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夫为妻纲?!

    大黑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林小姐,你真的确定,没有开玩笑?

    林蕊蕊一脸淡笑,轻飘飘地看了大黑一眼: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说实话,林蕊蕊真的没想到这个时代居然连细腻的食盐都没有,不,应该说有盐巴,只不过造价很昂贵罢了,如此想来,自己以前竟然误会古代烹饪的口味偏淡,原来是原料不足啊。

    林蕊蕊陷入深思,刘煜也不想着林蕊蕊交出来,不说他们明面上有一个师徒的名分,就实际而言,已经明白自己对林蕊蕊想法的刘煜,断断不会做出自毁长城惹人讨厌的决定。

    于是他彻底无视大黑时不时丢过来的眼色,沉默。

    大黑见主公不开口,终究是忍不住开口道:林姑娘,能否将此秘方交给心腹之人,然后随我们去采盐呢?我们端端不敢亏待您的。

    大黑见主公不开口,不敢迫,良久后见林蕊蕊依旧沉默不发话,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但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强人所难。连拿在手里的狼毫滴出一滴墨落在空白的白纸上都没有发现。

    林蕊蕊察觉到大黑失落的表,心里哑然,开口道:不需要交给心腹之人。我不是说过了么,这对我而言只是小计而已,并不重要。你们若是需要尽管拿去便是,到时候有分红或者别的好处别忘了我就行了,毕竟你们家大业大的,也不至于坑了我这么个小人物。

    一开始林蕊蕊确实没有体会食盐的重要,但是从知道食盐珍贵开始,她就知道这门生意不是她一个人能够玩的转,食盐,全国人民必不可少的作料,国家会许一个商家独占吗?明显不是现实啊,与其到最后和一帮皇亲贵族商会老狐狸讨论争斗,还不如干脆交给一个可靠的最大的靠山,轻轻松松拿分红来得方便。

    更何况,林蕊蕊这人不贪财,能在稍微奢侈的环境里过得舒服舒心就行了,一定要成为国家第一富豪什么的,她懒得去劳神。说实话,穿越过来后若不是有空间里的功德值在时时刻刻鞭打她,只怕她赚足了一些金子后,就会安安静静的缩在娘亲嫁妆附赠的山水旁古色古香的宅子中,过最悠闲的地主婆生活。

    哪还像如今一样,时不时还得发明道具、食盐,以及出诊看病。

    林小姐,就,就这么简单!没别的要求?大黑满脸惊喜,脸上有种天下掉馅饼的感觉。

    林蕊蕊眼眸忽然划过一丝似笑非笑,说道:如果我的要求是,等白盐都出来,你必须着在里面躺半个时辰呢?洗个盐浴呢?你愿意吗?

    大黑顿时瞠目结舌,目露惊悚。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刘煜,眼中满满的都是主公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勾搭你的女人,第二反应就是反后跳一步,两手交叉,犹如一位受惊的弱少女一般抱

    哈哈……林蕊蕊被这搞怪的模样给逗笑了。

    蕊蕊,刘煜低沉的嗓音泻出带着一分无可奈何的宠溺。

    主公,夫为妻纲啊!大黑瞪大眼睛看向刘煜,他知道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是绝对不能冒犯林蕊蕊的,只能想办法挑拨起主公的斗志了,于是一脸满满都是主公,你的男子汉尊严被挑战了!快点找场子回来!的表

    刘煜高居上堂,眼眸淡淡转过,自然是看到大黑搞怪的表,以及林蕊蕊嘴角那一抹似笑非笑。

    蕊蕊,你为何……刘煜的话还没说完。

    盐浴可以深层清洁肌肤,消炎、杀菌、祛除多余油脂、角质层、修复凹凸不平的表皮及收敛粗大毛孔;单独使用可以健康肌肤、瘦美体。常患感冒风湿的人,泡一泡浴盐,病肯定回明显减弱。尤其在寒冷的冬季,人们用浴盐洗脸、洗手、洗脚,促进体的血液加速循环,增加能,抵御风寒的侵袭。林蕊蕊突然一脸正经地丢出一大堆别人听不懂但也会觉得很正确的话,最后总结,我这也是为大黑好!随即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嗯,我的意思是,蕊蕊……刘煜宛如大提琴一般低沉磁的嗓音,在大黑一脸期盼的注释中,缓缓响起,为何不让我躺着?

