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求婚,反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尽管他知道,其实容曦完全不会拒绝,但是为了配合她此刻那神秘的表,故以很真的一脸苦哈哈的看着她。

    容曦抬脚踢他一下,盯他一眼,“那还不起?等着宁姨打电话来催啊?”

    “起,起!马上就起!”江远航“咻”下站下,以最快的速度进洗浴室。

    容曦摇头失笑。

    可是这是什么况?

    不是说是见公公婆婆吗?为什么她家爹娘也会在这里?不止她家爹娘在,就连艾女士和外公也在?还有,就连孕妇江小柔也在?

    当江远航与容曦的车子在院子里停下,两人下车下屋,在看到屋子里那满满的一屋子人时,两个人很一致的怔住了。

    “哇,哇,老妈,请问你能告诉我,今天是什么子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江远航环视一圈屋子里的这一大群长辈,笑的一脸灿烂的问着江太太。

    有没有搞错啊?除了江天纵和杨虔之外,两家人全部到齐。

    请问有人能告诉他,今天到底是什么大子吗?不就是见容曦回家吃个饭吗?用得着这么隆重其事吗?容曦又不是没来家里吃过饭,怎么就搞得跟他们俩结婚似的这么大排场啊!

    结婚?!

    江远航的脑子里刚刚飘过这两个字,瞬间的这两个字便是如同定格一般,贴胶在他的脑子里,怎么都飘不走。

    不会吧?

    八大长辈齐齐出现,这么慎重又隆重其事,他着实想不出除了这个可能之外的可能来。

    江远航能想到这两个字,容曦脑子里自然也在第一时间跳出了这两个字。

    两人四目前相对,瞬间眸中划过一抹被人设计的眼神。

    大肚婆江小柔很有心的一拍江远航的肩膀,笑盈盈的说道:“这么重要的子,你别告诉我,你自己不知道啊?”

    江远航张嘴,想说姐啊,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啊!

    但是,在他张嘴还未出声之际,一个纯真的童声先他一步出声:“大舅舅,你真逊,连你自己和小舅妈订婚这么重要的子都不记得!”

    订、婚?!

    江远航与容曦两人四目不约而同的带着惊悚的眼神看着家里的八大长辈。

    “八大长辈,你们来真的啊!”江远航瞪大双眸直视着八大长辈。

    江太太盯他一眼,“怎么,这事还有假的吗?哦,难不成你还想吃免费大餐啊!”

    杨女士很赞同的说道,“哎,这一点呢,你千万别跟这一只学,免费大免不是那么好吃的。”边说边斜了某妖孽一眼,继续说道,“应该向你家江先生学习,好好先生就是不吃一顿霸王餐。”

    “这个都不是问题,问题是……”

    “娘哎,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这么大的事,你们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啊!”江远航的话还没说完容曦直接打断,然后朝着杨女士走去。

    娘也,订婚也,这是除了结婚以外第二件大的事了,能不能跟她商量一下,能不能有点排场啊,能不能有点样子啊?这算是哪门子的订婚啊?

    哦,就两家人到齐,然后坐下来吃顿饭,个戒指这就完事了?

    拜托了,这不是她想要的订婚仪式好吧?

    那至少得有求婚,至少得有鲜花,至少得有钻戒,至少得有宾客吧?

    现在呢?有什么啊?什么都是没有啊,只有八大长辈,还有一个小孩,外加大肚婆肚子里的还有一个。她很吃亏的好不好!

    我还想要有一个别开生面的求婚啊,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丢人啊,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啊!

    容曦无限郁闷中。

    杨女士却是翻她一个白眼:“你也说了是大事嘛,大事还用得着跟你们小孩子商量啊?那当然是我们大人作主拿决定了。还想要怎么样啊?航航对你还不够好吗?这都快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了,都已经把你捧上天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求婚罗!”容曦脱口而出,“你当初嫁给妖爹的时候,妖爹还给了你一个别开生面的求婚呢。凭什么我没有啊!”

    “对,对。小曦说的没错!”江远航赶紧附和,两人阵线一致。就现在这订婚仪式,莫说小曦不同意了,他还不同意呢!这算是什么订婚仪式啊,明明就是两家人很平常的一起吃顿饭而已,怎么就成了他们俩的订婚了呢?

    不同意,绝对不同意的。

    “要求婚?”杨女士笑的一脸狐狸般的看着两人,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的移动。

    两人很一致的点头。

    “要鲜花?”

    继续点头。

    “要别开生面?”

