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不能翻身,就接受吧!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男人,三十出头的样子,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一米白色的休闲装,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插在裤袋里,朝着唐怡然走来。看一眼她面前的购物车,插于裤袋里的手很自然的搭上了唐怡然的肩膀。

    见着站于唐怡然面前的容曦与江远航,朝着两人很是友善的点头一笑,将搭在唐怡然肩膀上的手拿过,重新插于裤袋里,“你有朋友?”

    唐怡然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一抹窃喜之色,指了指容曦与江远航,“我同学,容曦,江远航。我和小曦是同一个寝室的,他们是t市人。这是我……”

    “你们好,我是怡然的姐夫。”唐怡然正介绍他的份,却是被他先行一步自我介绍了,然后又似想到了什么,朝着两人抿唇一笑加了一句,“表姐夫。”

    江远航漫不经主的瞟了他一眼,转眸向容曦,“快点,快点,我买了一个小时后的票。”

    容曦直接将购物车往他手里一塞:“你来。”

    男人的视线在容曦的上停留了有五秒的时间,是在收到江远航那过来的很不友善的犀利眼神时,那一片坦然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浅笑看着唐怡然说道:“我刚接到个电话,公司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会你自己回去吧,你姐在家里等你。”

    唐怡然的脸上划过一抹不太明显的不自在,朝着他很是勉强一笑:“姐夫,你忙去吧。一会我去陪我姐就行了。”

    男人很满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又朝着容曦与江远航礼节的颔首一点头后,迈步急匆匆的离开了。

    唐怡然有些不自在的朝着两人笑了笑。

    “不打扰你了,我们还在要看电影。先走了。”容曦对着唐怡然很客气的说道,然后便是挽着江远航的手推着购物车转离开。

    唐怡然看着两人亲腻的样子,再一想自己此刻的处境,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姑,你这室友被人饲养了?”江远航一手很不客气的搭在容曦的肩上,将自己一小半的重量都压在她的上,轻声有问着她。

    容曦抬眸瞥一眼他,“怎么了,你是失望呢失望呢还是失望呢?或者是感兴趣呢感兴趣呢还是感兴趣呢?”

    狭长的凤眸一挑,抛一抹勾引的媚眼,“是个人都知道,我对你比较感兴趣的啦。”

    在他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背一捏又一拧,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嘿,大刚同志,你的意思是在说你家江小刚同志不是银?”

    大刚同志面部表僵硬中,然后在她的部一拍:“容曦,翅膀长硬了,敢跟小爷顶嘴了。再顶,看小爷怎么收拾你!”

    容曦毫不犹豫又很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你敢吗?”

    江远航瞬间蔫了,头一耷拉,如实以答:“不敢!”

    “快点,快点,赶紧把东西都买好了,我要去看电影。”容曦推着他催促。

    唐怡然看着两人伴着嘴却很是亲腻的样子,视线一直停在两人的背影上移不开。眼眸里尽是满满的复杂之色,还夹着一份羡慕与嫉妒。

    一个愤愤然的转,气鼓鼓踢了一下购物车,直接丢了购物车往出口处走去。

    她干嘛要在这超市里买东西,干嘛要买这些便宜货。都不要了,一会就去楼上的商场买高价货。

    走到出口处的时候,看到江远航与容曦正在收银台那里结帐。只见江远航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并非是现金,递给收银员,眼睛也不带眨一下的就刷了。

    容曦,你怎么这么好命,什么都不用你自己出钱,江远航就毫不犹豫的给你付了。在学校的时候是这样,回家了还是这样。到底我有哪一点比不上你,为什么我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唐怡然朝着容曦那边愤愤然的瞪了一眼,嫉妒中透着一抹恨意。

    是的,她恨容曦,也恨白念歆。为什么她们什么都比她好?她长的没比她们丑,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她们好。

    就连父母,也这么拿不出手,上不了台面。

    咬牙切齿的朝着容曦那边瞪一眼,踩着重重的脚步朝出口处走去,离开。

    世贸君亭酒店

    唐怡然独自一人站于落地窗前,外面霓虹灯闪烁,车来车往,好不繁华,屋内却是一片清冷。

    男人到现在还没回来,其实不用说,她也知道,他老婆给他打电话了。一定又是去陪他老婆了。

    两米大上,丢着好几个购物袋,每一个袋子里的东西都很贵。她现在的心,很是复杂,明明应该很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她却开心不起来。

    这样的生活是她想要的,是她的父母不能给她的,但是她现在却过上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却好似有什么东西挖空了一般呢?憋着难受。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起,拉回了她远离的思绪。转走至桌旁,拿过手机,是他来电。

    深吸一口气,用着很是愉悦的声音接起电话:“亲的,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一起吃晚饭。”

    “我已经回h市了。”耳边传来男人凉凉的声音。

    “什么?”唐怡然诧异吃惊,“什么时候?”

