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间接接吻什么的

    咳咳,误会,这都是误会,朱云鹤顶着巨大的压力,上前一步,先是一爪子将已经被气势吓傻的玲珑拨拉开,然后深深鞠躬道,小姑娘不明白事理!

    说到这里,他又对吓得呆呆傻傻的玲珑低声道:林公子是荣王爷的心上人!

    朱云鹤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对于练过武的林蕊蕊与刘煜而言,听到并不难。

    林蕊蕊的表顿时黑了下来,她非常不希望传出断袖这种名声,上次是因为在一个封闭的花园,朱氏兄妹看着就是嘴巴严实的,刘煜说说也就算了,可现在确几乎是宽敞的地方,不说所有人,肯定会有一些有心人听见,万一传出去对自家哥哥有不好的影响可怎么办,说自己哥哥是走裙带关系的怎么办!

    等等,万一真的无可避免的要传出去,她也不能让别人误会自己是娈童那种媚上的下九流角色。

    刘煜周气温转暖,不再关注那边,还是用宠溺欢喜的视线看向林蕊蕊。

    朱云鹤被刘煜那表酸得牙都有点疼了,这还是传说中那位说一不二一怒既死的玉面阎罗王吗?!这种略带忐忑与讨好的温是怎么回事啊!反差太大了!

    而这一句话,听在玲珑的耳朵里犹如晴天霹雳。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林蕊蕊,在这一刻,求证的**抵抗住害怕,颤着声音开口道:林公子,你,你真的是荣王爷的人吗?

    林蕊蕊回头,她对上这位依旧是一嫩绿色长裙的小可人的少女,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唇抿着,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慌张。

    顿了顿,林蕊蕊给出答案:他是友人。

    她本来想说主公的,但其一,刘煜对她的考验,也就是那翻倍的粮食军令状这个事还没有实现;其二,在洛阳那个唯恐天下不乱陛下的旨意下,他们莫名其妙的有了一层师徒关系,虽然不至于一为师终生为父,但古代尊卑严格,皇帝都还要尊敬帝师呢……主公这个词汇不好在外说。

    是么,玲珑的表振作了一点,顿了顿,她有些害怕地看了刘煜一眼,然后看向林蕊蕊,眼睛眨巴眨巴显得特别无辜水润,可为什么朱公子说,你是他的心上人呢?这是真的吗?玲珑的脸蛋红彤彤的。

    朱云鹤听到这话,差点没想将这个不省心的小姑娘给掐死,她也不是没听过玉面阎王的厉害啊,怎么就还作死的往里面钻呢?作死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提他的名字啊!

    林蕊蕊立刻摇摇头。

    刘煜的脸色却黑了,浑开始散发骇人的低气压。不过在林蕊蕊看来,这位妖孽无双的俊美青年,眼神黯淡,仿佛头上有一双犬类的耳朵耷拉下来一般,时不时偷瞄她一眼,浑散发着求抚摸求抱抱的委屈信息。

    林蕊蕊被自己突如其来的脑补给雷了一下,赶紧撇开看向刘煜的视线。

    玲珑的脸色变得更好了,她向着林蕊蕊走过去几步,说道:林公子,我……

    刘煜突然走过来几步,伸手,一把搂住林蕊蕊的腰,纤纤一握的手感让刘煜心神一,下意识的又紧了几分,将她往自己边搂得更近,沉默。虽然一言不发,但是是人都能从中看出暧昧关系来。

    玲珑突然尖锐地低叫一声:你不是说,你不是男宠么!

    林蕊蕊蹙眉,冷冷地看了这个女子一眼说道:我确实不是。

    那,那他和你……

    刘煜也看着林蕊蕊,想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话来,此时此刻,他的手正紧紧地拽着林蕊蕊,不让她有丝毫逃脱的可能,他不想其他人用暧昧与独占的眼神看着她,哪怕那个人是女人。

    林蕊蕊木着一张脸,说道:他是。

    ……听到的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朱云鹤僵着一张脸看着林蕊蕊,忍不住开口道:什,什么?

    林蕊蕊面无表地指了指刘煜,开口道:我说,他是我的娈童。

    轰隆!

