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失血过多

    白虎撒完毕,然后重新站起,闲庭漫步一般走到金雕正前方,“嗷”了一声,似是嘲笑地冲金雕甩了一个响鼻。

    “咻咻——”金雕气急败坏,左边翅膀纹丝不动,因为林蕊蕊就坐在它的左边,右边的翅膀展开,奋力地向着后面白虎的位置挥去。

    好在一个暗卫及时察觉了金雕的举动,飞速下来将饶有兴趣看着金雕的牛老带走,这才让他免去被一翅膀打晕的后果。

    牛老倒也不生气,反而似是感慨道:“真是有意思的聪明宠物!”

    暗卫听了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牛老,你还真是不怕死的典范。

    “嗷呜奥——”白虎轻描淡写地躲过一击,然后用挑衅的眼神看了金雕被卡着的爪子一眼,甩了一下尾巴,拽得二五八万似得。

    “咻——”金雕气急败坏地冲它一仰头,在发现自己打不到白虎后,猛地停止动作。

    金雕扭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林蕊蕊,“咻咻”宛如被弃小鸟一般的发出声音。

    林蕊蕊忍住喷笑,一手覆盖在凑到她边的白虎眼睛上,然后对旁边的暗卫招招手,说道:“来,将它的爪子提出来!”

    暗卫迟疑片刻,他可是看过以前一旦有人靠近金雕或者白虎一米,就会遭遇惨无人睹的撕咬打击啊!但林蕊蕊的话又不能不听!叹息一口气,暗暗祈祷金雕足够听林蕊蕊的话,靠了过去。

    金雕横了他眼。

    暗卫心里一颤,但见金雕没有攻击的动作后,鼓足勇气,一手握在金雕被看卡主的爪子上,一手运气,“啪——”将那棋盘毁得更加彻底。

    “咻咻——”金雕在爪子被解放的瞬间,顿时一翅膀将暗卫掀开。

    好在它注意了力道,没有将对方弄死。

    “咳咳咳——”暗卫虽然及时闪开了一些,但还是被飞扬的灰尘弄得有些咳嗽。

    他看向金雕,却发现这只能一翅膀闪开成年壮汉的金雕,化作小儿态,抵着脑袋,不停地蹭蹭林蕊蕊,嘴里还“咻咻咻——”时不时眨巴着水润润圆滚滚的大眼睛,似乎在诉说着委屈。

    暗卫抽搐着脸:“……”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传来杂乱的声音,没一会儿,就听见一个人的暴喝声,外面又械斗了一番后,一个满灰尘的大汉突然冲了进来,抬眼怒目道:“谁是林神医!”进来的人年约四十,头戴三叉束发紫金的冠,披兽面吞头连环铠,后红锦百花袍正迎风飘着,只不过他目前的造型看上去有些惨烈,铠甲上黑一块红一块,左臂上一道两寸长的口子正汩汩地冒血。

    一声暴喝,吓得在场众人又是一愣一愣的。

    不过这可不包括刘煜、晁诺以及萌宠们,晁诺上前一步,将林蕊蕊的位置挡住,金雕“咻——”的厉声一叫,半蓬松开翅膀,“嗷呜”白虎紧紧地锁定来人,很显然,来人后浓浓的煞气引起这些护主动物的警觉。

    刘煜轻轻一挥手,突然下来十来个暗卫,站成包围的架势。

    “哼,”谁知那男子一点也不慌张,而是冷冷地瞥了这里一群人一眼,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一脸淡定的林蕊蕊上,瞳孔猛地一缩,似是惊疑,忽的感慨,“难怪是林……林神医?”随是疑问的语气,但怎么看都像是已经笃定。

    晁诺单手握在侧的刀上。

    金雕与白虎被男子爆发出来的强烈气势惊得同时一跃而起,两只萌宠之间闹归闹,但是在保护林蕊蕊的时候,它们还是非常乖巧的一致对外,也许是打架打多了,一起出击的时候,配合度居然相当的完美。

    那男子面不改色,一拳就挥向白虎,速度太快,白虎虽然很厉害地躲开一半,但依旧被另外一半的力量打得体倒退,金雕发现敌手很不好惹后,巧妙的一个滑翔,躲开男子藏在暗中的一个肘击,然后大鹏展翅,金色的翅膀挥舞间似是想将男子的脑门给削掉。

    却见男子冷笑一声,微微向旁边闪了一步,左手猛地抽搐一柄长枪,速度极快的格挡,挡住了翅膀,然后长矛向下,直接用长枪的柄向着金雕接二连三的打去,猝不及防下,金雕被打痛了“咻咻”两声,不过并没受伤,展翅飞远,眼神尖锐地盯着男子。

    “嗷呜,”白虎走过来,先是嘲笑般对金雕摇摇头,然后也盯向男子。

    一金雕一白虎的气势猛地一下拔高了将近一倍,看来,它们似乎是打算认真了。

    那男子的眼眸变得凝重,突然,他开口道:“荣王下,算李某欠一个人!”

