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十三点整人,往死里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抱歉,抱歉。”手机掉在地上,那人蹲下子帮她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起,“江小姐,这么巧?”

    陌爵手里拿着江小柔的手机,抬眸看到江小柔之际,浮起一起惊喜的微笑,然后又看一眼还拿在手里的手机,“抱歉,你看下,是否坏了。如果坏了,我还一个给你。”

    江小柔接过他手里的手机,手机铃声还在响着,无所谓的一笑:“手机还在响,没这么不经摔。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陌爵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脸上一直扬着淡淡的绅士微笑。

    电话是司马聿打来的,江小柔朝着陌爵礼貌的点了下头,便是进了女士洗手间。然后站于窗户前接电话。

    “聿少爷,找小的什么事?”语气中透着调戏的愉悦。

    “嗯,现在已经没事了。”耳边传来司马聿平平的声音。

    “啊?”江小柔懵,然后抿唇勾起一抹坏笑,“哦哟,聿少爷,您这算是查岗咩?要查岗您老就直说呗,作为你十二级忠诚的下属,小的一定不会有所隐瞒的,一定会告诉你小的现在在何处,与何人在一起,正在估何事。”

    “嗯,既然你的忠诚度这么高。给你一个机会,说吧,我听着。”司马聿毫不客气的说道。

    江小柔嘴角一个抽搐中,丫丫个呸的,司马聿,你要不要给点阳光就灿烂啊!给你点颜色你就斑斓啊!

    然后很不客气的朝着电话那头的司马聿一声轻吼:“我在拉屎,你要看视频吗?”

    耳边传来司马聿的一声轻笑,“果然,好事成双原来是这样的。白十三,祝你拉的愉悦。”说完直接挂断了,独留十三点拿着手机木楞楞的杵在原地,一脸茫然的回味着他说的“好事成双”是什么意思。

    当她终于明白过来“好事成双”所谓何意时,只见江小柔对着那已经挂断电话的手机嗷嗷一阵大叫中。

    司马聿,你个无耻的自男人,一天不捉弄我心里不舒服啊啊啊啊!

    无限回音中。

    江小柔解决完人生小事,走出女厕的时候,外面走廊上,陌爵还站着。正背靠着墙壁,双手插于裤子口袋里,噙着浅笑,好像是在等着她的样子。

    “矣,陌先生,你怎么还在?”江小柔一脸不解的看着他问道。

    “在等你。”陌爵倒是很直接半点不掩饰的说道,然后站直,朝着她迈近两步。

    “等我?有事?”江小柔噙着浅笑看着他,然后扬起一抹玩笑般的笑意,“陌先生的玩笑有点冷,其实你是想告诉我,你是在等可心吧。”

    陌爵脸上依然挂着绅士般的微笑,略显有些认真的看着她:“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江小柔点头,很认真的点头:“像啊,像的。”

    然后这个时候,女厕的门打开,有人从里面走出,“陌爵,矣?小柔也在,这么巧啊。”安可心那带着微微讶异的声音响起,走至陌爵边很亲密的挽上他的手臂,笑的一脸友好又盈盈的看着江小柔。

    江小柔心中一声冷叹,哎,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何必太冲冲。

    “是啊,是啊,真是好巧啊。这年头,怎么就有这么多的巧合呢?上个厕所而已,也能遇到这么多熟人呢?”笑的一脸清纯又无害的看着安可心与陌爵。心里细念着,巧你妹,你丫个死变态,躲粪坑里偷听我电话啊!见过变态的,就没见过你这么变态的。你不钻粪坑,真是太可惜了。

    安可心笑盈盈的看着江小柔,双眸在她后环视一圈,似是在找着谁一般,“就你一个啊?小柔。”

    江小柔微笑点头,“啊?怎么了?难道还应该有谁吗?还是你觉得应该还有谁啊?”半玩笑半认真的看着安可心。

    你妹啊,刚才电话你不都听到了么?装什么装啊,整个一二百五似的。

    “那既然这么巧,不如一起吧。正好我们也没什么事,反正也都这么熟了,一会一起午饭吧,我们请客。”安可心很是的邀请江小柔一起。

    “姐啊,你是掉粪坑里了,还是被人把魂给拉走了啊?你家男人等你等得都快成黄花菜了啊!”不远处,江远航没好气的声音传来,在看到安可心与陌爵时,微微一怔,随即迈步到江小柔边,往她肩上一搭,“老姐,你朋友啊?怎么这么面熟?”