    这一句几乎九天神雷,一阵阵的劈下来,几乎所有耳闻的人都被雷焦了。

    不约而同的,他们都将视线放在刘煜上,虽然样貌格外妖孽,段也好,但这气质怎么看怎么都是雄踞一方的霸主气势,更何况他是有名的玉面阎王啊,这样的人居然会雌伏?莫非林公子天赋凛然?!

    偏偏刘煜囧着一张脸,他低头看向林蕊蕊,分明从她的瞳孔里看出紧张与倔强,在心里微微叹息一声,却没有开口否认。

    很多时候很多事,没有回答便意味着着承认。当下,玲珑脸色极其难看,但此时她也重新冷静下来,又联想到刘煜在洛阳的名声,苍白着一张脸,低头退了回去。

    朱云鹤扶住刚刚差点被惊掉的下巴,抽搐着一张几乎僵硬的脸,打着哈哈的开口道:那,既然还有一个时辰,不如我们先吃点东西吧!如何,听说登云楼的绿豆银丝酥很不错……啊对了对了,邱天喊的小戏班子应该已经候在雅间了,听说风靡了整个洛阳啊,不如赶紧去看吧。邱天正是一开始离开的那个中年男子。

    朱云鹤一边说着,一边做出请的手势。

    一行人就这么离开。

    吴永来从影里走了出来,晴不定地看着那一群人的背影,低声呢喃:呸,什么玩意!在小爷面前就装得这么清高,在你那个恩客面前是不是辗转呻吟得很愉快啊。

    他压根不相信林蕊蕊能压制住气场那么强大的男人,可之前有那位洛阳晁家公子的警告,现在又有看上去如此器宇不凡之人的庇佑。

    左思右想,吴永来差点被气得内伤也没找到能寻回场子的契机!恨恨的哼了一声,转骂骂咧咧地离开。

    吴永来刚刚抵达包厢,正好就碰到了带着帷帽的高个青年推门而出。

    晁公子!吴永来规规矩矩地行礼。

    他们家虽然在蜀城算得上地头蛇,但终归是依靠着洛阳晁家的二级家族,除了没有家臣这个名义上的束缚,他们家族该付出的该上供的也没有什么不同。是以,他面对晁公子总是矮半截。

    嗯,晁诺微微动了动帷帽,顿了顿,似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可知林先生去了哪?

    谁?吴永来心里升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林先……哦,或者说林神医你应该更加熟悉,晁诺的声音暖暖的,他曾经在陵城救了我一命,我想着,是不是要去拜访一下。

    其实晁诺没打算去拜访林子墨,因为他这次是带着很重要的任务在蜀中一带,有一定的危险不想连累林子墨,所以多次以帷帽示人了。至于为什么向吴永来打听林蕊蕊的消息,他能说,他也只是想暗中多了解一些林子墨的消息么,毕竟,毕竟他很想他,相见却不能见什么的,太虐心了……

    吴永来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不行,不能让那个嚣张的林大夫又多一处助力!

    眼珠一转,他突然叹息了一声,开口道:唉,其实我也不该在背后说人什么,只不过,还是有点想要提醒晁公子。

    哦?晁诺的帷帽摆了摆。

    唉,林公子是另外一位的入幕之宾呢。吴永来叹息道。

    砰——一拳砸在旁边的桌上,数个杯子哗啦掉落,握住的拳头绷得紧紧的,青筋似乎都能瞧得见。

    还没说出最重要的爆点,就被晁诺的举动吓了一跳,吴永来突然有些不敢说了。

    谁?晁诺低沉的嗓音开口。

    人不认识,不过晁公子应该见过,就是那位刘公子了,吴永来赶紧狗腿的将所有知道的都说了,一点都不敢玩断句的节奏。

    晁诺玩了玩自己的手指,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是气愤林子墨不珍惜自己跟了男人,还是气愤跟的男人不是……不是自己?!

    晁诺被自己的所思所想给吓了一跳,心脏扑通扑通以比往常快了将近三倍的速度跳动起来,耳边一阵阵的耳鸣,喉结艰难地鼓动了一下,开口道:确定?

