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白十三,什么叫此地无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酒吧

    苏晓优趴在吧台上,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酒,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愤怒与害怕的心并存着,她气安可心可是却又对她存着害怕。

    安可心,这个看着无害面带笑容,优雅与美丽是她的面具,其实她的内心无比的黑与无耻。

    她曾经当安可心是最好的朋友,跟她之间无话不说,但是却不想,她竟是一个如此无耻之人。

    透明的玻璃杯,拿在手里,有些摇晃。杯子里突然出现陌爵的样子,朝着她很是温柔的一笑。

    “哥?”苏晓优茫茫然的呢唤着,视线有些迷离。然后瞬间的,陌爵的影子消失不见。

    “矣?不见了?呵呵,”苏晓优傻傻的一声干笑,有些苦涩的看着手里的那玻璃杯,继续傻傻的失落又带着一丝痛苦的看着,“是哦,你怎么可能会出现呢?是我醉了,喝醉了。醉了,眼花了,就看到你了。你不可能会出现的,你和安可心在一起,和她在一起。你是我哥,你心里没有我,没有我。是我醉了,醉了才会看到你。嗝~~”重重的打了一个酒嗝,有些难受的拧了下眉头,然后茫然的盯着玻璃杯看着,晃着,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要什么。

    灯光下,她的脸一片通红,不知道是因为灯光的原因还是因为酒喝多的原因。

    手机响起。

    苏晓优摸摸索索的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也没看来电显示,恍惚的接起电话:“喂。”

    声音冗长而又沉闷,还无力,甚至还有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优优,怎么还没回来?”耳边响起陌母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担心,“你在哪呢?怎么那么吵啊?”

    “哦,阿姨,我在外在有点事,一会就回来了。”虽然说是喝醉了,但其实人还是很清醒的,听到陌母的声音,便又是清醒了三分。只是酒喝的有点多了,整个人有些无力罢了,继续趴在吧台上,接着陌母的电话,“我马上回来。”

    “那你自己小心点,怎么我听起来像是在酒吧啊?”

    苏晓优微微一怔,“嗯,对。和同事一起,阿姨,我一会就回来了。”

    “那行,别喝太多酒了,然后回来也别自己开车,打个车回来,知道吗?”陌母很是关心的交待着。对于苏晓优,她是真拿自己女儿一样的疼的,给予的关心也并不比自己的儿子陌爵少。而陌爵与苏晓优,也和亲兄妹一样。

    “知道了,阿姨。”

    挂完电话,苏晓优软张绵绵的将手机放于一旁,看着那杯酒怔怔的发呆失神中。足有三分钟后,才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买了单,拿过包和手机,有些摇摇晃晃的走出酒吧。

    夜,路灯已经亮起,霓虹灯闪烁,车辆依旧还是那么的多,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苏晓优站于酒台门口,再次恍惚失神,头胀痛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后,坐在后车座,打开车窗,由着那乎乎的风扑着她的脸。似乎只有这样,才会让她感觉到清醒一点。不知不觉中,两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

    其实进酒店成为司马聿的秘书,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想法。她根本就不喜欢司马聿,她喜欢的是陌爵。但是,她喜欢又有什么用呢?他不喜欢她,从来都不喜欢,一直来都只拿她当妹妹而已。

    她从小被陌叔叔和阿姨收养,他们生意失利,如今光鲜的他们只是表面而已,想让司马家成为他们的靠山。虽然司马聿的母亲和陌叔叔是兄妹,但是失散那么多年,其实现在的也不过只是一个表面的客场而已。又哪里来的兄妹之呢?

    所以,他们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让她与司马聿好上。这样一来,不止是兄妹关系了,更是成了亲家了。可谓是亲上加亲了,如此,也就可以让司马家帮上陌家了。

    她无法拒绝陌叔叔和阿姨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从小收养她,她何来一个家?又怎么能认识陌爵?就算是为了他,她也愿意这么做。

    所以,她着自己去喜欢司马聿,就算为了他,也要把司马聿从江小柔的手里抢过来。可是,谁都没想到,安可心会认识司马聿,而且也喜欢司马聿。

    一想到这里,苏晓优再一次对安可心恨的牙根痒痒的。既然她喜欢的是司马聿,那又为何在跟陌爵在一起?为了什么?

