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神伤的刘煜

    任何有利的条件都得利用起来,不仅仅是交好林子墨,这次会破例收下不同官员的贺礼,也是窦弘文在给利益相关者隐晦地发出一个信号,我还是很合群的,大家抱团才能平安度过皇权危机。

    “窦已经如此危机?”中年男仆忍不住呢喃出声,往他是最喜怒不形于色的,可今窦老爷说的几个消息太让他震撼了,万万没想到,前景如此美好甚至称得上红顶世家的窦家,竟已败絮其中,到了风雨飘零的地步,这,这反差委实太大了。

    “不可光看表象啊,”窦弘文若有所指地开口。

    “喏,小的定好生伺候,”早就将窦家兴衰绑定在的男仆坚定地发誓。

    “知道就好,”窦弘文点点头,片刻,又摇头,“不可做得太过,这世上聪明人太多,大多喜欢雪中送炭,讨厌阿谀拍马之辈。老夫好歹也是九卿之一,不卑不亢即可。”

    想了想,窦弘文又道:“听说分家的陈小姑娘曾经去蜀城接触过,嗯,你去探听点况给窦思琪。表兄表妹,天定姻缘啊……”

    男仆想起任的窦思琪,偷偷摸了一把汗,但还是点头道:“喏。”

    住在洛阳林府的林蕊蕊,完全不知道还有人打着联姻的主意。

    夜晚,林蕊蕊躺在榻上,正在思索如果规划图书馆,在洛国皇帝如此大力推广科举的况下,世人都看出来了,唯有读书,唯有读书才是洗刷份的一条康庄大道。

    可怎么读书,从哪里读书又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图书馆这个利国利民的想法不可能没有有识之士想过,但是会这么做的,除了林蕊蕊估计就没有其他人了。

    其一,世家子子弟他们手上有书,可是他们的家族不会准许他们这么做;

    其二,经过科举考试出来的平民,他们聪慧,但并没有太多书籍资源,而且现在势力薄弱处于夹缝中求生存,也不可能因此而给自己找惹祸端。

    而林蕊蕊呢?

    背景不用担心,势力更加不用担心。

    林蕊蕊越是想着图书馆的规划,就越是兴奋,兴奋得有些睡不着。

    有多久,有多久没有这么想做一件事了?

    她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如果不是空间里功德值的生命迫,只怕她在治好自己大哥的腿后就会当个闲云野鹤的小地主,治病救人什么的一概看心,发明创造什么的根本懒得让外人知道,只要自己舒服就好。

    可功德值半是强迫地将她到众人台面上来,却在林蕊蕊就快习惯这种隐形迫的时候,空间突然就对她没有威胁了!

    是的,没有危险了!

    因为林蕊蕊救了一位百世善人,空间之魂真正地诞生,因为白纸、曲辕犁和火药等等发明物品的出现,功德值像红股票一样持续升涨。

    虽然空间使用还是有一些限制,虽然功德值还是开启后续的钥匙,但……那又怎么样呢?

    林蕊蕊并不是掌控与财富特别强的人,她从骨子里就不强求紫田、许愿树以及神奇的山矿等,更何况如今一切顺利,既没有极品亲戚压迫又没有财富的困窘,功德值对她的吸引力还没有睡一个懒觉大!

    林蕊蕊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了。

    她已经没有必要被人赶鸭子上架一般,到处救人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放松状态,甚至在一定程度让林蕊蕊觉得有些迷茫。

    好在她并非心智软弱之辈,能够在穿越的时候在那么糟糕的环境里杀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来,没道理在环境变好的况下会变得抑郁。

    带着一分兴奋,就这么半迷糊地睡过去。

    第二起来,不等外面的丫鬟进来收拾,林蕊蕊坐不住地起来穿衣,这一举动可把闻声而动的翠儿给吓了一跳,生怕是林蕊蕊对她不满意了,赶紧小心翼翼地伺候起来。

    一旦找到想要做的事,林蕊蕊便知道自己再次会变得忙碌,但心底再次充盈起来的充实感却让她明白,甘之如始。人啊就是不能闲,否则就容易抑郁出事。古代女子为何能斗出那么多险狠辣的变态,还不是因为闲出来的。

    要是让她们天天为生存纠结,为事业而奋斗,只怕也不会将目光放在公用黄瓜的渣男上,以及繁花锦簇的一亩三分后院里了。

    “翠儿,唤崔嬷嬷与何管家过来,”林蕊蕊收拾好后,便对翠儿道。

    “喏,”翠儿躬行礼,往外寻人。

    刚小碎步走出去,翠儿差点就与迎面而来的小厮给撞了个正着,郁闷抬头看,却瞧见一黑衣华服的刘煜走在旁边,正蹙眉看着自己。

    翠儿顿时觉得浑一个激灵,原本还有些没有睡醒的瞌睡烟消云散,毕恭毕敬道:“刘公子安!”

    说罢,翠儿又在心里泪流满面!

    不对啊,这个时候不应该说刘公子安啊!这个时候应该质问,光天化之下,堂堂乾坤,一位男子怎可正大光明地溜达到女子闺阁门前!而且,还没有经过任何申请与通告!

    可是,她不敢!

    是的,翠儿很想为自家小姐雄起一把,但是每次看到刘煜那高贵的面瘫脸,想起流传至今的“玉面阎王”传说,特别是当大家越靠近洛阳,从周围人惊惧又压抑的眼神里,越是能体会到这个传说的恐怖

    翠儿毫无理由的怂了!

    当然啦,若是自家小姐真心不喜欢这人,或者厌恶这人,作为忠心耿耿的奴婢,翠儿那是梗着脖子也要拼死一搏的。

    可是自家小姐对这位刘公子分明是有意思的!

