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刘煜与表妹

    对邹甜甜和窦文清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来说,这种当面打脸的,这种报复者都不屑于隐藏的羞辱就是最最难受的!

    他们牙齿被咬“格格”响,可对林蕊蕊这人,心里偏偏还升起了顾忌。

    不能说他们胆小,或者欺软怕硬。

    他们有自己的思量,这种明明知道他们的份却依旧胆敢使出这样手段的人,若是背后没有一个支撑的大势力,是个人都不相信啊。

    就在他们忍得心脏都要裂开的时候,拿衣服的丫鬟终于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刚想跑到邹甜甜前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的重心一晃,然后整个人也落到池塘里。

    “哗啦”一声水声,邹甜甜看见后大怒,吼道:“蠢货!新衣服都被打湿了!”

    好不容易挣扎着从池塘里游回来的丫鬟哭丧着脸:“小姐对不起,小姐对不起。”

    邹甜甜刚想过去甩她一个耳光,刚从围着她的丫鬟中间过去,陡然就看见一众火辣辣的视线,心里一紧,整个人蹲在地上,咬着牙,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她扭头看向旁边还站着的丫鬟:“你们也是个蠢的!现在,立刻将衣服脱给我!”

    “什么!”两个丫鬟大惊,这种季节她们都穿得很少,脱了里面就只剩下内衣了。

    可是,可是不脱的话,只怕命都会没有了去。

    两人哭丧着一张脸,脸色煞白,一边脱,一边躲避周围灼的视线,脱下后小心翼翼地递给这位小姐,然后双臂挡在脯前面。

    表小姐匆匆忙忙将干燥的衣服穿在上,偏头就看见边人哭丧的表,忍不住怒道:“哭什么哭,你小姐我还没有死呢。这么个哭丧脸给谁看啊!你马上跑到山下找一辆车过来门口接我们回去。”

    若不是岳文书院的大门进不来车,只怕邹甜甜想要车直接过来接她了。

    “是,”穿着中衣的丫鬟慌慌张张地跑远了。

    邹甜甜愿意为有衣服遮挡就没问题了,谁知道周围的人看她依旧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这让她感到无比的羞辱和恨意。

    邹甜甜气急,只恨带少了人,不然的话一定要将这些人赶走。

    不过现在她最担心的是,这件事会不会流传出去,万一,万一让洛阳那些人知道了,真是惨了,这让她以后如何在那些小姐妹们面前抬头啊!

    还有那些可怕的流言蜚语……

    俯视着邹甜甜一脸绝望的林蕊蕊暗暗点点头。

    她偏头,看向萧仁可,嘴里呢喃着几个字:“可满意?”

    萧仁可面色一僵,赶紧点点头。

    他面色僵硬倒不是因为格圣父,觉得林蕊蕊处理不妥。而是因为,旁边的同窗们在注意到林蕊蕊的动作和呢喃后,一个两个投到他上的颇为暧昧的目光。

    在这个娈、童存在的年代,一位主家愿意为一个书童如此出头,很难不让他们想歪。

    “回吧,”她扯了扯唇,转就走。

    萧仁可顶着后灼的视线,二话不说地跟着林蕊蕊走,虽然,他还是有些不习惯林蕊蕊用这么张扬的方式替他报复,不过老实说,心里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远处晁诺的侍童,一直看着这一幕,虽然觉得替书童出气的林神医很耀眼啦,不过,这是不是间接证明了林神医与他书童的关系呢?!

    思及此,这位晁诺的侍童有些同地看了一眼一直面无表的晁诺,低声道:“少爷,从这就能看出林公子的喜好了,那位书童一看就是文弱书生型的。少爷,你,你还是放弃……。”

    晁诺面无表地回头看向自己的侍童,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在、说、什、么!”

    侍童浑一僵,暗忖,少爷,你要不要这么掩耳盗铃啊,面上还是连连摇头道:“少爷你帷帽下的姿实在是有古来雅士之风范,若是一白衣,定然是分度翩翩世子风流的。”

    一连串的赞美就这么不要钱一样送上去。

    晁诺依旧沉默,良久,等到看不见林蕊蕊的影后,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呢喃道:“白衣,书生么……”

    ……

    ……

    回府的林蕊蕊走在下山的小路上,顺着曲折通幽的小道,慢慢向宽敞的草坪行去,跟在她后的萧仁可说道:“少爷,那里是花苑,平里学子们最的休息游玩之处。”

    林蕊蕊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走错路了,刚准备转,就听见萧仁可脸上露出一丝疑惑,说道:“往这个时期,因花苑的众多鲜花绽放,人应该是最多的,怎现在却空无一人?”

    听到萧仁可这么说,林蕊蕊瞬间也警惕起来,莫非,这附近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殊不知在不远处的树杈上,正有两个黑衣人与黒六打招呼,低声说着:“哟,黒六是你啊,好久不见。”

    黒六瞥了一眼负责保护主公的同僚,说道:“主公在这?”