    再次点头。

    “没问题。”响指一打,朝着站于她边的某只妖孽使了个眼色。

    妖孽见状,朝着宝贝女儿笑了笑,然后勾了勾手指示意宝贝女儿过去,“宝贝,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哦,”容曦应声,对于自家妖爹的话,她向来都不会有任何怀疑的,也从来不会觉的有一天,她家妖爹会把她给卖了。

    在他们家,她是妖爹的心头,杨虔则是老娘的掌上宝。所以,她跟爹姓,哥哥跟老娘姓,这就说明了兄妹俩在父母心中的地位。

    应声过来,那自然而然就是迈步朝着妖爹走去了。

    但是……

    有一点她没有想到,那就是她再是妖是她再是妖爹的心头,那也比不过她家老娘在他心里头的份量。且,妖爹再疼她,那对于自个老婆的话,从来都是唯命是从,不会有半点逆意的。不是不敢,是不会哦。

    于是乎,容曦就在自己对妖爹十二万分信任的况下,就这么在不知不觉是被自个无比信任的爹给卖了,而她自己却浑然不知。

    至于,是怎么被她的妖爹卖掉的,请继续往下。

    见着自家妖爹那笑的一脸风和丽又和颜悦然还满脸仁慈的样子,容曦自然是不作他想的迈步朝着他走去了。

    但是……

    “哎呀!”

    就在她快要走到妖爹边,却是在靠近江远航两步之距,而且是经过她家老娘边的时候。她家老娘,杨女士就这么没有任何征兆的伸脚绊了她一下。

    然后只听得她“哎呀”一声轻叫,腿就那么很听话的朝着地上跪了下去,且还是单腿下跪,是跪于并远航面前。

    而,就在这个时候,司马初夏小朋友就那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的一大束火红色的玫瑰花,就好似变戏法似的出现在了她面前,“大舅妈,花给你。求婚是需要玫瑰花的。”

    说完,玫瑰花已经落在了她的手里,而司马初夏同学声音破天荒的头一次喊了一声“大舅妈”。

    此刻的动作是这样的:江远航站着,容曦跪着,而且还是单膝跪地,手里捧举着一大束红玫瑰,仰头,脸上带着诚挚的微笑。

    这动作,这表,怎么看都像是容曦在向江远航求婚。

    时间静止中,容曦完全还没从被她老爹出卖的行为中反应过来。江远航则是还处于容曦求婚的震惊中。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你站着,我跪着。你错愕着,我微笑着。你空着手,我捧举着玫瑰花。

    “求婚嘛,这不就有了吗!”杨女士轻描淡写的声音响起,而且还一定是事先早就准备好的,竟然就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往江远航手里一递,“航航,小曦都已经跪地向你求婚了。还不赶紧答应了,诺,戒指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给她戴上,这仪式就这么定了。下周一,直接去民政局把证领了,然后今年年前把婚礼给办了。事就这么定了,还楞着做什么?”

    见着江远航依旧还是没有反应,轻轻的推了推,然后将手里的钻戒在他面前闪了闪。

    江远航与容曦再一次呈被人点般的石化中。

    “嗷!”终于,十五秒后,容曦反应过来了,一声嗷叫之后,一脸怨念的看向她家妖爹,“爹啊,你怎么这么坑啊?你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坑爹啊!你怎么能这么坑你女儿啊!亏我还这么信任你,从小到大封你为偶像,你竟然出卖我!我……我……”

    “我什么我!”怨念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她老娘打断,“你不是要求婚吗?不是要一个别开生面,与众不同的求婚吗?这不是就有了吗?行了,别那么多废话了,就这么定了!这事我作主了,你没有说‘no’的权利。二十四年了,航航容易吗?从小到大都是他追你后头的,现在换你追他一次又怎么了?就这样了,所有的资料和证件我都已经给你们备齐了,下周一我中午的时候我们要看到你们的红本本出现在我们面前,否则后果自负!叫爹也没用,你爹听我的不听你的!”

    “嗷!”

    容曦除了嗷叫已然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娘啊,你真是我亲娘吗?为什么我觉着江远航才是你亲生的吗?我摆明了就是你捡到来的嘛,有你这样的亲娘啊?有你这么对自己女儿的吗?竟然让自己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老少皆有,向男人求婚啊?

    丢脸,丢脸!丢到家了!

    “大舅舅,你怎么还楞着嘞?还不赶紧给大舅妈戴戒指啊,扶她起来啊!”司马初夏小朋友的那童真的声音再次响起,充着兴奋与欢悦。

    于是,还处理怔楞中的江远航瞬间反应过来,接过岳母大人手里的钻戒,弯接过容曦手里的玫瑰花,“哦哟,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向我求婚,那我铁定是要答应你的。不能让你失望,也不能让八大长辈失望不是。行吧,花我收了,戒指咱就戴上吧。听八大长辈的话,咱下周一去民政局领证结婚。”

    话落,戒指已然进容曦左手的无名指上了。

    “……”

    “哦耶!”容曦刚起,正反抗之际,司马初夏小盆友一声欢呼,拍着双手边跳边赞着,“大舅舅,你终于做了一件大事了,终于超过了小舅舅了,不用任何事都被小舅舅压制着了。大舅舅,恭喜你摆脱小舅舅的魔爪!哎呀!”突然之间,初夏小盆友一声惊呼,一脸懊恼,“完蛋了!我把小舅舅交待的事给忘记了。这下小舅舅要是知道自己被大舅舅超过了一回,而且还是人生大事,会不会把我给撕了呀?哎啊,大舅舅,这回你要护着我的,我是因为帮你才会出卖小舅舅的,要是小舅舅因此怒发冲冠,你要挡在我前面的,不可以让小舅舅的那簇火烧到我的!”

