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有容乃大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四年后

    市一医院

    一辆十分包的跑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天蓝色的。江远航一跃从敞篷里跳出,手里捧着一大束火红的天堂鸟,戴着一副超大的咖啡色太阳镜,一件大红色的衬衫,衣袖挽至手肘处,一条米白色休闲裤。

    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朝着医院大门走去,还朝着那来往的护士吹个口哨,调戏一下。

    进电梯,直上八楼,然后出电梯。

    “哟,江大少又来接容医生下班了?”刚一出电梯,便是遇到一推着药口车的护士。护士朝着他悠然一笑,说着很是熟悉的话与江远航打着招呼。

    “小肖,你又漂亮了嘛。”江远航笑盈盈的朝着护士抛去一抹媚眼。

    “江大少,你能换个说法吗?”小肖护士继续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

    江远航嘴角一挑,伸手摘下太阳镜往小肖护士的护士服上一挂,“可是这个你们最喜欢听,不是吗?诺,限量版的送你了,我去接我家曦宝贝下班。”

    小肖护士将太阳镜拿下,对着他挥了挥,“那谢谢你了,大少爷。”

    江远航再抛一个媚眼,“不客气,你们开心就行了。你们开心了,我家曦宝贝也就开心了。她开心了,我也跟着开心了。所以,归根到底,还是我赚了。忙你的去吧,我认得路的,不用替我带路的。下次去世贸君亭记我的帐。”

    “那我就不客气了,今天下班就和同事去了,记你帐哟。”

    江远航响指一拍,“没问题,全部记我帐,吃喝玩乐k,一应俱全。”

    “江大少,你就不怕容医生吃醋生气啊?”另外一个护士探出头来,笑眯眯的问着江远航。

    “吃醋?生气?”江远航眯浅笑,勾了勾唇,“你家容医生没这么小气。”

    两名护士相视一笑,“知道了,我家容医生最大方了,江大少最会哄人了。记得把我们家容医生哄的再开心一点,早点请我们吃糖喝酒。”

    “没问题!”江远航很是自信的一笑,迈步朝着容曦的办公室走去。

    火红的天堂鸟,大红色的衬衫,怎么看怎么洋溢,青飞扬。

    天堂鸟,容医生最喜欢的花。江远航每天必抱着一大束前来医院抱到。

    “亲的的容医生,下班时间到了,可以走人了吗?”江远航抱着天堂鸟半倚靠在门框上,笑的一脸风万种的看着办公室里的容曦。

    容曦抬眸斜一眼跟只火鸡没什么两样的某人,继续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漫不经心的说道,“江大少,你又提前下班走人?哎,宁姨有你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儿子,也真是有够命苦的,哪天都提前下班走人!拜托,你能很认真的对待你的工作,对等宁姨吗?”

    江远航依旧半倚靠于门框,一手捧着天堂鸟,另一手抬着手腕,从容曦开始说话时,便是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腕。然后当容曦说完时,笑嘻嘻的说道:“十八秒!那请问,容医生,现在可以下班走人了吗?你也知道我是提前下班来接你的啊!”

    容曦丢他一抹白眼,“要是小纵知道你就这么对待宁姨,你说会不会把你吊起来揍一顿啊?”

    “不会!”江远航很肯定的摇头,“他只会加重我每天的动作量!亲的容医生,请问现在可以走人了吗?”很有耐心的的第三次问道。

    容曦合上文件,关了电脑,起,脱下上的白大褂,朝着笑的一脸风华绝代的江远航走来,“我要是再不走,你是不是要造反了?”

    将天堂鸟往她面前一递:“不敢!在你面前,我哪里敢造反哟!我向来只有逆来顺受的份,你说呢,曦娘娘。”

    容曦笑盈盈的接过天堂鸟,瞥了他一眼,“那当然,我靠山多!走了,走了,我肚子饿了,请我吃饭。”

    江远航右手响指一打,左手很顺势力的往她肩上一搂,“没问题,想吃什么?直接去世贸君亭或者尚品宫就行了。”

    容曦止步,笑的一脸优雅又迷人的看着他,“大少爷,除了这两个地方,你还能说出其他的一个地方吗?能有一点别的创意吗?”

