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蝴蝶飞啊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机场

    容曦与白念歆轻装上阵,每人就拎了一个小小的行礼箱而已。

    一人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此刻正与自家老妈通着电话。

    “哎哟,娘哎,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是谁啊?我不是你和妖爹的女儿嘛?能照顾不好自己啊?我要是连这么一点都做不到,怎么当你和容景先生的女儿?放心,放心,杨虔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的。”

    “……”

    “娘哎,你不能这么偏心的啊。跟你说实话吧,其实当初我也想跟哥一起进军校的,这不是你和我妖爹不让吗?当初要是听艾女士的,指不定我出来后比哥还要厉害呢!”

    “……”

    “行了,行了,就是这样吧。我和念歆要过安检了。老娘,你真是越来越哆嗦了,人追风姨都没你这么唠唠叨叨。好了,好了,替我跟我妖爹说拜拜了。又不是很远,我一放假就回来了。再说了,我又不是一个人,还有念歆和那只蝴蝶陪着我嘛。放心,放心,和妖爹把心放到肚子里。就这样了,挂了啊,拜拜。嗯么。”

    说完,很果断的挂了电话。

    容曦这边刚挂了电话,白念歆那边也正好挂断电话。

    两人对视一笑,耸肩,异口同声:“哎,没办法。”

    是的,没办法。

    也不知道这仨货是哪一根神经搭牢了,放着自家门口的那么多所高校不选,偏偏就选了离T市隔了些距离的h市的一所高校。

    大人们一致认定,这仨货一定是商量好的,要不然怎么就三个人一起考上了。不过,也难怪,这四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一起去那里也不足为奇了。

    为此,司马颂还嗷嗷大叫了好一会,叫的原因无非还是从小到大一样的憋屈。那就是,他明明就小他们一岁嘛,为什么非得要低他们两级啊!

    你看,你看,他们三个都外出上大学了,他却还得那么命苦的上高二。这下好了,四人行,就只剩下他一个独军奋战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那就是从此往后的两年时间里,他家那一只变态司马聿欺负的对像就只剩下他一个了喂。

    为何司马颂会说司马聿是一只变态呢?

    还不就是司马聿与江小柔**一刻那晚,他在他们新房里装了偷听器,然后听到了司马聿的“坦白从宽”。

    这一只铁公鸡从小到大就盼着有一天,他家司马聿赶紧嫁入江家,然后他好翻农奴把歌唱,老二上位当老大。可是,却不想,那货原来根本就没想过在出嫁。而且还一直黑着他,让他心甘愿的替他卖力做事。

    被人卖了还乐滋滋颠颠的咧着嘴替人数钱,就是他这样的。

    于是乎,那一天,司马颂气的咬牙切齿后,就在暗地里直呼司马聿是一只大变态。

    至于为什么说是在暗地里?

    他还不至于蠢到当着面人喊司马聿为变态,除非他不要活了。

    本来吧,有江远航在,那还能帮他分担一点。可是,现在,江远航也离开了,这下好了,他只能独军奋战了。两年喂,不是两天啊!

    司马颂郁中。

    话说,司马颂,你家司马聿绝对不是最变态的好吧?你都没见过江天纵没去军校前对江远航的那些个“变态”手法嘞,你要是看过,你一定会很欣慰,你有一个如此“有”的老大。

    司马颂觉的,江远航之所以不选家门口的高校而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大学,一来是不想和他并肩作战,二来肯定是为了逃避江天纵。

    要知道,虽然司马颂没有亲眼见过江天纵同学的“变态”手法,但也是从小到大听着江远航抱怨的好吧。

    虽然早三年前,江天纵和杨虔便是一起进了军校,所以那“变态”手法也就暂时失效。但是,变态的心里,是一个正常人能理解的吗?

    不是!