    安可心,你这个不要脸的人,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不好过。

    抹一把脸颊上的眼泪,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吐出。

    站于家门口,苏晓优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绪与容装,在确定脸上除了因为喝酒而有点红晕之外,没有其他不妥之处时,才掏出钥匙,开门而入。

    “叔叔阿姨,我回来……”最后一个了字还没说出口,在看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时,苏晓优整个人僵住了。拿在手里的钥匙“啪”一下掉在了地上。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想要转离开。但是双脚却好似被胶水粘住了一般,怎么都无法移开。

    陌爵看到苏晓优时,从沙发上站起,朝着她走来,脸上扬着温润的浅笑:“怎么,不认识了?这么傻站着?”

    “哥……”苏晓优硬帮帮的唤着他,心十分复杂。完全没想到会在这会见到他,在她被安可心威胁过后,在她心十分不爽的跑去酒吧喝闷酒之后,他就之后,他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

    依然还是那惯有的微笑,还是如常的语气,还有那眼神。

    “优优回来了,”陌母从厨房里走出,朝着她微微一笑,手里端着一盘洗好的水果,“怎么脸那么红?喝了很多酒啊?”

    “你喝酒了?”陌爵这才发现,她的脸确实很红,几乎红到了脖子根。

    “没有,没有。只是一点点而已,”苏晓优急忙否认,“只是我一沾酒就脸红的嘛。那个,哥,你先陌着叔叔阿姨,我进去洗把脸,一会就出来。”说完,像是逃跑似的,快速的朝着自己房间跑去,然后“呯”一声将自己关进了洗浴室里。

    脸不止红了,还火辣辣的烫着,心更是“扑扑扑”的跳着。酸甜苦辣咸轮翻交替着,半刻不得平静。

    打开水笼头,将水“哗哗哗”的往自己脸上扑着,想让自己平静,可是却怎么都无法平静。

    苏晓优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没有陌爵的影了。

    “阿姨,哥呢?”苏晓优环视着客厅寻着陌爵的影,不解的问着陌母。

    陌母抿唇一笑,“刚接了可心的电话,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安可心?!”苏晓优急切而又慌乱的看着陌母,“她要干什么?”

    见此,陌母抬眸看向她,眼神有些怪异,“怎么了?”

    苏晓优这才回神过来,朝着陌母讪然一笑,“没事,我就是觉的哥才回来,应该在家里陪陪您和叔叔。怎么就女朋友一个电话就走了呢?太没有孝心了,阿姨你说是呢?”

    陌母没有说话,只是浅浅的一笑。

    ……

    司马御园

    司马聿被司马成剑叫去书房了,江小柔在厨房里帮着陌笙洗碗。司马颂和白念歆在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平板玩着游戏。妖精与妖孽揪着老白和大侠去他们自己的事去了。

    说实话,其实洗碗这事,十三点真心不会。在自个家里,这十根手指,根本就没沾过一点洗碗水。但是,这不是在司马御园么,呃,那什么。该装的时候,那不还是得装一下的嘛。就算陌阿姨和老大舅舅一点也没有那意见,但是该展示她温柔的贤淑的时候,还是得展示一下的。要不然,那她不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丢脸,太丢脸。而且丢的还是她家江先生江太太的脸。所以,就算不会,装也得装两下。

    “小柔,你出去陪小颂和念歆就行了,这里我就行了。”陌笙笑盈盈的对着江小柔说道。

    “陌阿姨,小颂多大了,哪里还需要我陪?我还是陪着你比较好一点。”江小柔笑的一脸灿烂的说道,继续拿着一只碗“哗啦啦”的冲着水。

    呃,江小柔同学,你手里的那只碗冲了多久了?那水都快够你洗一次澡了,还没冲干净吗?

