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堂兄

    蜀城一处民房的二楼

    一位着月牙白披着围着黑熊皮袄的男子倚窗站着,静静地看着人来人往中一辆停顿的马车,修眉,挑凤眼,犹如深海般明亮的眼眸透出一分狠厉人的气势,鼻梁有些欧化高,更显得五官俊美硬。此人正是白沫。

    白沫挥挥手,一人迅速从旁边的影里冒出来,白沫有些冷冽的嗓音开口:“弄清楚马车去的方位没?”

    “回主上,一分为二,马车是往沧澜楼去的,”那人低声回答。

    “哼,我就知道……”这话白沫说得有些咬牙切齿,“确认林公子订的是沧澜楼?”

    “敢以项上人头担保,”那人说的落地有声。

    “很好,我先去白云楼会见一面,到时候记得让替过来,起码拖住一炷香时间,”白沫低声说完,脸上不知怎么的突然浮现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

    听到的下属嘴角齐齐抽了一下,主公!说到底,你不就是想要穿透大舅子的阻拦,与一位妙龄少女顺利会师吗?!有必要又是设计圈,又是打时间差,连替这么高级的东西的召唤出来了!现如今,居然脸上还露出这么痴傻的笑容吗!

    这是何等的无语,何等的让人——想掀桌啊!

    白沫完全没有听到自己下属的咆哮。

    他又看了一眼窗外,那辆马车正往沧澜楼驶去,人与人之间真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联系,有些人,见一面就觉得相看生厌,有些人,见一面却会将对方不知不觉的放在心底,一有空闲就会将两人的相处反反复复的回忆,直到再难割舍。

    “主公,林公子快到了,”片刻后,一位下属敲门说道。

    白沫这才从他的思绪中回神,想起林子璟快到了,起,刚刚迈出一步又突然停顿下来,这让后面追随白沫行走的下属们都是一个踉跄。

    “我,今衣冠正否?”白沫突然开口道。想到敷衍过林子璟后,意味着马上就可以见到林蕊蕊了,心有些激动。

    “……”所有的下属都是一脸被雷劈的表,好一会,才有人反应过来,颤抖着声音应道,“正。”

    “嗯,周颜色可无不妥?”白沫似是完全没有察觉旁人的表,他是真的在烦恼自己的衣服,毕竟是急急忙忙从外省市赶过来的,只匆匆梳洗换了一下外衣,现如今想起,换得委实是太匆忙了,没有好好挑一挑颜色,也不知衬不衬肤色……

    “……”白沫的下属脸皮都要抖烂了,一个个低头不敢说话。

    好在白沫也知道时间来不及,只是自言自语,没有继续挑战自己下属的神经,突然他看了一下旁边,说道:“对了,林久远呢?”

    影里似乎有人动了一下,一个沙哑的女低音开口:“林公子去见他妹妹了。”

    “……妹妹,么,”白沫蹙起的眉头平缓下来,转,径自离去。

    ……

    ……

    沧澜楼的小花园

    不论是假山上下,枯树左右,又或者是曲径通幽的走道,湖面,小桥,每一处可以安置东西的位置,或挂着,或摆放着可俏皮的灯笼。

    明明天色早已昏暗,可这挂满小灯笼的花园,却犹如白一般透亮。空气中扑面而来一股淡淡的油脂味,甜腻,倒也不难闻……

    空中的月亮就那么安安静静的挂着,通透的小花园格外安静,连鲤鱼偶尔蹦池的声音都听得见,与一墙之外的吵闹形成鲜明的对比,林蕊蕊行走在走廊,挥手让准备随行伺候的翠儿离开,慢慢的走着,累了,走到休憩处的小庭院,坐在铺着软垫的软榻上,正对面的案几摆放的是焦尾瑶琴,忽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味道。

    飘飘摇摇的小竹灯与湖面交辉相印,模模糊糊的,宛如世外仙境一般。

    殊不知,林蕊蕊这一幅宛若仙子的画面,被有心人尽收眼底。

    负重剑偷偷跑过来的林久远,远远望见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端坐于漫天星火之间,恍惚间,竟不知是人是仙……

    轻功飞起,慢慢的,踏雪无痕的轻轻靠近,只见对方着淡蓝色的绸面长裙,烛光下浅蓝色的缎面竟然有如浅海面般波光熠熠流光溢彩,袖口绣洁白的花边,前几丝云彩晕染,裹白色顶级狐皮,腰间用水蓝丝绸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洁净又显得形纤细柔弱,淡雅处又多出几分出尘的气质。

    如墨青丝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玉簪,几枚饱满又圆润的白色珍珠随意点缀发间,一两缕遗落的发丝从耳际垂下,衬着那如玉面容,尤其是眉间唇畔的气韵,越发显得姿芝兰风雅,宛如谪仙……

    少女合上双眸,静静的坐那儿,前放了一把造型独特的古琴,通体乌黑,尾部犹如烧焦过一般焦黑,弦上倒是覆着了一层金芒。

    果然,这是两年未见的堂妹,只一眼,林久远便确定了。

    单单那绝美的外貌,除了堂妹,还能有谁呢……

    两年未见,堂妹越发脱俗出尘,越发让他心动难耐……

    “蕊儿妹妹,”淡淡的嗓音在从假山后传过来,声音带着一分颤抖的低哑,“真是好久不见了。”

    坐在亭中等候大哥的林蕊蕊一愣,缓缓睁开眼睛,侧过,瞧见一位负重剑的青年走过来。

    来人有一张俊逸的脸庞,长而直的浓眉,笔的鼻梁,一双极度深邃的眸子,当它注视着你的时候,深的同时似乎隐隐含着忧郁,消瘦下颚长着一些青黑色的小杂胡,由里而外的散发着一股吸引人的成熟男人的魅力。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具男魅力的男人。哪怕着简陋无比的道袍,也无法掩盖其中的气质……

    等等,道袍?!

