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伪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江远航?!”唐怡然惊喜又不可置信的看着出现在病房门口处的江远航。双眸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一脸急切又带着担心的江远航。

    他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原来,他还是关心自己的。

    刚进病房时,他那脸上的担心还有他那急切的语气,都表示他对她的关心。

    想着,也就莫名的脸上扬起了一抹气羞,脸颊微微的泛起了一抹红晕,然后羞然的垂下了头,对着江远航轻声的说道:“没什么,只是扭了一下而已。已经不疼了,医生说随时都可以出院的。谢谢你啊,我还以为……”说到这里缓缓的抬头,一脸气羞中带着小清新的看着江远航,然后又垂下了头,用着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没想到你又回来了。

    最后这句话,她倒是没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想。不过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还有,那一颗小心脏啊,“扑扑扑”激动的跳了起来,有些乱,不过更多的是喜悦。

    因为过于沉浸在自己的窃喜当是,而忽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江远航的穿着问题。之前的江天纵穿的是迷彩运动装,现在的江远航穿的是休闲装。而她却是根本没有发觉,一味的沉浸于自己的窃喜中。

    “既然没事,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还处于羞涩与窃喜并存中的唐怡然,一听到江远航这话,犹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倏”下抬头,一脸茫然又不可置信的看着江远航,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江远航已经转出了病房。

    “江远航。”见着江远航已经离开了病房,唐怡然这才回过神来,唤着他的名字,不过江远航却是没有止步回转的意思。

    唐怡然傻楞楞的怔在上,脸上尽是茫然与不解。这是怎么回事?他这就走了?

    一出病房,江远航炸毛了。

    江小刚,你大爷的,又黑我。

    掏出手机,直拨江天纵的手机号。

    “喂。”手机很快接通,江天纵那一惯如常冰冷没有任何感起伏的声音传来。

    “我靠,江小刚,你脑子抽搐了。又黑我!这是小曦吗?是吗?”江远航气不打一处来,朝着江天纵就是一声大吼。

    “我有提到过小曦这两个字吗?”江天纵平淡如湖水般的说道。

    “……”

    江远航一时之间的无语应答中。好像,貌似,这变态确实没提到过小曦这两个字。

    “你说了,你的女人崴脚受伤了。那不是小曦是谁!”江远航想到了他家老妈传的这句话,然后义正言辞又愤愤然的吼过去。

    “第一,我说的是‘有个女人崴脚了’。第二,江远航,你这是在告诉我,小曦是你的女人?”江天纵有条不紊,不急不燥的说道。

    有个女人?不是你的女人?

    我靠!

    老妈,你至于这么黑你儿子啊?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我不就是说了老爸一句“不对劲”嘛,你至于这么来折磨你儿子啊?

    江远航同志哭无泪中。

    不是被变态黑了,而是被自己的老妈给黑了。他还能说什么?说什么啊!

    “不是小曦受伤,你干嘛这么又殷切的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的告诉我,在哪里摔的,在哪家医院,在哪个病房?江天纵,你脑子有病啊?要不是你这么误导我,我能以为是小曦啊!”江远航很不服气的指责着江天纵的不是。

    “有吗?”江天纵脸不红气不喘的反问,“那不是你一直追问我,我只是按你问的回答而已。还有,记得你自己应下的话,早上的也就算了。下午,我吃亏一点,陪你一起吃苦受累。十公里十二公斤负重,我给你四十八分钟,每一次提速三十秒,直到我假期结束,如果没有达到四十五分钟的话。我会和你们学校联系,让人督促你每天两次。”

    “嗷,江天纵,你个死变态,你还是不是人啊!是不是人啊!你至于这么折磨我啊,一天两次,你不如干脆直接杀了我得了!我怎么这么命苦,摊上你这么一个变态到变态的老二啊!江天纵,你这么变态,你不怕以后没女人要你啊!”

    江远航很想躺地上尸装死中,奈何为了他的面子和里子问题,他不能这么做。

    电话里江天纵凉飕飕的丢了这么一句:“我得对得起你送的变态二字。”然后,果然的挂断了,独留江远航拿着手机,如一只呆猫的一般的立于原地。

    三秒钟后……

    “江天纵,老子恨死你了!老子要造反反反反!”