    啊!林蕊蕊手指顿了一下,眼中露出诧异,暗忖,刘公子的脸皮是不是越来越厚了!

    啪叽——这是狼毫笔掉落的声音。

    莫非我材不如他么?刘煜的嗓音依旧是淡淡地传来,神色不变,但是人都能从这里面听到淡淡的委屈。

    还是说,刘煜脸上露出一抹怅惘,声音也低的可怕,因为蕊蕊看过了,所以不感兴趣了呢?

    咳咳,林蕊蕊一不小心呛了茶水,努力保持面容淡定,但耳尖稍稍有些红。

    哐当——这是砚台狠狠摔落在地上的声音。

    大黑的眼珠几乎脱框而出,一脸的惨不忍睹,片刻后,形萧索地弯腰,捡起狼毫笔与砚台。

    心里在叹息着:主公,是夫为妻纲,不是妻为夫纲啊!

    咳,制作方式等会我会一起念,大黑你继续写吧,林蕊蕊避开刘煜的视线看向大黑。

    大黑也是第一次升起不想搭理主公,不想听主公说胡话的念头,立马应道:是!

    林蕊蕊又道:说完了清洗自己,手术过程中所有的纱布、缝合针线、绷带以及那些道具,要么用一次的,一次明白吧,就是用完就扔掉。若是舍不得,那就必须进行高压消毒。

    说到高压,林蕊蕊忽然想起这个时代是没有高压锅的,心里囧了一下,又庆幸幸亏空间里的许愿树达到中级了,可以想象出高压锅,便道:高压消毒的锅,我会提供几个给你们,这玩意你们拆一个,好让那些高级工匠按着打造出来,不过你们仿造的时候,以及使用的时候一定要非常当心,因为这玩意弄不好可是会炸死人的!

    大黑老老实实记下,不过有点心不在焉。

    林蕊蕊看了一眼不在意的大黑,严肃道:你可千万不要看不上消毒,你可知道有多少病患是因为术后二次感染,导致伤口溃疡发脓而死的?你若是想多死几个人大可不在意!你也可不必再记,因为我要说的关键就是干净卫生的问题!

    大黑心里一个警醒,其实他并非是不在意,而是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制盐方案上面,如今听出林蕊蕊暗含的警告,哪里还敢走神,连忙点头,做出一副恭恭敬敬求学的模样说道:学生的错,学生的错!不过林小姐,万一化脓了可怎么办呢?

    林蕊蕊瞥了他一眼,本来有点因为怠慢的态度而生气,毕竟这很不尊重人,但既然他服软,与他主公又有一点师徒分,便说道:伤口化脓,或者再次化脓,很简单只能将我一开始交给你的步骤,清洗伤口再做一次,要注意把脓血都剔除干净,用络合碘冲喜,然后重新上药,重新上药,以防止再次化脓。嗯,好了,我能说的理论大概就是这些,至于其他的,过段时间我会整理一本书,你拿着就行了。

    其实林蕊蕊是懒得念了,打算直接从空间里复制一本基础外科的书出来。

    大黑连连点头,顿了顿又说道:那个林姑娘,你不是说外科这个必须要师傅带吗?不知你何时有空去军营呢?

    林蕊蕊蹙眉,她这边还很忙啊,说道:不能他们过来吗?

    大黑也觉得棘手,军医,特别是好军医算得上稀缺资源,毕竟厉害的就不愿意随军吃苦了啊,军医可不好调派,那都是各军的宝贝疙瘩,轻易不放人的。

    这时,刘煜突然开口道:他们会过来。

    林蕊蕊也点点头,说道:那行,等他们过来,再等遇上外伤患者的时候,我就示范给他们看。

    大黑陪着笑点头,然后道:那,食盐的法子是……

    林蕊蕊有些无语地看了大黑一眼,叹息一声:你怎么那么心急,然后抽空从大黑笔下抽出一张纸,仔细看了看,既然都记录好了,那你继续。

    大黑振奋百倍精神地提笔。

    林蕊蕊道:你们吃了后会变紫拉肚子的盐,称之为原盐,也就是海盐、湖盐和岩盐等的统称,详细制作流程略麻烦,我先说一个总纲领,你记录什么类型的盐田用什么法子开采。等我将四类都说完,会继续说详细的法子。其一,岩盐,也就是你所担心的矿盐,用露天开采法或地下溶浸法开采。其二,盐湖那种,采用自沉积湖盐。其三,湖海盐水经盐田晒可以制取,其四,就是我最常用用来弄盐的,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卤水,用泼炉印灶的方法来做。