    “家里有急事,来不及跟你说。你自己回来吧,这段时间我会很忙,可能没时间来找你。等过了年,没那么忙了,再联系你。”

    “那……”

    “就这样,还就这样,还有事,挂了。”唐怡然的话还没说完,男人直接挂了电话,她还想说什么,可是只听到“嘟嘟”的忙音。

    “这算什么!”唐怡然重重的将手机往上一扔,脸上一片怒意,“明明是你说的,带我出来玩的。可以陪我十几天,直到过年那几天再回去的。为什么会这样!啊!”

    一声怨愤的怒叫后,将自己往上一扔,拿过枕头往自己头上一压,生着闷气。

    手机再一次响起。

    一个快速的坐起,下意识里觉的一定是他打过来的。于是,看也不看来电显示,便是喜悦的接起手机:“喂,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然然,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耳边传来的不是她期待中的男人的声音,而是唐母带着期待与渴望的声音,声音听起来很是沉重。

    听到唐母的声音,唐怡然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用着厌恶与愤怒的声音对着唐母没好气的说道:“没空,等我有空了再说。”

    “然然……”

    唐母的话还没说完,唐怡然便是没好气的挂断了手机,一点都不想跟她再多说一个字的样子。

    既然他人不留下来陪她,那就刷他的卡吧。反正跟他在一起,就是冲着他的钱来了。虽然他人也还是长的帅的,可惜已经有老婆了。

    如果他没有老婆该有多好啊。完全符全她挑男朋友的要求,三十二岁,高富帅,斯文有礼,可以说是女人的梦中人。

    如果说江远航和他站在一起让她选的话,前提是他没有结婚,那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他而非江远航。

    江远航是帅,看起来有也钱,可是却不够成熟。在她眼里,成熟而有为的男人,就应该是像他那样的。三十来岁,任何事都有着经验,处理事起来有条不紊。

    可惜,他已经结婚了。

    唐怡然很懊恼,也很颓丧,为什么好事就没有轮到她?

    次,酒店前台

    “对不起小姐,你这卡余额不足,刷不了。”前台小姐笑的一脸职业的将卡递还给唐怡然。

    唐怡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前台小姐,“怎么可能!我昨天还在商场里买了近一万的衣服,怎么可能连三千都刷不出来。你弄错了吧?”

    前台小姐依然笑的优雅而又甜蜜,不急不燥的用着她那职业的语气说道:“对不起,小姐,确实余额不足。如果方便还请您换一张卡,又或者付现?”

    换卡?

    她的卡哪里有钱?她现在每月的用度全都是在这张卡里花的。现金,她上顶多也就只能拿出五百而已。

    “前天入住的时候,不是有交了押金吗?”唐怡然想起,入店的时候,有交了三千的押金,那正好是两天的住宿费。

    前台小姐再次微笑点头,“是的。不过那只够住宿费。你和吕先生除了住宿之外,还有其他的消费。包括:前天的午晚,是在西餐厅吃的,共计五百八十八。晚餐上送餐的,共计五百二十六。昨天的午餐,是在中餐厅九号包厢,共计六百五十九。晚餐,还是送餐的,计六百三十四。还有房间里的一瓶威士忌,一千三百六十八。两瓶蒸馏水,一百六。五个安全三百,一趣内衣四百八十六,一盒男式内裤两百零二,一盒女式一次内裤一百六十,还有一件浴袍上有一个烟烫的洞,所以这件浴袍也是需要唐小姐买单了,七百九十九。所有费用共计五千八百八十二。您这张卡余额不足,无法刷出,所以唐小姐,您好是付现还是换一张卡?”

    前台小姐在解释这些费用的时候,正好边上有两三个人在办理入住手续。一听五个安全,还有趣内衣,又是一次内裤的。便是条件的朝着她这边转过来,然后用着异样的眼神看着她,就好似在看怪物一般。

    这女人,**有够强的啊!