    江远航一手搂着她,另一手抚着自己的下巴,很认真的想了三秒钟,“那就锦都君澜。”

    容曦翻他一个白眼,很是无奈的说道:“还能有点别的创意吗?嗯?”

    “比如?”江远航弯眸微笑的看着她。

    “比如,你亲自下厨,我会更加开心。”

    “嗬!”江远航一声叹叫,然后扬起一抹妩媚的谄笑,“下次江天纵回来的时候,我让他给你做一大桌好吃的招待你。”

    “你个没有上进心的东西!”容曦咬牙切齿的瞪他一眼。

    江远航却是咧嘴一笑:“有什么关系?反正他那张脸跟我长的一样一样,你完全可以当是我做的。再说了,你看咱爸,这都二十几年了,你有见他进一次厨房吗?所以说,这是遗传问题,没的解释的!”

    空曦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也更加的优雅迷人了,甚至还带着一丝隐约的勾人之色,“遗传啊?江远航,你这意思是遗传了谁呢?”

    江远航无耻脸皮厚的说道:“当然是咱亲爸容景先生了,难不成还会是我们的江川同志吗?不可能的嘛,江天纵那才是遗传了江川同志的一手好活。不止下厨遗传了,就连那自讨苦吃的也遗传的一分不漏。像我这么聪明我这么聪明绝顶的人,那自然是享受的是吧?走了,走了,下班了。”边说边搂着容曦便是朝着电梯走去。

    “不是说去尚口宫吗?这又不是去尚口宫的路。”容曦看着这不是去尚品宫的路,转眸问着开着车的江远航。

    “你不是说要新意吗?”江远航一脸神秘的侧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闷,“我现在就给你新意,保证你一定会十分惊喜的。”

    容曦挑眸一脸不屑的瞥着他,唇角勾着一抹不容置喙的浅笑,“就你江大刚,能有什么新意?哟,那我可得要拭目以待了。”

    江远航伸手在她的腰上轻轻的捏了一把:“置疑小爷的能力,是要受到惩罚的。容曦,你说吧,一会想要怎么受罚?嗯?”

    最后一个字,后鼻音上扬,意味深长,然后看着她的眼神也透着一抹深不可测的试探,最后竟然还朝着她抛一抹勾人的电眼。

    红灯,江远航停车,侧头似笑非笑又满满期待的睨视着她。

    容曦侧,同样用着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微微的倾上前:“哟,我怎么听着你这话里还带着话呢?怎么就有着一种另外的意思呢?怎么滴,江大少爷,你是不是有什么预谋呢?还是在打着什么主意呢?说呗,说来听听呗,这主意可是在我上打着?”

    江远航单手环,一手抚着自己的下巴,笑的风无限。然后抚着自己下巴的手轻轻的一拍容曦的脸颊,“我这都打了你的主意多少年了?你还不知道吗?要不然,今天就让我得逞一下呗?怎么样啊?再不得逞,我超不过司马聿啊,你看他,都再一次搞大我老姐的肚子了,我这还什么苗头都不见啊!这让我如可奋起直追?所以,要不然,咱俩也搞搞?让我得逞得逞?”

    “啪!”容曦一个巴掌毫不客气的拍在了他的脸上,“绿灯,你想在交通堵塞啊?”

    江远航瞥一眼前方那盏绿灯,愤愤然的吐了一句连他自己也听不懂的鸟语。油门一踩,继续往前。

    靠,姑,你怎么就这么难搞呢?我这都盼了多少年了啊?从年少无知盼到青朦胧,再到现在的嚣张跋扈。这都期期艾艾了多久了啊?你要再不让我得逞,我同意,我家兄弟要造反啊!

    小样,信不信小爷来个霸王硬上弓啊!

    但素,他不敢!

    霸王硬上弓,他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可不敢在付诸于事实。

    憋屈,非一般的憋屈!

    握着方向盘,闷哼哼的开着车。

    容曦却是抿着唇偷笑中。

    车子驶入一高档住宅区,然后在地下停车场停好车。江远航十分有绅士的下车替容曦打开车门作了个请的手势:“曦娘娘,请下车!”

