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与XX等重的诊金

    还愣着做什么?针线递过来,林蕊蕊见凌忻云愣住那里半天没有反应,忍不住低声喝道。

    哦,哦,马上,说着,他就熟练的从小盒子拿出干净的针线,递过来的时候还不忘有些惭愧地说道,抱歉。

    哼,林蕊蕊不搭理他,接着用络合碘清洗了一下伤口,专心缝合针,很快,一道整齐的最后还打了一个蝴蝶的纹路出现。手术完成,她伸手按住苏军师的心脏部位,心跳还在且比较平稳,又打开了空间助手医检,大红色的交叉骷髅已经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绿色的良好符号,这才放下心来。而到了此时,松懈下来的林蕊蕊才发现,后脊梁已被冷汗浸透。

    还好看的,凌忻云脑袋冒出来突然来一句。

    林蕊蕊被这句话给雷到了,听起来怎么感觉是评价一件衣服上的补丁啊,不过,这确实是一块补丁倒也没错。

    你干嘛,林蕊蕊闪,躲开一块伸过来的毛巾。

    拿着毛巾的是一脸愕然的凌忻云。

    那个,毛巾,给你的……手术工程中,凌忻云一直给林蕊蕊抹额间的汗水,避免汗水掉入伤口感染或者遮住林蕊蕊的视线,此时手术虽然结束,但看的林蕊蕊额间的汗水,他还是反的想给林蕊蕊这擦汗,这才会被林蕊蕊避开。

    哦,谢了,林蕊蕊冲他微笑点头,无比淡定地接过毛巾,脸上神色自若,实际上她心里却觉得有些尴尬。

    匆匆擦了擦汗,又洗了手,摘下帽子,脱下白色手术大褂,两人都整理好,互相微微一笑,然后拉开房门。

    砰——

    哗啦哗啦……

    别急别急!诶,你摔到我上,踩着了!

    ……

    可能是有人一开始是紧贴着木门站着的,林蕊蕊那边突然一拉开,这一溜人就犹如骨牌一般,顺势倒下,一大片人的半截体都倒在房间里,算是给两人拜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

    两人心里汗了一把,林蕊蕊抬眼,这才发现木门外的院子已经被大夫、衙役们等挤得水泄不通。本来是不会有这么多人的,奈何林蕊蕊这次又是一次大动作,直接挑战医典里面的绝症教条,大夫们一传十十传百,大夫们的小厮又不小心将消息泄露出去,小厮们的亲朋好友乡里乡亲的也得知这一消息。

    大家知道谣言吧,县里面开始流传的是这样子。

    大夫与大夫说,听说了吗?林神医要救治一个脾破裂的病人,那可是医典上面都判定过的绝症啊!

    大夫与小厮说,林神医不信医典的绝症判断,打算手术救人,我去看看,你看着药方。

    小厮与亲友说,艾玛,林神医要挑战医典绝症了,开破腹的,厉害得紧啊!快去看!

    直到……

    听说了吗?林神医开破腹把一个死人救活了!这是神啊!

    ……

    经历一番口舌后,它,就变成如上的样子了。

    院子里的人见着林蕊蕊出来,他们真是激动得不行,一个个都涨得脸红脖子粗的,几个大嗓门开始吼道:

    神医神医,里面的人活着吗?

    神医,你救治成功了吗?真的开破腹了吗?

    林神医,听说你是华神医的曾曾曾外孙,对不对啊!

    林神医,你成亲没有啊!

    ……

    林蕊蕊微微蹙眉,开膛破腹这种事,她没打算这么早就让外人知道,毕竟,这是一个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年代,她的这项医术,在很大程度上是与传统礼教起冲突的,很容易造成一系列的麻烦……虽然她并不畏惧这些,但她也不想那么快沾染上。

    而且,门外这熙熙攘攘的人也太多了,林蕊蕊能从强大的直觉上获知,一部分确实是好奇跟风跑来的,一部分是崇拜,但是还有一部分完全是浑浑然然的浑水摸鱼,甚至有一些扯着嗓子抓着开膛破肚问问题的人明显不怀好意……

    果然有些不对劲。

    林蕊蕊蹙眉间,衙役们在这个时候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充分将那犹如朝廷恶犬一般的凶悍天赋使出来,这才震住想要跑进去看到底起死回生没有的乡里乡亲,也震慑住了一些想要浑水摸鱼这辈,没让他们偷溜进病房做坏事。