    安可心正开口说话时,江远航直接无视他们二人,一把拉过自家老姐就是往外走去:“拜托,你家男人还在等着你,走了走了,能不能别在无谓的人和事上浪上时间和精力啊?江小柔,我怎么觉着你越活越回去了呢?是被司马聿压的久了,不知道反抗为何物了还是脑子逆生长了啊?”

    江远航跟个小八婆似的,嘀嘀咕咕,嘀嘀咕咕的碎碎念着。根本就没把后那安可心与陌爵放在眼里。

    对于江远航的举动,安可心与陌爵相视一眼,无法理解中。

    “江小柔的弟弟,”安可心看着陌爵说道,“还需要一起过去吗?”

    陌爵朝着江小柔消失的方向看一眼,然后转眸的直视着安可心,笑的有些晦暗,“是你想过去还是想陪我过去?”

    安可心抿唇一笑,“有区别吗?目的一样的。”

    陌爵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有。”

    安可心会心一笑,随即明白过来,“行,你说有就有。对了,优优在世贸优优在世贸君亭上班,是司马聿的秘书,你知道吗?”

    “那又怎么样?”陌爵绅士中带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安可心一耸肩:“没怎么样,只是觉的巧的而已。还逛吗?或者回去?”

    陌爵的手机响起,安可心很识趣的松开挽着他手臂的手。陌爵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当着安可心的面接起电话:“优优。”

    安可心听到这两个字时,眼眸闪烁了一下。只是脸上没有过于明显的表现出来,倒是很知趣的退开两步,不去影响陌爵与苏晓优的通话。看起来,很大方得体又识理的女人。

    这可是陌爵看中她的原因,安可心确实是一个很知趣识礼的人,在一起的这一年里,从来不会无理取闹,也不会说缠着他非要怎么样怎么样。除了各取所需之外,几乎从来没有不该有的瓜葛。

    电话那边苏晓优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只见陌爵点了点头:“好,你等一会,我马上过来。”说完,挂断了电话。

    “优优怎么了?”安可心一脸关心的看着陌爵问道。

    “我有事,就不陪你了。”陌爵没有回答她,只是淡淡然的说道。

    安可心点头,“知道了,你开车小心点。”

    “嗯。”陌爵应声后便是转离开了。

    安可心直视着陌爵的背影,微微眯起了双眸,眸中一片深沉。

    三十秒后,掏出手机,拨通了苏晓优的电话。

    “喂。”苏晓优战战兢兢的声音传来。

    “优优,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安可心无比温柔又浓浓关心的问着电话那边的苏晓优。

    “你又想怎么样?”苏晓优咬牙切齿的愤怒声响起,似乎将自己压抑到了极限一般。

    安可心欣然一笑,“没有啊,只是关心你而已。听陌爵说,你好像不舒服是吧?哪里不舒服了?是体不舒服还是心理不舒服?要是体不舒服,那得去看医生啊?要是心理不舒服,那估计陌爵还真是你的解药了。”

    “安、可、心!”苏晓优忿忿然的吼着她的名字。

    “怎么了?想跟我说什么?”安可心不怒反笑,且笑的很是愉悦的样子。似乎听到苏晓优这么生气,她就很开心的样子。

    电话那边,苏晓优直接挂断了电话。

    安可心拿着手机,笑的一脸森又诡异。

    江小柔到专柜的时候,哪里有看到司马聿的影。倒是江远航挑了N多贵的东西,就等着她给刷卡买单。

    “江大刚,你口中的那个人呢?”江小柔眯眸浅笑的看着江远航。

    江远航翻他一个白眼,一脸鄙夷的说道:“老姐,说你聪明吧,你有时候真是笨的可以。说你笨吧,你又精明的不行!那你现在,到底是精明还是笨?你看不出来,刚才那俩货,别用意图啊?一个对你,一个对你男人!那女人可是垂涎你男人多少年了?哦,我要是不把你拉回来,你还真打算跟他们三人行啊?”

    容曦凑头进来,一脸八卦又好奇:“谁啊?谁啊?谁敢觊觎咱姐的男人和聿哥哥的女人?不想活了啊?”

    江小柔净那挤进来的脑袋钱推,“你!”