    唐怡然的脸上已经一片火烫了,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这样的事。更没让她想到的是,那些东西竟然这么贵。

    话,这是五星酒店,能不贵么?要不贵,你也不会选择这里了不是!

    “唐小姐,唐小姐。”见着她好半晌没有反应,前台小姐轻声的唤着她。

    “哦,”唐怡然回过神来,朝着她抿唇一笑,“不好意思,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好的,您慢打。”前台小姐的素质很好,并没有因为唐怡然此刻的尴尬而有表变化,依旧用着她那惯有的职业微笑甜蜜的看着她。

    唐怡然有些干干的一笑,伸手拂了下自己耳际的碎发。转走到大堂的角落里,拨通了某个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后,那边才接起,“你好,哪位找。”

    电话并不是男人接的,而是女人的声音,很职业的语气。

    唐怡然整个人怔住了,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这么傻傻的怔在了原地,拿着手机的手还微微有些发颤。

    “喂。”见这边好久没声音,那头的女人又喂了一下。

    “你好,请问吕先生在吗?”终于,唐怡然回神,很努力的用着平静的语气问道。

    “他出去了,手机忘记家里了。请问你找他有急事吗?一会我让他给你回电。”

    “哦,”唐怡然轻笑,“也不是急事,我自己可以搞定的,那就不打扰您了,再见。”说完,快速地挂了电话。

    心,一下子突突突的跳了起来。

    这个女人一定是他老婆。

    她刚才应该没有说的不对的地方吧?她应该没有起疑吧?

    唐怡然虽然很想立刻就取代她成为他名正言顺的老婆,但是有一点她还是很清楚的。那就是急之不得,这事得慢慢来。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一来他们之间认识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再来她现在还是学生。

    所以,这事还不是时候。至少得要与他之间的关系稳定了再说。

    如此一想,唐怡然便是做了一个决定。

    拨通了唐母的手机号。

    “然然。”唐母很快接通了电话,声音显的些喜悦,这是三个月来,女儿主动打电话给她。

    “妈妈,你在上班吗?”唐怡然很亲密的唤着唐母,“我爸体好些了吗?”

    一听女儿主动的关心老伴的体,唐母别提多高兴了,甚至眼眶里还泛起了一层湿润,“好,好。你在哪里?还在学校吗?”

    “妈,我这发生了点事……”

    “怎么了?怎么了?你发生什么事了?严重吗?”一听女儿发生事了,唐母急不可奈的问道。

    “你给我打点钱过来,我现在急需用。”唐怡然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好好,我马上就给你打。要多少?你说,我现在就去银行。”

    “先打个一万过来吧,我这边事解决了就回家。”

    “行,你稍等啊,我现在就去银行转帐。是不是很急啊,你别急啊,顶多半个小时。你爸这几个月一直念着你,你说你这孩子,三个月不回家,我们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哪有孩子跟父母生气气这么久的啊?我和你爸这一辈子省吃俭用的还不都是为了你啊?我们说你,那还不都是为……”

    “行了,行了。能不能别人么啰嗦啊!你有这么多时间啰嗦,还不赶紧快点去银行,我等着急用!”见唐母絮絮叨叨的说开了,唐怡然没好气的打断,“就这样吧,你赶紧转给我!都教过你多少次了,网上直接转帐就行了,又快又方便。就是学不会,非得跑到银行去。万一人很多,你得排到什么时候?见过笨的,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我跟你说啊,如果银行柜台人很多,就别去柜台办了,直接在自动提款机上转帐。我这边等着急用,听到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别急。我已经在出校门了,对面就是银行,很快的。你回家后,再教我那网上转帐吧。先不跟你说了,我过马路。”唐怡说完挂了电话,心甘愿的去给她转帐。

    这个女儿就算再不懂事,再差,那都还是她的女儿。她和老唐忙忙碌碌一辈子,还不都是为了女儿吗?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就算是要了她的命,她也心甘愿。

    当父母的,不都是为了子女好吗?

