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新的致富想法

    下了早朝,朱弘央,洛国御史大夫三公之一。

    可因为刘启是个厉害的皇帝,权利渐渐归纳在尚书台那,三公已经没有过去那么风光了,朱弘央也在寻求稳重求变。

    他回到家,一进门就立刻向书房走去,打开一个柜子,里面都是绑着红色绳子的绢布卷,打开最近的家书,认真查看一番,果然看见了今天闻名与早朝的名字,然后冲候在后的老管家道:去将云鹤叫来!

    朱弘央已是满头白发,在古代可算得上实实在在的高龄老人了,不过因为保养得好,又经常运动所以脸部依然红润,体健壮,双眼时不时会闪烁着名为精明的内敛之芒。今儿早朝时,朱弘央敏锐就地捕捉到皇帝在说及林子墨的时候眼中漾的笑意,那绝不是说一个平凡的天才,那里面绝对还含着对嫡系后辈的一种骄傲与关。甚至他还大胆的猜测过这个叫林子墨会不会是皇帝遗落在民间的儿子。

    不不不……英明神武的陛下一定不会做……这——种——事————的对……吧……

    朱弘央陷入诡异的沉思。

    祖父大人,不知您唤孙儿来是?年纪二十岁上下的华服公子匆匆赶来,仔细一看,这不正是林蕊蕊在蜀城的时候给医治了不举之疾的男子朱云鹤么。

    云鹤,我记得你在家书上写给你治病的就是一个唤作林子墨的林神医对吧,朱弘央看向朱云鹤。

    朱云鹤这件难以启齿的事不敢和父母与妻说,但又怎么瞒得过人老精明的朱弘央,不过是只言片语就从孙儿口中掏出全部真相。若不是担心孙儿会被无良大夫欺骗,他也不至于兴起调查的意思,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一调查,还真让他对上人了。

    是的祖父,朱云鹤脸红的垂下头,虽然还没到林蕊蕊说的十四天,但是确实能感觉体更舒服了,那里也更有劲了,以为祖父是关心自己的朱云鹤,有点羞涩地开口,是,是有些用的。林神医不愧是林神医……

    没想到他医术也那么好,朱弘央呢喃片刻,了不得,真是了不得的一个人啊,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就这般厉害,思及此,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孙子,原本觉得还不错的,现在看着看着忽然变得有些恨铁不成钢,只恨不得自家孙子也有那林子墨一半的本事就好。

    不过变不成那样的人,能拉拢那样的人也是极好的。

    他尚未及冠吧,应该也是要入学的,朱弘央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你想办法打听清楚,或者直接推荐他去你所在的书院吧,好好结交。

    往后你就可以多和同窗们走动……朱弘央说:特别是林子墨!记住,千万不要摆你的贵公子架子,明白吗?

    同窗可是最好的资源,古代父子甚至是师徒同朝为官都要避嫌,但是同窗可不用,同学之间走动,哪怕之间隔的等级有些大,但在众人眼里也是非常正常的交际,不走动才会被看成不正常。

    这……朱云鹤心里暗自吐舌,他哪里敢在林子墨面前摆架子啊,那可是个眦睚必报的蛇蝎美人,而且还那么厉害有手段,有些迟疑。

    嗯……朱弘央的表严肃起来。

    是的,祖父,朱云鹤老老实实的应着,只是看林神医那么忙碌的样子,孙儿真不知道他会不会入学……

    如此的话……朱弘央背着手走了几圈后开口,反正结交总是对的,记住,没有哪个人是傻子,真心对真心知道吗!

    是!朱云鹤应声。

    对了,我记得你妹妹馨儿今年十五了吧,看过亲家了吗?朱弘央忽然问道。朱弘央份高,他的这个孙女又美貌得很好,是以很早就有人求娶,只不过一直没看到合适的人家所以没有嫁人。

    有过,但一直没有定下,朱云鹤答道。

    十五岁了,不小啦!朱弘央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朱云鹤,带她去蜀城散散心吧,女孩子家家的成天憋在家里像什么样子,好好的格都要憋木头了,你回到蜀城后记得感谢林神医,顺便就带你妹妹出去见见世面……你明白吗?