    容曦抿唇一笑:“姐啊,我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我怕被我妖爹和妖娘给撕了。我家妖娘从小教我,别人的东西可以抢,自己人的东西千万不能夺。不然,灭!”边说边做了个砍脖子的动作。

    江小柔很赞同的点头:“嗯,这是你家妖精老娘的人生格言没错。”

    这一天,江小柔被这两只货狠狠的宰了一通,大出血啊。

    咖啡厅

    苏晓优坐在靠窗的位置,等着陌爵的到来。安可心那鬼魅一般的面孔不断的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

    右手拿着一个勺子,漫不目的的在咖啡里搅动着。咖啡,已经凉了,可是她却一口也没有喝过。

    “优优,怎么了?”陌爵经过她边的时候,她都没有感觉。直到他在她面对的椅子上坐下,出声唤着她,这才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回神,抬眸朝着他有些迫牵强的一笑:“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陌爵看着一脸失落的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端起已经凉了的咖啡,抿上一口,淡然一笑:“没事啊。前天你走的那么匆忙,我刚洗了脸出来,你就没人了。回来也不多陪陪叔叔阿姨。对了,我现在约你出来,有没有打扰到你的可心?”

    “先生,需要什么?”侍应生微笑着过来问他。

    “一杯拿铁。”

    “好的,请稍等。”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陌爵一脸沉色的看着苏晓优问道。

    苏晓优抬眸,略有些心慌的看着他,“啊?没事啊,能有什么事?好的啊。哦,对了,忘记跟你说了,我现在在世贸君亭上班,是表哥的秘书。司马聿,你应该还没见过吧?你什么时候有空,抽个时间出来,和叔叔阿姨一起去跟姑姑还有姑父见个面吧。在这T市,他们说一句话,应该能帮上不少忙的。叔叔阿姨就你一个儿子,做任何事都是为了你好的。当然,我也希望你好。”

    “工作的事,是我爸妈的意思?”陌爵沉寂的双眸凌视着苏晓优。

    苏晓优抿唇淡然一笑:“我自己的意思。再说了,要是我没这个能力,他们也不能用我不是?”

    侍应生端着咖啡笑盈盈的走过来,“先生,拿铁。”

    “谢谢。”

    “不客气。”说完,扬着微笑离开了。

    陌爵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放下杯子,拧眉,直视着苏晓优。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看着她。

    见着他这眼神,苏晓优更显的有些心慌不说,还心虚了。拿着勺了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很努力的将自己装的镇定一些,朝着他展齿一笑:“怎么了,哥?怎么这么看着我啊?”

    “没事。”陌爵摇了摇头,“还有什么事?该不会就是为了请我喝这杯咖啡吧?”如绅士般温柔的微笑再一次在他的脸上扬起。

    苏晓优抿了下唇,深吸一口气,再长长的吐出。这才一本正经的看着陌爵,很认真的问道:“哥,你喜欢江小柔吗?”

    陌爵刚一口咖啡喝进嘴里,听得她这么一说,差一点被呛到。费了好大的劲吞下去,抬眸直视着她,“怎么这么问?谁跟你说的?”

    “嘻嘻,”苏晓优一声轻笑,“你脸上写着的,我是你妹妹,我能不清楚啊?这一年你虽然跟可心在一起,你脸上可没现在这种表出现过。行了,我帮你了。我和小柔是同事,怎么样也应该能帮得上忙的。不过,有一点先如实的告诉你啊,江小柔喜欢的是表哥,他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你还是得有心理准备的。”

    陌爵没有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那双温润如玉的眼眸里,却是一闪而过一抹锐利,然后若有所思。

    好半晌,这才出声:“优优……”

    正要出声,他的手机再一次响起,陌母来电。

    “妈。”陌爵接起电话。

    “小爵,你在哪呢?”耳边传来陌母的声音。

    “和优优在一起,怎么了?找我有事?”

    “在哪里?我和你爸过来,有事和你们说。”

    陌爵报了地址之后,那边的陌母很快的便是挂了电话。陌母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很急,好像有什么急事一般。

    “怎么了?阿姨怎么了?”苏晓优有些急切的问着陌爵。

    陌爵摇了摇头:“没什么,说是有事找我们,一会过来。”

    “哦。”

    陌家

    陌母挂了电话之后,转眸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陌父,“老陌,决定了?”

