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拒绝招揽

    因为她突然发现,这些内用外用的药在未来都是常用药,但在却还是稀缺药品,要买还不一定买得到。可又一想即将到手的功德值,迟疑片刻,林蕊蕊还是打算先用空间里面的药替代着,不过等到了蜀城一定要专门开辟几亩药田种药,空间里的存货都是最为顶尖的,就这么用掉还是有些心疼。

    也不再多想,林蕊蕊当即唤来仆从,然后从背包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拿出几味稀缺的药材,然后又让他们快马加鞭立即配药,给重症病患们服用,当天晚上,所有的重症病患,病都有明显好转,轻型患者则基本没了症状,一个个睡得无比的安稳。到了第二天,所有病患的肿胀基本康复,只极个别的闷没彻底好。为了确保万一,林蕊蕊也用意念进入空间用辅助的“医检”和“药析”看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

    这一趟治疗下来,林蕊蕊的名声算是彻底火了,每隔几步就会有人过来打招呼:

    “林神医,林神医请喝水!”

    “神医辛苦了!”

    “林神医,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

    乡亲们一个个都是无比,特别是得知林神医要在蜀城定居后,无数百姓欢欣鼓舞,一时间,林蕊蕊那家破败的药铺“荣草堂”的名气大增。

    ……

    ……

    抬头,银白色的月色清凉无比,吹起一阵秋风,不觉得冷反而有一抹惬意,救了这么多人,林蕊蕊心很好的用意念进入空间,淡淡瞥了一眼,果然,原本被遮盖的灵泉水已经又一次露了出来,这次不单单露出了灵泉水,白雾还往外面散了一点还露出一棵绿葱葱的大树,不过急于知道功德值的林蕊蕊没有马上去查看大树,而是来到竹楼。

    功德池上金灿灿的功德簿依旧漂浮着,林蕊蕊怀着期待的心将它打开。

    患者姓名:何达柱

    别:男

    善恶程度:心地善良

    未来成就:种植小能手

    功德值:260

    患者姓名:崔友善

    别:男

    善恶程度:以直报怨

    未来成就:游手好闲

    功德值:80

    ……

    一大串不认识的病患姓名,林蕊蕊看得有些眼花缭乱的算,最后还是青岩看不下那笑容满面傻乎乎掰着手指算的得意劲,直接按了一下功德值的左上角。

    只见出现一排字。

    拯救大范围疾病,且留下该疾病的新防护方案,功德值:4000

    一下又增加了这么多,算上前不久治疗大将军的,这已经突破5000了,感觉离万元户也差不远了,林蕊蕊表示心非常好。

    说起来,这一次看诊应该是来到这个世界后最累的一次,因为没有依赖空间,没有使用那等作弊一般的手段。不过,以后还是懒得这么自己了,也不知当时到底犯了什么诨,或许是想要证明自己也是有能力的?想证明自己没有空间也能慢慢走到这一步?

    林蕊蕊也弄不清前几心里有过的别扭感,但现在,自成功救治之后,她知道那种自我限定的枷锁已经没有了,以后还是舒舒服服的用空间吧。

    她起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走到外面,恍然听到了脚步声,回头,月色下,深邃的蓝眸犹如深海一般波澜不惊,嘴唇微翘,白沫说道:“林公子还未休息?”

    “没啊,今晚的月亮格外圆。”

    “是啊,月色正美。”

    白沫走到林蕊蕊边,仰望夜空,幽暗的夜空上,繁星点点,圆圆的一轮盘月挂在正高空,是那么近又那么远,看着看着,银月仿佛有吸人眼神的魔力一般,林蕊蕊忽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口感慨道:“真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啊。”

    白沫一愣,倒是没想到林蕊蕊的造诣这么高,说道:“可是想要饮酒?不妨随我移几步,有美酒佳肴。”

    “……”虽然心好,但林蕊蕊还是不想太接近这个人。

    “也算是饯别吧,毕竟我只是护送你去蜀城境内,之后就要从岔路离开了,”白沫没有明说自己去哪,林蕊蕊也懒得询问。

    “行!”林蕊蕊点头答应。

    两人移步,果然几米外摆着一个茶几,上面摆着好几盘干果与蜜汁脯,有一个专门用来温酒的碗,白瓷烧制,胎质细腻洁白,底下还有一个花瓣状的用来放柴或者碳的炉,酒壶放在白瓷碗上面,在碗里倒上水,点燃下面的小炉子,就可以温酒了。

    两人大大方方的撩起袍底,坐在精致的小板凳上。

    旁边随行伺候的人赶紧点燃酒炉,温上好酒。

    白沫一手揽袖袍,一手提起酒盅,先给林蕊蕊后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清清淡淡的酒香飘而出,杯里漾着碎银般的月光,一股醉心的芬芳喷涌而出,白沫率先闷了一口,问道:“林公子大才,可能诵读一下全诗?”