    既如此,翠儿也没必要赶着上去讨未来姑爷嫌!

    “去哪?”刘煜迈出的步伐停下,冷冷低磁的嗓音响起。

    翠儿一愣,好半会才回过神来,不会是错听了吧,刚才,刚才莫非是刘公子在和她说话?

    “主公是问你去哪?”旁边站着的黑三见翠儿不说话,还以为是没明白自家主公言简意赅的真意,解释,“林姑……少爷是否不在屋内?”

    “在,少爷在的,”翠儿赶紧回答。

    来到洛阳,为了防止隔墙有耳,避免男装份被不经意间拆穿,以后不管室内室外都统一唤少爷。

    刘煜迈步就向里面走,黑三冲她点点头。

    刘煜进屋,见林蕊蕊坐在卧室的梳妆台前,这个桌面上硕果仅存能证明它梳妆份的也只有一面镜子和一把梳子了。

    其余的是一摞书籍以及笔墨纸砚。

    见林蕊蕊正伏案而坐,刘煜非常自然地走到书桌的一角,开始研墨。

    跟着走进来的黑三是近期才近距离保护刘煜,差点没被刘煜这个无比自然的动作给晃瞎了眼,暗忖,难怪,难怪黑八交接的时候反复强调要镇定!

    原来,原来主公在林姑娘面前是这么“乖巧”的么!

    对比反差太大了!适应不良啊!

    黑三表有些抽搐地开始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好在屋内另外两个人完全没有注意他。

    林蕊蕊在书案上写写画画,此时并不是誊抄书籍,她不过是将空间里看过的,以及岳文书院没有的,又可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书籍名单给列了出来。

    初级理工科的书籍大多可以出现在市面上,文科、哲学以及权术方面的书籍,就必须小心斟酌了。

    若是一不小心拿出一本后世人研究帝王所著的帝王心术,或者厚黑学之类的……

    绝对会被当今天子所敌视!

    毕竟,皇帝再怎么勤政民,再怎么愿意开明智,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稳定自己的皇朝统治,以及与近乎毒瘤的世家做斗争。什么帝王心术、厚黑学、心理学等等这些会窥伺到皇帝心思的书籍,绝对是被焚烧的后果。

    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林蕊蕊万万不会做的。

    除了列出可以出现在普通大众面前的书籍外,林蕊蕊还将一些书籍给标上了记号。

    这些被标记的书籍,有一些是大约剔除部分不妥当言论后,可以出现在小部分人面前。

    有一些是普通书籍,但林蕊蕊打算在上面针对事实,写一些相对于当世离经叛道的小事例与看法,用来启发换位与侧面思考。

    这些书她只会分开藏在角落弯里面,等候有缘人的发现,也就是说,完全看运气与命运。

    林蕊蕊这么做有些大胆与冒险,初心是好的,就是希望洛国能发展得更好。

    但她却遗漏了一点,这些著作都是从她的笔下流传出去的,就算她为了尊重原著作者,没有署名,但笔迹是一样的,价值观与中心思想也是相同的,那些看到书的学子自然会认为这些振聋发聩的声音都是她发出来的。

    如此一来,一个融合诸子百家精髓所在的言论,一旦被人知晓,必定广为流传,按照古人那种,读某人著作都能算某人的外室弟子,那么林蕊蕊很有可能被捧为当代圣人。

    追随者肯定多得数不甚数。

    那么敌视者同样会多得数不甚数。

    对于男扮女装拥有秘密且追求简单生活的林蕊蕊而言,很有可能是一件头疼裂的事

    不过此时的林蕊蕊完全没想这些,她只是随心所地打算做一些喜欢的事

    但在一旁研磨的刘煜注意到两张纸条上面不同的名字,联想了一下林蕊蕊时不时冒出的一针见血的评论后,聪明如他自然猜到了一些林蕊蕊的打算。

    不同于没有丝毫政治觉悟的林蕊蕊。

    刘煜几乎是猜到大半的同时就联想到后续发展,继而,他也觉得有些神伤起来。

    当然,他担心的可不是什么暗箭难防之类,刘煜有绝对的自信能护住林蕊蕊的安全。

    他真正忧心的是,在林蕊蕊还只是做一名低调的神医的时候,已经有那么多人倒在了她的人格魅力下,被她的学识所收复。

    若是等她成为一代导师。

    众位想想看,开阔的学堂里,黑压压一片青年才俊的士子们正襟危坐,讲坛上是在一众花白胡子的老年人,其中,作为开辟学派的林蕊蕊注定坐在中央,而林蕊蕊年轻俊美的男装扮相无异于是鹤立鸡群!

    在这个特别注重才气、外貌和气质的时代!

    林蕊蕊岂不会立马笼络一大片的民心么?!

    刘煜不是担心林蕊蕊会不会趁势造反,他担心的是……

    艾玛!敌数量会不会突破天际啊!

    只要一想到这里,刘煜就隐隐觉得胃部有些疼。

    “蕊蕊,我们回蜀城怎样?”刘煜低磁的嗓音突然响起。

    林蕊蕊一愣,将毛笔搁在旁边,抬头问道:“怎么了?”

    “……”刘煜没有回答,走到林蕊蕊的后,张开双臂温柔地环住她。

    气氛正暧昧,黑三闭着几乎脱框的眼睛,躲在旁边做雕塑。

    “少爷!”何管事比意料中来得要快。

    “砰……”林蕊蕊猛地站起躲开刘煜的怀抱,“何事?”

    刚酝酿的绪被打断,刘煜表沉郁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