    之后,林蕊蕊抿了一口茶,又将不同盐区的盐的不同开采法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哪怕如大黑这般振奋的精神,这般武勇的青年,都写得手臂有点抽筋。

    这时,木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转眼间崔嬷嬷的影出现在门口前,她走向林蕊蕊,一脸担忧地说道:小姐,不知怎么的蜀城的孙捕头过来找,说是知府要审问,办案什么的……

    哦?林蕊蕊讶异,又是衙门找我?最近我还真是被他们照得勤啊。刚准备起,就听见旁边低沉的嗓音传来。

    不必去,刘煜开口道。

    林蕊蕊一愣,刘煜可不是一个喜欢掌控对方行动的人啊,这么说应该是有什么理由吧。

    大黑见林蕊蕊一脸茫然,便道:主公的意思是,不必去听白眼狼污蔑。

    何意?

    嗯,线人传来的消息是,苏夫人将你一状纸给状告了,说你故意在苏公子的脾脏上划刀,以便骗取更多的钱财。大黑脸色不愉地说道。

    什么?林蕊蕊真的愕然了,看过不要脸的,真的没看过这么不要脸的啊,救了人反而被污蔑,真是现实版本的东郭先生与狼啊,我那是救人,她儿子现在还躺在那里呢!

    小姐啊,在这天底下昧着良心做事的人多了去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么狠,要不是小姐你妙手回,他儿子早躺棺材里了,不感恩戴德就算了,居然直接就将你告上了衙门,这是完全撕破脸的架势啊!崔嬷嬷听了也很愤怒,但作为一个知道刘煜份的人,她并不焦虑,权贵圈子向来是拼爹妈拼背景的,那个苏夫人再怎么样也拼不过国力鼎盛时期的太子。

    呵!林蕊蕊冷笑一声,那她用什么罪名告我?

    大黑迟疑片刻说道:杀人罪!

    杀人?!林蕊蕊愕然了。

    咳,大黑咳嗽一声这才发现是没有说完,继续道,是庸医杀人罪。

    医术低劣的医生误用药物而害人命,若是家属没有追究也就罢了,若是追究了,官府也会判一个监之类的。

    呵,好,真是好呀,林蕊蕊非常不爽地站起,对崔嬷嬷说道,走,总不能让别人一盆子脏水扣在我上而不去辩解的吧!说完,直接离开。

    大黑想要过去拦住,反而被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的刘煜给拦住了。

    主公?大黑奇怪,明明是主公不想让她去的不是么,干嘛还要拦住他呢?

    无事,她去玩玩也好,左右那玩意,哪都能读,刘煜一脸淡定自若,嘴角翘起若有若无的威势。

    什么意思?

    大黑一脑子的疑问,但此时林蕊蕊已经离开,他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放得开的敢问敢说了,收声,趁着这个空档将原盐制作与手术手册,再次抄写一份备份。

    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藏蓝色服装佩刀的苏捕头被淹没在人民的海洋里面,都是一些附近听说了的乡亲过来质问的:

    孙捕头你什么意思,居然说我们林神医庸医杀人?!苏公子如今还好好的躺在那里呢,哪里死了!这是一个何家山的山民,气势汹汹。

    整个蜀城都没有一个大夫说能救,只有我们东家救活了,怎么的,不想付诊金也不能这么坑人啊!一个老太太愤怒的只用拐杖戳地板。

    孙捕头!外面的人那么坑人,可你可是我们何家山的半子啊!可不能让外面人欺负我们东家,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是!是!周围的乡亲们一起喊起来。

    苏捕头已经一脑门的汗,他母亲的娘家是何家山的,何家山的乡亲们对他很好,从他还是捕快起就帮衬他,看他到了捕头也只替他开心,从来没有什么为难的事找过他,淳朴友善得不能更好了。