    “行啊,”林蕊蕊也闷了一口,古代的酒水果然如那些穿越文里所写,很淡很淡,感觉和一般程度的果酒的酒精含量差不多,而且很醇厚很香甜,忍不住林蕊蕊又抿了一口,这才说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游,相期邈云汉。”

    说完,林蕊蕊停顿了一下,又笑道:“不过这千古名句可不是我写的,这人乃是李白!”

    白沫好奇地问道:“李白是谁?”

    林蕊蕊哑然失笑:“李白不知?号青莲居士啊。”

    说到这,林蕊蕊猛然想起,洛国可不是当初的地球,不可能出现李白。而且就社会环境来看,目前的洛国更加像当初的汉朝,有中兴之主,但外敌环绕,不得不和亲之类的。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个世界真的会出现一个诗仙,而李白生于唐朝,那出现的时机也是未来而不是现在。

    白沫笑了笑:“是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呢。”

    林蕊蕊心下暗笑,你若说听过才真的奇怪呢,不想再继续这个错误的话题,林蕊蕊觉得坐着不太舒服,直接大大方方地往地上一坐,半靠着旁边的树墩,举起酒杯,眼眸被酒味熏出了一点水润,说道:“来,碰杯。”

    白沫微微一笑,也一撩袍子,坐了下来,两人饮了杯中酒,互相也没有说话,空气中只有酒炉“嗡嗡”的燃烧声,以及偶尔嚼着干果发出的声音。

    白沫突兀开口道:“若我有朝一权势滔天,甚至翻了个这个天,林公子可愿意辅助?”

    旁边伺候的人算是白沫的心腹,一时间差点没把手上端着的盘子给丢出去,就算想要招贤纳士,也要先探探底才行吧!哪有这么突兀就自爆邀请的啊,万一被外面的人发现可怎么办?

    一时间,他隐隐戒备地看着林蕊蕊,似乎打算林蕊蕊一有不对,就地斩杀。

    林蕊蕊自然察觉到那仆从的警惕,冲他似笑非笑:“不愿,可是要迫?”

    白沫摇摇头,然后又冲自己的下属摆摆手,那下属一脸不甘不愿地放下盘子,然后转离开。

    “并非迫,只是诚心邀请!”

    “不愿意!”

    “如果只需你贡献医术呢?你也是知道的,越是孤高,能信任的人越少。”

    “不愿意。”

    “为什么?黄金,权势,美人,你想要什么我提供什么……”白沫诧异道。

    林蕊蕊又抿了一口酒,说道:“呵,我和你说一个典故吧,这也是曾经教我行医的师傅说过的,嗯,洛国之前的一个消失的王朝,有一天,当权的皇帝得了怪病,吃不好睡不着,每天肚子都非常的痛,但是却没有呕吐也不拉肚子,太医们都来给皇帝陛下看病,开了无数个温和的方子却没一个管用。该失眠的还是失眠,该痛的还是痛。皇帝陛下怒了,将这帮太医狠狠地臭骂了一顿,可太医们就是没有办法。最后还是宰相想出一个主意,拉出皇榜,告示天下名医,一旦能给皇帝陛下治愈就赏赐黄金千两,且一个皇帝陛下的诺言。”

    说到这里,林蕊蕊丢了几个干果丢进嘴里,咀嚼了一下继续说道:“这赏赐丰盛啊,可那些名医一听是给皇帝治病,一个个都躲着不肯出山,有人来邀请就说这个病他们不会医治啊。好不容易有一个铃医跑过来揭了皇榜,姓丁,人称丁三。虽然只是一个铃医,但他在她活动的那一片名声还是很大的,这丁三是个不懂厉害的乡下人,看了皇榜就说自己能治,然后就跟着进宫了。”

    白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知者无畏!”