    是!朱云鹤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孙儿明白的。

    ……

    ……

    远在在蜀城的林蕊蕊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那么多人盯上了,此时此刻的她,正在后山溜自家的老虎与金雕。

    许是喝了空间水改造的原因,小白虎这体型已经有成年老虎那么大了,自从它来到后山后第一件事就是咬死了过去在此称霸的老虎,然后几声呼啸宣布自己的霸主地位,之后又打过几次架,不……更应该说是力大无穷的小纹彻底单方面虐杀那些凶兽,完成赫赫威名,彻底接管了后山附近的地皮。

    至于金雕,不过十几天的时间,看着过去只有猫头鹰大小的金雕,材迅速拔高变长,似乎在进行二次发育一样,一金色的羽毛金灿灿的,阳光下似乎还产生了鎏金般的神采,额间长出三根长长的金色带银的羽毛,偶尔随着摆头而飘动,宛如神话中的大鹏迷你版一般神骏。

    东家东家,你喊的人来了,何管家利索地拨开层层灌木,来到林蕊蕊后。

    嗷呜——似是知道陪伴自己的小主人要被眼前这个喊走了,小纹龇牙咧嘴,猛地冲它呼啸。

    咻——金雕也是一个大力的俯冲,锋利的爪子几乎是沿着何管事的头顶过去的,有几根灰色的头发随着爪子过去而缓缓落地。

    啊……东家你管管小金啊,老奴头发本就稀少,再来几次就要没头发了,何管事愁眉苦脸地看着几根头发轻飘飘的落地,又苦着脸看着巨大的金雕。

    林蕊蕊虽然没打算彻底让白虎与金雕暴露在众人面前,但几乎几个高管心腹都知道了它们的存在,从最初吓得几乎尿裤子,到目不斜视,再到现在的偶尔低声抱怨,蜕变不过七天的时间。不得不说,被林蕊蕊看中的人,心理素质都是极其强大的。

    那,……刘公子呢?林蕊蕊实在是不想提这个人。

    刘公子最近倒是安分低调,再见面也没有多说暧昧的话语,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无时不刻的在边。

    林蕊蕊为了激他离开都用过了两方案。

    其一,以体验教育为由故意等下雨后带他去湿漉漉的田里面,还故意伙同了几个何家山的人,让他们穿得很脏很邋遢就为了路上故意去撞他,要知道刘公子可是有点洁癖的,这也算贵族士大夫的一点通病。结果,刘公子确实踩得一脚泥,可他却依旧是那般淡然自若,硬是在田埂上面走出了上朝的风范。

    那一股人的气势啊……原本和林蕊蕊约好的何家山人完全不敢动,只敢哆哆嗦嗦地跪在两边,看着刘公子淡然而过。让等着看好戏的林蕊蕊气得牙痒痒的。

    其二,崔嬷嬷也是知道林蕊蕊心意的,所以新收拾出来的给刘公子居住的别院在后山脚下,是离林蕊蕊主宅最远的一栋,林蕊蕊想让他们离开,就命令自家聪明的宠物在深夜去扰他们,也不靠近,就是不停的巨声吼叫,然后丢一些老鼠之类的恶心尸体在他们的庭院里。

    就这么三天过去,就在林蕊蕊以为刘公子会忍耐不住的离开时,却在第四天的凌晨,在自家院子里看着被捆绑得五花八门的小纹与小金,两只凶兽上的毛都有一定程度的损伤,小金头顶的金羽都耷拉下来,看到林蕊蕊后整个体有气无力的抽搐几下,小纹似乎更加惨,有一只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嘴里不停的呜咽呜咽着,张开的大嘴里明显可以看到一颗虎牙断了一截。

    林蕊蕊想开口说什么,却见不请自来的刘煜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小干果,完全放开贵公子的礼仪咬得那叫一个嘎嘣脆啊,林蕊蕊心里一阵恶寒,不再开口。

    这个嘛,何管事眼底略含同地看着林蕊蕊,他是老人了,当然知道自家东家与刘贵人之间的纠葛,原本在不知道东家别的时候,他是很气愤的,甚至还动过牺牲自己毒杀这个想要迫良家美男的人渣,可在知道东家的别后,何管事的心理活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甚至都有点喜闻乐见了,刘公子说,他是要与你一起去的。