    刘煜眼眸加深。

    大黑眼中略有惊喜闪过,站在这里的可是有战神之称的第一霸王!不同于林将军与苏将军镇守西北,这位战神镇守的是南边疆域,南疆是个很奇怪的地方,温顺民众的比洛国百姓还要温顺,可凶残的却比西北匈奴女真族更加凶残,加上南疆这边古老的森林遍布,实在是不利于大军开战。之所以南疆现在处于平稳状态,就是因为有战神这么一位老将镇守,无人敢犯。

    而这样的将军,还是当今陛下曾经的侍读,最信任的人之一,也是最中坚的保皇党。

    若是能拉拢这样的人物,不,不一定要拉拢,只要让他稍微偏向这边一点都是莫大的好处。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大黑期待地看着刘煜。

    刘煜淡淡的近乎于无的声音响起:“不需要。”

    大黑差点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上。

    李将军却没有就此让步,而是冷声道:“那就得罪了!”话音刚落,他的手直直地伸向林蕊蕊。

    反应最快的是刘煜,内力运起,只见他周燃起强大的气势,澎湃的气势带出骇人的高温,黑色镶着红编的衣摆无风自动,冷淡的脸上变成冷酷,他拔短剑,没有起手式,直接冲着李将军就是拔刀斩,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留,也没有任何胆怯。

    李将军一个皱眉,闪躲开这一击,而被躲开的刀气直接落在了墙壁上,轰垮了一道墙壁,坍塌墙壁附近的人吓得瑟瑟发抖,但是没有任何一人敢发出声音,理由很简单,谁都担心被暴戾中的刘煜迁怒,毕竟这种事有过前例!

    而李将军上的气势也随之爆发出来,强烈的杀气弥漫整个空间:“竖子!老夫不过是借大夫。尔敢耽搁!”

    就在两方似乎要火拼起来的时候,林蕊蕊看着这有些混乱的现状,无奈扶额,说道:“救人对吗?!”

    林蕊蕊的声音仿佛是一剂镇定剂,刘煜稳定不少,李将军也不是为了打架而来,硬着声音说道:“是的!”

    林蕊蕊上前走了几步,在一众人疑惑的目光下,看向李将军:“你受伤了,让我先包扎!”

    说完,不顾众人呆愣的表,直接扯向李将军,李将军先是反的想要躲开,但是在看到林蕊蕊认真的面庞的时候,神又是一个恍惚,这下就被林蕊蕊抓了个正着。

    林蕊蕊从医药包里拿出络合碘,纱布,镊子,还有止血药等,首先用小刀将伤口附近的布块剪掉,然后拿着消毒过的镊子夹出里面一些稍大的颗粒灰渣,紧接着用络合碘对着伤口一个劲的冲洗,拿出止血药给李将军涂上,这止血药药效非常的强悍,在林蕊蕊找出小刀开始裁剪纱布的时候,李将军用他锐利惊人的视力发誓,伤口看着看着就止血了!

    “咦!”正当他诧异的时候,林蕊蕊已经将裁剪好的纱布拿过来,刚想给李将军包扎时,却听见李将军说:“我好了,别管老夫,随我来!”

    林蕊蕊白了他一眼,自从答应青岩那个“解救戒灵”的事后,功德值经常是哗啦哗啦的消失弥补那个大黑洞,现在正是功德值紧缺的时候,能捞一点是一点啊!

    于是以非常熟练的速度将李将军臂膀绑上两圈,打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走吧!”林蕊蕊这才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李将军。

    李将军突然哈哈干笑,心里暗自嘀咕着:不愧是霸道窦公主的儿子啊,格还真是像啊……

    遂,他带头向着外面走去。

    林蕊蕊紧随其后。

    李信毅的步伐很快,来到隔壁的一处民宅,里面满满当当的站着十来个伤员,一个个的伤势都不必李将军李信毅轻,他们多是拍着队,队伍的尽头是一名军医在给他们包扎。

    李信毅看到那名正努力包扎的军医后,非但没有开心,反而很是愤怒地大力走过去怒吼道:“是谁!是谁说你可以出来的!”