    原本焦虑的刘县长,在踮着脚看到林蕊蕊沉静的眼神后顿时淡定下来,知道林神医肯定是救人成功了,心里的大石头才彻底落下,诚然,如果病人死了,他确实可以推卸责任对苏公子的父母说是林神医救治不利,但终归与他半点好处没有,反而会有一,因为就是在他的地盘上出事的,这个没办法推卸。

    好在,一切都顺利。

    从来不信佛的刘县长也在心底默念了几遍阿弥陀佛,然后想要赶紧过去问问具体况,这不动不知道,一打算动他就有些头疼了,原来院子里的人原来越多,已经变成外面的人想出去出不去,里面的人想进来进不来……

    好了!都静下来!刘县长高呼。

    到底是父母官,一声号令,周围叽叽喳喳的人群很快安静下来。

    趁着安静,一直没有开口的林蕊蕊看着外面各种期盼的眼神,微微一笑说道:手术很成功!

    啊!军师安全了?!山大王听了很成功,一颗心就落在实处了,瞬间开始扭动体就想往里面挤,因为他块头大,长得又凶猛,附近的村民对山大王的推搡可不敢有半点怨言,很快他就挤到了林蕊蕊面前。

    刚想进去,却被林蕊蕊一把拦住:好了,冷静下来,现在可不能进去,他刚刚动了手术需要安静与干净的修养环境,你远远的看一眼就行了。

    一个能挑战权威医典,从阎王那里抢人的神医,山大王哪里敢说半个反对的字,虽然还是很想进去看看,但依旧老实地点点头,然后就扒在窗口,努力伸长脖子看着,在瞧见那平缓但微微起伏的口时,凶神恶煞的脸上露出憨憨的喜悦的笑容。

    乡亲们听见林蕊蕊的话,又看见山大王的举动,互相也就不再推拿保持安静,片刻后,一个个小心翼翼的仿佛是初中生面对教导主任提问一般,低声道:

    林神医啊,能让我们也看看么……

    林神医,我们保证不吵,就在外面看看……

    神医,看了俺就回去种地了!

    ……

    林蕊蕊对他们这种表现有些哭笑不得,这有什么什么好看的,里面也就躺着一个还被麻醉的病人啊,该说洛国人拥有凑闹的本么,不过远远的看看倒也不是坏事,便了他们。

    刘县长看到林蕊蕊的点头,嘴角一抽,他刚还眼巴巴的希望林神医能把这些人给吼走呢,怎么居然答应了?唉……又是一滩麻烦事。

    外面是衙役们在维持秩序,不准喧哗,旁边留出两个人的空位,两个人可以从门窗缝那里看,等离开的时候,另外两个人赶紧跟上。

    因为里面没有直播开膛破肚,所以大家看得很快,一般就是先被屋里的血腥味熏得一惊,然后会看到几盆满满的血水,再看到病人部确实一直有起伏,三个步骤后,就让位子给后面的人了。

    林蕊蕊也没搭理他们,又一次推门进去,拿了一碗止痛的药水,给苏军师灌了进去。因为苏军师被打的是麻醉针,时间到了自然就会醒,没一会,苏军师的嘴巴就动了动,手还颤了颤。

    这个动作很小,但也被外面正好轮到的细心人看到了,这不,很快就听见有人低声惊呼:哎哟,动了动了呢!

    真的真的吗?哪呢?一个刚刚转离开的又回头。

    哎哟,我还会骗你不成,手指和眼皮都动了啦,不过看得出这小伙还很累,似乎又睡过去了。看到的那个人推了推想要挤回来的人,得了走吧,林神医还在里面忙着呢,你也不想吵着对方吧。

    一听到林神医的名号,所有激绪又平复下来,一个个都用敬畏崇拜的眼神看向木屋,似乎能透过木屋看到那位和阎王抢人的林神医一样。

    这时,林蕊蕊又走到窗户边,刷刷刷——无数双充满濡慕敬畏仿佛看金塑像一般的目光对准她,林蕊蕊心里落下老大一滴汗。

    顿了顿,才说:好了,唤两个干净的人进来,把患者抬到别屋好好休养。其他乡亲早点回去吧,时候不早了。

    听到敬畏的神医发话了,谁还敢滞留,众人这才议论着渐渐散去。

    就在林蕊蕊打算命人清理手术现场的时候,突然一架急行的华贵马车飞驰而来,马车还未彻底停下,上面就跳下来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一溜烟地就往民房里面跑,在被衙役顺手拦下后吼道:刘县长,你快点过来,我家夫人,要唤你问话呢?