    陌父坐在沙发上抽着烟,面前的烟灰缸上已经摆了好几个烟头了,客厅里,烟味很重。

    将手里那抽了一半烟入烟灰缸里掐灭,从沙发上站起,“走吧。”起之际,从茶几上拿过一个文件夹。

    文件夹里,是他半个月前让人查到的有关江小柔的所有资料。

    他还以为,能跟司马家的孩子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孩子,一定也是大富大贵的。却没想到不过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子,而且还是一个见钱眼开,利益熏心的人。

    前段时间看到的那个和江小柔很亲密的男人,还真是一个有妇之夫,人都已经有两个孩子了,而且孩子都十几岁了。这江小柔竟然这么臭不要脸的贴上去,跟那个男人保持着暧昧关系。这边又跟司马聿好着,她这是要一脚踏两船啊。

    现在的女孩子啊,为了钱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

    不行,他非得把这事告诉小笙不可,一定要让小聿擦亮了眼睛,可不能被那江小柔给蒙了眼睛骗了。最好就是这事一出,小聿就把那江小柔给开除了。这样,优优才会有机会。

    “老陌啊,你说,这个江小柔,她怎么就这么不自呢?那边勾引着有妇之夫,这边却又跟我们小聿牵扯不清。真是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么无耻的事,她也能做啊。想来,她的父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陌母一脸愤愤然,很是气不过的说道,“这事,就必须得跟小笙他们说,一定得让他们看清楚这江小柔的真面目,绝不能再让她给骗了。现在这女孩子,这演技可真是厉害,你说就连小聿这么精明的孩子都给她骗了。”

    夫妻俩穿戴整齐后,出门。

    所谓冤家路窄,说的应该就是江小柔和陌家这一大家人了。

    江远航和容曦狠狠的宰了江小柔一通之后,两个人心满意足的丢下江小柔径自离开了。看着那勾肩搭背离开的两个人,江小柔怎么看怎么觉着那两只四起呢?

    然后,事就是这么凑巧了。

    十三点刚被那两只丢下,就这么巧的遇到了与人谈完事出来的妖孽。

    哦哟,十三点一看到她家妖叔叔,那就好似看到了希望一样啊。

    “嘿,妖叔叔,这么巧啊。一个人啊?”笑的一脸风拂桃花的朝着妖孽走去,“正好了,我也一个人。那就一起吧?”

    说话间,双手已经很不客气的搂在了妖孽的脖子上。笑,笑的花痴又犯二。

    “你家司马聿呢?”妖孽由着她很是亲密的搂着自己,笑的十分宠溺的看着她问道。

    十三点露出一抹可怜兮兮被人抛弃一般眼神:“跟别的女人潇洒去了,妖叔叔,我被人抛弃了。”

    “行,妖叔叔收留你。”

    “谢谢妖叔叔。”然后,眼角瞥到了不远处,陌家那俩老东西正好朝着这边走来。一看到那俩老头,十三点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前段时间,那一家三口跟踪她不说,还丫丫个呸的偷拍她和妖叔叔的照片。前天,苏晓优那死不要脸的**竟然还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在她男人面前搬弄是非。非得把她说得她和妖叔叔有一腿,她是妖叔叔的小秘一样。

    我靠!

    你丫丫个呸的!

    姐姐最讨厌的就是在背后对我放冷箭,中伤我的东西了。姐姐从小就仰慕我家妖叔叔,从小就跟我家妖叔叔这么亲。格老子的,我家二妞都没发话,你算是个老几啊?竟然敢这么对我?

    姐不搅的你们家人仰马翻,姐就对不起我家妖叔叔背的这黑窝了。

    格你老子的!

    于是乎,十三点脑子里瞬间爬过一抹恶趣味的念头。

    “妖叔叔,配合点,演个戏。”十三点在妖孽耳边轻声说道,嘴巴朝着陌家俩老头那方向弩了弩。

    顺着她的意思,妖孽转眸望去,在看到那俩人的同时,便是明白了十三点心中所想了。桃花眼微微的上挑,浅薄的双眸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双手往她腰上一搂:“我说江小柔同学,他们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厚!”江小柔同学一脸小气愤到不行,“跟踪我不说,还让你背黑窝,又在我家木鱼面前扇风点火,非得把我说成是你的小二似的。这还不算是得罪是什么?说我没关系的嘛,不可以说我妖叔叔你的嘛。我妖叔叔是那种会找小二的人吗?那可是一心一意扑在你家妞上的人嘛。竟然敢这么说你!他们不死谁死?得罪我江小柔的下场可是很惨的。不过,还好还好,我家木鱼那眼睛是贼亮贼亮的,这要是换面一个蒙了猪油的蠢货,我这子还用过吗?我跳多少次游泳池,那都洗不掉这一家三口泼在我上的脏水了。所以,嗯哼,妖叔叔,你懂的。咱俩配合向来十分有默契的嘛。”

