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夫子的第一课

    刘煜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林蕊蕊,直直的专注地盯了她一会,片刻后,低沉的犹如大提琴拉响般磁的嗓音响起:“蕊蕊,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林蕊蕊没有回答。

    顿了顿,刘煜似是放下担子又似是有些自爆家底般说道:“那人,嗯,想让你做我的夫子!”

    夫子?!

    这不就是老师的意思吗?!

    林蕊蕊的脸皮瞬间就抽搐了,她看向刘煜,分明从他的双眸中看出极度的郁闷,片刻,压抑着笑声说道:“这事,小生自认是做不到的。刘公子才富八斗,学富五车,乃天上文曲星下凡,完全就是温良恭俭让的典范人物,如此俊杰人物,小生哪敢就任夫子一职。”

    刘煜抬眉,温良恭俭让这种形容词来形容他真的好么,他可是洛阳小儿闻声止哭有“玉面阎王”之称的人,虽然都是赞美的词汇,但真的不是反讽吗。

    说实话,刘煜是真的没有想到,刚刚抵达蜀城的地界就会收到自己父王的来信,通篇也没个解释,只说在蜀城发现一位极其有才的人物,命他拜其为师,更加重要的是,父王这个传信似乎不仅仅是给了他,几乎是所有的皇子都收到了一份一样的传书。

    这里面的含义就值得玩味了。

    这也注定了他不能将这件事含糊过去,因为一旦他置之不理,说不准其他皇子会乘虚而入。

    刘煜看了一眼冷着脸的林蕊蕊,声音不自觉地放低一点:“蕊蕊,我是诚心诚意的!”然后他的衣袖往后面一甩,正好用尾风扫掉了一堆箱子上面的麻布,只见层层叠叠的金银珠宝,锦衣首饰露了出来。

    那里面的金光熠熠差不多能闪瞎人眼。

    林蕊蕊嘴角抽了一下,这位还真是认真啊,居然还带了丰盛的拜师礼,不过能命令这种活阎王一般的人的份,啧啧,怎么想都只有万人之上的那位了。该怎么说尼,该说自己一不小心就在陛下面前大放厥词了么……

    “可我没什么能教你的,”林蕊蕊双手抱,哪怕知道对面是什么样的人物,她也不想妥协。

    “没关系,你只要是我的夫子就行了,”刘煜低沉的嗓音慢慢悠悠地说着。

    林蕊蕊听得浑一个激灵,这种把我的夫子,念得犹如是我的夫人那般自然暧昧,相信是个人都会觉得鸡皮疙瘩一受不了。

    见林蕊蕊没有说话,刘煜又抿了一口茶,慢悠悠开口道:“蕊蕊,虽然你是公子打扮,但你莫要忘了,你终归是小姑娘,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林蕊蕊略有些疑惑地歪歪头。

    “你与朱二公子很熟?”刘煜又一次提醒,眼中闪过一丝红光,“蕊蕊,我记得军师赌约里还有一条是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你的份吧。”

    林蕊蕊这下了然了,只怕是那个都没有传出蜀城范围的“蓝颜祸水”,突然一下又想起当初任由流言发展时心里涌现出来的不良感觉,原来,原来根源是在这里……该说,直觉还真准么。

    她的嘴角忍住抽搐,认真说道:“纯属病患与大夫的关系。”

    刘煜稍稍安下点心,然后又补充道:“即使如此,任由外面那些流言终是不妥的。”

    林蕊蕊嘴角抽搐了一下,已经懒得回话解释。

    她四下看了看,想起自己的功德值,突然觉得面前这人是个极好的帮手,便道:“于理论之间我是没有什么可以教导的,不过我这里有一物,可使你的位置获得彻底巩固,你要不要学!”

    刘煜挑眉,顿了顿,缓缓开口道:“莫非是能高产的种子?”虽然高产的农务确实能让他加分不少,但肯定是达不到彻底巩固的,蕊儿虽然聪慧,但终究是是女子,眼界浅了点。

    林蕊蕊摇摇头,然后对他招手道:“随我来。”说完转,站如青松地往外走。

    刘煜顿了一下,实在被林蕊蕊那宛如招宠物的态度给愣住了,好一会才跟上去,走了没几步就看见大黑正低着头,肩膀耸动地跟着他,毫无疑问,他肯定是从哪些地方看到了。

    不过林蕊蕊的影已经走得快看不见了,刘煜懒得计较大黑的失礼,赶紧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他随之来到一片竹林。

    竹林或许不太正确,这是一处被砍伐过的竹林,入目的都是短短的半截竹棍。而林蕊蕊所站的正对面的地上摆着数十个满满当当的面盆,里面是略黄呈白的东西,此时的林蕊蕊正伸手在盆子里戳了戳,片刻后,露出满意的表

    刘煜细细看了一会也没发现盆子里到底装着什么。

    “你过来,”林蕊蕊又一次冲刘煜招招手。

    刘煜再次被这理所当然的态度给愣住了,片刻后,才在大黑惊诧的目光下顺从地走了过去,说道:“这是何物?”

