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让人惊叹的酒楼

    先将视线转向负责带领达官贵人们这里。舒悫鹉琻

    这边的贵人们多是在窃窃私语讨论那从未出现过的红鞭,或是猜测是否是哪里来的新武器,或是威胁侍从交出最后的配方,或是笑得和弥勒佛一样威要求合作……

    虽然也对云卷阁里面的新鲜玩意表现出一定的好奇,但他们终归还是克制住了!

    始终将话题往幕后老板,以及那条红鞭来带。

    该说,男人天生就是更加追逐权势与威胁么。

    保持着面瘫微笑的男侍从,在又一次从一位大官手里巧妙转移话题后,内心感慨了一下,难怪东家说这钱啊,还是赚女人的好,男人?男人的用途不就是为了给女人当银铺的么……

    以前侍从还觉得东家是夸张了,撇撇嘴的想着,东家,你当那些世家高官们的豪宅到底是怎么来的啊……还不是因为他们贪图享受买来的?!

    可如今看这一群达官贵人,眼底闪着金芒,心思一点也没有被云卷阁的玩物打动。

    走了这么三四圈了,依旧将话题执着在红鞭炮上面!

    老实说,侍从已经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了。

    艾玛……原本还放下豪言,要与女子沙龙那边比拼业绩,要让东家知道男才是这个社会真正的购买群体。

    现如今看来……

    真是,呵呵啊。

    ……

    ……

    另外一侧,由女侍从领衔的队伍。

    贵妇们一路走过来,为了保持脸面,不敢随意乱动,但眼珠却在可能的范围内,肆意观望,这里面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惊奇。

    侍女带着贵妇走上铺着光滑大理石的旋转楼梯,来到二楼参观。

    二楼熏着淡淡的清香,与外面卖的香粉不一样,轻轻的犹如轻触鼻尖,一点都不腻歪人。

    有几个贵妇很感地问道:“咦,这是什么香?”

    侍女微笑,又隐隐有些自豪地开口道:“这是我们卷云阁专用的熏香。可凝神、精心、舒缓绪,减缓焦躁。”

    “可是有卖?”一位少妇打扮的女子急切道。

    侍女摇摇头:“这是我们东家特意新研制出来的,而且东家也不打算弄到外面大规模卖,仅此一份,独一无二。”

    “这样啊……”贵妇脸上都露出失落的表

    有几个贵妇在听到“新研制”“独一无二”的时候,暗想能不能让这个东家也给她研制一份独一无二的熏香呢。

    “不过嘛,”侍女低眉顺眼地瞥了众人一眼,继续道,“大概四月的时候,东家会在洛阳开设一家熏香馆,除了卖寻常的熏香,也可以根据夫人自的条件与要求,定制只属于夫人您的独一无二的熏香,只不过这价钱略高……”

    侍女还没说完,贵妇中就有一人开口了:“不就是钱么,记得让你的调香师来找我。”

    “哼,我这里也是,钱也不会少的。”

    “啊……我这里也是。”

    贵妇们还没有发言完毕,侍女突然连连鞠躬道歉,然后一脸愧疚地开口道:“实在抱歉,抱歉。刚刚是奴婢没有将事说清楚。这个定制并非是谁都可以,这项量打造熏香的事,只会给最珍贵的顶级vip会员。”

    贵妇们一下愣住,这顶级vip会员是什么意思?!

    有一个口急心快的贵妇将这话询问出口,侍女听闻后,轻描淡写地解释道,最顶级顾客能享用最顶级特权的卡片。

    卡片什么的不懂,但最顶级这几个字,贵妇们的虚荣心被挑拨起来,一个个在暗中打定主意要将这种顶级vip卡弄到手。

    侍女看了众位贵妇的表一眼,暗忖,宁夫人果然说得没错,越是能研制出独一无二的东西,越能收到追捧,看来顾客们已经对那需要交纳昂贵会员费的顶级vip卡有兴趣了呢……

    神秘东家与宁夫人都太厉害了!

    这位领班的侍女带着这群贵妇来到二楼中心地段,这里或用珠帘、或用竹子、活用丝绸分割成一个个小屋子,每个四个隔间前面都站着一位着浅绿色衣服的侍女。

    领头的侍女掀开一个珠帘给众位贵妇看,里面摆着一张红木小桌以及椅子,旁边还有沙发、小躺、以及放盆子润肤露之类的木架子。

    一位贵妇指着那白色的只能容忍一人躺下的小,面带鄙薄地说道:“这就是顶级享受?这么小?还没有我家一般大,可怎么睡啊。”那语气,仿佛终于在这个奢华的地方找到什么瑕疵一样,无比的尖酸刻薄。

    其余贵妇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也是一脸赞同的表

    侍女素手而站,一点也不显得焦虑,等那位贵妇将话絮絮叨叨完毕,这才恭恭敬敬低声开口道:“回夫人,这里并不是睡卧的地方。”

    “哦?”

