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土豆与番薯

    喔,林蕊蕊面不改色,那又如何。

    什,什么,那男子似是没想到林蕊蕊居然会是如此淡定的反应,停顿片刻后,突然高声道,藐视当今圣医,狂妄到了极点,说句不好听的,想必你不过是自视甚高夸夸其谈又没什么本事的大夫,这地方,我还不屑于当坐堂大夫了呢。说完还冷哼了一声。

    嗯,那你就赶紧走吧,林蕊蕊一点也没有被激怒,无所谓地点点头。

    你,你……嘿,我偏还要问清楚了,那矮小男子气得脸上的黑痣一动一动的,我开的小青龙汤到底有什么不妥当!

    林蕊蕊瞧了他一眼,说道:小青龙汤确实是治疗寒饮咳喘的,但你却用的不对……

    哪里不对?

    一命神医的方子没错,可你别忘记了,一命神医当初针对的病患,与你针对的病患那是大同小异,大夫开方一定要抓住的就是病患的小异,毕竟人是活的,方是死的。没有最好的药方,只有最适合的药方,小青龙汤对于这位老者而言就不大适合。

    怎么不适合了?!你到是直说啊,那矮小男子继续冷笑,这老汉张是风寒客表,水饮内停之证!他痰多,所以酌加了苏子、莱菔子和白附子等,又咳嗽甚重,所以酌加紫苑、款冬花等,再加上哮喘甚,又酌加地龙等,这配方到底哪里有错!

    林蕊蕊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小青龙汤是如何配伍?

    呵呵,这是考我不成?那矮小男子冷笑,芍药、干姜、麻黄、半夏各三钱,炙甘草、桂枝各两钱,五味子、细辛各一钱五。虽病患症状加减!

    嗯,那具体作用又是如何?

    那是当然,麻黄润肺止咳,宣肺平喘,利水消肿,桂枝补元阳、通血脉、暖脾胃之功效;细辛、干姜、半夏燥湿化痰;五味子滋补强壮之力,芍药养血敛,炙甘草补补血,阳调和。

    嗯,可对肾虚有用?

    肾虚?没……等等,关肾虚什么事?

    呵呵,林蕊蕊略无语地瞟了他一眼,众所周知,哮喘之病患,急者治标,小青龙汤自然是好的,但是时间长久的,当然是治本治肾了。这位老者肾虚咳喘许久,当治肾,才能痊愈。

    哈哈哈,那矮小男子突然大笑不已,哮喘治肾?哈哈,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林蕊蕊一愣,这才想起在空间里是铁律的东西,在洛国还没有出现过先例。不过,她还是为这个矮小男子的刻薄感到不喜。

    你不知的,就是不对的?!

    那当然,怎么说我也是从太……出来的,那男子干咳了一声,说道。

    林蕊蕊微微摇摇头,突然面无表道:古来华神医的外科神术,你知不知?孕妇断气后起死回生之术,你知不知?……

    你,你……

    既然都不知,何敢如此狂妄?林蕊蕊一脸叹息地看着他,仿佛是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

    周围尚未离开的大夫,略同地看着矮小男子,这人,摆明是争不过林大夫的。

    我,我……

    我,我什么我……林蕊蕊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本就是荣草堂招坐堂大夫,我们看重医术,更看重潜心修习的医德。你真的和与我们不适合,休要纠缠。

    你,你……呸,你当我真想来啊!那矮小男子愤愤地跺了跺脚,然后转跑了过去。

    林蕊蕊没想到一个看上去也有三四十岁的人了,居然会做出这么绪化又幼稚的动作,就好像看到一个高八尺的巨型大汉挑着兰花指绣布,嘴里还呢喃着讨厌啦!,想想就鸡皮疙瘩掉落一地。

    林蕊蕊不再搭理那个人,转,看向四个已经被招入的面露紧张的坐堂大夫。

    口气平缓地开口道:诸位好,不必紧张,以后就是共事的同僚。这里分了门诊部,住院部,与药剂部,你们未来工作的地方就是门诊部,采取的轮班制度,以后具体什么时辰过来,何时休沐,会有人给你们一张时程表格,按那上面做就行了。那么,希望能合作愉快。

    虽然不太明白合作愉快,但字面上的意思分开也能读懂。

    四位新晋的门诊大夫认认真真地点头。这时,有一个长着娃娃脸却蓄着两撇胡子的青年说道:林,林神医,我能和您学医吗?