    江天纵那“变态”货,竟然人不在,一找着时间就会来个突击,搞的江远航悲苦连天。

    所谓突击就是,他们虽然在军校,但也是有假期的嘛。

    假期哎,那当然是吃好,喝好,玩好,嗨森的嘛。

    但是,江天纵不一样啊。他假期回来,从来都是不定期的,也不会提前给家里人打电话。直接就突然之间回来,有时候是江远航睡的正香的时候,有时候又是江远航和容曦在“”的时候,有时候则是他们一家人一起在吃饭的时候,他就这么突然出现。

    而出现,他要做的第一件事,那就是检查江远航有没有退步。

    最离谱的一次,江远航同学正在洗澡,刚抹了一的泡泡。“哗啦”一下,洗浴室的门打开,江天纵从天而降一般的站于洗浴室的门外,着一作训服,整个人晒的黝黑黝黑,面无表的直视着澡房里那抹了一白色泡泡的江远航,然后丢了一句:“我给你三十秒时间,我在院子里等等你。”

    说完,连眼角都没有斜一眼一脸惊愕呆楞中的江远航,转离开。

    留下洗浴室内江远航嗷嗷大叫之际,赶紧三下五除二的冲掉那一白色泡泡,以最快的速度穿衣上阵。要知道,这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变态家伙,他说三十秒,那就一定是三十秒,如果超出,后果绝对自负的。当然,这后果,也不是江远航这脑子能想出来的,因为变态嘛,那罚人的招数也是十分变态的好吧。

    昂——!

    江远航仰天一声长啸,为什么他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变态”的老二啊!他什么时候才能过上一种正常人的生活啊?他不在生活在时候被压迫之中,而且这压迫还是突然而来的。

    但是,抱怨归抱怨,他也不敢反抗。因为反抗的结果,只会让他更加的悲惨。

    为神马?

    因为那“变态”江天纵在靠山啊,上至已经仙游的太爷爷,下至他家老爸江大川同志,中间还有一个。而他木有啊,他唯一有的靠山,那就是爷爷和老妈。虽然说,他家老爸怕老妈,但是,他家爷爷怕。她家老妈很敬爷爷,还有已经仙游的太爷爷和太。于是乎,他有老妈这座靠山木有用啊木有用。谁让他从小立志不接太爷爷的枪杆,要接爷爷的江山呢?

    哎,失策失策。

    一失足成千古恨!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才没那么傻嘞。接太爷爷的枪杆,那不就成了江天纵现在这样了?那不也成了一变态了?

    他才不要嘞。

    江天纵,这厮从小就超变态的。

    小时候,该哭的时候,他不哭。长大了,该笑的时候,他又不笑。成天挂着他那张自认为超酷,其实就跟黑面神没两样的脸。

    再看看他,多可吧。

    一模一样的脸,他从小大到笑意迎人,风无限,人见人夸。这样才是正常的人嘛。江天纵,那就是一超级大变态。

    哼,这么变态的银,是绝对不会有女人喜欢滴。他就抱着他的那杆枪睡觉去吧,到时候他要找一个像老妈这么漂亮的女人,成天在他面前晃,炫耀,秀甜蜜,气死他气死他,气的他也想找女人,但是偏偏因为他那张黑面神一样的脸而没有女人敢靠近他。

    哈哈哈哈……

    江远航同学无限得瑟中。

    “小曦,念歆,我来了,我来了。”容曦和白念歆拉着行礼箱正进安检口时,只见司马颂急步朝着两人跑来,边跑边唤着两人的名字。

    “叫姐,听到没有!”司马颂刚在两人面前站稳,白念歆直接往他头上敲了一个爆栗,一脸严肃的纠正着他。

    “一样一样,叫习惯了,习惯了。”司马颂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她,咧嘴一笑,转眸向容曦,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小曦,你等着我啊。两年,两年后,我就来了。到时候,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丫的,我明明就只比你们少一岁嘛,为什么就非得比你们低两级呢?这不是欺负人吗?都怪我那没用的老爹,为什么就不早几个月把我塞进我妈的肚子里?这样我就不用比你们低两级了。”

    于是乎,司马颂将这一错推在了他家老子上。

    司马御园,正与陌女士一起逗着小孙女司马初夏玩的司马成剑猛的打了个喷嚏。

    白念歆拿脚踢了下司马颂,“哎,铁公鸡,你是不是说错了啊?什么叫小曦等着你?我和小曦是一个学校的,我就没等着你啊?”