    妖孽伸手捏捏她的脸颊,笑的一脸妖娆又风,“哦哟,江小柔同学,你这恶趣味怎么就二十年不变呢?到底是从你家江先生那学来的还是你家江太太那里学来的?”

    十三点咧嘴一笑:“妖叔叔,恶趣味嘞,自然是从你老婆那里学来的。还有,纠正一点你的错误,不是二十年不变,而是十六年不变。咱俩认识到现在也就十六年而已。嘻嘻。”

    陌家俩老朝着这边更近了,只是还没发现江小柔和妖孽而已。

    然后,十三点发嗲到令人骨头发酥,鸡皮直掉的声音响起:“honey,今天怎么有空陪人家逛街啊,不用陪你老婆吗?我不管啊,你都多久没陪我了,今天你是属于我的,晚上不许回家。我要你陪着我,没有你在我边,我睡不着。”

    呃……

    话说完,连她自己都打了个寒战。怎么这么冷啊,北风呼呼吹啊,雪花纷纷落啊,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啊。

    妖孽硬着自己,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十三点,你至于吗?要这么入戏吗?

    “行,小宝贝开口了,那就一定陪你。”妖孽十分配合着十三点,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很是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那语气柔到可以滴水啊。

    “哦哟,honey你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你了。嗯么。”踮脚,十分大方的在妖孽的脸上亲了一下。

    随着这发嗲到令人骨头发酥的声音响起,陌家俩老朝着这边看过来。在看到江小柔与妖孽如此亲密不知羞的互搂着时,脸色猛的一变。

    陌母的眼眸甚至划过来抹厌恶之色,用着一脸看怪物似的眼神看着江小柔。陌父的脸上亦是划过一抹一抹恼羞成怒。

    “呀,陌舅舅,陌舅妈,这么巧啊。你们也来逛街啊?”江小柔一脸诧异又惊讶的看着陌家父母,半点没有要松开那搂着妖孽脖子上的手,反而搂的正紧了。

    “哟,江小姐,这么巧啊,这是……”陌母脸上的扬起一抹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一脸讥讽的看着江小柔然后斜一眼妖孽。

    “哦,忘记了跟你们介绍了,这是我……”

    “不好意思,江小姐,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江小柔话还没说完,正说这是我叔叔时,陌父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斜了一眼二人,凉飕飕又暗中带讽的说道,“你们玩的开心点,我们年纪大了,估计跟不上你们的脚步了。不好意思,我们先走了。”说完便是与陌母两人看都没看一眼江小柔便是越过他们俩径自离开了。

    “哦哈哈哈哈……”见着那俩老东西的背影,还有刚才那在她意料之中的表,十三点很是愉悦的大笑起来,“妖叔叔,你看到没,看到没。那对老头老太超可吧?哦哟,你说这样的人他怎么就是陌阿姨她哥了呢?怎么就是我家木鱼他舅了呢?哎,你说,这差距是不是也忒大了点啊?这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啊!好玩,真好玩!”

    妖孽屈指在她脑门上轻轻的弹了一下:“你就不怕他们在你家木鱼面前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切!”十三点一脸不屑的挥了下手,“那也要木鱼相信才是啊!那是司马聿哎,我家木鱼哎,能这么轻易就信了他一个外人的话而不相信我这个他的枕边人啊?妖叔叔,那什么如果啊,我是说如果。他要是真不信,你会怎么做啊?”

    妖孽抿唇勾起一抹超有味道的浅弧,“江小柔同学,这要是有如果,你还能看上他?还能追他股后头十六年啊?小宝贝,你得相信自己的眼光!”

