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梦醒

    “夫人,我觉得这个,还是让我带在上吧,”刘煜觉得这个钗有点邪乎,本来按他的格,觉得不够好的就要毁掉……咦,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戾了?!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就是这个钗确实很诡异,他舍不得让自己的夫人与威胁相伴。

    “这……”林蕊蕊迟疑了。

    “夫人不是说它保平安么,”刘煜连忙将凤尾钗拿在手中,然后看向林蕊蕊,“而且带着它,就仿佛能将夫人放在心头上一般。”

    林蕊蕊脸色微微有些红:“……油嘴滑舌。”

    忽的,她又似想起什么般,开口道:“夫君,若是我没拿出这钗,夫君就没将我放在心头上咯。”

    刘煜脸上一僵,连忙道:“不不不……”

    林蕊蕊俏的笑了一声,也不再打趣自己的夫君,闭着眼睛,享受刘煜几乎每早晨都会做的事,绾发,突然低声担忧道:“夫君,这次叛军来势汹汹,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我会守护你生生世世!”

    刘煜在认真的绾发,眼神突然深邃起来,余光看着摆在梳妆台上一闪闪的凤尾钗,神色莫名,眼中闪过一丝书生绝对不会有的霸气与戾气。

    “嗯,”林蕊蕊甜蜜微微额首。

    两个月后,林蕊蕊已经进入预产倒计一个月。

    隆城已经岌岌可危,刘煜已经两个月几乎没有回过家,每次都是匆匆过来看一眼,然后匆匆离开。

    “不好了,少夫人!城破了,城破了!”一个小厮突然满良惊恐地冲进来喊道。

    “喊什么喊!吓到夫人怎么办!”突然,一声暴喝低低响起。

    林蕊蕊还来不及慌张,就听见了魂回梦绕的声音。

    果然,顺着声音望去,一个着银色软甲的男子,正向着这边迈开步伐,往常妖孽的外貌许是染上血腥的原因,生生造出肃杀狰狞的气氛!

    偏偏林蕊蕊是孕妇,差点就被这血腥味给熏吐了。

    “夫人,夫人,”刘煜从外面匆匆赶回来,城几乎算破了,三千对五万,以弱胜强终究还是失败了,他放弃了将军的建议,不愿意随着败军逃亡到京都,而是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中,与自己的心夫人在一起,“夫人你没事吧。”

    “没,没事的,”林蕊蕊很快就适应过来。

    刘煜扶着林蕊蕊,歉疚道:“夫人,连累……”

    “嘘——有时间说这个,不如我们赶紧走吧!”林蕊蕊捂住刘煜的嘴,不让他说出歉疚的话语。

    “嗯,夫人,”刘煜看出林蕊蕊眼底的坚定,不管怎么样,同生共死。

    他感动的同时,又隐隐觉得有些焦躁!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么被动的,被杀得落荒而逃的不应该是我……

    那么,到底应该是如何,我又忘记了什么……

    “夫君,你个呆子,又走神了,”林蕊蕊有些无奈地点点刘煜的脑袋,暗忖,自从发现凤尾钗后,夫君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偶尔眼中还会闪过一抹奇异的亮芒,甚至让她隐隐觉得有些陌生,可下一秒,夫君又恢复成那个体贴温柔笑的夫君。

    “嗯,我们走吧,”刘煜扶着着大肚子的林蕊蕊,与一行十几个小厮一起,坐上了早在一个月前就准备好的马车。

    很快,两辆马车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城外突围而去。

    林蕊蕊正陷入甜蜜中,背靠着刘煜,时不时享受一下送入口中的甜蜜果脯。

    刘煜一边认真温柔宠溺地看着林蕊蕊,但他眼底是不容忽视的担忧,只不过每每在林蕊蕊看过来的时候,他将忧愁都掩了过去。

    这时,平稳快速的马车突然猛地一抖。

    好在这辆逃生马车是早早就准备好的,里面每一个菱角,甚至每一个地面都铺着厚厚的毛茸茸的毯子,这才没让林蕊蕊撞到。

    “怎么回事!”刘煜沉声道。心底也有了不好的预感。

    “主,主家!兵,官兵追来了!”一个驾驭马车的小厮突然掀开一半车帘恐惧地喊道。

    “闭嘴!”刘煜低喝,看着小厮一抖,然后强调,“非是官兵,而是逆贼,贼子!”