    司马颂抚额一脸内伤的看着白念歆,“姐啊,你脑子进水了啊?你是我姐啊,你和我……嗯……那什么……行啊?”口齿不清却又意味深长的朝着白念歆说道。

    白念歆瞬间的目瞪口呆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司马颂,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是吧?

    这吃货是那意思吗?是吗?是吗?

    然后很机械的转头向容曦。

    容曦脸上没什么表变化,永远的处变不惊中带着从容优雅的微笑。只是那一双漂亮的杏眸却是微微的眯了眯,然后笑的更加和煦灿烂的看着司马颂。

    司马颂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略显的有些腼腆,然后嘿嘿一笑:“那什么,谁让咱家阳盛衰呢?那什么,念歆不行啊,这是我姐,我能不对她下手。小柔姐姐更不可能了,别说她已经跟我哥死会了,就算没死会,她也不能看上我啊。那什么,这不就只剩下你了嘛,那我只好将目光锁你上了,把手伸向你了,那个……”

    “司马颂,你找死啊!”司马颂的话还没说完,后脖子被人毫不客气的拧了,然后头也被人给敲了,江远航那森森暗沉沉的声音在他的后响起,“你当我是死人啊!滚边去,这里没你的事!还有,再让我听到这话,信不信我让我家江小刚和你家司马聿俩变态,再加一个杨虔一起对付你啊!”

    话落,人已经站到容曦边,然后将容曦拉到了自己的后,竟然像防着贼似的看着司马颂,“怎么不等我啊?不是说好了,一起的吗?我要是再晚来一点,这只公鸡爪都不知道伸到哪里了。”

    公鸡爪?!

    司马颂下意识的伸出自己的双手,细细的看着。哪里像是公鸡爪了,明明就是一指切分明,修长漂亮的比钢琴师还在漂亮的手好吧?

    见着司马颂那可至极的举动,容曦抿唇轻笑,“铁公鸡,不用看了,再看,你那还是公鸡爪,成不了凤爪的。哦,不是,我说错了,凤爪和鸡爪是一回事,应该说成不了猪蹄的。”

    哦,天!

    司马颂哭无泪中。

    容曦更狠,直接就凤爪成猪蹄了。

    “啪”,江远航一下拍在司马颂那一双蹄子上,“还不把你的猪蹄收起来?”

    白念歆很有义气的一拍他的肩膀,一脸同的说道,“弟弟,咱家小曦呢,不是你能觊觎的。你啊,还是回自己的窝去,在你自己的地盘找几个吧。去吧,去吧,姐姐在Q大里等着你,听说那里美女如云哟。”

    司马颂朝着江远航翻了一个白眼:“没义气的,撇下我一个人独军奋战。等着,小爷两年后就能追上你了。哼!”一个鼻音翘的老长老长,然后朝着容曦笑盈盈的说道,“小曦,这就是一只蝴蝶,自己小心点哈。我没事,周末会飞过来看你们的。进吧,进吧,我会想你们的。”

    容曦转眸轻飘飘的看着江远航,笑眯眯的说道:“蝴蝶,飞吗?”

    江远航送给司马颂一记踢股:“滚!”