    空曦扬眉做一副很高傲的样子,仪态万千的下车,对着他很满意的一点头:“嗯,不错!小江子,记得继续保持,本宫喜欢你现在的这个态度。”

    “是,曦娘娘!”江远航很配合着容曦的言行,做一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奴才样。甚至还微微的弯起自己的腰,朝着容曦伸出自己的左手,大有一副奴才扶娘娘的凤驾的意思。

    容曦很不客气的将手往他的手腕上一搭,“小江子,起驾。”

    “喳!容娘娘!”

    于是这么着扶着空曦进电梯,按十五楼。

    “江远航,你还真是很有当奴才的天份啊!”电梯里,容曦笑的眯想了眼睛,调趣着江远航。

    江远航终于直起子,长臂一伸,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下巴一挑,一脸得瑟样,“那是,也不看看是在谁的面前?其他人,那是想都别想!”

    容曦拿手肘蹭了他一下,“干嘛,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江远航再次神秘一笑,“一会你不就知道了吗?反正我又不会卖了你!就算真要卖你,我也有这个心没这个胆!还有,我可舍不得。到了,到了,出电梯。”

    电梯门打开,江远航站于门侧,再次以十分标准的奴才样对着容曦做了个请的手势。

    容曦抿唇浅笑,迈出电梯。

    15楼a座,江远航拉过容曦的手,在门口的门卡上“霹雳啪啦”一通按后,门打开。

    “江远航,我怎么觉着有一种上贼船的感觉呢?”容曦站于玄关处,抿唇笑的很是优雅迷人的看着他。漂亮的双眸,弯弯的眯成一条好看的弧度,略带着一丝惑的看着他。

    江远航咧嘴悠然一笑:“你才发现吗?早二十年前,你就已经上了我的贼船了,而且还是咱爸咱妈亲手把你送到我的贼船上的。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贼船已经开了,停不下来了。你呢,就安安耽耽的坐稳吧,可千万别掉下船去。”

    容曦将手里的天堂鸟往后的吧台上一放,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环,子更上朝着他微微倾近些许。笑的风拂桃花般的看着他,吐气如兰:“那……要是摔下船去了,可怎么办?”

    江远航双手往她腰上一搂又一托,笑的一脸又得逞,“放心,我托着你呢!哪能让你摔下去?就算真摔下去,我一定毫不犹豫的跳下来救你。”

    “怎么救啊?”一手环着他的脖子,一手有意无意的绕着他衬衫上那第三颗纽扣,继续朝着他吐着慢悠悠又酥痒痒的气,扭两个腰,蹭两个

    哇靠!

    江远航倒吸一口凉气,娘娘哎,你这是在做什么哎?

    摆明了是在挑逗我啊啊啊啊!

    “你说怎么救就怎么救呗!反正我向来唯你的命是从的哇!”江远航极力的抑制着那一团熊熊上升的火苗,朝着她笑的无限和煦。

    容曦伸手轻轻的一拍他那微微有些发烫又发胀的脸颊,很是满意却又带着些许捉弄的说道:“这样啊?”作一副很认真细想的样子,“那我得好好的想想,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吧。现在,请你把你的新意拿出来呗?让我大开眼界吧!”

    话落,一个转,在江远航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已然脱离了他的怀抱,且还与他之间拉开了至少一米的距离。然后还笑的一脸无辜清纯又无害如只小白兔一般的看着他。只不过,眼角却是有意无意的朝着某人的裤裆处瞥了一眼。

    当然了,那里已经与众不同了。

    只是,某只小白兔却是一脸“我无害”的白样,继续笑的风无限。

    靠!

    摆明了故意的!

    容曦,小爷今天要是再放过你,爷就跟你姓!

    反正,我们俩的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了,早点把你办了,小爷早点安生,指不定还能超越司马聿让爷当初的诺言得以实现。

    江远航“倏”下,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客厅大踏流星的走去,“等着,爷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哇,我的‘有容乃大’呢?”

    正一脸神秘又得瑟的说着要让容曦见识一下何为新意,想要从桌子上拿过那个他费尽了n多脑细胞才弄出来的“有容乃在”,好在容曦面前一展自己的才华时。这才发现,白玉桌子空空如也,木马东西也没有。

    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亮堂堂的白玉桌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

    到底他的“有容乃大”上哪去了?

    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动他的东西!

    容曦抿着悠然的浅笑,迈着优雅的小步,一步一扭腰的朝着他走去,“大刚同志,现在怎么说?到底你的所谓的新意在哪里?”