    确定,不过林公子承认的是,刘公子是他的娈童,顿了顿,吴永来继续补充一下自己的观点,只不过个人看来,似乎不太像。

    晁诺沉吟片刻,说道:好吧,你下去吧。

    那是否还要引见林公子?吴永来小心翼翼问道。

    不必。

    是!吴永来眉飞色舞应答。

    他以为是他成功恶心到晁诺,却不知晁诺不过是想见却又不敢见罢了。

    ……

    ……

    一个时辰,万众翘首期盼中,双双等三位美女再次登场,十几个着铠甲的男士站在那儿当背景,此时,一块巨大的白纸出现在高台上,着藏蓝色的婉儿抱着琴上来,坐在最左边,起手放在琴弦上。

    一月牙白长裙的弄画,拿着一支巨大的毛笔从另外一侧飘然而上,沾墨,落笔在巨大的白纸上。与此同时,女扮男装着软甲的双双登场,紧束缚的衣服,将她玲珑的材展示得一清二楚,面无表,抿着嘴,起手剑,斜指观众,那一副冷傲美将军的模样,顿时惊起四下一片惊呼。

    登云楼四面的烛火又一次熄灭,只留下高台上无数的烛光,显得格外的亮堂,映着烛光,婉儿抚琴,双双拿着土黄色的铜剑开始舞剑,三位美女联手神色冷傲,表惆怅,动作柔中带刚,生生的表现出战场的无与血腥。

    围观的不少人双目微红,被歌舞震撼。

    舞剑舞到最**,弄画一个翻而上,开始在巨大的白纸上泼墨,字迹娟秀,配上激昂暗讽的《燕歌行》反而透出一种荒凉的感觉。坐着抚琴的婉儿也拉开歌喉开始吟唱,她的声音一点也不低沉,完全唱不出那种大气磅礴,但她的音色却足够感勾魂,起承转折之处,让人联想到荒凉的战场与靡靡之音,觉得更是心痛。

    登云楼内只留一片清婉的歌声,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沉浸在《燕歌行》的意境中。

    半晌,舞闭,台上众人鞠躬谢幕。

    良久,登云楼内众人才似是反应过来,一个个发出赞叹声。

    好,真是绝妙无双的词啊!一位才子怔怔地开口道。

    有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登云楼内仿佛重新按下了开始键,其余人也开始大声叫好起来。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真是气势磅礴,让人心颤啊!

    林公子真是好文采啊,我算是知道为何排名第一了,这样的诗词不第一,谁第一!

    不愧是被封为少上造的林公子啊,文采盎然!

    ……

    登云楼里不论男女不论什么职业,都看向林蕊蕊所在的雅座,虽然看不见人,但不妨碍他们丢出崇拜的视线。林蕊蕊这一下,一举成为名流蜀城的才子了,只怕不用多久,名声就会响彻洛国。

    为何?

    古代可是没有什么娱乐方式的,最娱乐的地方不就是戏台子和花楼么,既然已经有姑娘将《燕歌行》改编了,还改编得这么好,其他地区戏台子的人怎么可能不学,其他地区的百姓又怎么可能看不见。

    雅间内

    林公子真是好文采,这首传世之作一出,定会震惊洛国文坛的,已经是少上造了,再进一步简直是指可待啊!朱云鹤摇头晃脑的品味良久,又看了看宠辱不惊的林蕊蕊,非常真挚地开口道。

    如果说一个时辰之前,对于林蕊蕊与刘煜的事,他并没有多少惋惜,顶多是觉得少拉拢一个青年才俊罢了,妹妹少了一个选择却也不是嫁不出去,洛阳多的是人求娶。可在看到《燕歌行》的时候,他就意识到错了,这不是青年才俊,这明明就是一块已经慢慢绽放光芒的玉石啊!妹妹不能嫁给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惜了!等等,玉面阎王下总不会是为了得到青年才俊,所以才以饲虎吧!

    思及此,朱云鹤克制不住的用敬仰与佩服的视线看向刘煜。

    林蕊蕊听到朱云鹤的话,只是笑笑,如果只是诗词做得好就能升爵位的话,古代就不会有抑郁不得志的诗人如李白、杜甫等,科考也不会额外设置经纶之类。

    歌舞结束,诗会也落下帷幕,最后一场就是登云楼这一届蜀城花魁的选举。

    林蕊蕊刚刚端起小酒杯,就听到有人噔噔的敲门,门打开,只见登云楼的掌柜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带着双双和弄画走了过来。

    各位客官,刚刚诗花会的结果已经统计出来了,我们的弄画姑娘就是这一届的花魁了,说完,特意让弄画走了出来,此时,姿端庄丽雅,羞羞答答的弄画端起酒桌上的一个酒杯,然后双手举到林蕊蕊面前。