    江小柔朝着他伸出一拇指:“妖叔叔,你是对的。好吧,戏演完了,我也该回家了。明天上班,养精蓄锐,打小怪。小怪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哎,没办法,谁让我家木鱼太招人了呢?从小到大那是桃花纷乱,蝴蝶满天飞。嗯,我得拟个作战方案,折断桃花,扑灭了蝴蝶。”十三点一脸兴致冲冲的说道。

    “坐听着你的好消息,凯旋大胜啊!”妖孽揉揉她的头顶,笑盈盈的说道。

    十三点下巴一翘眼一挑:“必须滴。”一脸自恋的得瑟中。

    ……

    尚品宫

    陌家一家四口到指定的包厢,推门进去的时候,包厢里,江小柔与陌笙准婆媳俩正说说笑笑,十很开心又亲密的样子。没看到司马成剑与司马聿父子俩。

    陌爵在看到江小柔时,眸中划过一抹喜悦之色。不过陌家父母的脸色却是十分不好看,似乎很不待见江小柔。说的也是,怎么可能会待见她呢?今天可是他们自家人见面,怎么会欢迎一个外人在场呢?而且,就在刚才不久,还见着江小柔跟个别的男人那么搂搂抱抱,暧昧不清的。

    “小笙。”陌父冷冷的看一眼江小柔,唤着自己的妹妹。

    陌笙抿唇一笑,视线停在他们后的陌爵上,“哥,大嫂,你们来了。来,坐吧。”然后拍了拍小柔的手背,轻声的交待道,“小柔,去,可以让他们上菜了。”

    江小柔微笑着点了点头:“好的,陌阿姨,你先陪着舅舅舅妈,我去去就来。”说完从椅子上站起,朝着门口走去,在经过陌爵时,礼节的颔首一点头。

    果然啊,如她最初那会所想是一样的。姓陌,一家人啊。

    “小爵,叫姑姑。”陌父看着陌爵,指着陌笙说道。

    “姑姑。”陌爵微笑着唤着陌笙。同时苏晓优也唤了她一声“姑姑”。

    “怎么见没着姑爷和小聿?”陌母笑盈盈的在陌笙边的位置坐下,试探的问道。

    “哦,他们还有点事,稍微晚一会到。哥,大嫂,你们别见怪。他们父子俩就是事多,忙起的时候,经常不见人影的。”陌笙拿着茶壶给他们倒着茶。

    “不会,不会。男人嘛,就得以事业为重的。”陌母赶紧乐呵呵的说道,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儿子说道,“小爵啊这两天也刚回来,正忙着公司的事,也就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望你和姑爷,你和姑爷可千万别有什么想法。这孩子就是自尊心强,事事不想靠人,非得自己来。这一点啊,跟你哥是一个样的,就算再有天大的困难啊,也不会跟别人开口请在忙的。这子啊,在现在这社会,那是要吃大亏的。”

    陌笙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她这嫂子话中之意啊。不就是在很委婉的告诉她,让她帮帮这个侄子一把。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有司马御园当靠山,那还怕做不成大事吗?

    “妈,你在说什么呢?”陌爵小声的斥着陌母,“今天是我过来拜见姑姑姑父的,只是一家人吃个饭而已,别谈什么公司工作的事。”又转眸一脸歉意的看着陌笙,“姑姑,你别往心里去,我妈没别的意思。公司的事,我自己心里有数的。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回来好几天也没到府上拜访您和姑父,是我的失礼。我先以茶代酒,敬姑姑一杯,自罚我的错误。”边说边端起茶杯,笑的一脸优雅绅士的看着陌竹,喝一口茶。

    陌笙笑盈盈的端起茶杯饮上一口,“行了,行了,没那么多的讲究。对了,晓优,在酒店上班还习惯吗?小聿没为难你吧?”陌笙将话题转到苏晓优的工作上去,对于陌母那明里暗里的意思故作听不懂。

    苏晓优抿唇一笑,“很好,已经上手了。表哥照顾我的,工作还是轻松的。”

    “那就好,我就怕他为难你。你不知道,我这儿子从小到大就不太好相处。对人对事,要求很高,只要一点没达到他的要求,那就绝不可能过关。也就小柔那孩子压得住他。”一提到江小柔这个从小就认定的儿媳妇,陌笙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苏晓优干干的笑了笑,陌爵则是唇角浮起一抹不易显见的浅笑,而陌父陌母两人则是对视一眼,脸上的表很是复杂,一副言又止的样子。特别是在陌笙提到江小柔这三个字时,更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笙啊,哥有些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陌父一脸为难的看着陌笙,声音有些拖也有些沉。