    林蕊蕊一愣,正对这位青年渴求与激动的双眸,心里突然一想,不管是外科手术还是什么,总是需要一些助手帮衬,不可能每次都临时调教外人来做。现在还好,等后名气大了,前来求医的病患来头越来越大,只怕做手术都会累晕过去,倒不如收几个正影子不歪的徒弟,让他们服其劳。古人对师傅还是很尊重的。额……当然,得排除一开始就心怀不轨的某些人,譬如刘某人。

    林蕊蕊甩甩脑袋,将思绪甩开,然后点头应道:成的!微微一笑,刹那间犹如万千风华,小年轻都看呆了过去。

    林蕊蕊转离开。

    那长着娃娃脸的青年还呆滞在原地,愣愣地看着,这时,他后一人猛地一拍他的肩膀:三轲你真是厉害,居然直接就说出口了!

    柏松,我,我也不知道居然这么顺利,娃娃脸的秦三轲,现在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好小子,真是让我嫉妒,早知道我也问问就好了,说话的人高高瘦瘦的,正是一同面试成功的胡柏松。

    我看林神医人很好,你以后去说,也是一样的,秦三轲安慰道。

    嗯,说的也是,实在不能得到指点,我跟着学也行啊,胡柏松也是个豁达的人,不纠结地笑笑。

    这时,另外两个同样面试进来的大夫年纪较大,路过这两个小年轻的时候都冷哼了一声,一个低声道,医术都是祖传技艺,还想偷师,没教养,另一个还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攀岩附会之辈。

    秦三轲脸蛋一僵。

    胡柏松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然后拍拍秦三轲的肩膀,低声说道:不过是顽固不化的嫉妒。

    嗯,秦三轲默默地点头,握紧了拳头。

    ……

    ……

    这一头,既然已经招到合适的坐堂大夫,只要不是疑难杂症就麻烦不到林蕊蕊上,既然如此,也该将重心全力以赴在增产的问题上。

    好产,还需要好道具。

    林蕊蕊让熟悉蜀城的小厮指路,然后与翠儿一起坐在马车里,向着卖牛马的农贸市场前进。

    马车内,翠儿伺候林蕊蕊一杯绿茶,由于炒茶的技术还是太差,为了避免太苦太油,绿茶都是事先过滤了两道水,才给林蕊蕊的杯子里斟满。

    少爷,那什么,那边传来消息说刘公子要离开几呢,翠儿倒茶,似是闲谈地说道。

    哦,林蕊蕊点点头。她正手捧医术,虽然有空间,但还是记得孜孜不倦地充实自己,自己的大脑是永远不会背弃自己的。

    翠儿迟疑片刻,顿了顿,又似是闲聊般说起:怎么突然要走呢,是不是觉得备受冷落了呢?

    林蕊蕊疑惑抬头:谁能让他受冷落?

    可不就是您么!奴婢哪里知道你走得那般潇洒,居然都没让人给刘公子带个口信什么的……

    当然,翠儿当然不敢把她猜测的内容说出来,鼓起勇气后,继续道:少爷,刘公子那边,那个,你看是不是要准备点路上的东西?

    林蕊蕊宛然一笑:他可是太子,前前后后无数人伺候,需要我准备什么呀。

    翠儿看得有些焦虑,这年头,一头不了多久啊。她冷眼瞧着,刘公子绝对是对小姐上心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上心,虽说他对外的名号很可怕,但对小姐那绝对是温柔小依的不得了,再说了,刘公子的整体条件也是顶好,应该说,洛国没有比他条件更好的青年俊杰,可为何小姐就是不一点都不上心呢。

    翠儿放下茶壶,说着:少爷,刘公子那人看着冷厉,实际上人确实不错,更何况又客居这么久,我们做主家的也该意思一下。

    林蕊蕊疑惑地歪歪脑袋:有必要吗?

    当然有必要!

    哪怕你只是无心赠送,但刘公子一定会因此很高兴很上心啊!

