩味。

    林蕊蕊有些尴尬地起,刘煜神色自若地拍拍袍子站起来,然后牵起林蕊蕊的手,向着摆在窦太后正对面的长榻走去。

    林蕊蕊一瞧窦太后满是兴味地看着这边,心里越发别扭地想要甩开。

    刘煜紧牵着不让。

    特别是到了长榻的时候,刘煜坐上来死活要拽着林蕊蕊上榻,林蕊蕊却觉得旁边的视线简直能烧死人,是,没错,她确实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但是她更加不想如此高调的活着,便有些不乐意的僵着不动。

    这小两口似的较量让窦太后看了个正着,她先是一愣,随即哈哈笑了起来:“不过是家宴,都可以一起坐嘛。”

    周围人还不明白太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只见太后说完,起,直接穿过一人可行供丫鬟送菜的通道,不顾周围众人震惊的表,走到林蕊蕊旁边,脸上露出慈的笑容:“不如坐我旁边去吧。”

    众人:“……”

    林蕊蕊脸皮也抽搐了一下,还没想到拒绝的话语,刘煜突然勾手上前,一把拦住林蕊蕊往后面一带,然后看着窦太后,皮笑不笑地开口:“祖,这是我的客人!”

    “哦?”窦太后沉静地看着刘煜。

    两人之间仿佛冒出对抗的火花。

    在一旁围观的成夫人整个体都石化了,她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应该是一个穷酸小子吗?怎么窦太后与大皇子都对她那么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