    陌女士又岂会不知道这孩子就不是一个会做厨房活的人捏?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虽然不会,却还在这里陪着她,也算是这孩子的一份心意了。

    “小聿没欺负你吧?”直接无视江小柔手里那一只冲了N久,浪费了N多水的碗,继续笑盈盈的问道。

    江小柔摇头,然后唇角扬起一抹坏坏的浅笑:“陌阿姨,那什么……我要是说,都是我欺负他的多,你会不会那什么……嗯,觉的我那什么?”

    “彪悍?不可理喻?欺负我儿子者死?”陌笙侧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同样带着一丝的坏意。

    “嗯,嗯。”江小柔一脸小羞的点了点头,陌阿姨,你真是太懂我了。

    陌笙微然一笑,一脸暧昧的看着江小柔:“那你记得多欺负几回,千万别客气。男人,本来就是用来欺负的,女人才是用来疼的。”

    十三点只觉的眼前一亮,就好似看到了无限光芒与希望,然后继续坏坏的看着陌女士,“陌阿姨,你就是这么欺负司马舅舅的?”

    沾着水的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手背:“从小到大,一点都没变!嘴还是这么刁!”

    江小柔咧嘴一笑:“哎哟,要是变了就不是你们喜欢的江小柔了嘛。是不是?嘻嘻。”

    厨房里,准婆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书房里,父子俩也没有空着。

    “爸,想跟我说什么?”司马聿问着坐在他对面的司马成剑。

    司马成剑目视着他,“打算怎么做?”

    司马聿一脸木然的看着他,“什么怎么做?”

    重重的瞪他一眼,“跟我装是吧?没事把苏晓优弄边做什么?不知道他们居心不良啊?”

    “呵,”司马聿无所谓的一声轻笑,“你都知道的事,我会不知道啊!”

    这是什么话?

    哦,敢这意思是,他这个当老子的还没这个当儿子的能干,是这个意思吗?

    司马成剑只觉的眼角在狠狠的抽筋中。

    司马聿,你要不要这么自恋,要不要这么得瑟?要不要这么张狂啊?你就不能给你老子留点面子啊?从小到大都这样,一点面都不给他留,到底你是老子还是我是老子?还是老二好,从来不会这么张狂不给他留面子。

    “知道还把她弄边去?你是嫌子过的太清闲了?”司马成剑瞪他一眼。

    “人家这么卖力表演,又是走亲路线,又是走事业路线,你要不给人一个机会,会不会显的你太小气了啊?爸,你怎么连这一点都不明白?我妈当初到底是怎么被你弄到手的?”司马聿一脸小鄙夷中带着怀疑的看着自个老子,那语气,怎么就像是老子在训着儿子呢?

    司马成剑的眼角再一次的抽筋中,双眸瞪的跟个铜铃似的盯着一脸气神闲的司马聿,“司马聿,到底我是老子还你是老子?你是儿子还我是儿子?”

    司马聿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继续一脸镇定自若:“这还用说的吗?你看年纪就知道的事。”

    司马成剑有一种想按着他的头暴打一顿的冲动。但是……不敢!真要这样,不止老婆大人要罚他睡三个月地板不止,估计就连他家老爹还得让他跪三个月祖宗牌了。

    眼前这小子,那就是他的祖宗。

    看着自个老子那吹胡子瞪的可样,司马聿心大爽。

    “行了,行了,司马老大。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了,白担心的事。你管好我妈,让她开心就行了。其他的事,其他的人,我会搞定的,没你什么事。”司马聿一脸风淡云轻的看着司马成剑,说着风淡云轻的话。

    司马成剑手指一指他的鼻尖:“小子,这话你说的啊!你要是没把事处理好,你就等着被人大卸八块吧!别说我这个当老子的没事先警告你,也别怪我到时候不救你啊!”

    “你觉的他们有这个能耐啊?”司马聿一脸不屑的嗤笑。

    “不信啊,不信试试试啊!不用你准老丈人出手,就容景那一只妖孽就不会放过你。你老婆那可是他手里的宝没什么两样的。”

    “嗤。”司马聿轻笑出声,“司马老大,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是不是妈太纵着你了?都把你那精明的脑子给纵坏了?我是那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的人吗?你的种就这么孬啊?”

    倏的!