    “哥,你说吧,这里也没有外人。”陌笙笑盈盈的说道。

    陌父看一眼陌母三人一眼,深吸一口气,对着陌笙说道:“我们还是出去说吧。”他的表看起来很严肃,似乎想跟陌笙说什么很重要的事

    陌笙点了点头,“行,到隔壁包厢吧。嫂子,你们先坐着,一会小柔回来了,你们先聊着。”

    隔壁包厢

    “哥,什么事,这么严肃?”陌笙问着他。

    陌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小笙啊,本来呢,这事不应该是我来管的。我说了就显的我多管闲事似的,毕竟我们相认也才这么几天的功夫。说不定你还会觉的我是不是另有目的。但是,不说的话,我又怕你们都被蒙在鼓里,让人给骗了。所以啊,我左思右思,想了好一段时间,觉的还是应该跟你说一下。至于你心里怎么想的,怎么看我这当哥的,你自己决定吧。”

    “哥,到底什么时候,这么严重?”陌笙敛去笑容,直视着陌遥,“你说吧,我不会多想的。”

    “那个江小姐,你们对她到底有多了解?”陌遥试探的问道。

    “嗯?”陌笙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哥,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兄妹之间无须拐弯抹角。”

    陌遥拿过那个文件袋递于陌笙面前,“你自己看吧,小笙,哥真的不是多管闲事。只是不想你们蒙在鼓里,是为了小聿好。”

    陌笙解开文件袋,里面全部都是些照片。照片都是江小柔与妖孽的亲密照,不知的人看来,那就绝对是侣照了。基本上都是江小柔笑的一脸小女人样的搂着妖孽,说有多可人就有多可人了。而妖孽则是一脸宠溺的惯着她。俨然一副好男人的样子。

    多幸福甜蜜的一对啊。

    另外还有几张是妖精与妖孽的照片,还有一家四口的照片。

    陌笙看完照片后,重重的将照片往桌子上一甩,脸上的表很生气。

    见此,陌遥理所自然的以为她是因为看到照片里江小柔放的一面而生气。赶紧火上加油,“他们两个的事,我们遇到已经不止一次了。这男人可是有家有室的,你看,这是连孩子都这么大了。她倒是好,这不是在拆散人家的家庭吗?诺,就刚才,我和你嫂子在商场上又遇到了他们了。那暧昧的动作哦,比这照片里的还要过份。你说现在的女孩子怎么就这么开放呢?小笙啊,你还是好好的跟小聿说说吧。我这要不是小聿是我亲外甥,我也懒的管这事。你说,她这是不是看上你们家的钱啊?是冲着钱来的啊?”

    “这些照片你哪来的?”陌笙忍着怒意问着陌遥,“你拍的还是你让人跟踪她拍的?”

    “这有什么区别吗?”陌遥拧眉看着她。

    陌笙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我会跟小聿说的,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也替小聿谢过你这个当舅舅的好意了。照片放我这里,过去吧。”边说边将照片重新塞回文件袋里,然后转出了包间,朝着刚才的包厢走去。

    陌遥有些摸不清陌笙这是什么意思,微微楞了片刻也就跟着回刚才的包厢。

    陌遥的进包厢的时候,便是见着自己的老伴一个劲的朝着他摇头使眼色,脸色看起来很是不好,好像被什么给惊吓住了一般。

    然后,这才发现,包厢里已经坐满了人,不止司马成剑和司马聿,司马颂父子三人到了,就连刚才他和陌笙谈的照片里那个和江小柔搂搂抱抱,暧昧不清的男人也在,他的边上坐着的是他的老婆。

    什么况?

    陌遥有些摸不着头绪的看着这包厢里的一大群人。

    “舅舅,来来来,我跟你介绍一下,你一定都不认识我家妖叔的。”司马颂十分活跃的站起,走到妖孽边,笑呵呵的对着他舅舅主道,“诺,这是我妖叔,跟我小柔姐姐关系可好了,虽然不是父女,但是却胜似父女。就连我哥见着他也得靠边站。”

    不是父女胜似父女?!

    陌父只觉得两眼一阵眩晕。

    ------题外话------

    雨儿2010这位读者,你有看我的书吗?投我一星?没看我的书,拜托你别到我这里的捣乱。谁那里看书得到的票,请你投到谁那里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