    “这里是供给各位夫人,美容、按摩与养颜的地方。”侍女不卑不亢地回道,“按摩是以中医的脏腑、经络学说为理论基础,用手法作用于人体体表的特定部位以调节机体生理、病理状况,达到理疗美容的目的,这个小单,只是给客人用来躺着,能更好是享受按摩。”

    “……咳,”贵妇们都装作若无其事。

    侍女也没有追着解释的意思,然后掀开另外一个用竹子隔起的帘子,里面摆着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以及摆着一个小盒子。旁边有一个类似书架的东西,上面的最左侧都摆着一个小册子,而中间都摆着一样让人看不懂的小物件。

    侍女指着那些东西说道:“这里有麻将、扑克牌、三国杀以及象棋等等。”然后微笑地看着众位,“这些都是东家发明的新玩意,是专门给贵客们玩闹打发时间的,最左边有游戏的使用规则。”

    “哦,”贵妇们也忍不住低低惊叹,居然发明这么多小玩意,虽然显得有些不着调,但这也是需要相当的才华才能做到的。

    侍女不由自主地将

    显然,她觉得自豪的。

    侍女温柔细语地开口道:“今大酬宾,贵客们可以免费享用里面任何物件,如有任何不明了的地方,可以摇响桌上的金色铃铛,外面会有伺候的侍女过来教贵客们使用,那么……希望各位玩得愉快。”说吧,侍女深深鞠了一躬,就打算退出去。

    “诶,等等,”一位走到外面的贵妇突然指着一个楼梯的两位侍女说着,“为何拦着不让上去?”

    “请贵客见谅,三楼四楼暂不对外开放。”侍女毕恭毕敬道。

    二楼通向三楼的楼梯口,侍女拦住了一位想要上去参观的贵妇。

    “这是何故?我倒要去看看到底怎么,”人的好奇心就是这样的,越是不让看心里越是想看的很。

    侍女微微迈出一步,挡住她前进的步伐,说道:“夫人,三楼四楼是特殊于特级vip卡才可以去的。”

    贵妇闻言一愣,怎么又是特级vip卡,这名字都听过好几次了,被撩拨起好奇心的她连忙问道:“那个特级vip卡什么的,如何办理?”

    侍女的脸上露出十分职业化的温柔微笑,说道:“特级vip卡至今为止只送出一张,在窦太后娘娘那里,其余人暂时没有。”

    “嘶——只招待太后一人?!”贵妇下意识开口,开口完又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妥当,忙捂住嘴巴私下观看到底有几个人听到了。

    侍女微微摇头道:“并非如此,只不过是一个象征份的门栏罢了,就算以后会开放特级vip卡,数量也会有所限制。”

    “限制多少?”

    “五十张吧。”

    呼,贵妇惊讶地长出了一口气,整个洛阳有多少世族,多少官员,官员又有多少妻妾多少女儿,总共才五十张啊,都不知道够不够皇亲国戚宗族分的。

    顿时没敢继续提要上三四楼的事,而是在心里加进盘算着,要走哪几条门路,看看能不能先下手为强地弄到一张特级vip卡,这绝对意味着份的象征啊。

    领衔的侍女介绍完毕。

    二楼来了四位或怀抱琵琶,或怀抱古筝,或怀抱古琴,或怀抱长笛的美丽女子,不一会儿,她们便开始配

    合演奏。响起的是洛国耳熟能详的优美古曲,这里的贵妇大多都经过严格的闺阁教育,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起码琴方面还是没有问题。

    贵妇们散坐在大厅的各个包厢的沙发上,悠闲地听着外面传来的悠扬琴声,一曲完毕,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凑在一起点评。

    就在贵妇们闲坐的时候,那些侍女也没有闲着。

    一个个走向贵妇,手里拿着一本饮品谱,恭敬地递给每个包厢的夫人:“几位尊敬的客人,是否需要上些果汁?”

    贵妇们一看,原来只见这树上写着不同的饮品名,后面写着哪些水果组成,再后面标注着价格。

    “这……荔枝梨子?这天气还能有荔枝梨子?”其中一位贵妇颇为惊讶地指着一杯饮品说道。

    侍女微微一笑道:“当然!尊敬的各位贵客,我们主上可是费劲千辛万苦弄来这些食材,只要这上面有的,我们都能提供!”

    贵妇们面面相觑,这可真是太震惊了,大冬天的还有水果吃?!

    这可是皇室都没有的享受啊!