    “晒得差不多的纸浆,”林蕊蕊说道。她心里也有些惊喜,明明是五前临时想起要造纸,然后将制作的方法写着递给崔嬷嬷,也只随口吩咐了一声,没想到还真将其捣鼓出来了,这纸浆白白的略泛黄,成色还是很不错的。

    “纸浆?”刘煜向来肃穆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没错,纸浆,”林蕊蕊重复了一遍,然后又道,“不知你是否觉得简牍实在是太沉重太繁复了?往往一篇著作就需要一辆牛车来拖运。若是出行时想要翻阅典籍,要么就得耗费大量人力去搬运,要么就只能借其他人的竹简翻阅。”

    “嗯,没错。”

    “可这里有一样物品,它的一篇文内容,只会有薄薄的几页纸,如果你想看,你可以轻松带在上,随时翻开随时阅读,”林蕊蕊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是……”刘煜渐渐有些明了林蕊蕊的意思了。

    “正是你所想的,纸张出现的意义非凡,其一,它能更加的方便成为文字的记录传承者,因为携带方便,其二,能让更多人学习到知识,皇帝陛下不是想要施行科举平衡世家吗,它的出现绝对能让平民中出现一大批优秀的人才,其三,它对促进洛国文化的发展有显著的意义,其四,它的造价与方式都很简单很便宜,”说到这里,林蕊蕊看着望着木桶沉吟的刘煜,最后一次加重砝码,“最重要的是,陛下绝对会看重献纸的人。”

    刘煜眼神深邃地看着林蕊蕊,顿了顿,说道:“你想要什么?”

    林蕊蕊淡淡地看着他,说道:“如果我的要求是,你这辈子都不出现在我面前?”

    此话刚落地,大黑立马无语地看着林蕊蕊,这要求虽然是很简单,但主公一定不会同意。

    刘煜只是直直的正经的看着林蕊蕊,片刻后,唇角勾起一抹薄薄的微笑,妖孽无双的魅力瞬间爆发,整个人欺而上,趁着林蕊蕊怔愣的时候,右手轻轻的迅速的附上她的脸颊,食指勾住她的发丝绕了几个小圈,侧脸,湿的气吐在她的耳垂边,激得林蕊蕊上涌起一层鸡皮疙瘩。

    “不行呢蕊蕊,你是我的,”刘煜低沉的嗓音仿佛在说一件命中注定的事,笃定得让在场两人都愣住了。

    “咳,”林蕊蕊低咳一声,想要避开刘煜灼的视线,偏偏她的头发被缠住了,体动都动不了,可刘煜此时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宛如一只已经锁定单爪按住猎物的猛兽,这实在是让林蕊蕊不自在透了,面色有些黑地说,“公子贵为君,还请自重。”

    “哦,可我算不得君子呢,”低沉的嗓音沙哑着。

    “是么,”林蕊蕊猛地运气《玉女仙医》然后一脚狠狠地踩在刘煜的脚背,惹得他倒抽一口凉气,手指散开的那一瞬间,全往后面一避,彻底躲开刘煜的锢,开口道,“一为师终生为父,你就是这么对待父的?圣人言,不可忘!”说完,林蕊蕊警惕地看着刘煜。

    刘煜不知联想到什么,脸色变得深黑,周的气场却没有一开始严厉,也没有继续迫宛如炸毛小猫一般的林蕊蕊。

    “噗~”不远处飘来幸灾乐祸的低低喷笑声,不过因为一男一女的注意力都在彼此上,所以没有发现被人偷偷围观了。

    “我们还是说正事吧,”实在被刘煜那绝世凶兽一般的凶悍气场却用受伤的眼神看得不自在,林蕊蕊偏了偏脑袋,指着地上的纸浆说道,“先来看看这些泡料。”

    “泡料?”暂时先放过林蕊蕊,刘煜呢喃着这个新词汇。

    “嗯,正是泡料,现在市面上的竹简不但重而且还不方便保存,很容易就会被损坏,于是我就思索着,如何能做出又薄又白且便于书写的东西,多番摸索之后才弄出纸张,以后儒生求学,或者大儒讲学,再也不需要随带着几百上千斤的竹简外出了。”

    “又白又薄便于书写?”刘煜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趣,“你说的这玩意,真有那种功能吗?”