    军医紧张地看着李信毅,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护短的将军这么对自己,委屈的同时又毅然决然地对吼道:“是!里面的是兄弟!可外面的也是兄弟!里面的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不能让外面的兄弟也……也走上那条路。”说到最后,军医的眼圈红红的,声音哽咽起来。

    “格老子的……”李信毅眼中闪过一抹烦躁,猛地松开手,军医半跌在地上,旁边一个刚刚被军医包扎过的士兵走过来将失魂落魄的军医浮起来,“……林神医!”

    李信毅将目光看向林蕊蕊。

    林蕊蕊面色凝重,说道:“我不敢保证,先让我看病人!”

    “好好,”李信毅连忙带着林蕊蕊往屋子里面走去。

    林蕊蕊直接扒开躺在上伤患的衣服,那位青年很惨,上依稀中了释义刀,有深有浅,好在这位青年也是老兵,中刀的时候都可以避过了要害,否则的话早就死了,根本支撑不了李信毅求救。

    又掀了掀病患的眼皮,摸了一下脉搏与体温,脸上血色很少,嘴唇发青,又陷入了昏迷。

    “失血过多,休克啊,”林蕊蕊呢喃道。

    “休,休克?”李信毅没听懂这种专业术语,只是来回在后面踱步转圈,“林神医,义子可还有救?”

    失血过多,并不是很可怕的病,只要补充上血液,没并发症,事后多吃点补血的含铁的视频,体好的三周就能彻底恢复,怎么可能没救?!

    林蕊蕊回头对李信毅开口道:“有救的!”

    “有,有救?!”李信毅大喜,大喜之后是小小的怀疑,毕竟之前的那位军医也是一把老手,也有过神医之称,基本他断定死亡的就没有活过来的,“真的?”

    “真的,”林蕊蕊点点头,不管怎么说,伤口这么多,还有一些伤口很深简单的包扎是止不了血的。

    思及此,林蕊蕊赶紧开启空间里的“医检”与“药析”两大辅助做手术的法宝。

    从随携带的药包里面拿出小手术所需要的东西,一次,小刀,镊子,针,线,纱布,络合碘等等,虽然患者已经昏迷,但林蕊蕊还是拿出金针扎在患者的几个麻上,以防患者突然颤抖影响手术。

    “九转金针!”因为听说面嫩的林蕊蕊是大夫,不放心,也跟着进来的军医在看见林蕊蕊那一手的金针功夫后,脸上原本怀疑的神色变成了震惊,此等神术还只有一命神医那一层次的人才会有啊!如今看到一个不过双十年华的少年使用出来,这种震撼无异于发现自己相处多年的夫人突然变成了一个男人!这也让他将原本想要制止的话噎了回去。

    林蕊蕊没有搭理后满脸震惊的军医,她将病患的衣服又拉开了一点,取出缝合针在酒精里消毒,然后拿着络合碘直接冲洗伤口,再拿镊子夹着药棉涂抹在伤口,避免二次感染。见伤口清洗完毕,将缝合针上丝线,起手,在一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林蕊蕊给病患缝合伤口。

    旁边军医又是一愣,这种缝衣服一般缝合伤口的事,闻所未闻,刚想制止,就听见林蕊蕊的声音:“你是军医对吧!”

    “是!”军医诧异点头。

    “好好学着点,以后如果再看到这样的外伤,不要慌慌张张的不会救,啧啧……多轻的伤,结果现在都导致人都休克了,喏,用络合碘或者酒精清洗干净,针进行消毒,再穿针将伤口缝起来,有利于伤口合好,对了,记得这线得用羊肠线,知道什么是羊肠线么,就是把羊的肠衣割下来,晒干后烈酒浸泡,就行了。”

    “哦,哦,”军医的表一愣愣的,突然开口问道,“何为酒精,络合碘?”