    “谁说不是呢,丁三诊脉后开口就是,”皇上你这纯粹是富贵病啊,夜寒积食,“大大咧咧的样子旁边伺候的太监都吓坏了,可皇帝没有治罪,于是丁三又开了一味药,巴豆。”

    “巴豆?这并不是什么名贵的药,为何之前的太医们不开?”就算没有学过医术,巴豆是基础中的基础知识,这点他还是明白的,就好像大学生不至于不会算十加十等于几一样。

    “是不是什么名贵的药品,但巴豆吧,它又好又不好,是大寒的药,一个不妥当就是剧毒。”

    白沫是个聪明人,听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说道:“伴君如伴虎!给皇帝瞧病,瞧好了没事,万一有个差错就是死罪,太医哪里是不懂,分明是不敢。”

    “没错,太医又不是蠢笨之人,为何不敢开这个方子。理由很简单,因为巴豆禀阳刚雄猛之,有斩关夺门之功,气血未衰,积邪坚固者,老羸衰弱之人,轻妄设之,祸不旋踵。这药开出去,先不说皇帝会不会多疑,毕竟开了方子肯定会报药效。且说那皇帝的年龄可不小了,本就是属于不太适宜的人群。万一出了点事,那不就是满门抄斩吗?!所以太医们宁可装糊涂,谁都不敢下这方子。而各地的名医都是和官家打过交道的,自然之道其中的厉害,也只有铃医那行走乡野的不明白,没见过世面,这不就是傻不拉几地开了巴豆。”

    白沫说道:“这大夫,被处以极刑了?”

    林蕊蕊刚下继续说下去的话就这么一噎,非常不雅观地冲白沫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积极向上又健康的玩意,怎么联想到处以极刑的啊!”

    虽然听不懂积极向上、健康是什么意思,但综合语境,白沫还是能明白林蕊蕊话语中的含义。不过他动了动嘴巴,还是没说什么。

    林蕊蕊继续说道:“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这皇帝毕竟不是昏君,中间波折了一点,但这铃医还是安然脱了。应该说也是幸运,最初的时候皇帝烦得很,也没有询问方子,直接吃了,立竿见影,肚痛立马就好了。喜悦之下,也想知道是什么奇妙的方子居然连太医都开不出来,这才看到是有巨毒的巴豆。暴怒之下差点下杀手,待得把铃医吓得半死的时候,皇帝又醒悟是自己迁怒了。然后,按告示里说的送了黄金千两,良田千亩,本来还打算封一个太医院首席的。”

    “哦,这可算是一步登天啊,”白沫也抿了一口酒道。

    “呵呵,对于看中权势的人而言,应该算是一步登天吧,如果答应了,这个铃医几乎走到了大夫所能走到的极限,可事实上呢,铃医怕了,除了告示上的一千两黄金,他愣是没有接受任何一点封赏,特别是那个太医院的首席,当即就跪在地上连连叩头说”草民无得“,死活不同意,一定要回家。”

    林蕊蕊说的这个故事来源以上辈子的封建王朝,只不过把传说的内容添油加醋的改动了一下。说这个故事,也是为了侧面拒绝白沫的邀请。她的理由就是,伴君如伴虎,一个连铃医都懂的道理,她怎么会不懂,更何况她向往的就是闲云野鹤,没有世俗王权的羁绊与烦恼,能活得更加自我一点。

    白沫陷于沉默,片刻后才才长舒一口气,道:“好,很好。”

    “呵呵,不过是乡野流传下来的故事罢了,喝酒吧,”林蕊蕊已经很有些醉意,脸颊绯烫,端起酒杯,微微一笑,仰头一口,又闷了这杯中酒。

    之后又进入半沉默,半看月亮,半喝酒的状态。

    你一杯我一杯的,这壶酒很快就见底了,由于仆从已经被白沫赶走,没了添酒的人,白沫起,端着酒盅道:“我去弄点酒来!”

    转要走,却一眼瞧见旁边的草丛里有个什么东西在动,还有一双很亮的眸子。

    等等……眸子?

    白沫艺高人胆大,上前两步一瞧,咦?居然是一头一米长的少年白虎,长着獠牙,正匍匐在草丛里。

    “老虎?!”

