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太后邪魅狂霸拽

    “等等,祖母请先行,”林蕊蕊看向牵着自己手拉起的窦太后,“我随后就到。”

    众人一愣,太后更是用哀怨的目光看向林蕊蕊:“不愿与祖母一起吗?”

    林蕊蕊保持着微笑,定定地看着窦太后。

    窦太后的表也恢复正常,稍微沉吟片刻,似是理解什么一样,暗暗地瞥了窦弘文一眼,然后又回头看向林蕊蕊,微微额首。

    “怎可忤逆太后,简直大逆……”窦弘文一见林蕊蕊要避开太后独行,脸上立马露出焦虑的神色。

    谁料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窦太后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说哀家大逆不道?”

    “啪……”窦弘文猛地一把跪在地上。

    哪怕他是窦太后的亲弟弟,但面对似是盛怒的太后时,膝盖还是不自觉的软下来,窦弘文是知道的,在过去的时候窦太后与其说是扶持窦家,不如说是不在意他们借着她的名头做些什么,不介意他们拿她的名头去耀武扬威。

    可那时候不在意,并不代表以后不会收回这份荣宠,所以窦弘文在心里一直很忧虑,因为他琢磨不透老姐姐的真意,所以他才想赶紧找一个新的靠山。

    林蕊蕊的出现,不管是份还是血缘,都是他的希望。

    可这位新靠山的根基还很浅薄啊,还需要窦太后帮衬的时候,居然拒绝太后的盛宠。

    怎么不让窦弘文心急。

    这一急,就会做出以往没有勇气的事

    窦弘文跪在地上,四五十岁的人了,纵横官场那么多年的人,此时声音依旧有些发颤:“老姐姐息怒,我绝对没有冒犯姐姐的意思。只不过是觉得,侄孙女好不容易才认祖归宗了,第一次与世家见面,合合理的,还是应该留个强势点的印象,若是有老姐姐撑腰,足以防止那些宵小找麻烦。”

    窦太后眼皮子都没往那边抬一下,声音清晰道:“弘文啊,你老姐姐我可没有老糊涂,你心窍里琢磨些什么我还会不知道?我明说了吧,认祖是一定要认的,但不是窦家,而是我们刘家。我的阿蕊,以后就是洛国的大公主!”

    大公主?

    异姓大公主?!

    古往今来从来没有过这个先例啊!

    林蕊蕊不了解洛国所以只是有些吃惊,而了解洛国国窦弘文与董管事,原本已经被震撼得麻木的心脏再一次猛烈地跳动起来。

    洛国大公主,不要看比洛国公主只多了一个“大”字,实际上,权利方面要多很多很多的东西。

    说一个最简单的,永不和亲,足以让一大群担心去匈奴的公主们羡慕嫉妒恨啊!

    再说一个很牛的,除了上朝权,其余封地与俸禄等同于王爷!

    看清楚了吗?!等同于王爷啊!

    所有官员见到大公主都是要行礼的,哪怕是九卿宰辅。

    直接秒杀一大批在朝堂上兢兢业业奋斗的官员啊。

    历史上别说是异姓大公主,就连异姓公主都没有啊,前朝最受宠的一位公主之女,也不过是分了一个郡主啊!

    难怪,难怪一定要将林蕊蕊迁入祠堂,公主是无法进入祠堂的,只有皇子才有,只有林蕊蕊的名字进入祠堂,窦太后才可以用这个逻辑做文章,要么王爷要么大公主,这才能进一步名正言顺的要求大公主的名号!

    完全就是步步算计,步步为了林蕊蕊啊!

    窦太后已经偏心到这个地步了吗?!

    董管事与窦弘文都隐晦地打量了一脸淡定的林蕊蕊几眼,看她依旧神色不变,淡淡的一点波动都没有,难免又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感到有些羞愧,暗赞,不愧是无双公主的女儿真是颇具大气之风啊。

    窦弘文吞了一口口水,还是打算垂死挣扎一下,说道:“太后,这与祖法不符啊!”