    “是,是是……他们,他们就在不远处!”小厮有些手抖地开口。

    刘煜拨开一点车帘,不远处,一个小山坡处,一大波的敌兵正向着这边走来,好在没什么骑兵。大概只有十五人的骑兵小队。

    领头的骑兵突然扭头,然后猛地勒马,整个马都对准了这边。

    不好,被发现了!

    “快逃!”刘煜喊道,“以最快的速度!”

    在梦境中的刘煜和林蕊蕊都是凡人,面对这种状况,只能选择逃走了。

    “护送主家,夫人先走!”一个驾马的小厮喊着,“我们先挡着!”

    “驾!”马鞭一抽,七八个小厮响应号召,冲着敌军奔跑起来。

    “敌袭!”一直哨兵喊着。

    很快,十五个骑兵呼啸而来,小厮毕竟没有受过训练,这简直就是单方面的大猎杀。

    “快,快!”驾车的小厮不敢听后面的惨叫,恐惧道。

    “夫君,这里怎么会有敌兵?”林蕊蕊惊慌。

    “别怕,有我,”刘煜按耐住心底的骄傲与不安。

    “啊!”又是一个小厮的惨叫声传来,扭头望去,原来是一个骑兵跑得快追了过来,将小厮的口一枪洞穿。

    “轰,”恰在这时,马车不幸撞到了附近的大石,上了车轴,停了下来。

    刘煜考察了一下附近,左边走是宽阔的草坪,右边是山林崎岖,后追着的又是骑兵,想了想,虽然都是骑兵的天下但山林那边貌似好一点。

    刘煜一把抱起林蕊蕊,冲出马车。

    “主家,夫人,快走!”剩余的两三个小厮没有逃跑,而是尽了最后的本分,拖住了一个骑兵。

    死亡的影笼罩着二人,刘煜在山林中快速奔逃,但上抱着一个人,所以喘息声非常大,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夫君,夫君,怎么会这样!”林蕊蕊吓得眼泪汪汪,“夫君,夫君你放下我吧,我拖累……”

    “嘘,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别怕,我还在,”刘煜心里很慌张,但也不忘鼓励妻。

    敌军的嘲笑与叫嚣声就在不远处。

    一步步进。

    “不,敌兵太多了,放下我吧,要不然你也会拖累死的,夫君!”林蕊蕊终是哭了下来,“夫君,放下我吧,呜呜……”

    “闭嘴!”刘煜忽然一喝。

    梦境中的刘煜份是书生,样貌妖孽无双,格狡诈,但面对林蕊蕊时是绝对的忠犬温厚,可刚刚拿一下,他的格分明变得无比霸道暴戾。

    “唔,”林蕊蕊都被这一声低喝给怔住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觉得害怕或者抵触,反而有一种,啊,这样的语气才对嘛……的感觉。

    “夫君,那有个山洞,我们快进去,”林蕊蕊突发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叫道。

    “好,”刘煜抱着林蕊蕊快速走入洞中。

    刚刚踏进去,两人的心脏同时咯噔了一下,曲曲折折的进来,没想到会是一个如此巨大的内洞,空空的,不知从何处蹿来的一束束天光,隐隐的,似是还有潺潺流水声,宛如天籁。

    总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刘煜将林蕊蕊抱着放在一块大石之上。

    “搜!”外面的骑兵的声音传来,“给我搜!我就不信能躲在哪里!”

    “夫君,看来凶多吉少,”林蕊蕊担忧地看着刘煜。

    “别怕,这里地势特殊,最多同时两人进来,”刘煜此刻异常镇定地分析,“到时候,还能有一搏!”

    “夫君,你还是先走吧,找找有没有别的出口,快点离开这,”林蕊蕊面无血色道。

    “荒谬,我答应过你的!我要守你一生一世的,我就抱着你走!”刘煜顿时喝道。

    “不,抱着我,你哪里也逃不掉,”林蕊蕊急切道。

    “你想让我一人走?”刘煜紧紧地盯着林蕊蕊的眼睛。

    林蕊蕊深地看着刘煜,点头:“夫君无事便好。”

    刘煜盯着林蕊蕊兮,忽然仰头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眸闪过一丝欣慰的微笑:“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我虽是文弱书生,但也……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刘煜定定地看着林蕊蕊。

    “夫君?”林蕊蕊疑惑地看着刘煜。

    刘煜眼中反而涌现出一股坚定,仿佛下定了何等决心一般,俯,紧紧的抱住林蕊蕊,狠狠地吻住,不,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的撕咬。

    吻得林蕊蕊差点窒息。

    也让她的恐惧微微褪去一些。

    刘煜死死地盯着林蕊蕊:“要记住,你生生世世只是我刘煜一个人的,我死后,也只能祭奠我!”