    这时,旁边又窜上来一个影,正是大黑,只见他的脸上露出看好戏的表,说道:“嘘,让戒严的人都注意点,若是林小姐就不必拦着了。”

    除了黒六,其余黑衣人脸上顿时也露出了然的表

    “是,”他们坏笑着领命而去。

    不知这种况的林蕊蕊放慢脚步,她要找到哪个方位没有出问题,才好离开。

    停在原地,运用起除了救人就没动过的《玉女仙医》,仔细感受着内力,将这股力量感受在耳边。

    风,轻轻吹起,仿佛被什么神秘的力量鼓动一般,围绕着林蕊蕊旋转着。

    儒雅的长袍微微鼓动,如墨的长发顺滑的随风摆动,迎着阳光,闭上眼,努力倾听附近的声音。

    朗朗的读书声,炊烟的声音,鸟叫声,风吹草动的声音……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

    忽然间,一个独属女子嗔的声音从侧面传来:“阿煜……”

    声音软糯,这两个字咬得特别的缠绵,若是让男子听到只怕心脏都会颤一会。

    阿煜,么……

    这两个字吸引到林蕊蕊的注意,不由转看向那个方向。

    “阿煜,我真的好想你……”

    软软糯糯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不是独角戏,不久后,有一个“嗯”字回应,虽然声音非常的低,但林蕊蕊下意识的觉得充满了熟悉感,不自觉的,她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也许是这种偷偷摸摸的气氛,为了不让对方发现,林蕊蕊还不忘回头叮嘱不会武功的萧仁可站在原地等她。

    成功用轻功靠近的林蕊蕊,半躲在巨木后面,歪头看去。

    只一眼,她便确定,那个站在绿林中央,微敛斜挑的凤双眸,哪怕只是一张侧脸也依旧完美妖孽得不可思议的男子,刘煜。

    刘煜,在这里?

    而且,还和一位少女?

    林蕊蕊心里先是一惊,下一秒,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闷闷的不舒服。

    树林里,刘煜一袭黑衣,虽然浑上下除了一枚佩戴了一枚玉佩外再无其他装饰,却依旧显得尊贵非凡。

    他站在那里,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怒容,仿佛在仔细看着他对面的美貌少女,又仿佛透过这位少女在看什么人一样,眼底透着一抹熟悉的恍惚。

    林蕊蕊觉得看到这样的刘煜后,让她心里非常的烦躁。

    这样表的刘煜,露出这样特殊表的刘煜,虽然病不是多么美好的表,但这种特殊的表居然不是她第一个看见的,只要一想到这个,林蕊蕊就觉得心脏那里抽抽的不舒服。

    忽然间,刘煜广袍的长袍被对面的美貌少女扯住,那少女仰头看向刘煜,少女的容貌长得与刘煜有些相似,不同于刘煜的妖孽气质,她的容貌之美,是一种惹人怜想要时刻拥抱在怀中的媚态美感,黄昏下,美貌少女晶莹的泪珠闪闪发亮,眸中带着几分歉意,十分的动人。

    她哽咽了一声说道:“阿煜,你为何一直不来看我?”

    在少女泪珠滑落的瞬间,刘煜的眼中第一次露出厌恶,他伸出左手,慢慢地扯自己的衣袖,哪怕少女用无比动人的视线看他,刘煜依旧坚定不移的将袖子拉开。

    林蕊蕊见刘煜后退一步,之如鬼蛇地拉开距离后,原本沉甸甸想要马上冲出去发怒的怒火又平息下来,她继续藏好,认真地看着。

    刘煜退到安全距离,半垂眸,声音平静得不可思议:“表妹,你马上就是我弟媳,三王妃了,男女授受不亲。”

    “阿煜,我不是真的喜欢他……”

    “我走了,”刘煜没有陪看的意图,直接转便想走。

    他才转,美貌少女便尖叫道:“刘煜!你知道姑姑最疼我的!”

    刘煜停下步伐,少女又跑到他的正前方,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阿煜!我们认识十几年了,小时候是谁送糕点给你吃,别人排斥你的实话是谁陪你玩耍的,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你弟弟,我喜欢你啊,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求娶我!我并不想嫁给他啊,可是,可是虞家,姑姑,他们需要一位姑娘加入皇室啊!”

    刘煜面无表

    听到这话的林蕊蕊也面无表,手指紧紧地抓住,手掌愣是出了一点点血丝,暗忖,冷静,先冷静的听完。

    “阿煜,你娶我好不好!”

    刘煜木着脸,摇头。

    “阿煜。你别这样……我知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喜欢我的,这么多年来,你边只有我一个女亲近。你也知道我只喜欢你啊,阿煜,我根本就不喜欢三皇,我不想嫁给他。”

    刘煜抬起头,看向这位少女,低声道:“聒噪。”

    林蕊蕊一眼就从刘煜的眼底看出他那涌动的弑杀的绪,那是一种理智即将压抑不住的狂躁,啧啧,就好像是一头凶兽被细细的绳子虚虚束缚住,迫使不要做出血腥的事,可理智又在破笼之间摇摇坠。

    看到这样的刘煜,林蕊蕊表示开心多了。

    美貌少女一呆,说道:“阿煜,你在说什么?”声音迟疑得很。

    “小煜……”声音带着一丝暧昧与疑惑,刘煜与美貌少女同时抬头望去,只见一位着简单儒袍的少年,踩着枯枝树叶慢慢走过来。

    乌黑的长发只是用最简单的发髻高高的束在脑勺处,时不时又调皮的发丝顺着微风抚上脸颊,她抬眼,浅色剑眉下,一双黑色的猫眼波澜不惊地平视,俊美绝伦的脸蛋上浮着浅浅舒心的微笑,俊逸得似乎只是看着她,就能体会到岁月静好。

    林蕊蕊的美貌妖孽值大大出乎这位美丽少女的意料。

    老实说,这位与刘煜沾亲挂故的少女一直被称为是洛阳第一美人,当然,这是默认排除刘煜的况。

    一直受到众多青年俊杰追捧的她,从来没有想过,真的能看到比她表哥还要俊逸非凡的美人。

    是的,美人,这样的美貌已经超乎别,俊逸、妖孽等等的词汇已不好形容,反而最简单质朴的美人二字,最能表述出那种气质。

    秀眉轻蹙,美貌少女非但没有觉得自己被吸引,反而觉得自己受到了的威胁,步履轻起,她挡在刘煜前面,瞪着林蕊蕊道:“你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