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云卷阁开张

    入城后,宁氏就按照林蕊蕊的吩咐,如火如荼的进行大规模的宣传,大到送银钱首饰给那些达官贵人贵妇,让她们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吹捧吹捧,小到联系那些市井小民,进行发传单,贴海报,挂横幅的行动。

    因为洛国以前没有人这么做过,所以显得很新奇,一干捕快官员也不会觉得这是在污染环境,必须强制拆掉。

    不过数天,整个洛阳都知道这么一个消息,曾经的翠云阁被收购改名为云卷阁,来了一位背景雄厚的大老板,这里面分为三大部分,最左边一块区域专门招待达官贵人,中间区域有一个大大的戏台,四面环绕,大厅专门招待市井小民,雅座招待一些想要欣赏戏曲的贵人,当然,最右边的区域最为特殊,被命名为女子沙龙,专门招待有钱有势的贵族女子。

    区别对待平民与贵族不稀奇,稀奇的是居然专门开办了一个招待女子的会所。

    这真的会有人买账吗?!

    原本因为云卷阁浩气势而有些心慌,甚至打算联合起来的酒楼老板们,在听到什么女子专业会所后,一时间又将心彻底放在心底。

    再次聚会,他们不再是商讨如何用手段对待云卷阁,而是嬉笑怒骂,打赌能在几个月后,云卷阁会被拔下神秘的面纱改名为云卷阁的酒楼。

    显然,他们对云卷阁的经营模式不看好,已经判了死刑。

    十一天,宁氏在这期间,拒绝了所有的官员以及商户的邀请以及试探,一心一意扑在云卷阁那些稀奇玩意的布置。对于所有人包括一些内部店员的好奇询问,她秉持着林蕊蕊的一再要求,神秘到底,守口如瓶。

    知道总共有哪些特殊小玩意的,只有她自己,而其余是每两个丫鬟,不不不,应该说女服务员负责学会一样的玩法,好用来教导顾客。

    这也是宁氏这辈子做得最认真的一件事,不过十来天,原本有些圆润的脸蛋,虽然不至于行如枯骨,但也消瘦了很多,当然,她双颊很红,看得出精气神非常好。

    第二十,服务员们终于精通了自己所负责的小游戏。

    这装饰得极尽奢华的阁楼正式挂上“云卷阁”牌匾,有关云卷阁的所有装潢都已经准备完毕。

    第二十当晚。

    宁氏睁着布满血丝的通红的双眼,看着一只纯白的信鸽降落,从它的腿上解下一张小纸条。在四前她便给林蕊蕊送达一切准备就绪的回信,且附上了这一段时间加班加点的工作内容,东西之多,耗费了五只军用信鸽以及每一只都让它们超载的况下,才飞过去。

    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

    宁氏带着紧张虔诚的心将其打开细看。

    纸条的内容很简单,先是简单的表扬了一下宁氏最近的工作业绩,又补充了一点内容,然后就说明可以开业了。

    “终于,终于要开始了呢!”宁氏不由得喃喃自语,“不过少主就是少主呢,我未想到的问题,少主这么快就给出了一个如此完美的答案。嗯,绝对不能辜负少主的信任啊。”

    很快,处长安有权有势的家族都接到了信封。

    信封里面有一张请帖,请帖做得非常精致,是烫金的花体字。还有一张VIP卡,当然,不同等级的达官贵人拿到卡是不一样的。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居然还注明必须带女眷!这,这像什么样子!”一个拿着信封的老头在家里咆哮着。

    “老爷,那,我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一位妖妖娆娆的小妾开口道。

    “……咳咳,这还是,嗯,给点面子还是要去的,”老头有些不甘不愿地咬牙切齿道。

    “那,那选我去吧老爷!”

    “老爷,还是带我去嘛……”

    “老爷,既然是那一位的邀请,带个妾室只怕是不合适吧,”稳坐高位的老夫人“嗑”地放下茶杯。

    ……

    类似的对话,在那些接到信封的家庭里此起彼伏。

    如果只是以自云卷阁或者林蕊蕊的名义,哪怕林蕊蕊是被予以厚望的新人,但是在那些老狐狸面前还是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当这个信封上面的名义用的是:荣王!

    荣王代表什么?

    玉面阎王。

    洛阳,不不不,应该是洛国不敢惹的头一号人物!

    以他的名义送来的帖子,哪怕是他的死敌也得给面子过来。

    不到两天的时间,就到了开张的子,卷云阁前面铺起一个长长的红色的鞭炮。

    洛国的百姓看着很新奇,想要就近围观,却被一大帮着小厮服的男子给拦住,不让过去。被拦着的人不高兴了,一个个嘀咕道:

    “从没见过这种酒楼,居然还把客人往外面赶的!”

    “不是号称宾至如归么?!怎么不让我们靠近那红色的长长串串?!”

    “就是就是,我儿子就喜欢这喜气的玩意,怎么就不让碰碰了!”

    ……

    老百姓们发出喧哗。

    应邀而来的达官贵人们坐在豪华的马车里,也不明白卷云阁为什么要在门口放几条这红色的东西,为什么要拦着不让百姓们靠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哐——”击锣的声音响起。

    一个管家打扮笑得和弥勒佛一样的中年男子走出来,走出来的瞬间就连连拱手鞠躬,不管是对什么人,都将礼仪做尽了。

    然后大声说道:“感谢各位!感谢各位今过来参加卷云阁的开张。今大酬宾,酒水一律免费!”

    “哦哦哦!”