    “啪,”窦太后轻轻地合上茶杯盖子,气势喷涌而发,低眉说道:“不符?与祖宗礼法不符又如何?按你的意思,我这个太后岂不是更不符合!”

    后宫不得干政,这条礼法明明白白地写着的,窦太后却明明白白的干政了。

    “阿蕊可是我护着的人,嗯?”

    窦弘文再次低下脑袋,诚惶诚恐道:“不敢!”

    “……”窦太后也没有搭理窦弘文的意思,只是淡淡地开口道,“谁敢有异议,让他来找我就是。”

    窦弘文与董管事脑袋低得更低了,能够在前朝与皇帝硬扛,私底下却依旧让皇帝佩服孝顺并没有被厌弃的太后,这么有手腕的老人!

    谁敢惹!

    十年前似乎有哪几个官员蹦跶出来说,私奔的窦大公主无法匹配这个称号,要求皇帝收回称号,还说私奔这种大忌讳应该被抓回来足还是怎么的?

    这些官员在一年内的时间里,先后以不同的理由就被皇帝一撸到底,变成平民,然后死得稀奇古怪。且指挥他们的幕后黑手还被揪出来,原本先帝爷荣宠的太上妃瞬间被打入冷宫,至今还没有出来呢。

    至于那位太妃为之谋划的小女儿,早早上了和亲的喜轿,也不知道死在匈奴的哪个地方了,坟头估计长草了吧!

    这么凶残的太后,谁敢惹!

    窦弘文已经不敢继续觐见了,闷闷的声音响起:“喏。”

    窦太后温柔地看着林蕊蕊,完全没有刚才的那种高冷的气势,说道:“那么,祖母先过去了。”

    说罢,单手扶着董总管,转,向外面优雅又从容地走去。

    窦弘文路过林蕊蕊的时候,认真的又深邃地看了林蕊蕊一眼,最终叹了口气,还是离开。

    停留在原地的林蕊蕊看着窦太后的背影,有些惊诧窦太后的与自己的默契,两人不过对视一眼,窦太后就知道她是不乐意曝光与窦家的关系,不愿意过早便宜窦家,从而帮她施压。

    说实话,林蕊蕊并不是不愿意和祖母曝光关系,而是,不想这么容易便宜了窦家人的心思。

    该怎么说呢?

    她理解窦家的所作所为,以后应该也会接纳,毕竟白送的助力她不会随便放弃,就算要放弃,那也要等她将窦家的剩余价值榨干再说。

    不过“理解”“后接纳”,不代表现在她不能出口气,自己又不是牵线木偶,凭什么要跟着他们的算计来呢。

    “小姐,”在林蕊蕊还在思索的时候,一直等候在外面的翠儿走了进来,一来就急急忙忙地打量林蕊蕊,“小姐,窦家的人没有欺负你吧!”

    林蕊蕊哑然失笑,说道:“你家小姐我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被欺负。”

    翠儿连忙点点头。

    “好了,我们走吧,”林蕊蕊答道。

    “去哪?”翠儿有些傻兮兮地回问。

    “自然是寿宴呀,”林蕊蕊挂了下翠儿的鼻梁,“好了,记得唤我少爷,知道吗?”

    说罢,林蕊蕊转走出去。

    “嗯嗯,”翠儿紧跟在林蕊蕊后。

    两人顺着蜿蜿蜒蜒的走道往举办宴会的花苑行走,走道上挂满了透着黄晕的纸灯笼,看着别有一番风味。

    刚刚通过一个转角,后突然传来清脆的喝斥声:“前面的站住!站住!”