    为何……林蕊蕊有些牙疼。

    这个,刘公子没说……何管事低下头,那样一头洪荒凶兽也只有东家你敢在他面前问理由,其余人早就颤颤惊惊的跪趴下了好么。

    因为,那块地我也参与种植了不是么,蕊蕊,不知从何时站在那里,刘煜一袭黑衣镶着暗金色的瑰丽花纹从后面走过来,修眉凤眼,不苟言笑,橘黄色的光印在高高的鼻梁上,更显得双眸黝黑深邃勾人心旋,气势惊人。

    可是今是沐休,你不必跟着我去上课,林蕊蕊皮笑不笑。

    可是蕊蕊不是教导我,三人行必有我师,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以及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吗,刘煜一步步向着林蕊蕊靠近,明明没有放开上的煞气,却依旧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原本蹲在林蕊蕊脚边的小纹与小金,在狠狠地瞪了刘煜甚至打算护主的冲过去的时候,却被刘煜的一个注视给压制在原地,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夜遭受的虐待记忆太深刻,半晌,一虎一鸟,发出呜咽的可怜声音,又因为不肯因害怕放弃主子,只能闭着眼睛哆哆嗦嗦的紧紧靠在林蕊蕊腿前,一副舍生取义的模样。

    呵,弱是弱了点,倒是个忠心护主的,刘煜收回看向一虎一鸟的视线,重新看向林蕊蕊,蕊蕊,你说我说得对吗?

    对是对,但……林蕊蕊还想挣扎,暗骂,怎么回事,自从刘煜来到这里后气场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大了,她都有点hold不住了!这实在是不科学啊!

    蕊蕊,你觉得我学得好么,刘煜此时已经靠近林蕊蕊不过半尺,抬手,暖下如白玉无瑕,指尖穿过林蕊蕊耳垂边的长发,轻柔的帮她挽到后面,半低头,声线无比暧昧低沉的着重银,夫子!

    这夫子喊得不像是夫子,倒像是喊娘子。

    特别是那温湿润之气喷涌而来,良久没怎么波动过的心脏,突然砰砰——猛地撞击两声。

    你……不知不觉间,红润已经印上她的双颊。

    刘煜看到林蕊蕊故作正经的红晕,心颇好的勾了勾嘴角,冷硬的气质散去,动心心弦的外貌似是彻底释放开,妖孽无双。

    随你的便吧!林蕊蕊不是小女生,哪怕一时间被激得脸红心跳,但还是用强大的意志力很快恢复过来,紧接着冷冷清清的抛下之句话,头也不回的下山离开。

    何管事赶紧跟着林蕊蕊的步伐往下走。

    徒留一人一虎一鸟。

    噗——树上几个看到全程的黑衣人,低着头,肩膀不停地耸动,他们已经没有最初震惊的心了,不过几天,对这样的况他们已经从震惊,诧异,麻木变成现在的看戏。

    又被抛下了,刘煜嗓音有些低沉,又似是疑惑地看着还呆立在远处的一虎一鸟,大黑。

    属下在,大黑不知从何处蹿了出来,单膝跪地。

    为何总将我与它们抛下?

    大黑一怔,额……这话让他怎么回答,总不能说主公像宠物,和它们享受一个待遇吧,不过就旁观者看来,那位林小姐分明待宠物要比待主公好啊!咳咳咳……但是这话他可不会和主公讲。

    大概……是因为林小姐放心主公。

    何解?