    翠儿连连点头。

    那就备一份送过去吧,林蕊蕊无所谓地点点头,左右不过是一些东西,送就送呗。

    刚说话,林蕊蕊顿住,她觉得刘煜并不是一个会绪化的人,说他谋而后定不如说成竹在,突然离开定是有什么布置需要展开,或者是突然遇到了一小点麻烦。

    思及此,她便道:送东西的警醒点,不必张扬,看到任何违和的都当没看见。

    翠儿点点头,然后又将果脯剥开一个,递给懒洋洋的林蕊蕊,不经意般提起道:少爷,你觉得刘公子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就是,就是……翠儿词穷,哪怕她确实想撮合自家小姐与刘公子,但她到底还是保守的,支支吾吾地有些说不出口。

    倒是林蕊蕊左右联想了一下刚刚的对话,回过味来:我说你今儿老提刘公子呢。原是打趣我呢?

    奴婢不敢,翠儿诚惶诚恐。

    行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林蕊蕊无所谓地摆摆手,彻底放下书,这么说吧,其实你就是想问我与刘公子有没有成亲的可能,对吧!

    小,小姐……翠儿有点瞠目结舌,好在林蕊蕊做过的大胆的事太多,翠儿的心脏已经被锻炼出来了,愣了愣,点点头。

    有可能,片刻,林蕊蕊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她没有说假话,未来是怎么样的谁也不敢保证,虽然她现在对刘煜并没有意,但好感是存在的,如果他能坚持下去,她在感方面又是比较被动容易受感动的类型,最终结果会是温水煮青蛙,成亲这结果是很可能发生的。

    啊!那,那小姐,我们赶紧回去精心准备……不行,还得问问崔嬷嬷该如何从长计议,翠儿眼中爆发惊喜的光芒,老天,她一直忧心记挂着还在陵城是小姐那种看破红尘的态度,紧张得不得了。

    瞎想什么呢,就算有可能也不会是现在,林蕊蕊用手指点了一下翠儿的额头。

    啊!翠儿垮下肩膀,又看了看一脸淡定的林蕊蕊,突然有些担心地说,小姐啊,刘公子天之骄子,若是不抓紧,他若有了通房,还提前有了庶子可如何是好啊!

    哈,不知怎么的林蕊蕊突然心里一紧,冷笑一声。

    小,小姐?翠儿只觉得周围的气压突然猛地下降。

    嗯……你说得也有可能,林蕊蕊面无表,但眼眸无神,似是在想一些可怕的事,嘴角突然扬起一个极端恶劣的弧度,干脆,先阉掉吧。

    啪叽——翠儿刚刚拿起茶壶,恍惚间将它给掉落在车里。

    ……小,小姐,翠儿艰难的声音响起。

    林蕊蕊拍拍她的手,说道:别担心,事还没到那一步,不过,若是没迎娶我倒还好,若是想要迎娶我,自又不干不净的,呵……

    林蕊蕊又是一声冷笑,然后低语道:那就怨不得我。

    翠儿哆嗦了一下,无形中,突然有些同慕着自家小姐的刘公子了。

    ……

    ……

    另外一边,坐在马上的刘煜突然连续打了几个小小的喷嚏。

    大黑正在一旁整理报,听到喷嚏声突然宛然一笑,说道:当初林小姐怎么说来着,当人打喷嚏,定是有人在远处四年念叨了。说完,还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自家主公。

    刘煜没有搭理他,而是在看手中整理的报,布置了一年的局,终于将那个最狡猾的敌人给吸引出来了,就不知道他能走到哪一步。若说几个月前,他无心皇位,只不过想将那些藏在影里的小动物拉扯出来,一起耍着玩玩,结果也不在乎。那么现在的心态不同了,皇位,他是势在必得,如此一来这个局最后留着的缺口也得堵上才行。

    林小姐就那么走了,花魁居然放弃了选择俊杰的权利,真是……只可惜花魁一片丹心白付了,大黑似是感慨地说,低声呢喃,林小姐怎么就这么招人呢,那一个个的,怎么就不看我们呢。大黑是真的有些嫉妒,一个假男人的女人缘居然比真男人还要好,不得不说,这对任何一位俊杰都是很沉重的打击。

    刘煜没有理他,但嘴唇微微抿着,似是有些苦恼。

    咳,主公,你说林姑娘私底下会怎么说您?大黑继续整理飞鸽腿边的小纸条,一边偷瞄。

    大黑,刘煜垂眉。

    诶!