    司马成剑从椅子上站起,一个越步走到司马聿边,弯指在他头顶给了一个暴栗,“小子,你能不这么张狂吗?能在你老子面前内敛一点吗?要是因为你,让我老婆不开心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现在,陪你的女人去。然后,赶紧给我去把证给领了,别给我搞非法同居,丢老子的脸。”说完,瞪一眼自个儿子,迈步走出书房。

    司马聿侧靠于椅背上,双手往前一环抱,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

    “大孙子。”司马成剑刚走出去,门口处又传来了司马老爹的声音,然后便是见着他迈着稳键的步子朝着这边走来。

    “爷爷。”司马聿赶紧站起,朝着司马义走去,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然后自己在他边坐下,“找我有事啊?”

    司马义双眸微眯,唇角微扬,笑的跟只老狐狸似的看着他,“打算什么时候让小柔成为咱司马家的人?”

    司马聿抿唇一笑,“爷爷,想喝茶了?”

    司马义看他一眼:“这不是白问吗?我要不想喝茶,问你做什么?人小柔一个女孩子都追你后头十几年了,没怨无悔的。你得给人一个交待不是?爷爷告诉你啊,咱老司马家,可不能做对不起人的事啊。再说了,人江家只就小柔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你可不能欺负她。”

    “行行,知道了,知道了。”司马聿连连点头,“爷爷,放心。她不还是你的宝贝疙瘩嘛,我能欺负她啊?她不欺负我就不错了。”

    “又贫了吧?”司马老爹乐呵呵的看他一眼,“就你,我还不了解?正常况下,那肯定是你欺负她的多。小柔欺负你,那是在非正常况下,你无法反抗了才会心不甘不愿的被她欺负。”

    司马聿嘴角轻抽。

    爷爷,要不要这么一语中地啊?

    这说的是大实话,可不就是如此么。

    “行了,行了,别老在书房呆着了。陪小柔去,爷爷还望着早抱大曾孙。你得给爷爷加油的。快去,快去。”司马老爹向来都是行动派的,嘴里这还说着话,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推着司马聿出书房。

    司马聿无语应对中。

    “老白叔叔,一会我搭你的车回家呗。”老白等人刚一进屋,江小柔便是笑嘻嘻的迎了上去,“你家离大院最近了,你就很顺路的送我回家吧。”

    “十三点,抱歉,我们今天没打算回去。”老白还没出声,司马追风先他一步说道。然后老白一脸莫能助的看着江小柔,耸肩一摊手,表示他无能为力。

    “小柔姐姐,我哥又不介意分半张给你的。”司马颂从厨房里端着一大碗水果沙拉,正吃的津津有味,听到江小柔这般说道,口齿不清的说着,咽下一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继续,“这里的人,哪个不知道你已经成功爬上我哥的了。你就别装了,你看,我哥那嘴角都快咧到眼角上了。”说完,埋头继续苦战他拉水果沙拉,戳起一块往白念歆嘴边送,“姐,来,弟弟喂你吃一口。”

    白念歆狠狠的剐他一眼,踢他一脚:“滚蛋!别防碍我。”

    江小柔只觉的头顶无数只乌鸦飞过,“哇哇”直叫。

    吃货,你还能再直接一点吗?

    然后那一群大人啊,长辈啊,就那么拿着直勾勾的,红果果的眼神,滴溜溜的看着她,个个嘴角含笑。

    司马聿则是斜靠在沙发扶手上,双手插于自己的裤袋里,一脸慵懒闲散的样子,脸上同样噙着若有似无的笑容,大有一副旁观者的姿态。

    江小柔使劲的朝着使眼神,示意他出个声,圆个场。奈何,那一只就好似没看到不说,还若无其事的视线斜开,摆明了就是撒手不管了。

    狠狠,重重的瞪他一眼。然后,脸上扬起一抹超有,超温柔,超优雅的笑容,一步一步朝着司马颂走去。吃货因为只顾埋头吃着,根本就没有发现江小柔正朝着他走去。于是,在吃货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江小柔同学将他好一翻的“教育”与蹂躏。

