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病危的产妇

    虽然没有带小厮,但旁边注意到这里的农户非常自觉地走到林蕊蕊前面,疑惑地看了看牛的鼻环,然后看着林蕊蕊说道:“东家,需要我们怎么做?”

    林蕊蕊指着正牵着牛鼻环,慢慢过来的大柱说道:“也没什么,你把这个曲辕犁栓到牛上就行了。”

    曲辕犁?

    那是什么玩意?

    农户们满脑子雾水,但他们惯来是没有反问的习惯,乖乖拿起放置在地上的曲辕犁,然后走到大黄牛旁,帮着把它给拴上。

    见曲辕犁已经装备好,大柱牵着黄牛就往田地里面走,牛鼻子吃痛,黄牛自然迈蹄,出于对以前的经验,大柱以为要等好几步后犁铧才会翻土,可下一秒,他憨厚的表上就露出显而易见的惊讶,出乎意料的,在曲辕犁下地的瞬间,犁具便轻松破地翻滚,留下了一条深壑。

    似是不相信的继续往前,没有往走走停停的不顺畅的感觉,几米后,轻易就犁到一亩地的田埂,大柱停下按照经验打算解绳掉头,这时,远远的蕊蕊的声音传来:“不用解开绳子,转动底下的盘,然后继续走。”

    这样能行吗?

    大柱疑惑地歪了歪脑袋,最终还是按照林蕊蕊的提示,调动犁盘,犁铧轻松转头,大柱拉牛回,果然可以继续犁地,大柱毕竟是常年耕地的老手,稍微熟悉了一下作,便不断地调头和转弯,没一会,就翻犁出一片田地。大柱停在一边,满是震惊地看着林蕊蕊。

    “这时,不知东家在这里是?”

    林蕊蕊闻声回头,就见田旁边聚集了二三十个村民,一个个都是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一片被翻好的田地,连何家山的族长也在,何开来正震惊地看着她,以及那怪模怪样的犁。

    “犁地。”林蕊蕊说道。

    “这是…犁么?”何开来满脑子的疑惑,不过在看到大柱犁出来的地后,那点担心也消失了。以他几十年的务农经验,曲辕犁有什么好处自然是非常清楚的。老版本的是长直辕犁,回转困难,每次都要农户将缰绳弄掉重新装,而且耕地费力,走几步就要停几步。可眼前的这个……叫什么来着,曲辕犁,对,不仅使犁架变小变轻,重要的是便于调头和转弯,最重要的是它的流畅,能在短时间内,将一亩地给翻完,光是这一点就不知道能省下多少人力物力。

    “东家,这可是个好东西啊!”年长的何开来反应过来,神色激动地看着林蕊蕊,然后突然面部严肃的对后几个人说道,“都把嘴巴给栓紧了,今天目睹的谁也不许擅自透露,否则就逐出门户,驱除出族。”

    逐出家族,真是严厉的惩处,众人心里一凛,连忙应是。

    说完后,何开来似乎意识到不妥,毕竟这个玩意的隶属权在林蕊蕊那里,赶紧摆出笑容看向林蕊蕊说道:“东家,我说的不是你,就算东家要给黄家村的人那也是妥当的,”说到黄家村的时候何开来的面部肌抽搐了一下,似乎很不甘心,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只不过,最好就不要让更多人知道了,毕竟这可是个好东西!”

    林蕊蕊理解地点点头,说实话,就黄家村一开始的那副德行,她也没打算交给他们,然后说道:“就按你想的做吧,把这犁包好,我们直接去何家山那里。”

    听到林蕊蕊的话,何老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大喜道:“还愣着做什么,没听见东家的话吗!除了带犁的人,其余的都去通知何家山的人过来,对了,还去把大柱的爹叫过来,听到了没有!”

    “是,族长!”其余人乖乖听话。

    在前往何家山祠堂的时候,何开来已经从大柱坑坑巴巴的回答中知道这个玩意是自家东家发明的了,惊讶的同时,只觉得能拥有这样一位东家实在是幸运极了。

    之后,第一个跑来的就是大柱的爹,那老实巴交的人一过来,第一下就是扇自己儿子的脑门一巴掌,然后卑躬屈膝地对林蕊蕊说道:“东家,可是大柱又犯傻了没做好?我就知道他没做好,还没出师呢,让他警醒点,他偏不听!”