    刘县长脸色一黑,这样被小厮喊着真是太没面子了,但他终归还是得罪不起那位苏夫人,顿了顿,还是走了过去。

    只见马车的车帘稍微挑起了一点点,刘县长微微鞠躬,正在那里与里面的人对话,一会是焦虑的摇摇头然后又点头,然后又指了指民房,最后指了指那位犹如青松立在那儿的林蕊蕊。

    片刻后,他几步走过来,凑到林蕊蕊边说道:林神医,那位苏夫人唤你过去呢?

    林蕊蕊摇摇头说道:我这里还没收拾完,明再说。

    刘县长一下急了,说道:林神医。这位苏夫人在洛阳也是很有来头的人物,得罪不起的,赶紧去吧。

    苏夫人?还要赶紧的?

    她以为她是谁啊!

    林蕊蕊微微蹙眉,说道:不去,奈我何。

    刘县长一下噎住了,他还真的奈何不了林神医,但他也得罪不起那位苏夫人,毕竟是顶头上上上司的夫人,顿了顿,说道:苏夫人是这位病患的亲属,也是担忧想问问况,所以还请林神医移驾。

    刘县长已经说得这么恭敬了,林蕊蕊也不是个得势不饶人的格,放下正在整理手术刀的手,拿出手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然后将这绣艺精美的手帕随手一放,说道:走吧,去看看。

    两人一起来到马车前,一个美貌丫鬟站了出来,看到林蕊蕊的面容一呆,紧接着俏脸立马就红了,羞了羞后说道:这位大夫,我家夫人有话问。

    嗯,你让她说吧,快点,刚刚做完一趟手术的林蕊蕊很累,所以有些不耐烦。

    额?

    丫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恭敬的人,被这态度惊到,半晌,没开口。

    林蕊蕊见没话说,转打算就走。

    就在这时,一个庄重的女声音从马车里传出:这位大夫,就是你救了吾儿的命吗?

    嗯,林蕊蕊停住脚步,点点头。

    大夫,你想要什么赏赐?

    赏赐?

    林蕊蕊都要被这傲慢的态度给逗笑了,这夫人脑子是有毛病吧,面对救命恩人不感激也就罢了,居然还跑出来犹如打发乞丐一般的,居高临下的问想要什么赏赐?这完全就是变仇人的架势啊。

    林蕊蕊冷冷一笑,也不搭理,停住的步伐再次迈开。

    大夫,贪得无厌可就不好了,那庄重的女声带着一分警告的尖锐,俗话说得好,不是你的,拿到手上也是烫手的。

    呵,林蕊蕊真的冷笑出声了,她根本没有回首看马车,而是低声说道,这位夫人,你觉得你儿子值多少银钱,你就给多少好了!

    你……这个回答太刁钻了,苏夫人简直不知如何回答,顿了顿,她旁边的一个丫鬟低声耳语几句,她脸上的笑了,我儿子是我养大的,我儿子吐的血都是精贵的,你称好,我就给一样重的金子。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故意顶撞而说,那么现在林蕊蕊是真的想要让这位夫人出点血了,稍稍思考,她的目光就转向了一个被麻布盖住的木盆。

    对旁边的衙役说道:快,去把那个木盆端过来,小心别溅出来,一点一滴都是金子。说的实话还面带讽刺。

    掺了水的可不行,真要用,就得,就得将它们分出来计算,那个出主意的丫鬟连忙开口道。她进苏府可没几年,靠得就是她的智慧与才智,一步步在苏府站稳脚步,得到苏夫人的宠信,然后成为一等丫鬟之一,但她的目标是唯一一个最信任的大丫鬟,只不过这个需要契机,而今天,她最是知道自家夫人小气又面子的格,这个就是契机。

    林蕊蕊淡淡地瞟了这个丫鬟一眼,能轻易从她眼中看到野心以及参杂了一些别的东西,漫不经心开口:放心,它是固态的。

    固态?血液能使固态的吗?