    无数异样的眼光“咻咻咻”的朝着他过来。

    呃……

    江远航赶紧回神,然后灰溜溜的垂头丧脑的朝着医院大门走去。

    突然之间,猛的想到了一件事。然后,抬手,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蠢货,江远航,你个蠢货。

    今天放假啊,小曦那个起气十足的懒女人,怎么可能在这个点起,还跟那变态江天纵一起出去呢?她不睡到十点半是绝不会起来的。

    傲——!

    江远航仰天长啸中。

    让你关心则乱,让你心浮气燥。你一个正常人,怎么得过江天纵那变态?!

    江远航回到家的时候,江天纵已经到家了,刚好冲完澡,换了一清爽的人衣服下楼梯。服下楼梯。

    看到江远航,视若无睹般的瞟了一眼,然后继续下楼梯。

    江远航咬牙切齿,双眸冒火的瞪视着他,大有一副拿眼神死他的意思。

    “矣,航航,这么快回来了?小曦没事吧?”江太太端着一份削皮切片的水果从厨房里走出来,看一眼两眼冒杀气的江远航,对着江天纵说的道,“小纵,吃水果了。”

    “倏”的,江远航直接将那杀气腾腾的眼神从江天纵上转向自家老妈,然后一脸哀怨的看着她。

    “哇,这是怎么了?”见到他那一脸哀怨跟个受了委屈的小男人似的眼神,江太太一脸愕然的看着他,“被小曦欺负了?欺负了就欺负了嘛,大男人一个,让着女孩子是正常的。别跟个小怨妇似的这么小气。你要多向你爸学习,疼老婆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老妈,我是你儿子吗?”江远航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自个老妈。

    “倏”的,江远航这话刚说完,两束杀人的眼光朝着他来,一束是属于他家老子的,另一束是属于他家老二的。

    一见着这两束杀人的眼光,江远航那刚刚升起来的气焰瞬间被浇灭。灰头土脑的往沙发上一坐,一把夺过江太太手里的盘子,戳起一块水果塞进嘴巴里,狠狠的狠狠的嚼吧着。大有一另将那水果当成是江天纵给咬碎了的意思,然后闷声闷气的说道,“老妈,你干嘛害我嘛。老二明明说的是‘有个女人’,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你的女人’了?害我白白跑了一趟,还又被老二给了两回。老妈,你怎么可这么害自己的儿子!”

    “我有说‘你的女人’吗?我明明说的就是‘有个女人’。”江太太一脸坦然的看着江远航,半点没有说谎后的心虚,反而理直气壮,义正辞严。

    江远航瞪大了双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老妈。

    老妈,你就算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脸红吗?

    “那你刚才还问了小曦有没有事。”江远航猛的吞下嘴里的东西,一脸小愤然的说道。

    “矣,不是你早上出去的时候说的吗,小曦有事。然后跟个火车头似的跑了,拉都拉不住。”江太太再一次把错误回归到了江远航自己上。

    “……!”

    江远航无语应对中。

    好吧,他必须承认,他家老妈,在老爸的惯宠与纵容之下,已经完全不知道何谓羞耻心了,只知道强词夺理与狡辩了。他真的不应该对她抱多大的希望的。

    “江天纵,老子告诉你,老子要罢工!”江远航愤愤然的朝着江天纵怒吼抗议。

    然后……

    “啪!”

    他的后脑勺被拍了,江先生一脸肃穆的看着他:“你是老子,我是什么?”

    江远航狗腿的一笑,讨好,“你是老子,我是孙子。”

    江先生很满意的一点头:“老子现在以老子的份告诉你,你无权罢工。小纵怎么说,你怎么做!”

    “啊,为什么呀!”江远航躺在沙发上尸,“这是什么天理啊,当老大的被老二欺负。老妈,你得救助我,我又不要接老爸的班,我是要接你的班的。我和你才是一国的,你不可以见死不救的。”哀声连连的朝着江太太求救。

    江太太淡淡然的瞥他一眼,轻飘飘的丢了这么一句:“你不是怀疑不是我儿子吗?还有,你不知道吗,我向来都是跟你老爸是一国的。”

    “……!”

    有异没人有木有?

    有!

    用句他家老姐江小柔的原话,这一对父母太无良了,无良到人神共愤!