    一律免费可是大手笔,这里不少人可是吃不起外食的穷困大众,能下次馆子是件了不起的事,本来他们还对被拦着有怨言,现在也不离开了,仔细打量着这富丽堂皇又明显看得出特异的云卷阁。

    期待着里面的美食。

    “那么!”中年男子伸起手,他看向四周。

    很快,两名小厮打扮的青年跑到了红鞭的一端,一手拿着打火石,双眼紧紧地盯着那红鞭,似是在盯着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他们的举动将旁边的民众都给逗笑了,一个个开玩笑道:

    “哟哟哟……这是哪里来的人啊,怎的这么胆小啊!”

    “那可不是蛇啊!”

    “儿子你得记得,以后可不能像叔叔们那样胆小”

    ……

    听到这话的两位小厮神色不变,心底却在不屑,哼,等你们这群土包子等会就会吓坏的。

    中年男子也没有搭理那些不和谐的音符,高高举起的手猛地向下一挥,说道:“放!”

    两位小厮仿佛是联系过很多次一般,打火石同时燃起,只见两条引线同时被点燃,下一秒,两位小厮以瞬雷不及掩耳盗铃捂住自己的耳朵且向后猛退。

    他们这犹如杂耍一样的举动,引起旁边的人窃笑的声音更大了。

    可下一秒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红鞭子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声响。

    “啊啊啊!救命啊!”

    “天罚啊!天罚啊!”

    “这是什么啊!太可怕了!”

    ……

    四周的人群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站在原地尖叫,胆子大一点的,半睁着眼偷看,胆子小一点彻底捂住耳朵蹲在地上。

    达官贵人那里也是一片慌乱,虽然他们隔得远一些,但这鞭炮的巨响还是惊动了那些马匹,不说马匹,连车夫都有些受惊,怎么不让马车有一些波折呢。

    “各位静一静!各位!”那中年男子心里在窃笑,让你们嘲笑我们,这可是我们神秘的东家弄出来的!哼,让你们轻视,被吓坏了吧!脸上却是一片淡定,“请不要慌张,此名为喜鞭,开张大吉的时候用来震慑牛鬼蛇神与宵小的,非常的吉利!”

    他不等听众还在理解这些意思,便继续道:“吉时已到!诸位,请入席。”

    原本拦着的黑衣小厮与家丁瞬间停止拦住的手。

    老百姓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心有余悸地看了一下满地的红纸,诶,这么看过去的话,确实满地一片红,喜庆得很,原本产生的一些恐惧就这么消散。

    又思起免费的号召,装着胆子走了进去。

    有一就有二。

    很快,招待平民的大厅已经人声鼎沸了。

    贵妇与贵客入门的方位不同,他们的入门前站着两排各十来个面带微笑的穿着统一襦裙的少女,一个个认真检查过他们手中的邀请函,然后根据VIP的等级,带着他们入住不同的包厢。

    因为一位权贵只附赠了一张或几张女眷卡,换言之只是给正妻、侧夫人或女儿的,而在这一夫多妻的年代,女人之间的战争总是很恐怖的,受宠的小妾们哪怕没有女眷卡,她们自认为凭借自家夫君的权位,想要混进去还不是很简单的事么。

    可这些没有女眷卡的统统被侍女礼貌地拦在外面,无论怎么威、撒泼耍赖都用,最后只得悻悻的离开。

    贵客与贵妇们通过曲折的走廊,刚刚进入各自的专属区域,便被眼前的美景给深深震撼。

    地上铺着一卷宽六米,贯穿整个走道的长长红地毯。大厅的正中央悬挂着一盏由几十盏由四面琉璃壁上绘着画的古灯交错拼起,犹如倒挂钻石形状一般,数十根蜡烛发出的亮光,加上这些琉璃灯罩的镜面反,整个大厅,被柔和的灯光笼罩显得十分亮堂。

    大厅四周摆放着古风古味的古董瓷瓶,以及一些名家作品,如骏马奔腾、鹰击长空等等。

    入目的中央是一个大圆台,此时一位着浅粉色长裙的少女,微微倾,左右手轻抚在案几上的古琴,弹奏着洛国耳熟能详的乐曲。

    不用侍女介绍也能明白,那个大圆盘是什么,大约是戏台子吧。

    大厅并没有摆放木质桌椅,恰恰相反,是一个个的小方形桌子,每个桌子都被两个四分之一圆的软绵蓬松用布匹与羊绒打造的坐具环绕,而坐具正前方,却无比奢侈的铺着一张张皮草,看样子是给贵妇们脚踩的。

    不少并不受宠的正妻眼角都在一阵阵的抽搐,这么好的皮毛啊,往常夫君都是奖赏给那些小人做皮袄领子的啊……

    在这里,居然,居然就是给我们踩脚的?!

    这种感觉……真是,真是不要太爽啊!

    这时,有一位贵妇好奇地摸了摸沙发,虽然她的行为受到同行贵妇们明面上的鄙视,可是心底却又想暗中知道,艾玛……快说说感觉到底怎么样啊!

    侍女许是看出大家的厢房,便建议这位贵妇坐了一下。

    贵妇刚刚坐下,下意识地一弹而起,差点惊呼而出,顿了顿,顶着众位有些嘲笑与无语的视线,她又一次坐了下去,这一坐下去,她脸上惊异的表变得舒缓,然后,然后似乎就没有起的打算了……

    原因无他,实在是太软,太舒服……

    这种强烈的感觉要如何形容呢?

    大概,如果这种沙发坐久了,就不会想回去坐那些干巴巴又硬邦邦的椅子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