    林蕊蕊一愣。

    不但是林蕊蕊周围就没有哪个不诧异的,带弄画过来的掌柜脸上更是变幻莫测。他带弄画过来,是为了拜访另外一位贵客的啊,那位贵客可是给弄画投了最多的花朵呢,理应是能够选择花魁作陪的……结果,结果弄画敬酒给林子墨,这不是当面**的打脸吗?!瞧瞧那位一直处于隐形人状态的中年男子邱天,脸都在一瞬间变青不少。

    登云楼的管事虽然觉得弄画多事,但此时却不能不顾,只好笑嘻嘻地打着圆场:花魁姑娘先给我们的今诗花会的状元郎敬酒,愿步步高升。

    弄画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端起的酒杯,自己慢慢抿了一口,然后再举到林蕊蕊的面前。

    摆明的是想**啊!

    林东家不愧是林东家,美人相邀啊,艳福无边啊,一开始还有些不是滋味的邱天,终于还是自我调节过来,一名花魁绝对比不上吃饭的生意。

    旁边坐着的吴永来尴尬了,这林子墨要是喝了弄画的酒,那弄画不就死定了么……不管谁上谁下这个问题,林公子目前确实是和玉面阎王刘煜一对啊!谁又敢和玉面阎王抢人!谁又敢去争宠啊!敢抢敢争的,绝对会被玉面阎王一剑劈了!

    没看见坐在旁边喝酒的荣王下已经露出似笑非笑的淡淡表了么!

    但这话又不能直接开口劝诫,只能干着急,希望不要血溅当场。

    就在一众知人士心惊胆战的时候,雅间外又是一连串轻盈的脚步声,紧接着,银铃般的低笑声响了起来,却原来是风万种的婉儿与依旧将军打扮的双双一同走了过来。

    双双是典型的小美女,戏曲的将军服将她黄金比例的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如果说以前只有一股可的味道,那么现在就有一种能够引起男征服**的憨与英姿勃发,事实上,原本双双的花朵是最少的,毕竟这种邻家女孩般的可,不少人能从自家姐妹那看到,不稀奇。可在《燕歌行》后,双双的花朵猛涨,差一点就能反败为胜了。

    奴家双双,见过林公子!双双背着手,弯腰看向林蕊蕊,大眼睛转了转,明显是冲着林蕊蕊来的。

    邱天脸上露出感慨的表,不愧是青年俊杰,就是受欢迎啊。

    大黑和吴永来的脸上同时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有可能惨遭毒手的名单上又要新添一位美人了!

    林蕊蕊嘴角抽了抽,这一波烂桃花的喷涌而来的架势是怎么回事啊!还有这个名叫双双的,那眼底势在必得的目光到底是从何而来的信心啊!

    林公子!弄画也开口了,不同于以往的矜持,此时她软软糯糯的声音媚勾人,数个男人听后心猿意马。

    双双轻轻瞟了弄画一眼,然后大胆地从酒杯上拿起一个空杯,斟满酒,轻轻抿了一口,和弄画一样,将沾了薄薄胭脂的那头对准林蕊蕊,开口道:林公子惊世大才,词曲之高妙令人叹服,双双欢喜不已,敬一杯!

    两个女人同时将酒杯对准林蕊蕊,互相还暗暗较劲。

    不知道内的,纷纷看林蕊蕊的好戏,所谓最难消受美人恩,有得林大才子愁的哟。

    知道内的,心里都在默默惋惜,又一对美人要消失了。

    这时,潺潺的流水声响起。

    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直没有动作的刘煜,突然单手拿起酒壶,漫不经心地给他面前的那一只刚刚喝过的空酒杯斟酒,斟完,右手拿起酒杯,内力一送。

    林蕊蕊下意识伸手一接,平平满满的酒杯,一滴不洒的落在林蕊蕊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之间。

    好功夫!坐在一旁的吴永来与邱天下意识地低声道。

    两位美人目瞪口呆,知道自己这次送秋波的机会没了,脸上都露出讪讪的表

    而大黑与林蕊蕊注意到的则是,正对林蕊蕊的这一面,一定,肯定,绝对是刘煜刚刚用嘴唇抿过的地方。

    那么,喝与不喝……

    这是一个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