    还有负重剑?!

    再细细一看,林蕊蕊终于察觉这人是谁了,这不就是和无涯道长一起过来的一位道长么,只不过一直半低着头不说话,当时“斗法”的况也没人介绍他,所以才一直没有留意他的长相。

    可看他对自己的态度,居然还是熟人?!

    等等……他对林子墨份的自己很陌生,似乎也不奇怪林子墨不认识他,可对待林蕊蕊确是一副“许久未见甚是想念”的模样,莫非是陵城熟悉的人?!

    可这也不太对啊,当初在陵城的时候,为了不穿帮,她可是从翠儿那里旁敲侧击的将所有原认识的人都问了一遍,没有这人的介绍啊……而且昨在院子里“斗法”的时候,大哥林子璟分明也站在那里啊,可他没上前搭话啊……若真是陵城的熟人话,没道理不认识林子璟吧。

    越想越觉得有些困惑。

    而从林久远的视线中便是,林蕊蕊听闻他的话后,如墨星辰的猫眼仅仅是静静地瞥了他一眼,便不再搭理。

    “蕊儿妹妹,可是不喜这琴?莫非不是当年的焦尾瑶琴?”林久远硬地站在那里,因林蕊蕊的不搭理而面容有些苍白,他握了握拳头,心里有些不安,莫非他好不容易找来焦尾瑶琴,又想尽办法用“卖”的方式送到林子璟手上,却找了一个假货?!

    “并非如此,”好一会儿,清澈犹如低音奏起的嗓音悠悠的响起,“不过是惫懒罢了。”

    惫懒?!

    ……这是真的?还是为了躲开他而找的借口?

    林久远愣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心底突然浮现出一丝丝的笑意,蕊儿妹妹两年不见,似是更加有趣了。

    思及此,林久远开口道:“古话说得好,中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不知我后可有耳福?”

    这话听着颇有些轻浮,奈何说话的人确实一副认真到不行的模样,你还真没法立马心生恶感。

    林蕊蕊越发有些好奇原与这人的关系了,不过蕊儿妹妹,这称呼也有些太亲密了吧,便冷声摇头道:“妹妹什么的……道长委实太过。”

    这话林蕊蕊觉得正常,可听在林久远的耳朵里却犹如五雷轰顶一般,林久远是林蕊蕊这人的真堂兄,有血缘关系的那种。他家里落败得比林蕊蕊家更早,小时候受了窦公主很多照顾,与林蕊蕊是青梅竹马长大的。

    林蕊蕊这人从小就长得姝丽,鹤立鸡群,小姑娘们都不太和她玩耍,而林久远因为家道中落,也没什么朋友,两人一来二往的就玩在一起了,林久远早早就学会看亲戚脸色,看惯了别人的冷脸,所以对这个一直对他一视同仁的妹妹最有好感。

    原本吧,他对林蕊蕊还只能说得上是极端的妹控。可自从林蕊蕊的父母相继离世,林蕊蕊痴恋上她的未婚夫,而她的未婚夫又嫉妒两人的关系从中挑拨导致林蕊蕊对林久远不假辞色后,林久远对林蕊蕊的态度就从妹控,变成占有,甚至扭曲成的极端独占

    若不是被林子璟偶尔间察觉到一点而发出警告,只怕林久远也不会痛苦的背井离乡,发誓要闯出一番天地。

    伪装成道长是为了任务,可没想到居然会得知林蕊蕊的消息,这才让苦熬两年多的他坐不住了,偷偷跑过来见面。

    可林蕊蕊刚刚那一句“不妥当”“不是妹妹”“道长”的话,真的让林久远有些惶恐,蕊儿妹妹莫非是从林子璟那里知道些什么了吗?还是说,她只是单纯的生气自己的不告而别呢……

    心里思绪繁多,林久远却依旧面不改色,他大步上前,一拂宽大的道袍,盘膝坐在林蕊蕊的对面,清冷的嗓音缓缓道:“蕊儿妹妹,这焦尾瑶琴,我还记得当年婶娘奏起时,万鸟来朝的景象。自赎回来后,这琴便再未奏响过,只因我觉得……。”

    林蕊蕊闻言抬眸望他,冷冷清清的猫眼双眸没有一丝绪,但林久远就是知道对方确实在认真听他讲话。

    “……唯独你……你们家人方可奏起。”林久远深水的双眸静静的凝视望着林蕊蕊,眼神似是什么都没有又似乎蕴含了汹涌的感

    林蕊蕊依旧保持着面无表,心里却是越加疑惑了,这人到底是谁啊,听着好像与我很熟悉一般,婶娘什么的,应该是亲戚才会有的称呼吧,但他又是一副暧昧渴望的样子。

    她定定地看了对方良久,方才敛眸,素手拨弄了一下琴弦,“叮叮咚咚”回声响彻花园,颇有意境。嗓音清透蕴着若有似无的叹息:“奏琴,唯有诚,现心不诚,唯感悟矣……”

    终于想出这么富有哲理又有些装的答案,能够逃脱弹琴这么高端的任务,林蕊蕊默默地给自己点个赞,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单手轻轻拂过琴面,又是一曲无乐曲,袖卷冷风,气韵油然而生。

    林久远脸上满是信服,深觉林蕊蕊不愧是婶娘的孩子,琴艺入骨,风骨傲然。全然不知林蕊蕊不过是因为不会奏古琴,才会给出这样的理由。

    而小花园外,一个急匆匆赶来的男人,正面色铁青冷冷地盯着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