    林蕊蕊一愣,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说道:“别急,是好事!”

    “对啊,东家说得对是好事,”何开来族长笑眯眯,“他手艺还行,说不定从明儿开始就要带徒弟呢!”

    “这,这,那不能吧,他根本还没出师呢!”那农夫老实巴交地说道。

    “行了行了,我说能带徒弟就是可以了,啊,安心,”何开来安抚道。

    那老实农夫还想继续问什么,就见陆陆续续的何家山青壮年一个个聚集过来,然后何管家也跟着走过来,他领头,瞧见满屋子人,然后看见林蕊蕊后问道:“公子爷在啊!”表有些怔愣。

    然后脸色严肃地看向何开来:“开来啊,唤我们来做什么?”

    何管事虽然不是长老,但他的年岁差不多算最高的那一辈了,而且与何开来还有些亲戚关系,小时候还管教过何开来一段时间,所以大家都对他很尊敬。

    “何老您来了啊,”何开来一愣,他没想到居然还惊动了何管事,虽然也是五十岁的人了,也连忙上前几步道,“这么大老远的,何老要不要坐……”

    “不坐不坐了,你赶紧说说什么事吧,居然还把东家给惊动了!”何管事有些不满地说道。

    “是,是好事啊!”何开来笑道。

    何管事也不理何开来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的脸,然后看着林蕊蕊道:“东家,您多担待了。”

    林蕊蕊摆摆手,然后说道:“没事的,不用太担心,真的是好事。”

    说完,她看向何开来说道:“何族长,人都到齐了,你可以说了。”

    “好叻!”何开来令人将那曲辕犁拿出来,然后就将今天看到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特别是扯到曲辕犁的功能的时候,那更是反反复复的强调。

    一边听族长的描述,众务农的青壮年纷纷围在曲辕犁前,仔细地抚摸着,目光中充满不敢置信的神色,于是开始窃窃私语询问起来。

    “族长,这长相怪异的犁,真的那么有用吗?它真的能用吗?”

    “还不需要解开绳子,轻松就能挖土?看着不像啊。”

    “族长的话还敢不相信?”

    “不是啊,我这不是精益求精吗!”

    “这犁可是东家拿来的,东家能害我们?”

    “……这……”

    “柱子就用过,听他怎么说。”

    一提到柱子,火辣辣的视线集中在柱子上,看得他一阵毛骨悚然的,最后,有些结巴的说道:“族,族长说得没错,真,真的很好用,不费力!”

    “你确定是犁好用,而不是牛好用?真的没有对比错!”

    “你晕头了吧,既然柱子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没错了。”

    “不行,我还是不相信这个叫什么曲辕犁的能那么有用。”

    “要不,我们去看看,看过不就都知道了嘛。”

    眼见青壮年都要扛着犁出去了,族长何开来发话了:“行了行了都安静下来!听我说。”

    族长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四周顿时沉静下来。

    “你们不相信,想看实物,可以,不过不能光明正大的在田埂上了,一会你们就扛着曲辕犁,想看的跟着我到后院去让你们看一天,这些都不是问题,”何开来指了指犁,然后继续说道,“因为我是亲眼见过的,这对我们农户而言不亚于神兵利器,如今翻田犁地是方便了,以前我们只有这么多人,也不敢开荒,现在有了这个犁,大家也能将周边的一些树林给砍了,把地全部翻犁,插上秧苗,到时候收成也能翻几番……”

    何开来说得一脸通红,周围的人也是一副激的模样。

    林蕊蕊看着心里感慨,面上还是说道:“你们想要多几亩地可以,但是有三点,其一,河道附近的树不能砍!其二,不准填湖变耕地,其三,不准许毫无节制地开发耕地。”

    虽然不明白林蕊蕊的意思,但东家毕竟是东家,而且这曲辕犁都是她弄出来的,大家还是认真地点点头。

    族长沉吟片刻说道:“东家,这曲辕犁能否多做……”

    “行的,正好柱子都了解了,让他带几个学徒,争取你们每几户就能有一个!”