    “司马聿,把你女人拉走!”吃货气鼓鼓的却又口齿不清的朝着司马聿飚吼,“讨厌了,人家的发型都被你弄乱了。人家的这个发型是今天下午才做好,花了好多毛爷爷的。人家刚才洗澡的时候,都舍不得冲掉。你看,你看,现在都乱了啦。”

    于是,不说还没有发现。他这么一说,江小柔瞬间的发现了。是哦,这货确实换了一个騷包到几乎跟发猫没什么两样的发型。

    然后,司马聿也突然之间想到了某人今天中午做的好事。凤眸微微一眯,唇角微微一扬。笑如风拂桃花的看着他,朝着他走过来。

    “司马颂,你个笨蛋,自找苦吃,自投罗网。”白念歆翻他一个白眼,一脸“你自求多福”的看着他,然后起离开。

    司马颂一脸茫然,看一眼江小柔,江小柔笑的温柔无限。再看一眼司马聿,司马聿笑的兄友弟恭。再看一眼白念歆,白念歆一脸“我同你,但是你好自为之”。

    “那个,姐,我说错什么了吗?”一手捧着水果沙拉碗,一手拿着叉子,叉子上还叉着一块哈蜜瓜,一脸茫茫然的看着白念歆。

    白念歆没有理他,抱着平板朝着楼梯走去,“我不知道,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了。”

    “司马颂,这个发型又是谁出钱的?嗯?”

    这是江小柔的声音,后鼻音上扬还尾间拖长,十分抑扬顿挫。笑,笑的跟只玉面狐狸似的俯视着吃货。

    吃货抬眸,茫然之余还嚼巴着自己的嘴巴。

    “司马颂,跟我来一下,你上次让我给你买的模型已经到货了,在我房间。”

    这是司马聿说的,声音好好听,平仄平仄的超有水平,超有节奏。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一笑一柔,一柔一刚,一双手环一双手插于裤袋的十分有的看着司马颂。

    司马颂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他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然后,抱起那盘水果沙拉一个快速的跳窜,逃离那两只危险动物五米之远,“那什么,这发型的钱是我自己出的。内什么,我有钱的,我真的有钱的。我不缺钱,我真的不缺钱,这是发型哎,事关面子问题,我怎么可能让别人给我出钱?内什么,小柔姐姐,虽然我是带了安可心去我哥办公室。但是,但是,我肯定,我很肯定的告诉你,虽然他们俩在办公室里独自呆了一会,但是,没问题的,绝对没问题。我哥嘛,那不是你的嘛?那是你的私有物……”

    “司马颂!”

    “司马聿!”

    两道震耳聋的声音响起。

    “哇,妈,救命啊!我哥要杀人灭口了!”吃货赶紧躺到陌笙后,依然不忘记抱着那一盘吃的,还吃一口,然后探出半个头,朝着司马聿与江小柔心有戚戚蔫的说道,“小柔姐姐,我哥真没事的,不信你明天去问苏秘书,她知道。那什么,太晚了,我要回房了睡觉了。你们俩也回吧,回吧,洗洗睡吧。”说完,抱着碗逃窜一般的溜了。

    十三点最终没有回大院去。这都已经快十点了,从司马御园到军区大院,至少两个小时的车程。真要让司马聿送她回去,那再回来,他还用得着睡觉啊?

    一来是心疼自己男人了。二来,反正也如吃货司马颂说的那般了,就她和司马聿这点破事,从小大到,谁不知道啊?那扭捏个啊。走不走都就这么一回事了。

    司马聿的房间,江小柔洗浴后过,穿着一件司马聿的大衬衫,悠晃着两条美腿走出。没办法,谁让没有她的睡衣呢?那就只好将就把他的衬衫当睡衣了呗。

    啦,你可以穿的睡衣的,干嘛非得穿他的衬衫?摆明了就是心术不正,想要那什么什么勾引人家好不好?