    林蕊蕊与翠儿对视一眼,同时偏头望去。

    只见来人的头发上束着一枚镶金的绿玉钗,衣着华贵,在烛光的印下显得有些熠熠生辉,不过这种装束,只有出席重要的正式场合才穿,就好像现代的家宴你带着玉扳指和金项链,穿着正规类似国宴场合才穿的华服出席一样,有点装和现。

    明明长着一张还不错的萝莉脸蛋,却被极为倨傲的表给破坏了,让人看着就不怎么喜欢。

    “你是谁?”翠儿很不满地看着那人说道。

    林蕊蕊倒是认出来了,这不是被她大股的小女孩么。

    “谁准你开口了?果然,有个没教养的主子就有个没教养的丫头,主子讲话你咋呼什么?!”窦思琪有几分颐指气使。

    如果是侮辱她自己,翠儿也许还就忍了,可如今侮辱到她家小姐,翠儿顿时愤怒地指着她的鼻子说道:“你有教6养!哼,我还真没见过,你没听说过当你指着别人的时候会有三根手指指着自己吗?”

    “你”怒气闪过,窦思琪可不是一个善忍的主,上前一步就想给翠儿一个耳光。

    林蕊蕊突然欺上前,揪住窦思琪的手腕,脸色冷冷地说道:“你还想被打股吗?”

    “砰”窦思琪的脸瞬间烧红烧红的,“你,你……”她后退半步,死死地盯着林蕊蕊,又羞又怒,不过在看到林如那一简单得毫无装饰的衣服后,眼中变得晦涩不明,片刻,说道:“你可别以为我会容忍你第二次?穷酸小子,是不是才子佳人的小说看多了?”

    翠儿嘴角抽了一下,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林蕊蕊的表也抽搐了一下,她扭头看向翠儿,说道:“我们走吧!时间不早了,没得和疯子计较!”

    翠儿赶紧点点头。

    两人迅速向着花苑走去。

    而一开始还沉浸在思索的窦思琪,等到林蕊蕊与翠儿走了好几十米才反应过来,似是不敢相信般呢喃道:“疯?谁说我是疯子!”

    咬牙切齿,怒目而视,窦思琪气得刚准备过去找麻烦,却听到后面传来一女子略显关怀的声音:“原来是九小姐啊!”来人材高挑,肤如凝雪,微微一笑,笑容温柔恬静,正在成家大夫人。

    窦思琪的体僵住了,她在这个圈子里还是很会做人的,赶紧摆出一副憨的模样,撒道:“成姐姐……”

    成大夫人体一僵,脸上依旧是和煦的表露出羞涩的模样:“九妹妹太客气了,妾都嫁人了,还是唤我成夫人吧。”

    “嗯,”窦思琪温柔笑。

    “对了,不知九小姐可是与那位少爷认识?”成夫人试探地问道,“可是你们窦家哪房远亲?”

    “怎么可能,”窦思琪一愣,撇撇嘴,不过她毕竟不怎么关心窦家其他人,不敢乱下定义,“不过也有可能吧。”

    成夫人温文尔雅的表都快维持不下去了,还以为能讨得太后欢心的会是多么聪明的姑娘,没想到居然这么蠢笨!

    说来也巧,今听了林蕊蕊一席话的人,还真打算走稍微正规一点的路线,第一件事就是抛弃了一些不重要的供奉人,其中就有成家大夫人。

    于是成家大夫人间接地被林蕊蕊断了财路!

    这也是她深恨的原因,不过窦公都说是客人了,成大夫人便打算稳妥行事,想要先从窦思琪这里问出林公子的深浅,再看况,却没想到会得到窦思琪如此不靠谱的回答。

    不过也正是窦思琪的不确定,成大夫人更加相信这只是一个穷酸小子,所谓贵客,只是走了狗屎运得到上位者的一点赏识,毕竟洛阳常走动的世家里没见过,有幸时常去宫里窦思琪也没见过,那他肯定是从外乡来的,那再怎么说,威胁也不会大。

    看来得给那人一点深刻的教训。

    打定主意的成家大夫人,温柔敷衍几下窦思琪后,便转重新走向窦家宴会。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