    族长笑了笑,然后满脸喜悦地说道:“这么好的东西,哪能尽要学徒做呢,我们何家山还是有不少能工巧匠的,让他们去弄。”说完,他看向柱子。

    “好的好的,”柱子连连点头,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自豪感,然后说道,“其实并不能,我拼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简单的方法,不需要全部重新打造,将旧犁的几个部位改动下,就可以了。”

    “那敢好啊。”族长笑得更加开怀了。

    笑完之后,族长突然一脸严肃地看着众人,说道:“这可是东家特意给我们何家山人的东西,若是有谁敢泄露出去!开除出祠堂,可不是开玩笑的!”

    “是!”众位青壮年神色一凝,点点头。然后统一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林蕊蕊,可以说,如果这个犁真的有那么厉害的话,林蕊蕊一举就收服何家山的人了。

    林蕊蕊目送那些喜笑颜开的村民们扛着曲辕犁去后院试验,微微一笑,背过手,之后就该处理黄家村的人了,唉,为了平衡也不能直接将黄家村的人都赶走,真是麻烦啊……

    看着屋外天气正好,犁的事解决了,该去城里看看自己的医铺,顺带还找找小麦的种子。

    如此想着,林蕊蕊便领过来寻她的翠儿一起,坐上了马车,往荣草堂去。

    刚刚抵达荣草堂,下了马车,便听到远处有呜咽哭泣声,哭声越来越近,又望见不远处的行人纷纷避让,接着,四五个人抽泣着抬着一个用被子裹着的人,慢慢过去了,被子没有盖严实,从露出的脸色以及高高耸起的肚子,不难看出那是一位产妇。

    林蕊蕊摇摇头,刚想避开走,却见经过的石板路上,明显有鲜血滴落的痕迹。

    心里一惊,有鲜血就说证明人还没死!

    还不等林蕊蕊出声唤人,就听见旁边附近有一人阳怪气道:“诸位,这位大嫂是难产吧,我可是知道一位神医的,我相信他肯定能治!”

    那群哭哭啼啼的人当时就愣住了,就见为首的一名年轻男人鼓着通红的眼,说道:“能否,能否再说一遍!”

    附近人群拥拥嚷嚷,那个阳怪气的声又一次出现,说道:“我说!我知道有一名神医,你们可以去找他!”

    那老人与年轻男子面面相觑,刚想开口问话,就听见一直摸索着木板的老妇人哭着说道:“蜀城冯神医都说没得治了,又有谁能治呢!可莫要框我们!”

    顿了顿,一开始的声音又冒了出来:“哎呦,反正你们昨夜抬过去的时候,冯神医不是说了吗,说胎儿已经死了,这是入瘴,死胎下不来会危机母亲的生命,我只是说了一个可能啊,谁让我听别人说,那人的医术比冯神医好呀,不是还有一口气吗?你们可以抬到荣草堂给那林神医试试啊,对不对?”

    听到这里,林蕊蕊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人说的神医正是自己,不过,她下意识地蹙了蹙眉,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心,行迹太过刻意了,其一,明明是推荐神医,偏偏把自己隐藏在人群里不露面,其二,明明推荐的是自己,可自己就站在这儿,那人也没有认出来,其三,想要败坏一家医铺最快的方式就是让病人死在里面,谣言一起,不明真相的人只知道死人不吉利而不会深究真正的原因。

    抬着板子的众人也不哭了,互相看了看,又见到近在咫尺的荣草堂,顿了顿,还是根据那人的建议,往这边走过来。

    而那说话的人则的笑了笑,将脸彻底掩盖在众人群中,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这里,而他前进的方向正是隔得只有一条街的远的济世堂,也就是冯神医坐诊的地方。等到他从后门进了那屋子,就见冯神医正在抱手站在那里。

    眼神微眯,神仙道人的模样,淡淡开口道:“怎么样?”

    那人殷切地说道:“师父,学生已经将那一家人引到林神医那里去了!”

    “别叫我师父,你还不是记名弟子!”冯神医瞪了这男子一眼,瞪他一瑟缩,然后又揉了揉自己的手指说道,“你看看,你看看你,黄小儿啊黄小儿,你还不是我的记名弟子呢,就给我惹了那么多事!”

    那男子连忙地点头哈腰,心里暗骂,要我帮你做坏事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我不是记名弟子了,哼,什么医者父母心,当面一背面一,不就是因为隔壁荣草堂因为出了一个神医,口口相传后生意居然超过这边,您老就命我去陷害人么,若不是你真有点本事,这地方爷还不待了。

    当然,这黄姓男子面上还是一副受教的模样,继续腆着脸道:“师父,那次小的也是一时看错,一时看错!”