    白沫先是一愣,然后眼眸里瞬间闪过一抹厉色,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的绪,体紧绷,周的煞气随着内力的流转散开,然后对准老虎扑面而去。

    老虎的体型虽大,智商也被灵泉水提高到小孩儿的程度,但毕竟只出生了三个月,完全是一只幼崽。

    这不,骤一遇见这般可怕的煞气,一开始勇猛无比的形象瞬间萎靡了,缩在草丛,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发抖。

    白沫完全没有产生任何怜绪,直接就是一掌打过去,不过正因为看它没有攻击过来反而有讨好的意思,白沫在出掌的那一瞬间也犹疑片刻,没有赶尽杀绝的使用全力,是以,白虎崽被这一掌打得向后翻滚了将近有七八个圈,然后“吧唧”一声,掉落在一个坑里。

    这边的动静这么大,林蕊蕊自然听到了。

    可当微微醉酒的她意识到什么而抬起头的时候,就已经到白虎被打得向后翻跟头的地步了。

    可怜的白虎崽被这一掌直接打进坑里,那坑是个椭圆形,略高,又比较窄,白虎崽这么竖着掉进去后,根本无法四肢落地,只能后腿蹲在坑里,前腿搭在土坑壁上,然后望着比它高了将近四个头的坑,努力地想要跳出去,偏偏后腿无法使上力,土壁太滑,前爪也没有用武之地,扒拉很多次后,不是脑袋撞在土壁石块上,就是股不停的重重坐在地上,反反复复很多次后,不得力,于是有些委屈的呜咽几声。

    白沫虽然一时间有些迟疑,但还是不打算留下吃人的凶兽,走过来看着白虎,蹙眉讶异道:“没想到这官道附近居然还有此等猛兽,真不是好官……”

    “咳咳,”林蕊蕊有些不好意思地打断白沫打算口诛官员的话语,然后走过去,寻了一下旁边,找出一个看上去比较结实的藤蔓过来,放了一大半在白虎掉落的洞里,命令它咬住后,然后运用起《玉女仙医》开始往上拖。

    虽然一开始因为藤蔓的不够结实,白虎中途还重重的摔下去两三次,但最终,白虎崽还是顺利的被林蕊蕊从坑里出来了。瞧见白虎那满是哀怨委屈的小眼神,林蕊蕊忙上前抱起虎崽,摸了摸它惊慌乱拱的小脑袋,又拍了拍上面积累的尘土,这才对沉默在一旁良久的白沫笑道:“这是我胞妹三个月前上山时抱回来的,它母亲死于猎人的老虎夹,三只兄弟只剩下这一只,胞妹是个心善的不忍心让它冻死饿死,就抱回来了。”

    白沫皱了皱眉:“养虎为患,溺胞妹虽好,但若是叫别人发现……”

    “没事,这我一直藏得好好的,你们不说就没人知道,我也不打算老养,等它能够独立了就放回山上去,放心吧,它通灵的很,不会伤人的。”

    “可它终归是猛兽!”

    “我知道,但你看你那么对它,它确实没伤你对不对?”

    白沫一噎,那也要它伤得到啊!

    可又一见林子墨那有些请求的眼神,这双眸子实在和他妹妹林蕊蕊的太像了,恍惚间仿佛是林蕊蕊楚楚可怜地对他求一样,那拒绝的话变得怎么都说不出口了,罢了罢了,谁让你是林蕊蕊的胞兄呢?帮你一把也没什么,白沫放下继续劝说了念头,顿了顿开口道:“帮你掩饰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绝对不可以让你妹妹和它靠近,毕竟是凶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白沫严肃道。

    这次换林蕊蕊被噎住了,艾玛,我现在就在和它靠近啊,而且以后还想试试驯养其他不同种类的凶兽,女扮男装终究不可能隐瞒一辈子,万一以后发现了,这小心眼的白沫不知道会怎么记仇呢。

    可不答应又该怎么说呢?

    林蕊蕊决定打个哈哈混过去,当即就将白虎的脸给揉搓成一个圆圆的小包子,然后似是献宝一样对白沫说道:“要不要试试,它很乖,手感很好的。”说到这里,林蕊蕊又对白虎的脸做了好几次揉搓的造型,比如扯成大饼脸,比如弄出笑脸之类的……

重要声明:小说《无良闺秀,田园神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