    可这么好的亲友,如今却因为一个外人一个新来的东家将他愤怒的包围起来,苏捕头隐隐觉得有些郁闷与嫉妒。

    想归想,但还是低声安抚道:乡亲们,我也相信你们说的话,林大夫肯定是被冤枉的。只不过是那位苏夫人想佐了,或者想要敲诈陷害,这实在是让人气愤,但是知府大人毕竟是大人,你们总不能拦着不让我不去啊,到时候林公子不能及时到那里,吃亏的不还是林公子嘛……

    众乡亲一愣,面面相觑,也觉得似乎不能拦,否则会给林蕊蕊填麻烦的。

    林蕊蕊见状心里一暖,何家山的人真是朴质可啊,说道:何家山的亲友们。

    东家,东家你来了啊!东家有白眼狼诬告你!

    是啊!那个愚蠢的妇人居然还要求将苏公子抬到济世堂去给冯大夫治病。

    呸,在林神医之前不是早就邀请附近县市的大夫了嘛,那个冯大夫早干什么去了?昨要不是林神医,这什么苏公子早就死了。

    听他学徒说,说他当时出诊了,要是他在,不会让林大夫胡来。

    呸,听他花言巧语,上次还说我们是疫病呢,娘希匹的鬼的个疫病,林神医一下就将我们治好了,冯大夫呢?事后皮都没放一个!

    ……

    乡亲们七嘴八舌愤怒地开口。

    林蕊蕊听到这话心里倒是有了一些计较,又是济世堂又是冯神医么……哼,只怕又和他们脱不了关系,上次的事还没有算账,这下好,给他算个总账。

    你没事吧,林蕊蕊正打算对乡亲们发言说没事的时候,凌忻云突然从影里迈步而出,一脸担忧。

    跟着林蕊蕊出来的崔嬷嬷见凌忻云就差将手掌放在自家小姐肩膀上了,马上一个错步,站在两人中间,优哉游哉的似是无意识的行为。

    凌忻云一愣,有些诧异崔嬷嬷的举动,但在看到林蕊蕊那雌雄莫辩俊美无暇的脸后,心里又有一些了然,在这个并不避讳男风的洛国,想必这位神医受过不少扰,才会让边的仆人变成这样吧。

    我没事,你怎么来了?林蕊蕊转头看。

    凌忻云本想脱口而出,关心你!但在注意到崔嬷嬷暗含警惕的眼神后,他又将这句隐隐有些暧昧的话给咽下去,顿了顿,他看向那个孙捕头说道:我来自医谷,是一命神医的外门弟子,已经出师了,可以陪同去听审吗?

    一命神医在洛国的地位,差不多就和当初华神医在国家的地位一样,哪怕多年不在江湖飘治病,依旧存在着他的传说,而医谷这个名号,在百姓心中就直接和神医聚集的谷挂钩了,听到是一命神医在神医谷的弟子,哪怕只是外门弟子,那也是很了不起的存在了。

    孙捕头当即答道:当然可以!

    凌忻云不意外地点点头,脸上隐隐带着一分尴尬更多的则是骄傲,他隐晦地看向林蕊蕊,原本以为哪怕不会看到对方犹如见到亲人的激动表,也应该看到暗含赞赏与羡慕的神,可事实却狠狠打了他一棍。

    林蕊蕊只是淡漠的瞟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和崔默默说话……

    淡漠的瞟了一眼……

    瞟了一眼……

    凌忻云脸上的表彻底僵硬了。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

    林蕊蕊一行人被一众担忧愤怒的何家山村民送到衙门口,村民们被拦在外面,林蕊蕊迈步走了进去,走在她后的是孙捕头和脸色还有点没缓和过来的凌忻云。

    大堂正中挂着一块牌匾明镜高悬,下面摆着一道画着万马奔腾图的屏风,屏风前面是长方形棕红色的案几,右上角摆着签筒,筒里倒插着鲜红令牌。

    大堂两侧挂着正楷大字写着回避肃静的牌匾,之下站着两排着黑衣的衙役,他们手持黑红色的长棍,目不斜视望着前方。皂隶前面大堂一侧,摆着一张椅子,一位中年略显富态的夫人正在丫鬟的伺候下喝茶,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正是苏公子的母亲苏夫人。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