    然后司马颂人趁机把江远航一把拉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问道,“哎,航航,你到底什么时候跟小曦勾搭上的?我很好奇哎。还有,还有,你这次跟小曦选的同一所学校,是不是就是要看着她,不想让她被别的蝴蝶采走?我告你啊,航航,你啊,再这么蝴蝶下去,小心小曦真的被其他蝴蝶采走了。我呢,是很讲兄弟义气的,是绝对不会跟你抢的。所以,放心,我一定会支持你的。兄弟,祝你好运。”说完,很有义气的一拍江远航的肩膀,然后挑一抹暧昧的眼神后,噙着浅笑看一眼容曦,再看一眼江远航,“嘿嘿嘿”的贼笑一声后,转昂首阔步的离开了。

    “江远航,走吗?”容曦催着他。

    “走啊,走啊。”江远航急步转,朝着两人走去,往两人中间一站,一手搭一个,十分欠抽的说道,“嘿,这叫左拥右抱。”

    然后,左边的白念歆直接拿手肘毫不客气的撞了他一下。右边的容曦直接抬脚往他的脚背上蹬了一下,异口同声:“想得美!”说完,两人迈步向前,径自朝着安检处走去。

    “用得着这么用力啊,肋骨断了,脚折了。”江远航一脸夸张的说道,然后追步上前。

    ……

    h市,Q大

    h市和T市的天气差不多,九月底,早晚凉,中午

    一个月,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本来,这一群人的适应能力就强的。虽然说,生活条件十分富裕,而妖孽的老白也从小抱着女儿要富养的态度。但是,其实,该有的独立还是有的。所以,容曦和白念歆,几乎可以说,比其他那些千金小姐的自理能力强多了。

    容曦和白念歆同住一个寝室,另外还有两人。一个是本市的,另外一个也是外市的。

    相对于另外两人,那自然而然,她们自己俩关系更密切了。这可不是任何人都有代替的,本来就从小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容曦当初报的专业是医科,白念歆则是法律,江远航这厮则是企管。

    九月底,马上十一放假,家里老人已经打电话问过了,问十一放假回不回去。

    这一群,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家,这突然之间外出来,不管怎么样,家里人还是十分想念的。

    容曦从图书馆出来,打算回寝室。

    “小曦,”刚走在出图书馆的台阶上,听到后有人喊她的名字。

    容曦止步,转,看到同寝室的唐怡然,手里拿着两本医学书,正笑盈盈的朝着她走来。

    “怡然,这么巧,你也在图书馆?”容曦浅笑回视着她。

    唐怡然点头,“啊,是啊。没想到你也在,回寝室吗?”

    容曦点头,“对,回寝室,一起。”

    两人一起迈步下台阶。

    “放假你回家吗?”唐怡然与她一起下着台阶,转头问着容曦。

    “回啊,家里老人都问了好几遍了。”容曦笑盈盈的点头说道。

    “你是T市的哦,”唐怡然突然之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脸上带着一丝好奇之色。

    “啊,对。T市的,很远是不是啊?不像你是本市的,回家多方便啊。”

    唐怡然抿唇一笑,“嗯,其实严格说来,我也算是T市的。”

    “啊?”容曦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我爸是T市人,我妈是h市人。我爸后来来这里工作嘛,然后就定在这里了。”唐怡然解释道。

    “哦,”容曦浅笑着点了点头,“那有机会回T市玩吧。”

    唐怡然眼眸一亮,扬起一抹小兴奋的微笑:“那要不然,趁着十一放假,我跟你一起吧,我也很久没去T市了。正好,一起也有个伴,还有你和念歆给我当免费的导游,怎么样?”

    容曦抿唇一笑,“行啊,没问题。”

    “真的啊?”听着容曦如此干脆的答应,唐怡然显的有些激动,“太好了,谢谢你啊,小曦。”激动之余,竟是抱住了容曦。

    “小曦,你电话。”江远航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题外话------

    亲滴,瓦肥来了。

    本来说是明天更新滴,但素,早上码出了五千字,那就先更新五千吧。然后下午码明天的章节。

    哈哈,瓦素一只勤劳滴小蜂蜜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