    ……

    江远航这子过的既憋屈又惬意。

    憋屈,那自然是因为江天纵。这变态是个说一不二的超变态,说了每天四个点半叫他起,就一定不会在四点三十一的时候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每天,江远航都是被他从被窝里半拉半拖出来的。

    江远航那叫一个恨啊,恨的咬牙切齿啊。

    拜托,大冷天的,大半夜的窝在被窝里多爽啊,这出去外面多冷啊。那都还结着冰的好吧,偏偏这货就是变态到极致。从小到大就以折磨他为乐,他到底是不是上辈子欠他的啊!

    但是,木有办法。谁让他动手,打不过江天纵。动嘴,还是说不过他。动脑,依然不过他。那就只能逆来顺受呗。

    他现在最期待的两件事:一,这个寒假快点过去,江天纵这个变态早点回部队去。二,天啊,你赶紧掉个女人下来,把这个变态降了吧。要么你让那个女人镇住了这只变态,要么你就让这只变态转移目标。

    权衡之后,江远航觉的还是期待第一条比较切合实际一点。第二条,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哪个女人会这么没眼光啊,要这么一只变态到不能再变态的货。指不定江天纵这辈子都不会有女人了。

    哎,无奈一声轻叹,顺便替自己的掬上一把同泪。

    江天纵这辈子没女人,那也就是说他这辈子都逃不出他的魔爪了,注定了这辈子都要生活在他的欺压之下了。

    苍天啊,大地啊,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眼啊。求求你,把这一只变态收了吧。就算找个基友给他也行啊,那都好过那变态一天到晚把注意力放在他上啊。他是一个正常人啊,他还要和小曦拍拖谈恋啊。

    恋中的男女,要做的事很多的啊。但是,现在他却因为被某只变态往死里折磨,结果导致睡眠不足,本来应该在约会的时间,他却不得不在上呼呼大睡。

    恨,非一般的恨。

    至于惬意,那自然和和容曦了。

    还是小曦好,懂得体谅他,知道他被江天纵这变态折磨着,并没动不动就催他出去。还让他在家里多休息。嗯,这么通达理的女人,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就江天纵那变态就永远都不会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女人。

    江远航同学,其实你真的把你家姑想的过好了。她根本就不是因为心疼你才让你在家里多休息的,她是因为有没有你在都一样,无所谓了。反正也不缺人陪了,这段时间她和白念歆还有司马颂玩的正起劲呢,正兴奋中。只是你被他们三人遗忘了而已,而你却不自知。

    子是过的很快的,虽然心不甘不愿,不过还是每天嘴里怨念着当着江天纵的陪练。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那变态的哥哥呢?当哥哥的肯定得让着弟弟的,这叫大方和有气度。

    陪着陪着,练着练着,也就习惯了。然后“嗖”下,也就到了大年三十这天了。

    早饭过后,江远航正与江天纵一起写着联。

    这是哥俩的任务,每年所有的联肯定都是哥俩一起写完贴上的。

    迈巴赫使进院子,停下。

    “小舅舅。”小初夏迈着小短腿,笑的一脸灿烂的朝着江远航扑过来。后自然跟着司马聿和江小柔了。

    江小柔自结婚后,每年的年三十这一天,那一定是和司马聿回江家吃午饭的,午饭过后才回司马御园。

    “姐,姐夫。”江天纵一板一眼的唤着两人。

    江远航则是直接丢下毛笔,一把将小初夏抱起,再高高的举起又放低,伸手捏了捏她那粉扑扑的脸颊:“我是大舅舅,不是小舅舅,小东西你又喊错了!”

    小初夏虚岁三岁,实际两周岁半。完全将司马聿和江小柔两个人的优点聚集,长的粉雕玉琢,很是可

    听着江远航这般说道,“咯咯咯”笑了起来,“哎呀,我是喊小舅舅的嘛,是你自己应上来的。我又没说小舅舅是你,小舅舅,哦。”

    江远航双眸定格中。

    江天纵则是面无表的斜了他一眼:“适合你的。”说完继续埋头写他的联。

    江小柔很是同的一拍江远航的肩膀:“江大刚同志,在江天纵面前,你永远都没有翻之际。既然不能翻,那就接受现实吧。”

    “接受现实吧,小舅舅。”小初夏重复一遍自家妈的话,还特别加重了“小舅舅”这三个字。

    江远航嘴角抽搐中,抽搐过后,笑的一脸漾的看着小初夏,“礼物要吗?”

    小初夏点头:“当然,不要白不要嘛。”

    “走,小舅舅给你拿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