    丫鬟与苏夫人都是一脸愕然。

    喏,这是手术后切下来的你儿子的脾脏,嗯,你们先拿去称重量吧,算好前后随你们处理,埋了或者烧了都行,林蕊蕊不无恶意地看着衙役将盆子递过去。

    哐当——一声,马车里传来茶杯被打碎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女声从马车中传来:你,大夫……你说什么?显然,苏夫人被吓坏了。

    脾脏啊,林蕊蕊微微歪了歪脑袋,一副很自然无辜的模样。

    你,你……苏夫人上气不接下气了。

    一旁的刘县长捂住嘴巴背过去偷偷笑,他也早看不惯这夫人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今儿瞧见她吃瘪,心顿时好了。

    丫鬟听到马车里苏夫人的指示,不甘不愿哆哆嗦嗦地走上来,瞧了一眼盆里血淋淋的脏器,捂住口一副很想呕吐的样子,好一会才缓过气,声音有些飘忽地说道:这是……这是小少……呕,爷的……小少爷的脾?

    是啊,快拿去称重吧!林蕊蕊一副关切的样子看着丫鬟。

    你,你……我,你……丫鬟的脸更加苍白了,接都不愿意接一下盆子。

    快点吧,嗯,林蕊蕊保持温柔和煦的微笑,只不过这微笑在丫鬟看来,无异于洪水猛兽。她再也顾不得偷瞄这位俊美的少年了,口一股股翻涌得反胃,她猛地背过去,跑到远处的草丛开始干呕起来。

    苏夫人在马车里暗骂一句:没用的东西。显然,这位丫鬟试图用提供计谋获得心腹信任的法子给搞砸了。

    苏夫人又命令另外一位小厮开口,小厮听后,便对林蕊蕊说道:为何要切掉小少爷的脾脏?为何不提前告知?后一句已经变成质问。

    林蕊蕊一脸没办法地开口:没办法啊,你儿子这病太危重,你们又不在这附近,如果还要提前请示你们,只怕你现在看到的就不是你儿子的脾脏,而是尸体了。

    嘶——马车里传来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不一会,又听到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很显然,这位苏夫人被尸体这词汇以及林蕊蕊的态度给气狠了。

    不信你们看,正因为他的脾脏已经被闷棍撞破,喏,上面有好几道裂口,脾脏一旦破了就会不停流血,保不住的,只能切掉,衙役在林蕊蕊的指示下,脸色发白的掀开木盆上的麻布,林蕊蕊指着上面的裂口对小厮说,小厮一脸绷得苍白泛黄,好一会才说道,是,是吗?

    虽然是对着林蕊蕊说的,但他的视线明显是看着马车,等女主人的示意。

    那,那现在怎么办?苏夫人被这个脾脏惊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怎么办?不就是按你说的办吗,林蕊蕊一脸漠然。

    啊?

    称重,换金子,林蕊蕊的眼底闪过一抹讥诮。她的嗓音是中低哑柔柔的,很是温婉好听,可在苏夫人耳里,无异于是有尖锐带刺的刀子反复在心窝里面戳来戳去的,她只觉得心脏都要痛死了。

    怎么,怎么能用这种庸俗的方式对待她儿子的体,哪怕只是一部分……

    不过,这也是她自己造的孽。

    一时间,苏夫人就对那投机取巧的丫鬟愤恨起来。体一下软软的懒躺在马车里的软垫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就按大夫说的做吧。

    是!小厮说完,赶紧将盆子放在地上,搓了搓有些湿润的手,心里有些恶心将这块血淋淋的红放在秤的一边,然后开始称重量。

    称完之后,小厮小心翼翼的将隔出来的那块东西放在木盆里,然后赶紧擦干净手,跑回马车与那位夫人说着什么。

    很快,就见小厮拿着一个包袱走过来,递给林蕊蕊,顺便说着:那我家少爷可以接走了吗?

    林蕊蕊顺手接过,果然是重量差不多,说道:让他再休息休息,短时间不要离开这块,还得多喝几副药看看况呢,对了,记得去蜀城的荣草堂买药,药方子在这。

    欸,欸好的……小厮连忙点头。

    就这样目送犹如谪仙的林蕊蕊转离开,紧接着,她后跟上一个高胖的男子。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