    这十三货,那就是三个女人的结合体。该正经的时候超正经,该妖娆的时候又妖娆的可以夺你的命,该犯二的时候又特别的二白。所以,司马聿叫她白十三,那还真是特别的贴切又符合。

    宽大的袖子被她捞至手肘处,最上面的两粒纽扣是松开的。这是男式衬衫,穿在司马聿上,那要是开着两粒纽扣是刚刚好的。但是,穿在女人上,那松着两粒纽扣,基本上可就乎之出了。但是,偏偏,这十三货她又特别的会摆弄,就有本事把那一对塞的牢牢的,就给你一种若隐若现但是又看得到摸不着的感觉。一条小沟渠仅看到一个源头,头发是半干的,略显的有些凌乱的披垂于肩上,又是增加了几分妖娆妩媚感。

    司马聿还没洗澡,就坐沙发上,做一副思考者的状态,右腿搁于左腿上,背靠着沙发墙,右手放于膝盖上,左手支着自己的下巴。精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漫不经心的直视着十三点。

    故做镇定。

    这是十三点从洗浴室走出来时,看到沙发上的司马聿时,脑子里划过的念头。

    行吧,你镇定,泰然若之,姐也不能装的太有渴求不是?

    于是乎,十三点也是一脸镇定,泰然若之的朝着他走去。修长如玉般的美腿,特别的养眼,手里还拿着一块干毛巾,有模有样的擦拭着自己的头发。然后,随着她擦拭头发的动作吧,那领口便是很自然而然的撑开了,之前还被她遮掩的很好的一对吧,一下一下跳着,就好似跳着欢脱的舞蹈一般。随着她的走近,明明白白的在邀请着他的共舞。

    然后,十三点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十分不客气的在他边坐下,继续擦拭着她的湿头发,把自己的美腿往他腿上一搁。

    妈妈啊!

    十三点,你还能再十三一点?还能再示赤一点吗?

    你丫个货,竟然衬衫袖底下木马都米穿?

    丫,这不是红果果的勾引是什么?

    偏偏这十三货,明明知道自己什么都没穿,却还装出一副“我无辜,我很纯洁”的二白样,一脸无害又灿烂的看着司马聿,继续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丫的,其实这毛发早就已经不滴水了,只不过是她的一个借口而已。

    若无其事的擦着自己的头边,眼角瞄着司马聿。

    什么况,这都没有半点反应?是她魅力不够还是他定力够足?

    没反应?

    行,姐撩得你有反应为止。

    继续摆弄着头发,两条腿有一搭没一搭的搓着,然后若无其事又十分正经的看向他,拿脚蹭了蹭他的小腹,“哎,那什么,我不是没有里面的衣裤嘛,拿一条你的给我穿穿。我不介意的穿你的。”

    终于司马聿有反应了,狭长的凤眸弯起,细勾勾的看着她。大掌有意无意的搓着她的小腿肚,“白十三,你知道什么叫此地无银吗?”

    白十三继续一脸小白样的看着他,“啊?不知道啊?你知道吗?那你告诉我呗,你知道的嘛,从小到大,我这脑子都没你好使的。行了,你就直说了吧,省得我费这脑细胞,太累。”

    俩手指在她白白的大腿上轻轻的一捏,“去,到浴室里的镜子上照一下,你就知道了。”

    十三点气不打一处来,将手里的毛巾往他脖子上一挂,一个鲤鱼打般的往他腿上一跪,双手拉着毛巾端,将他往自己面前一拉:“司马聿,说,今天背着我做什么坏事了?不说,就别想上我的!”

    这威胁够重了吧?

    开了荤的男人,你让他突然之间吃素,可能吗?不可能的。

    谁知,某只腹黑的男人唇角一勾,笑的脸森,一手托着她的腰,另一手指了指那张大,“白十三,这是你的?嗯?”