    再多话,就去挖矿,刘煜淡淡的声音飘来。

    大黑瞬间闭紧嘴巴,不敢再多说一句。

    ……

    ……

    第二,清晨

    何老管家牵着八头神采奕奕正当壮年的耕牛出现在何家山的阡陌道上时,所有佃农与农户都纷纷议论开来:

    天,居然是八头耕牛啊,这是把周围能买的都买了吧!耕牛可是很宝贵的,特别是正值壮年的耕牛,向来都是非卖品。

    天,等明年俺们耕田就轻松了,到时候还要去外村给显摆显摆……

    去去去……别给我们东家招眼,东家已经够被人嫉恨的了!

    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银钱,唉,我们挤着点用,也是能用的,东家太破费了!

    ……

    林蕊蕊跟在何老管家的后也走上阡陌道上,受到众多乡里乡亲的烈欢迎,有上来送零嘴的,有上前送水的,也有好奇地问耕牛怎么分配的。

    林蕊蕊好脾气地任由的大家包围自己,耐心的回答完问题,留下最后一个耕牛的问题时,说道:这耕牛就是最近几用的,放在公共牧区了,大家可得好生喂养了!

    噢噢噢!听到耕牛真的是供给大家一起种地,佃户们别提多高兴了!虽然有一些依靠租牛收租子的农户不太开心,但片刻后,也被周围烈的气氛感染,放下心里的那一点小计较。

    林蕊蕊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在空间紫田里培育的红薯苗与土豆已经可以收获,林蕊蕊估算了一下,应当能收获四石多红薯苗,以及三石左右的土豆。

    一石四钧,一钧等于三十斤。

    也就是说,这些红薯苗算下来差不多就是五百多斤的样子,土豆也有四百斤的样子,足够播种十四顷的红薯了,以及十二倾的土豆了。

    东家,你是想要种什么?何老管家很疑惑,顿了顿诧异开口,莫非是要种小麦?

    何老管家有这个联想也不奇怪,自从知道小麦也能秋种收,过去也有不少农户尝试过,小麦虽不好吃但也能吃啊,希望借此多产粮食。只不过有一个弊端,只要是秋天种过小麦的,第二年粟米的秋收都会少得令人发指。

    林东家,三思啊,何老管家劝说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更何况林东家还是这么好一个人,可不能让她走上歪路。

    嗯?麦子?并不是,林蕊蕊见何老管家一脸诚恳,便有心给这位忠心的老仆解释,是红薯与土豆。

    红薯与土豆?那,那是何?何老管事一脸的茫然,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过这个。

    是西域传来的食物。

    这西域那边过来的啊……种的活吗?何老管事一脸的担忧,他倒不怀疑能不能吃,但是吧,作物生长的条件也多的,稍不留心,就是活不了或者产量低。

    林蕊蕊拍拍何老管家的肩膀,道:何老不必忧心,我心中有数的。

    可,可若是来年粟米的收成不行,怎么办?!何老管事还是放心不下地提点道。

    放心,我已有谋算,绝不会影响来年的播林蕊蕊自信满满,不说她掌握的那些化肥技术,就说空间里神秘的紫田,稍微掺一点都能让下等田变成良田,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还请东家明示,何老管家是个稳妥人,东家有信心,但他却得为东家佃户着想,一旦播受到影响,况稍微差点的佃户们就要面临灭顶之灾。

    林蕊蕊说道:我有补土之力法。

    何老管事震惊抬头。

    林蕊蕊笃定地点点头,说道:何老命佃户们不要急着处理掉夜壶里的东西,让他们把那些粪便都倒进家中的田地里,对了,何老管家到时候你得注意看着,别让收集过来的粪便都倒在一个地方,要控制一个量,大概每亩地里倒上半石左右的粪水,就足够。

    肥料这玩意也不能放多了,过犹则不及,到时候不但不能达到增产肥田的目的,只怕还会导致减产。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