    林蕊蕊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到自己的袋子中,实在是用意念进入空间然后从中抽出一张空白的质量最挫的纸,然后将它拿出来递给刘煜,说道:“喏,成品大概就是这样子。”

    刘煜有些怔愣地接过又白又薄的纸张,用指尖多番摩擦了几下,手感不错,上下左右翻看了一番,突然对不知从何时起也凑过来的大黑说道:“去,准备笔墨。”

    “喏,”明白刘煜这是想要试验纸张的功能,对此也抱有极大兴趣的大黑赶紧飞离开,甚至还用上了轻功,不一会儿,砚台与毛笔就被大黑火速地送过来。

    刘煜看了林蕊蕊一眼,低哑感的嗓音响起:“蕊蕊,我给你研墨可好?”妖孽无双的面容深地望着,深邃的眸子含着莫名的愫。

    哪怕是再怎么不被美色惑,林蕊蕊同样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心里也在琢磨,这人前后的态度变化也太大了吧,赶紧从大黑手里抢过砚台,说道:“咳,嗯,我写。”

    刘煜满意地收回视线,然后伸出手,阳光下,骨骼分明又白皙晶莹的手指,慢慢转动着研石。林蕊蕊站在一旁,见墨水出现后,沾上,然后在白纸上挥斥。

    站在原地的大黑差点没被主公的行动雷得吐血,有没有必要这样子!主公,你曾经翻手云覆手雨忤逆者死的气场呢?!现在居然连美男计都使用出来了!使用美男计也就算了,可你使用的目的居然是为了给美人研墨服务,这样子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太掉价一点啊!就算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主公你也太折腰了吧!

    可惜这种想法也只敢在心里嘶吼,大黑还是明白的,主公人没变,依旧是那种暴戾无双,只不过,当面对的人不同时他的态度也不同了。

    “蜀人以麻,闽人以嫩竹,北人以桑皮,剡溪以藤,海人以苔,浙人以麦面稻秆,吴人以茧,楚人以楮为纸。”精美娟秀又大气的楷体流畅而出。

    “这般造纸的方式真是闻所未闻,若真能成事,蕊蕊定能青史留名,”林蕊蕊书写完毕,刘煜拿着薄薄的白纸,字迹很清楚,没有渗透,拿起来很轻便很薄,作为聪明人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价值,再次看向林蕊蕊时刘煜感慨道。

    “呵,其实也是偶然发现,”林蕊蕊谦虚道。

    “哦?敢问蕊蕊是如何发现的?”刘煜看了看纸,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林蕊蕊。

    “其实这真的是一件很偶然的事,刘公子是知道的,竹子是专门用来制作竹简的,而为了制作竹简,竹子会被削平,会被打磨,会有很多沉淀物与漂浮物出来,有一,崔嬷嬷命人制作竹简时,看不得碎末在院子里飘,遂唤人将他们收集在一个盆子里,只等收集满了就去倒在池塘里面。这样倒多了,很久之后再去看就会发现池塘上面浮了一层灰白的东西,成块成块的,虽然不结实。”

    林蕊蕊说到这里继续到:“我看到后便觉得很稀奇,命崔嬷嬷将它们又一次捞上来,然后就放在附近的石板上。大约过来十来天再来看的时候,石板上结成了一张薄薄的干燥易碎的东西,正巧当时砚台在边,我就弄了一下墨汁放上去,发现虽然有点浸,但也能看出是什么字。至此我突然灵光一闪,将石板上晒干的竹子与池塘中的竹子沫一同捞起来,放入桶内与石灰一道蒸煮八八夜。然后取出,再一次的将它们打烂,形同泥面。之后料入帘将被打烂之竹料倒入水槽内,并以竹帘在水中料,竹料成为薄层附于竹帘上面,其余之水则由竹帘之四边流下槽内。最后便覆帘压纸然后将帘反复过去,使湿纸落于板上,即成张纸。如此,重复料与覆帘步骤,使一张张的湿纸叠积上千张,然后上头加木板重压挤去大部分的水。又经过一两年的改进,才弄出了如今的纸张。”

