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一月后

    “咻咻——”小金装作没有领会意思,鸵鸟般缩着脑袋,然后努力讨好般蹭蹭林蕊蕊。

    “你这个呆子,这么聪明千万别装听不懂,”林蕊蕊又戳戳小金的额头,然后抬了下眼眉,“别吓唬小白鸽,让它过来。”

    “咻——”小金将脑袋埋得更低了。

    林蕊蕊眼眸一闪,然后松开抚摸小金脑袋的手。

    “咻咻咻——”小金一下急了,连忙不停滴上下蹦跶,又没有飞很高,配合它的材活像一个大胖子正在艰难地挣扎,“咻咻——,咻咻——”小金服软了。

    可林蕊蕊依然没有理它,而是双手抱着茶杯,低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咻咻——”小金见卖萌没有用处,只好停了下来,然后猛地一扭头,

    “噗灵噗灵,”小白鸽被这突如其来的眼神震得翅膀不停地扇动。

    小金一个哼声都没有给小白鸽,只是脑袋一甩。

    小白鸽似是明白了什么,然后动了动体,乖乖的,不敢动用自己的翅膀只敢用爪子的况下,一步步扭到林蕊蕊面前。

    林蕊蕊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用食指戳了戳小金,旁边站着的翠儿捂住嘴巴憋住笑,小金的智商很高,若是当面嘲笑它,当然,当着林蕊蕊的面它可乖了,不会做什么事,但是背地里……

    已经有不少人的脑袋上被秘密投过蚯蚓之类的玩意,或者突然被一道金色是闪光给扇运倒。

    翠儿表示,她一点也不想惹这两个主人控的凶兽。

    林蕊蕊没有理会后翠儿的胡思乱想,此时她手上有两张信息条,一份是从洛阳的宁氏那儿过来的,一份是从乌山的刘煜那里过来的。

    宁氏的信息条很简单,说的是开张一个月来,生意越来越兴隆,纯收益以直线的方式上涨,涨势相当可观。然后甜品、果汁与菜式的花样又开发了很多,现在结合洛阳当地的口味与消费水平,在云卷阁不远处开放了一个专供平民的果汁店(类似现代的茶小店)。

    此外各种各样的新游戏不但在上流人里面引起震动,应该说整个洛阳就没有不感兴趣的,不少聪明的商家跟着开了一些店,但是稍微有点权有点钱的人还是死活要在云卷阁,因为这里是第一家,他们觉得正宗觉得气氛更好。

    另外,有有很多的贵妇哭着喊着想要尊贵的vip卡,又有很多的官宦世家大族,旁敲侧击想要帮自家的内眷要到卡片,只不过全部都被宁氏聪明地用荣王当挡箭牌给用掉了。

    结束语强调:荣王真是一位厉害的人物呢!不过这么有权势的人物,我们这样滥用他的名声震动好么……

    林蕊蕊对宁氏的回禀非常满意,至于关于刘煜的疑问,她就直接忽视过去了。

    另外一份来自刘煜的留言,倒是更为简单。

    前面百分之八十的内容,都是这一个月他是如何食不下咽的想念……

    当然,这一大堆林蕊蕊是一目十行直接跳跃看过去的。

    到了后面才是真正有干货。

    乌山的宝藏已经全部装好,开始一批批地往蜀城与洛阳边运送过去,因为数量庞大,起码要两三个月才能全部装整完毕,算上清点与记录的时间,只怕要半年后才能正式投入使用。

    另外,因为宝藏的绝大部分问题已经处理完毕,刘煜即将带着白虎小纹过来。

    “……”林蕊蕊看到最后一条信息的时候,手指一颤,“就要来了啊……”宛如叹息一般的低音从唇瓣吐出。

    站在后面的翠儿的脑袋低得更低,脑海里面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她不知道要如何形容小姐与刘煜的关系,说亲密吧,但经常是刘煜单方面发过来一大堆信息,而小姐只偶尔回复一两条,有的时候,小姐惫懒得直接从曾经备用写好的内容里面抽出一条绑在小金腿上,现在刘公子要过来,小姐的态度居然不是喜悦,而是轻轻的叹息……

    这……说老实话,她偶尔都会觉得大小姐有些过分了。

    可是说不亲密吧,刘煜那方面的不拿出来说,小姐这边唯一一个偶尔会主动联系的男子,也只有刘煜了,虽然……嗯,虽然纸条上大多都是一些公事。

    而且这一个月来,自家小姐突然对琴艺与女红产生了偌大的兴趣,请了蜀城最出名的琴艺技师和最厉害的绣娘。说起来,这一个月每天都能听到宛如初手学琴的声音,当然,这肯定是因为小姐大半年没摸琴了,没看见琴艺正在以常人不可及的速度恢复么。约莫就在二十五左右,琴艺已经恢复到过去大半的水平,而且还透出了过去没有的灵气与创意。

    这点从那位一开始苍白着苦脸的琴艺技师,从惊讶,慢慢变成自豪再到佩服的表可以看出。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小姐都是处于闭门谢客的状态,也就只有刘煜的事能让小姐出来思索一下,对了……女红绣品方面,小姐也直言是为刘煜绣的……(唉,小姐没到这种时候就是这么的不矜持,翠儿我都害羞了)

    小姐一直没有将那个要送给刘煜的绣品拿出来看,所以也不知道荒废了大半年的小姐到底恢复了几成功力。

    只不过,教导小姐的女红老师的脸色,一直很黑很绝望,经常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琴艺技师,然后又用无比哀怨的眼神看着林蕊蕊……