    “我、要、离、家、出、走!”江远航咬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江太太指了指大门处,送他一句话:“门口在那,慢走,不送!”

    “嗷!”江远航在沙发上打滚中,然后连连哀嚎,“爷爷,我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啊嚏!”一行人刚到机场,下飞机的江纳海猛的打了个喷嚏。

    ……

    十一点,容曦终于自然醒了,伸了个懒腰后,下洗漱,下楼。

    杨虔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没有其他人。

    “哥,爸妈呢?”容曦边下楼梯边问着杨虔。

    杨虔放下手中的报纸,起朝着厨房走去,“刚接了宁姨的电话,一起出去了。想吃什么?”

    “哥,我发现你怎么这么全能?”容曦一脸讨好又谄媚的往他上一挂,“什么都会啊。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跑得了步,打得过狼,还能尊老幼。哥,你这么极品的男人,你说得一个怎么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你啊?”眯眸浅笑的看着杨虔,然后扬起一抹特八卦的表,“哎,哥,你说说看。你喜欢怎么样类型的女孩?我帮你留意呗。”

    “牛。”递了一杯温牛给她,瞥一眼一脸小八卦的容曦,“你先搞定了江远航再来说吧。”

    容曦正好一口牛喝进嘴里,听到他这么一说,吞下,笑的一脸自信满满,“嗯,蝴蝶是离不开花的。有我这么一朵鲜花在他边,你觉的他还会飞远吗?”边说边用一只手将自己由上而下的比划了一下,继续自恋又得瑟,“妖娆,妩媚,玲珑,曼妙,最重要的是够了解他,而且还有这么多靠山。是吧,哥。”说完,继续喝牛

    “玫瑰?”杨虔将烤好的司吐抹好炼后递给她。

    “错!罂粟!”容曦一脸自豪的纠正道,“也可以是曼陀罗。”

    “全带毒是吧?”杨虔浅笑着瞟她一眼。

    容曦勾唇一笑:“必须的,不然怎么让他飞不远?”

    “对了,早上有电话找过你。”杨虔想起早上唐怡然的那个电话。

    “哦,谁啊?”一边吃着亲牌早餐,漫不经心的问道。

    轻描淡写的说道:“说是你同学,同寝室的,被人偷东西了,无分文了。”

    “关我事!”容曦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么大个人了,出门在外,自己不知道处理解决临时发生的事的?还有,我最讨厌,在我睡觉的时候打电话给我了。滚边去,老娘没空理她。哥,你怎么没跟小纵一起出去?”

    杨虔瞟她一眼:“我要是再出去了,谁给你准备早午饭?”

    “啊,哥,你太好了。我太你了。我决定了,不让别的女人把你抢走了。嗯,在我没找到下家之前。”

    “找下家?”杨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怕江远航把你给撕了啊?”

    “哦,对,我给他打个电话去。”说完,“咻”下,窜出厨房,朝着客厅而去。

    ……

    唐怡然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实在是没办法了,才给h市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告之她崴脚了,没人照顾,希望父母可以过来一趟接她出院,然后回家。

    唐父唐母一听女儿崴脚了还住院了,心急的不行。不知道这到底得有多严重了,于是便急匆匆的出门,订机票,赶来t市。

    不过这毕竟是跨省的两个市,就算是坐飞机,那到这t市,起码也得是晚上了。

    从昨天到现在,容曦就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也没见江远航再出现在医院过。

    对此,唐怡然有些心凉。本来以为跟着容曦他们一起来t市,可以与江远航拉近距离的,却是不想,距离没拉近,却把自己的脚崴伤了。

    “怡然,你怎么样?没事吧?”唐怡然刚给父母打完电话,心里正怨着容曦,便是听到容曦的声音。然后便是见着容曦与一个她没见过的男人出现在她的病房里。

    唐怡然的手里还拿着手机。

    容曦和杨虔自然是看到了她手里的手机,两人心领神会,没有揭穿她的谎言。

    对于唐怡然的那份小心思,聪明如容曦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呢?只是,她不会如白念歆那般,喜恶全都表现在脸上。容曦是两只妖的女儿嘛,那自然是尽得那两只妖的真传的。

    在外人面前,什么喜怒哀乐全都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你在她的脸上就只能看到一个表,那就是微笑,很怡人又友善的微笑。不管是什么人,她都将她那脸上的微笑展现的尽善尽美,不带一点瑕疵。

    只有自己人,才能看到她最真实的一面。

    唐怡然看到容曦的出现,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视线落在与容曦一起进来的杨虔上。礼貌的微笑点了点头。

    只是,心里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

    为什么时候容曦边的男人都这么优秀,一个江远航,现在又来一个酷酷的男人。

    杨虔拍了拍容曦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容曦点头,“嗯,知道了。”

    杨虔转出了病房。

    容曦在唐怡然的病上坐下,一脸关心的问道:“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就扭到脚了?医生怎么说?”