    额,嗯……大概是因为,大黑开始绞尽脑汁,她笃定主公很她,很包容她,所以她其实是变相的耍小子撒。这因为她相信主公总会追上去的。这其实也是喜欢的另外一种表达的方式。

    嗯?刘煜原本有些暗沉的眼睛一亮,撒?喜欢?似是找到了什么好理由一般,音调都有一些拔高了。

    是,是的……大黑摸了摸自己脑门上的汗,说完后立刻恨不得刷自己一耳光,怎么这么白痴的借口都说出来了,当时是不是脑抽啊!谁会信啊,天,下一次一定要多思考才能出口……

    原来如此。

    属下知……刚准备把罪字说出口的大黑当即就愣住了,他轻轻抬眼偷瞄,主公虽然依旧面无表,但作为有十几年心腹经验的人来说,他绝对从刘煜脸上看到了找到解释的模样。

    一瞬间,大黑瞬间就石化在当地,随风一飘碎成渣渣了,主公,为何每次有关林小姐的事您的智商就像是被狗吃掉了一样,被狗吃掉了一样,被狗吃掉,被吃掉……

    他已经呆滞的脑袋里已经开始无限循环这句话了。

    而刘煜已经抛下自己的下属,虽然表淡定自若,步调十分闲适,似乎一点也不急着追上前面的倩影,可实际上每一步几乎等于十几米的,正是绝学之一的缩地成寸。

    不一会,他就赶上了待在后山田埂的林蕊蕊。

    他过来后,入目的就是修而立的林蕊蕊正打量着高高的陡峭的山坡,顺带摩挲着这三十亩地边缘靠着的山壁,卷翘的睫毛微微蒲扇,樱唇微抿,深邃迷人的猫眼透着神深思的神色。

    蕊蕊可是发现什么?刘煜低声开口。

    卧槽——这人怎么又来得这么快!

    简直就是魂不散啊!

    林蕊蕊在心里暗暗无语,面上还是波澜不惊,因为她现在正为自己的发现而狂喜。

    早在十天前听说试验地的诡异时,那经过《玉女仙医》改造过的强悍直觉就开始隐隐发出警示,挠心挠肺的想让自己去探照一番。可前几过去的时候,经过直觉的帮助,以及青岩从这里翻找出来的一块墨黑色小石之后,她确实发现了奇妙之处,那就是:

    这里存在煤矿!

    煤矿啊,这意味着什么,瞬间能从小农时代走向蒸汽时代的能源啊!

    好吧,先不说那些先进的机械设备能不能弄不出来,但单单就新能源这一点来说就已经非常重要了,万万不可少了,若以后真要发明什么,没煤矿这种能源,局限就太大了!

    可前些子让她挠心挠肺的是,因为功德值不够,许愿树的等级不够,她无法幻化出用来寻找煤矿的探测器。找不到具体位置的话,这煤矿就不好挖了,人力物力都是一个巨大的消耗。

    本来她都打算一年后再来拼一把,却不想刚刚用意念进入空间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名称:算盘

    功德:造福百万商家(有潜力)

    功德值:400(有多少人能使用算盘,就能获得多少功德值)

    名称:复式记账法

    功德:造福百万人(潜力无限)

    功德值:900(有多少人学会,就能获得多少乘以十的功德值)

    名称:纸

    功德:功德万世(人类文明的转着)

    功德值:2000(有多少人能使用纸,就能获得多少功德值)

    名称:神臂弓

    功德:弓中之王(潜力无限)

    功德值:9300(有多少人能使用神臂弓,就能获得多少乘以一百倍的功德值)

    名称:元戎弩

    功德:绝世凶器(潜力无限)

    功德值:40000(有多少人能使用曲辕犁,就能获得多少乘以一千的功德值)

    ……

    一瞬间出现的功德值差点没闪瞎林蕊蕊的双目,连一旁的青岩都是目瞪口呆的表,最重要的是,这些数据还在以每分钟为单位不断的向上变化,虽然每次变得数目不够多,但是涨势喜人,简直就像是有保障的红股一路向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惊喜,空间外围的白雾虽然没有散开多少,但是许愿树的等级已经上升了!

    中级许愿树,虽然变幻出来的东西的条件,仍然需要主人对这个造物的构造很熟悉,但是,它能变幻的已经不再局限于纯木工制造,也就是说只要空间主人熟悉,它就能变出金属的探测器!

    这简直天降大馅饼啊。

    蕊儿,你在干什么?刘煜见林蕊蕊似是呆在那里一般,再次出声。

    嗯,找煤炭,林蕊蕊低声回答。

    煤炭?刘煜觉得,自从和蕊儿一起后,总是能从她嘴里听到层不出穷的新词汇,刘煜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刘煜脑中想着一些念头,脸上的表反而温和下来,问道:蕊蕊,这‘煤炭’是何物?有何用?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