    “小爷向来十分有新意,一个不见了嘛,那咱就再来一个!我就不信了,像我这么有头脑的人,还拿不出一件有新意的东西来。曦娘娘,你给我看好了,睁大了眼睛看好了,看清楚了,爷现在就让你一开眼界,让你长长见识,知道什么叫做有新意。看着!”江远航一脸义愤填奉膺的说道,然后双手一张,直接将容曦一搂又一勾。

    “啊呜……”

    容曦还没反应过来,双唇被攫住了,腰被人搂住了,然后自然而然就是吻铺天盖地的朝她袭去。

    哇靠!

    江远航,你丫丫个呸的,这就是你所谓的新意?

    打啵就打啵嘛,至于你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啊!

    江远航正抱着容曦两人进行时时,书房打开,然后从书房里飘一样的飘出一个人来。直接无视那抱作一团的两只,手里还端着一个端子,正津津有味的吃着。

    “倏”的,江远航与容曦以最快的速度分开,江远航甚至条件反的将容曦往自己后藏去。一脸愤愤然的瞪视着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任何表的江天纵,燥毛:“哇靠,江天纵,你怎么在我家里!”

    江天纵继续吃着盘子里的东西,面无表的抬眸斜一眼燥毛中的江远航,轻飘飘的丢了三个字:“真难吃!”

    “嗷!”只听见江远航一声嚎叫,然后朝着江天纵扑了过去,“我的‘有容乃大’!江天纵,你竟然把它给吃了?我跟你没完!我费了n多脑细胞才想出来的拼盘,竟然全都落在你的肚子里了!我跟你没完!你还我的‘有容乃大’!”

    所谓“有容乃大”,是江远航足足想了一整个晚上才想出来的水果拼盘。木瓜挖去了里面的囊,将柚子,荔枝,装于那木瓜盘内,再加以玉竹花加以点缀。

    木瓜,丰。柚子,谐音有。荔枝白色,意寓白。再,整个装于木瓜瓢中,可不就是“有容,乃大”的意思嘛。

    哇靠,现在竟然被江天纵这只变态给吃完了。吃了就吃了,竟然还一脸不屑的丢他三个字——真难吃!

    丫丫个呸的,难吃你还吃!

    老子花了那么的心思下去,作一个“有容乃大”容易吗?容易吗?

    但是,江大刚又怎么可能是江小刚的对手呢?任何时候都不是,从小到大就不是,不管是手还是人的招数,那就不有一次赢过江小刚的。

    所以,这一次自然还是一样了。

    还没够着坐在沙发上的江天纵,也不知道江天纵是怎么做到的,反正就只见到江远航就那么扑了个空不止,还十分不雅的呈四脚朝天状了。再配之他那红衣白裤,怎么看怎么滑稽,怎么看怎么别扭。

    “哈哈哈哈……”容曦见着他那四脚朝天的滑稽样,很不给面子的大笑出声,边笑边说,“江远航,这果然是你给我到目前为止,最有创意的一次了。小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回来了,那我哥是不是也回来了?”边说边在江天纵边坐下。

    “刚到一会。”江天纵一如既往的冷酷,已经把木瓜瓢里的水果都吃完了,然后把那几果玉竹花放于木瓜瓢里往前面的茶几上一放,一脸嫌弃的看着依然还四仰八叉的江远航,“江远航,你越来越退步了。”

    “倏”的,江远航一个鲤鱼打坐起,愤愤然的瞪视着江天纵,“江天纵,你要回来你回大院去啊!干嘛来我家?我不管,你自己把我那‘有容乃大’给还回来!那是我给小曦的,不是给你的!你要吃,自己找女人给你做去!干嘛吃我的!还有,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消失!你太讨厌了,从小到大就知道坏我的好事!个没义气的家伙!”有容,乃大?!

    容曦一脸诧异的看着那只已经被江天纵消灭光的木瓜瓢,嘴角忍俊不的轻轻抽了一下。

    江远航,江大刚,你要不要这么搞啊?要不要这么搞啊?你这是得有多猴急啊,得有多向往啊?得有多期待啊?