    瞬息间,对云卷阁的评价拔高了数个档次。

    侍女又从侧拿出一个本子,说道:“贵客们,本店并非只提供饮品,这里还有最新的各式拿手糕点,这是甜品单子。”

    说着,侍女将拿出来的一本明显更厚的书,递过去,上面不但标注着名称和价格,每一道甜品还用素描的方式,将糕点最美的样子给画出来,看着好不人。

    素描可是新鲜玩意。

    贵妇们的眼睛全亮起来,或惊叹画法实在是新意,或赞赏实在是宗师级别的创意,或撇撇嘴说还是国画的抽象更加大气磅礴,总之,对菜单的注意力没多少,反而全部集中在了那副素描作品上面。

    “那么,请各位贵客点喜欢的饮品糕点吧,今曰所有花销都计在东家账上,不需额外付账。”侍女强提醒着,随后又谨慎地还加上一句,“不过免费只限今,当然,我们东家是主张不过度浪费的原则,点了的饮品糕点,还是希望各位贵客能喝完。”

    啊?!

    原本有几个想把所有的果汁都点一遍的贵妇,顿时歇了那口气,当然,下一秒她们又重新高兴起来,毕竟是免费吃新鲜玩意,谁又会不开心呢。

    等贵客们点完,侍女礼貌的将所点的食物记在纸上,再次确认后,便恭敬地退下去。

    一盏茶不到,几位侍女从一楼如流水线一般走上来,手里端着各式各样的糕点与果汁,香味四溢,让人拇指大动,很快这些果汁与糕点将几乎有人的地方的桌上都给摆满了。

    贵妇们一边吃吃喝喝,一边八卦较劲,一边欣赏琴曲,没有那些糟心的小妾与糟心的男人,心简直舒畅到了极点。

    当然,有人沉迷在音乐的氛围里面,有人很快就被那些小游戏给迷惑住了,不少贵妇站着翻阅那些小游戏手册,以及好奇地摆动那些玩意。

    “诶……这个麻将看上去十分高深莫测啊,居然有这么多牌,这么多规则,啧啧……能想出这个玩意的东家到底是何等可怕的有才智的人物啊!”

    “是啊,照我说,就是浪费在这些小道上面,若是去读书考科举岂不是更好!”

    “诶……姐妹们,我们今可是过来休息的,我们可不是那些爷们,外面的不要管,说起来,这个飞行棋好有趣的样子,有没有人一起来玩。”

    “啊……飞行棋哪里有趣了,扑克牌才是真的好玩,居然有这么多玩法,快来和我一起。”

    “哼,你们真是的,什么麻将、飞行棋还是什么,最多只能四个人一起玩,你们还不过来玩‘杀人游戏’听着很不错啊。”

    “算了吧,若是让你夫君知道你玩杀人游戏,不休了你才怪呢,还是来玩玩这个吧,三国杀,听着就很有内涵啊。”

    ……

    也行是游戏太多,就好像一个对游戏不了解的人,突然一下进入一个完全免费的游戏厅一样,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什么都想玩却不知道能玩什么。

    不得不说,基因决定智商,这些名门望族的贵妇们多是聪慧之人,侍女只简单介绍过规则,她们很快就能

    玩上手了。

    当然,她们玩得最激烈的就是‘杀人游戏’,有宅斗与反宅斗的经验,哭诉、装可怜、义正言辞等等,这些阳谋谋应有尽有,宅斗大神之间的冲撞火花,简直让那些侍女为之侧目。

    直到贵妇们最后享受完毕,出来,也不感叹,原来宅斗的感觉也可以这么美妙,真是不枉此行。

    ……

    ……

    蜀城,林府

    “噗灵噗灵”白色的翅膀滑过窗外。

    端坐在屋内捧着茶润口的林蕊蕊,让翠儿将窗户拉开了一点。

    很快,训练有素的白鸽就这么蹦蹦跳跳进来,待得吃过一点水后,便想像往常一样来到林蕊蕊面前。

    可是此时却有一只让它浑战栗的庞然金色大物站在那儿,虽然顺从地任由林蕊蕊抚摸,但它偶尔瞟过来的眼神,让白鸽根本一动也不敢动。

    “噗,小姐,这小金醋味真大呢,”这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每看一次,翠儿都要在心里咂舌,乖乖,幸亏小金和小纹体庞大轻易不好动啊,若是体小,按这黏糊程度,还不得每天挂在林蕊蕊上啊。

    “哎,”林蕊蕊有些无奈地用指尖戳戳小金的额头。

    从云卷阁开张到现在,正好是一个月过去了,今这趟白鸽,应该就是宁氏的月度总结。

    可不能让吃醋的小金打扰她的兴致。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