    一脸小可怜状的仰头望着江远航,非一般的无辜又无助,甚至还双手往他的大腿上一抱,抱的紧紧的,大有一副她要是一放手,就会被人抛弃,然后死的很惨的样子。

    “哦哟,”江远航蹲而下,笑的跟的狐狸似的看着她,伸手捏了捏司马初夏那粉扑扑的小脸颊,“这回终于知道大舅舅的作用了?知道要让我护着你了?”

    “嗯嗯!”司马初夏猛的直点头。

    笑话,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摇头呢?要是摇头,大舅舅不护她了怎么办?这个时候必须先把大舅舅给稳了,她才有好子过。

    “行吧,看在你这么努力讨好我的份上,从了你了。放心,大舅舅护着你。”江远航笑的一脸得意的说道。

    谁知,偏偏就有个有很不给面子的扯他后腿了。只见容曦亦是蹲而下,笑的一脸灿烂又绚丽的对着司马初夏说道,“小公主,其实说真的,你求大舅舅还不如求你爸爸。在你小舅舅面前,你大舅舅永远都是没有立足之地,你什么时候有见大舅舅打入过小舅舅?你什么时候有见小舅舅听过大舅舅的话?”

    小公主很认真的摇头,而且是毫不犹豫的摇头,以示真的没有。

    容曦很有心的一抚小公主的头顶:“乖,所以,你靠错人了。小舅舅最听的是外婆的话,就连你爸爸的话都比大舅舅管用。”

    “倏”的,容曦的话刚说完,只见司马初夏毫不犹豫的从江远航的怀里跳出,一跃至司马聿的怀里,“爸爸,你得护着我,大舅舅不靠谱。”

    “嗯,”司马聿抱着她点头,一脸郑重的说道,“你总管是认清局势,迷途知返了。”

    “哇,要不要这样啊?要不要这样啊!要不要集体围攻我啊?”江远航嗷嗷直跳,“小曦,作为我的女人,你怎么可以拖我后腿啊?你不应该跟我跳同一阵线的吗?你怎么可以反方向而行呢?过份,太过份了!”

    容曦瞟他一个白眼。

    哼,谁让你跟我老娘一条阵线,还听从她的提议,接我的求婚?我不拿你出气,我朝谁出气啊?

    江远航无奈郁闷中,无辜啊,他何其无辜!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可不可以换一个啊!

    见此,其他所有人纷纷抿唇掩面轻笑中,笑声遍响。

    江远航和容曦的事就这么半威胁半愿的定了下来。其实说是威胁,也并不算是了。只是加快了步伐而已,反正两人的事早晚都是了。这俩的都发展了多少年了,要是再不让落实,那该不踏实的可就是那八大长辈了。这下好了,八大长辈总算是安心踏实了。

    于是周一,两人再一次在产威胁半愿的况下,在八大长罪的注视下,进了民政局。半小时后,拿着两个红本本出来,直至将两个红本本亮在八大长辈面前,这才让他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嗯,这两只的问题终于在解决了。那么接下来就得转移目标了,比如江家人的目标自然是落在了江天纵的上了,杨家人的视线自然是落在杨虔上了。至于江远航和容曦的眼神那自然而然就落在了白念歆与陶冶的上了。

    那两只,其实也是一直都在发展中,只是这发展速度就怎么那么慢呢?这要是按着他们俩这速度,那等司马颂抱上女儿了,估计这两只还在原上踏步呢?

    所以,容曦与江远航一合计,决定给那两人添把柴,浇点油,那那把火烧的更旺一点。

    只不过,这边两人刚合计好,都还没开始付诸行动呢,那边却已经有人先他们一步开始了浇油添火的行动,势必将白念歆心里的那股醋意给拔出来了不可。要不然,她这份罪岂不是白受了吗?

    至于这个人是谁呢?

    除了麦梓穗麦子同学还能有谁呢?

    这货那就是一个闲的发荒,无聊至极的主。非得要找点事出来做做,要不然她怕自己头顶发霉,嘴角长发而把自己发酵坏了。

    如何才能让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把那一份酸意发酵出来呢?既然女人不行,那就来男人罗。点子,招数,那还怕没有吗?更何况,她还不只是孤军奋战,她可是还有一个出神入化的军师言毓漱同志。

    世贸君亭

    白念歆与容曦吃完午饭打算离开。

    电梯口,两人正等着电梯。没一会电梯打开,两人迈步进电梯。电梯门正合上之际,透过那还没合上的门缝,白念歆似乎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人。但却不是她一人,而是与另外一个男人搂搂抱抱的十分亲密的样子,甚至还好像是边走边亲着嘴的。

    “倏”的,白念歆快速的按下了开门键,冲出电梯。

    ------题外话------

    明天的章节会晚一点,估计会有下午吧。明天应该就是最后一章了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