    呃……

    家曦仰头无语问苍天中。

    江天纵凉飕飕的瞟了一眼愤愤然的江天纵,漫不经心的踱着茶几上的那个木瓜瓢说道:“有容乃大?看来小虔的担心还真是有道理的。还有,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这屋子不是你一个人的。”

    江远航不止嘴角抽了,就连眼角也抽了。然后又是“嗷”的嚎叫了一声,一股往那茶几上一坐,咬牙切齿的看着江天纵,“江天纵,你狠!你给我记住了,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我也在搅了你的好事,除非你这辈子都不找女人了!要不然,我一定会报仇的,我这个很记仇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给我等着!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求我!哼!”

    江天纵冷不拎丁的甩他一个不屑一顾的斜眼。

    当然了,真有那么一天的时候,当江天纵找到江远航嘴里的那个女人时,江远航依然不是江天纵的对手。想要搅了变态江天纵的好事,可能吗?真要这么好搅,那他还是变态江天纵吗?

    于是乎,江远航同志蕴酿预谋了n久的计划告破,再一次只能干瞪眼,咬牙切齿。

    行,你狠!吃了我的“有容乃大”,大不了爷下次弄个“财大器粗”。哼,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吃!

    这一顿晚饭,自然是去外面吃的。而且除了江天纵之外,当然还有其他人了。如比杨虔,如比白念歆。很可怜少了一个司马颂,因为司马颂同学现在还独自一人在h市的那所大学里独军奋战着。谁让他小他们两级呢?

    晚饭过后,容曦自然是和杨虔一道回自己家了,白念歆与江远航江天纵同路,便是一起回了。

    江远航是谁啊,被江天纵整的这么惨,当然是要自己开车回家了,谁要坐他那辆士了巴唧的越野车啊!他自己的跑车开着多拉风啊,多爽啊!

    白念歆坐在副驾驶座上,斜斜的瞟了他一眼,“喂,你这表是在告诉我,你又失败了?被人搅黄了?”

    江远航重重的一咬牙,“都是那该死的变态江天纵!等着,以后他找女人的时候,我也一定不遗余力的搅黄他的好事!”

    “哎,”白念歆一声轻叹,无奈的摇头,“说真的,我你的。行吧,你继续努力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你好好加油,总会有出头的那一天的。”边说边很有义气的一拍他的肩膀。

    江远航突然之间转头,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直看的白念歆浑不自在,“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又不是小曦,别用这种不正常的眼神看我!”

    “去!”江远航瞟她一眼,“你肯我还不愿意呢!你说,我家那变态江天纵,到底想要怎么样的女人?”

    白念歆翻他一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去呗。”

    “嗬,我要是敢,还用得着问你啊?要不然,你帮我问问去呗?这样,我也好帮他物色一个,好让他转移一下注意力,不要总是把注意力放我上。”江远航一脸商量般的看着白念歆说道。

    “告诉你一个很好的办法!”白念歆一脸很是神秘的看着他。

    “说!”

    “让小曦去问问小虔,一定能问到的。而且小纵还不会怀疑到你。”白念歆笑的一脸灿烂的说道。

    “呵!”江远航朝着她干巴巴又硬邦邦的一声闷笑,“不用问,就已经知道是我的主意了。我不死的更惨?我说白念歆,你怎么这么没良心的啊?亏得我从小到大这么照顾你,读大学的时候还把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介绍给你,你就这么报答我啊?信不信,我以后都不管你了?”

    不说男人还好,一说男人,白念歆气不打一处来。

    就那一只,还优秀?

    那简直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你大爷的,老子不找你算帐,你倒自己提起这笔帐了是吧?那行,那就好好的算算!

    于是,朝着江远航扬起一抹古怪的冷笑:“江远航,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我们之间还有这么一笔帐没有算呢!行,那现在我们就来把帐算一下。说吧,你想要怎么死?我一定会成全你的,是横着死还是竖着死?是死的干脆一点还是死的慢的点?是给你一刀还是给你一锤?你自己选择吧!”

    说完,恻恻的双眸森冷冷的看着他,直看得江远航毛骨耸然。

    “喂,白念歆,干什么?你千万别恐吓我,小爷经不起恐吓的!”

    然后江远航的手机很适时宜的响起。

    “喂,”接起电话,然后唇角扬起一抹浅笑,将手机往白念歆面前一递,“诺,找你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