    林蕊蕊先是一愣,然后就见刘煜从旁抽出一把短刀。

    “夫君,你这是?”林蕊蕊心有不安地看着刘煜道。

    “我发过誓,要守护你一生一世,”刘煜深地看着林蕊蕊,“所以,外面的畜生!都得死!”眼中露出几乎从未出现过的凶狠。

    “不,夫君你只是书生啊,万万出去不得!”林蕊蕊焦急道。

    刘煜摸了摸林蕊蕊的脑袋,低头,亲昵地用鼻尖一点点滑过林蕊蕊光洁的脸庞,下一秒,他猛地一击,将林蕊蕊打昏,然后将林蕊蕊公主抱起,放到一块略宽大的石板上,又脱下上的一件外衣细致的披上,虽略奇怪自己能一招找准位的同时,但在听到外面风声鹤唳的叫嚣后,刘煜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坚定。

    “我的女人终归由我来守护,杀不了他们,起码能引开!”刘煜说完,又拿起那支一直让他觉得心很奇怪的凤尾钗,上面却闪烁着红光。

    一闪一闪的,不但不觉得美丽反而很是诡异。

    “怎么会这样?”刘煜奇怪地看着凤尾钗,一根钗怎么可能发光,而且这是一支纯金色的钗啊,怎么会发红光呢?!这真的是可以保平安的钗吗?!

    但这钗从第一次见面就给予自己的熟悉感又是什么?

    保平安,凤尾钗!刘煜在脑中不停地思索着,似是要想起什么,却又被一层层白雾盖住了真相,找不到真正的缘由。

    “到底是什么?有点印象却怎么会想不起来?”刘煜皱眉拼命想着,“我可是当朝状元啊!记忆力不可能那么差啊!当初考……”

    等等,当初考,考什么来着?!不对啊,这不就是一年前的事么,考完状元衣锦还乡,娶妻,可为何当初考状元时候的试题却忘记了……对了,主考官又是谁?!同乡又有何人?!

    刘煜越想越发现自己的记忆里有很多漏洞,仿佛是一些一点就破的虚假借口。

    “宝藏!”刘煜猛地抬头,眼中乍现出一屡精光。

    下一秒,大量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快速冲击着刘煜的脑海。随着记忆越来越多,刘煜脸上平和的犹如儒生一般的淡笑消去,渐渐的,浑厚的暗沉的霸气随着他的衣摆慢慢飘起,眼底暴戾的气息以极度嚣张在涌现。

    “好,很好,”刘煜低沉的嗓音轻起,“好一株惑!”

    惑:上古四大传奇植物之一,传说惑花能认主,但它认主的步骤比较奇葩,没有认主的时候永远是草种的样子,只有当具有强烈感的人用全部的鲜血浇灌它,它才能开花认主,伺候,一旦它附近出现符合主人临死前强烈感的人出现,诸如亲(父子妇女)、友(至交好友)和(互有好感或单方面好感的人)等等,就会开启考验模式。

    闻到花香的人会自动陷入沉睡,然后一起进入由“惑”所构造的,曾经属于它的主人发生过的世界去体验,若是不能在体验中找到一抹契机,自己清醒过来,那么就会一直一直的沉睡,直到死亡,可谓是极其的霸道!

    正因为能自主清醒的人太少太少,惑,又被称为,当世之毒花!

    刘煜长呼口气,好似整个人重新活过来了一样,都舒畅了很多,真没想到契机会是凤尾钗。

    他现在也不急着出去消灭追兵了,一旦记忆都恢复,实力自然也恢复,区区几百凡夫俗子而已,算不上威胁。他重新走到昏睡在石板上的林蕊蕊。

    “下手太重了,”刘煜不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坐到沉睡的林蕊蕊旁,经历过这样的梦境,再次看向林蕊蕊的心非常复杂,梦境中的两人是贴心人,可梦境外的两人,确是一个求而不得一个避之不及。

    “真是……难怪会有那么多人死在惑手下,”刘煜感慨,美梦太过美好,心智坚定如他都舍不得离开,更何况其余人。而且……

    他低头,单手,有些颤抖地附上林蕊蕊的腹部。

    这是,这里可是他的孩儿啊,若是梦醒的话就没有的孩儿了……

    刘煜的眼中复杂一闪而过。

    突然,外面传来嬉皮笑脸的嘈杂声,一个兵士大大咧咧地吼着:“大人!快看这里,这里有碎布!那些人定是躲在这里面了!大人,小的愿意先行替大人效劳!”