    冯神医也不继续抓着这个称呼,而是蹙眉说道:“你这次确定没被人发现吧,办得稳妥吧,别又让我给你事后善后。”

    “不会不会的师父,我还带了面巾呢,不会有人看见的,”那男子连忙摇头说道。

    “哼,不会就好,上回何家山人的病并不稀奇,应该说就在几前我就给你们黄家村的人给治过,可你明明看出何家山的人是什么病,却欺骗他们说是疫病。唉,你以为做到族长的何老那种精明人会相信?若不是何族长过来找我,我又从小道消息那里得知你的想法,顺便帮你圆了谎,你以为今时今你还能讨得好去?何家山的人可不少!”冯神医摸了摸胡须说道。

    “我,我们黄家村的人也不少!”那男子鼓着膛说。

    “混账!你们人数也就五五之数,更何况还是你们理亏!”冯神医又瞪了那男子一眼,继续说道,“若不是我与知府有点交,暗示他可能是疫病,让他下达了锁城的文书,只怕就因为你一时冲动,你们黄家村都要下大狱!洛国有明文规定,胡乱编造流言,可是收押流放的罪行!”

    那男人连连点头称是,心里却想着,若不是黄家村的人送上黄金百两以及后续供奉,你也只会坐山观虎斗。

    “现如今,何家山的人杀了个回马枪,虽然他们并没有声张,但若是真调查起来,发现你在弄虚作假,只怕会讨不了好去啊,黄小儿!”冯神医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茶,“听说你们要把黄小花送给知府做妾?啧啧,你们是不知道知府家的母老虎啊,只怕送了之后讨不得好啊!但若是能学会一些有用的技能,想来那位夫人也不会排斥。”

    “师父说的是!”那男子恭恭敬敬,心里却在怒骂,这贪得无厌的色老头,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不如就让她过来从学徒做起吧!”

    “唔……”也不答应也不觉得,冯神医闭目养神。

    ……

    ……

    与此同时,林蕊蕊这边,因为不知道这位妇人到底能不能救活,为了将不利的影响降到最低,林蕊蕊干脆地站出来说自己是神医,然后将一群人引到偏离荣草堂十几步外空旷的地方。

    此时已经休克过去的孕妇躺在木板上,

    面对一众人期盼的眼神,一开始被设计的不爽倒是淡了一些,林蕊蕊撩起袍子,蹲下说道:“行了,等我把脉后看看有没有希望。”

    那孕妇的亲属见他一副淡定稳重的模样,顿时燃起了希望。

    那妇人的丈夫还帮忙将铺着的白毯掀开一半,好让林蕊蕊把脉。

    那妇人的脸上苍白得连一丝血色都没有,双目紧闭,呼吸近乎于无,林蕊蕊微微蹙眉,指尖搭在她的手腕上诊脉,几乎已经没有跳动,心里一沉,开启空间的“医检”,多次扫描后提示,孕妇还活着,这才又伸手摸到孕妇的颈侧部,几次重按后才隐隐感觉到脉搏的跳动,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果然还活着。

    有脉搏的话就意味着还没死!

    没有死,就意味着这次危机肯定能度过。

    重度昏迷的人想要醒来,首选当门子,这有开窍通闭、辟秽化浊之功,开窍力强,适用于邪蒙心窍、神识昏迷等症也用于治疗难产、堕胎。

    林蕊蕊用意念进入空间,当门子可是名贵药材,这蜀城可不好买,为了节约时间只能从空间入手了,拿出一颗后夹稳,沉声道:“把她的嘴掐开!”

    青年连忙听话照办,林蕊蕊将这麝香当门子塞入少妇舌头下面,等青年重新将少妇的嘴巴合上,她眼底神色莫名似是在等待什么。

    没人明白她的用意,都瞪目瞧着,周围的路人听到是传说中破了疫病的神医第一次要出手了,也纷纷围拢过来,见他蹙眉蹲着,也不敢私下讨论,毕竟这是救人命的事,万一说话耽搁了可怎么得了。

    片刻后,那少妇突然呜咽一声道:“我,我死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