    林蕊蕊没有理会后翠儿胡思乱想,她让旁边的丫鬟准备好纸笔。

    研磨,展开纸,书写。

    给宁氏的回信约上约莫是,继续保持这种神秘的节奏,不用担心得罪权贵,将这种神秘感进行到底,以后每一月回馈一次卷云阁经营况就行。自己大概会在半年或者一年后也来到洛阳。

    给刘煜的回信,直接越开有关他要回归的话题,而是直接说到土豆与番薯又长成什么样子了,估计不要多久就能成熟了之类。

    “唔,好了,”林蕊蕊放下笔,然后示意小金伸出爪子。

    在给它绑住,等到它一步三回头的嘴里“咻咻咻”可怜兮兮的离开后,这才走到小白鸽旁边,给它也帮上纸条。

    待得林蕊蕊处理完这一切,已经临近午膳时间。

    林子璟还未回来,林蕊蕊起,打算出去散散步。

    翠儿刚刚推开厢房的门,林蕊蕊被这嗖嗖的冷风吹得浑一个激灵,想要活动活动的心思瞬间下降了一大半。

    “小姐?”翠儿有些疑惑地扭头看不动的林蕊蕊。

    林蕊蕊紧了紧自己的拳头,想着再不运动运动,小腿肌一定会萎缩的,不能任由这种状况发展下去,外面冷又怎么样!适应适应就习惯了!思及此,点点头,咬牙走了出去。

    翠儿面上依旧保持疑惑的神色,却在心底窃笑,每每看到小姐与寒冷的空气作斗争时候的模样,真是太可了。

    暗笑归暗笑,翠儿可比林蕊蕊自己还要看重林蕊蕊的体。不但准备了厚厚的毛绒绒大衣,还准备了一个暖玉的暖手炉。

    等到林蕊蕊正式走出厢房时,手捧暖玉,着华丽的狐皮袄子,冷风吹过,狐毛在她的脸颊犹如挠痒痒般。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往院子那边慢悠悠走去,刚刚走上走廊,就听见最前面的会客大厅里有着一阵阵“砰砰砰”砸东西的声音,似是还有一个男低音在跺脚怒吼。

    “……这是?”林蕊蕊大为惊讶。

    翠儿蹙眉,然后又道:“小姐许是忘记了,那里招待的是五天前就找过来的成公子。”

    “还没走?”林蕊蕊疑惑道。

    翠儿脸上闪过一丝鄙夷,说道:“但凡这世上不要脸皮的人都是一样的,以为死缠烂打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两位主子是心善,说是任他待着,原本奴婢也觉得待得太久了不妥,但这几大小姐在闭关做女红,林大少爷又十分忙碌,奴婢也不好为了一个小人上前打扰。所以他也有那个运道,一直赖在这里没有离开。”

    “这样啊……”林蕊蕊若有所思。

    她对成公子会找过来一点都不好奇,当初她画了大价钱,从这对见钱眼开的母子那里将宁氏的和离书拿过来,也因为这对母子的吃相太难看,居然还想继续敲诈,林蕊蕊一时气不过,在黒六的建议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利落的找了很多成家酒楼的把柄,直接上门威胁。

    这才从和离变成了孀居。

    原本吧,如果成家人老老实实的,林蕊蕊保证他们不至于落魄,大概是回到曾经的小康水平,可由于他们的不识相,黑五黒六又是跟着刘煜出来的,手段自是不用说,背后的打击与排挤数不胜数。

    现在,成家酒楼应该已经到极限了吧。

    林蕊蕊站在通风口处,听到不远处大厅里的成公子在咬牙切齿地喝道:“好,好的很,宁氏你居然敢不见我!居然敢不见我……好,我发誓,如果这次你还不来见我,我,我就永远不会顾念以前的谊,立马重新迎娶一位大妇!”

    翠儿在旁边嗤笑一声,直视林蕊蕊惊讶的表,撇撇嘴道:“奴婢得说这人真是窝囊,这话都说了五天了。”

    过了一会,传来开门的声音,又是一阵脚步声,一个小厮的声音响起:“成公子。”

    成公子的低骂声顿时停止,然后,声音里带着一点期待道:“怎么,宁氏终于肯出来了?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要她吧……”成公子又在那里开始嘀咕,下堂妇的子不好过,以后家里没个顶梁柱会被欺负。

    谁料那小厮不卑不亢地开口道:“成公子误会了,是你家丫鬟带信来,说姨娘病重,想见你最后一面……”

    “不见!”小厮话还没说完,成公子便暴喝。

    小厮又在用无比贫乏的声线,转述丫鬟的哭诉,以及那位陈姨娘的楚楚可怜言论。

    “不见不见!”成公子的脾气更大了,顿了顿道,“你有空说这个,还不如让你家主将宁氏还回来!否则,否则我就要去告御状,说,说你们拐良家妇女!”

    “这混蛋!”翠儿听后暴怒。

    林蕊蕊倾听一会,真没想到,原来这段感还真不完全是宁氏一头啊,瞧瞧现在,成公子集中到谁的上就知道了。

    不过这样的渣男可不能继续祸害人了。还是让黒六那边加快收购成家酒楼的时间吧,等宁氏在那边立下大功回来,就将崭新的宁氏酒楼交还给她。

    思及此,林蕊蕊转,打算离开这里。

    却突然,不远处一个小厮急急忙忙地乱看,在看到林蕊蕊后,拼命跑过来道:“不好了,林少主不好了!荣草堂被人给堵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