    唐怡然抿唇一笑,“没事了,不小心而已。医生说随时可以出院了,我不就是在这边没亲人,自己也办不了出院手续嘛。然后就只能先呆着了。”一脸无奈又无助的看着容曦说道。

    “你也是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容曦一脸小责怪的看着她,“一个寝室的,就跟家人一样的。再说了,你又是跟我们一起来t市的,我不得有这个责任和义务照顾你啊?你看你,这么见外的做什么?还不好意思给我打电话了。要不是江远航告诉我,我都还不知道你住院的事呢。”

    “他告诉你的?”唐怡然有些小惊讶中带着窃喜的问着容曦。

    “啊。”容曦点头,“刚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说起的。他要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对了,你午饭吃过没?要不然,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还有啊,你你有跟你爸妈联系没?是你先回h市,还是等七号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回去?”

    唐怡然张嘴……

    “哎,这样也不行。过两天就中秋了,我觉的你还是早点回去。中秋节,还是要陪着父母一起过的。我们每年的中秋节都是一大家子一起过的,从来不缺一个人。不止我们家,江远航啊,念歆啊,还有司马颂他们家,都一样的。中秋节和过年,不得缺席一人,再大的事也大不过一家人团聚。所以,我觉的你还是回家吧。不然,大过节的,家里就剩两个老人,那多孤单啊,也可怜。再说了,你说你一个人,大过节的,在这异地他乡的,你上哪过去啊?”

    反正就是绝口不提,要不然就你上我们家吧?

    啊呸,傻子蠢货才会说这句话呢。

    唐怡然抿唇一笑,一脸清素淡雅的看着容曦,点头了点,“放心吧,我已经给我爸妈打了电话了。他们下午就到了,来接我。大过节的,肯定是回家陪父母了。对了,替我谢过江远航同学,谢谢她的帮忙。”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还有些暧昧了。

    帮忙这种事,那可没有一个标准的。

    容曦点头,“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不是做为同学应该的嘛,而且你还跟儿念歆是的个寝室的。举手之劳的事,你也别多想。既然你没什么事的话,我也不多陪着你了。我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每次回家一趟,都事超多。你自己也小心点,回学校再见了。”边说边从病上站起,朝着唐怡然一脸歉意的说道。

    唐怡然依然微笑着,很是大方的朝她挥了挥的,“你忙去吧,我这没什么事。只是崴脚而已嘛,又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下午爸妈就到了,你忙去。回学校见了。”

    “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点。拜拜。”容曦朝着她挥了挥手,笑意盈盈的转离开。

    看着容曦离开的背影,唐怡然脸上的笑容敛去,改而换上一脸沉寂与暗淡。

    唐家父母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两位老人一脸担忧又急切的走进唐怡然的病房。然后在看到唐怡然住的高级单人病房时,有些无奈的拧了下眉头。

    “然然,怎么样,脚还疼吗?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唐母最关心的还是女儿的伤势,一进病房便是朝着唐怡然走去,一脸心疼的看着女儿。

    “怎么住这么好的病房?”唐父则是无心的问了这么一句。

    这不说还好,一说,唐怡然便是果断的炸开了。一脸怒气腾腾的朝着唐父吼道:“钱钱钱,在你眼里除了钱还有什么?是不是钱比我这个女儿还要重要?钱要这么重要,你到时候带进棺材里去好了!钱要这么重要,你抱着钱睡觉就行了,你生我出来干什么!有本事,你跟钱过一辈子去!我脚崴成这样,痛的眼泪都不知道流了多少了,你进门不问我伤的怎么样,痛不痛,你就只知道关心钱!那你以后让钱给你送终,别来指望我了!”

    本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