    “你这混小子,不过是一对文弱书生,去吧去吧!我们就在外面候着!”

    “诶!”那兵士溜须拍马自有一,赶紧就冲了进去。

    那想要立功的士兵已冲进来,果然瞧见一着儒袍的男子正坐在石板上抚摸一位躺着的夫人的脸,虽然只是侧着脸,但这对夫妻完美俊俏的模样,还是让这位士兵好好的愣了愣。

    楞完之后,突然笑了一下,大步走过去:“哈哈,先让我爽爽再……”

    话音未落,下一秒,这名士兵的体就僵住,紧接着,鲜血从脖颈处喷出,体与脑袋分家,利落地倒在地上。

    刘煜周的气息无比冷凝黑暗。

    石窟外面

    一直骑着马,插科打诨的兵士们,突然瞧见一个黑影从山缝里走出来,一个笑道:“哎呀,你速度也太慢了吧!莫非是看到了美貌的夫人……所以……”

    这人一边说着,旁边不少骑兵跟着起哄。

    “你们……”那黑影低沉磁的嗓音缓缓响起。

    众人一愣,下一秒,只觉得整个天似乎变得更加暗沉,狂风突然一下刮了起来,刮起无数的小树枝与沙土扑向士兵,骑兵们一个个捂住眼睛口鼻,嘴里骂骂咧咧,而他们下的马匹仿佛被什么惊到了一样,一直“屡屡”的叫唤不停,体一直向后退,若不是骑兵不停地勒住缰绳,只怕下一秒,马都要跑干净了。

    “混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勉强说出这句话的骑兵,下一秒就被灰尘呛得不停地咳嗽。

    “……都得死,”幽幽的宛如从地狱深处发出的声音,宛如是锁魂的最后呼唤。

    下一秒,风似乎突然一下停了,飘的叶子定在空中,马匹抬起前腿不动,时间仿佛被静止一般。

    一个着儒袍的男子,拿起一把短刀,凌冽的泛着白光的剑气从刀刃喷而出,他步伐轻松宛如艺术一般在众骑兵里穿插行走,手腕随着波动而挥舞,脸上一片漠然。

    下一秒,风又开始吹动,叶子在空中打着卷,马匹继续嘶鸣。

    可那坐在马匹上的骑兵。

    “砰砰砰——”

    鲜血几乎同时从他们的躯体中爆发溅出来。

    下一秒,几十具尸体重重地倒在地上,惊慌的马匹一个个嘶鸣着,掉头就跑。

    刘煜神色冷漠地收短刀,转,一步步走向洞窟。

    刚进去,就看见原本被打晕的林蕊蕊已经捂着脖子坐了起来,奇怪,按道理说起码能晕个一天啊……等等,惑虽能入梦,而且能篡改记忆改变份,但体的潜意识还是存在的,在遭受打击后能恢复得很快也不奇怪。

    “夫君,你没事吧?”林蕊蕊捂着后脑勺,在看见刘煜的时候扑了过来,“你怎么敢,怎么敢抛下我……”

    刘煜看向林蕊蕊,直直的,深邃的。

    “夫君,你怎么了?为何这般看着我……可,可是受伤了?”林蕊蕊看着不同以往的夫君竟是有些害怕。

    见到林蕊蕊的神色,刘煜赶紧努力将自己的面部表柔和下来,也许是有了这段时间相处的记忆,肌放松下来竟是一点也不难,顿了顿,唤道:“蕊蕊?”

    “夫君,你,你是不是生气了!”林蕊蕊大惊,“为何不唤夫人?”

    刘煜心里一动,突然说道:“你希望我唤你蕊蕊,还是夫人?”

    “当,当然是夫人啦!”

    “承诺一辈子?”

    “哎……夫君太坏了,自,自然是一辈子呀,”林蕊蕊害羞捂脸。

    刘煜脸上闪过一抹满意的神色,然后将一块小玉佩项链,系在林蕊蕊的脖颈,低头道:“这样,也不怕你醒了不认账了!”

    “夫君,你说的为何我不懂?”林蕊蕊奇道。

    “乖,交给我好了,”刘煜安慰着,紧紧地抱住林蕊蕊,迟疑片刻,将凤尾钗扭开,果不其然又见到红光闪烁,“蕊蕊,醒过来!”

    林蕊蕊一愣,神色猛地恍惚了一下,双眼无神,片刻后,她抬眼,神色复杂地呢喃:“刘公子!”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