    “就是消毒……啊,以后会有卖的,放心,”有刘煜这样的份,还会担心酒精和络合碘被官府卡着不准卖么,完全不担心。

    说完,已经是缝合最后一针了,又掏出只需药剂,涂在伤口上,满满的,紧接着用绷带将伤口包起来。

    “他上有三处伤口很深,必须缝合,你等会就站在旁边看我做,等我缝合好了,你就涂上这个止血药,然后学着我刚刚做的好好的包扎,”林蕊蕊直接指挥道。

    军医本来还有些发呆,就听见李信毅低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过去学!”亲自体验过厉害的李信毅,无比支持林蕊蕊的话。

    他又看向林蕊蕊,低声问道:“林神医,我这义子真的能好对吧,要几年能恢复?”

    “呵,当然能耗,”林蕊蕊一遍缝线一边回道,“少则二十一,多则一月半,必能恢复!”

    正乖乖站在旁边的军医瞪大眼睛,心里猛翻了好几个白眼,若不是刚刚林蕊蕊使出九转金针,后续的缝针确实又止血了,只怕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军医就会冲着林蕊蕊大骂,信口开河了。

    待得林蕊蕊将几处伤口都缝合完毕,松了松手指突然开口道:“对了,他之所以会昏迷完全是血气不够,现在我需要用血,人血将他救活,你们谁愿意献出来?”

    尾随军医也跟着趴在窗户旁边看的人都愣住了,气氛一下陷入诡异的安静,众人面面相觑。

    李信毅突然开口道:“用老夫的。”

    林蕊蕊眼中露出暗赞的神色,这个年代可是体发肤受之父母啊,别说献血了,你让他们献毛都不现实,这老将就是有魄力啊!

    不过看李将军那一副大义凛然打算慷慨赴死的模样,林蕊蕊心里又觉得有些好笑,献血可是死不了人的啊,正打算解释,就听见旁边接二连三的嗓音响起:

    “将军!万万不可啊!您还有我们呢……”

    “是啊将军,我这胳膊都断了,这辈子算是没指望了,让我来!”

    “将军,您万不必这样,躺着的是您义子,也是我们兄弟,我们的小将军啊!我来……”

    ……

    “够了!老子给我儿子救命,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抢什么功,老子还没死呢!”李信毅浑爆发出强烈的煞气,气势惊人,若不是林蕊蕊及时运起《玉女仙医》,只怕会被当场压倒在地上,李信毅猛地看向林蕊蕊,在看见林蕊蕊只是略有苍白的脸色后,眼中不经意闪过一丝满意,又严肃道,“刚刚老夫差点忘了,这个血非得是我洛国人的血,还是说只要是人血都行?”

    “李将军,只要是人血血型符合就行。”

    “那好!”李信毅站起,“去把那些南疆俘虏提过来!”

    “是!”兵士们的声音很洪亮,似乎是发现不必死自己人了,一个个的非常激动,不一会儿,就见门口立着十几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南疆人。

    林蕊蕊心里囧了一下,拿出一根金针,低声道:“先等我验血型。”事态紧急,她倒是把解释的事忘了。

    然后林蕊蕊拿出几根玻璃试管,以及两个试剂瓶,先给病患扎了一下食指,将血落在一个试管里,倒入药剂,然后左右摇了摇,放在那边静止,紧接着她拿着试管,走向那几个被捆绑的南疆人面前,南疆人呱啦呱啦的说着听不懂的话,眼睛惊恐地看着林蕊蕊手中的金针,有几个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子拼命往后缩,若不是几个老兵将他们摁住,只怕人都要跑得没边了。

    依照相同的步骤,林蕊蕊也取了他们上的血液,然后稀释放在试管里面,撒上药剂,摇摇后,静置。

    原本需要静置一小段时间才能等到结果的,但此时病患的气息突然又微弱了一把。

    空间里面的示警已经从黄色变成了浅红。

    林蕊蕊心里一紧,等不及了,直接开“药析”对准这几个试管,“药析”无法直接从人体看出血型,毕竟人体并不是一味药,但是它却可以从掺了试剂的鲜血看出血型。

    幸好病患并不是稀少血型。

    好在,这些南疆人有三个与病患的血型一样的。

    林蕊蕊满意地摇晃着几个试管,脸上绽放出温柔的微笑。

    正巧被赶过来的刘煜、晁诺和大黑等人看见了,大黑等人浑就打了一个激灵,暗自警醒绝对不能惹到这位女子,至于刘煜与晁诺,人眼里出西施,哪怕是这副科学怪人的样子,在他们的视野里也是可无比的。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