    “居然是这样?那造纸的原料就是竹子吗?”刘煜突然有些佩服眼前的女子,这般的观察力,化废为宝的能力,越来越不想放手了。

    “不不不,我不是说过了么,一两年的时间足够我改进了,”林蕊蕊摸了摸手上白皙的纸张说道,“毕竟竹子制作的纸张还是有些干燥发黄,不是很好用,而且如果想要整个洛国普遍使用的话,竹子的造价还是太高了一点。”

    “哦?那你还用什么改进了?”刘煜饶有兴趣地看着。

    大黑也不再关注自家主公与林蕊蕊的八卦,转而认真地看着林蕊蕊,能毫不在意的献上如此的至宝,细微处将东西发扬光大,不同于月前林蕊蕊对军事对军资此时此刻,大黑才真正认可了林蕊蕊的能力,也默认林蕊蕊有站在自家主公边的资格。

    “很简单,既然都是漂浮物,那就从水上漂浮物下手,”林蕊蕊微微笑了笑,“刘公子过去乘船或者踏青的时候,难道没有注意到河流湖泊中经常会有团状的漂浮物吗?”

    刘煜下意识地点点头。

    “这些团状的漂浮物都是百姓们在漂洗衣物,丝、渔网等以及上游的草木混合一起,然后在河道中经过川流不息的河水冲刷后形成的,这些东西挑起来晒干后,和竹子一样,同样能在上面写东西,更加好的事,它的重量比竹子轻,而且颜色更白,所以,便萌生改良的念头。”

    “你,真的,很不错,”刘煜又摸了摸纸张,然后看着林蕊蕊,沉吟片刻后说道,“这造纸术,知道了除了你还有谁?”

    “嗯?也就我和崔嬷嬷,也许还有一些工匠吧,怎么了?”林蕊蕊疑惑地反问。

    刘煜眼中闪过一丝晦涩,气定神闲:“此乃国之重器,万万不能泄露出去。”

    然后看向站在一旁的大黑说道:“去,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大黑毕恭毕敬答道。

    “等等,”林蕊蕊出声,也许是她的语气太过坚定,大黑下意识的就听令站住了,林蕊蕊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以置信,“刘公子,你该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刘煜看着林蕊蕊,“只有尸体才能保守秘密!”

    林蕊蕊心下一惊,为古代的草菅人命,如果刘公子是在其他地方大开杀戒,说不定林蕊蕊只会冷眼旁观,可若是有人因她无辜而死,林蕊蕊为人虽然冷漠,但也不至于这般无

    林蕊蕊蹙眉道:“刘公子,你不觉得这种做法太浪费吗?”

    大黑诧异的睁大眼睛,暗道,这小姑娘还真是学不乖,明明应该从刚刚的命令看出主公是怎样的人了,偏偏还要出言反驳。

    “嗯?”低沉犹如大提琴的嗓音响起,原本以为会听到妇人的软弱求之言,没想到林蕊蕊一开口说的是

    浪费?刘煜眼睛微眯,淡淡地听着。

    “没错,造纸术是国之利器,必须要保密,但是,造纸的过程总不能是你或者我去制造吧,总需要造纸的工匠吧,刘公子,既然都是需要工匠制作,你有必要在这里杀了几个熟练的工人,然后到别的地方去应征一些不知道如何制作的工匠,花大量的时间教导一番,这不是浪费是什么?”林蕊蕊说得一副完全为刘煜好的模样。

    “你是为我好?”

    “当然是为你好!”虽然觉得这话有点暧昧,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刘煜眼睛眯了眯,突然,冷漠的脸上勾起一丝弧度,然后畅快的笑了起来。

    这笑声大约持续了十几秒钟。

    最后在大黑惊悚的视线下,刘煜看向林蕊蕊诧异的眸子,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蕊儿,你真的很好。”

    “真的很好,”似是叹息般的呢喃从妖孽无双的青年男子嘴里透出,他的双眸淡淡地瞥了大黑一眼,“大黑,听蕊儿的吧。”

    “是!”大黑低头应道。

    心底泛起惊涛骇浪。史上居然真的存在能让主公改变主意的人,居然真的有人能一句话就改变生死命令,明明曾经也有不少人利用典故等拐弯抹角的方式劝谏过主公,但主公的态度向来是将劝谏的人连同一开始的人一起杀掉。久而久之,再也没人敢忤逆其命令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