    十三点气啊,气的脸都绿了。那个火啊,呼啦呼啦往上窜啊。小宇宙啊,熊熊烧烤啊。然后,燃烧过后,学着他的黑样,唇角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漂亮的双眸弯成一条细缝,从他上下来,“哦,这样啊。那这样呗,我去跟念歆睡呗。我怎么好意思抢你聿少爷的呢?是不是?行吧,夜深了,露重了。聿少爷请安寝吧,奴家就不打扰了。晚安吧。”

    然后……

    “喂,司马聿,你做什么?”人还没从他的腿上爬下来,已经被人给凌空抱起了。十三点一声小小的惊呼,双手条件反的攀住他的脖子。

    司马聿勾唇一笑,一脸桀骜又张扬的俯视着她,“夜深了,露重了,该安寝了。这不就是你的目的吗?我怎么好让你失望呢?木鱼要经常敲敲的,不敲要生疏的。”说完抱着某人大步朝着大迈去。

    “嗷嗷,”十三点嗷嗷大叫,边叫边咬着某人那硬帮帮的肩膀,“司马聿,你个人,怎么就这么黑,这么黑!我什么时候才能击败你,农奴翻?!”

    某黑的男人脸不红气不喘的接:“一会就让你翻!”

    十三点:“……”

    天,她这到底遇上的都是一只怎么样的黑货啊?是不是人啊?是不是啊?

    答案是肯定的,不是!

    这就是一只宇宙人,哪里是地球人啊啊啊!

    ……

    夜,很安静,一轮弯月挂于空中。

    苏晓优睡的很不踏实。

    不断的做着恶梦。

    不,准确的来说,也不算是恶梦,而是曾经她自己做过的事

    幽暗的包厢,不着一物的男人,她渴望了很久的事就摆在她眼前。她双眸直视着它,想要靠近,可是却又不敢。男人喝醉了,睡的很熟,半点没有知觉。

    她巍巍颤颤,又战战兢兢的靠近,想要低头之际。门被人推开。

    “苏晓优,你变态的?你怎么这么变态?!”

    宁可心那张无比狰狞的脸就在她的面前晃着晃着,如同鬼魅一般。她的嘴一张一合,就好似那河马上嘴巴一样,一张一合,好似要将她吞下去。

    她的嘴里不断的喊着“变态,变态,变态”。

    然后,她无自地容的将她一推,疯了一般的逃走了。

    “呼!”

    苏晓优从梦中惊醒,猛的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全都是汗,如同从水里钻出来一般,湿漉漉的。口不断的起伏着,她的双眸里带着一丝惊恐。

    五秒钟后,双手往自己脸上一捂,十分压抑的痛哭出声。

    最后,下,进洗浴室,站在莲蓬头下,让冷水冲着自己。流进嘴里的不知道是水还是泪,咸咸的,苦苦的。

    ……

    周

    江小柔被她家江大刚同学给拽出去当提款机了。

    江大刚同学的理由很简单:老姐,你弟弟我,再过两天就上高中了,你为老姐,不得表示一下啊?

    江小柔翻他一个白眼,直接扔了全张卡给他:诺,要什么自己买去。

    江大刚同学直接把卡丢还给她:拜托,钱我没有啊?小爷从小到大的压岁钱就够买一处公寓了好吧?我要是的心意,心意。oK?

    oK,心意!

    于是,江小柔同学被江大刚给揪着既当司马又当提款机。

    问题是,不是说是他上高中了,当老姐的表示心意吗?可是,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多出一只来?

    江小柔看着那一只被江远航同志勾肩搭背的容曦,瞬间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

    不正常啊,不正常。

    若说,这一只包货与司马颂那只吃货勾肩搭背很正常啊。因为从小到从他们俩都是这么勾搭过来的,那基是人人有目共睹的。

    可是,这货什么时候和小曦勾搭上的?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江远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向我坦白的?”江小柔笑的一脸贼兮兮的看着江远航与容曦,威胁十足的说道。

    江远航一脸茫然木讷的看着她:“什么?”

    “小曦?”转眸向容曦,笑的更加的深不可测又风妖娆了。

    “那,小柔姐姐。第一,你现在的眼神告诉我,你觉的我们俩有什么。第二,你现在表告诉你,你脑子里的思想很不纯洁。”容曦一脸镇定的看着江小柔,有条有理的说道。

    “嗯哼,”江小柔点头,笑容不减,“所以,你们赶紧坦白从宽。”

    江远航伸手抚向她的额头:“老姐,你脑子进水了还是发烧了?需要去医院吗?不然,我给你男人打个电话?”

    “滚!”江小柔直接拍掉他的手,“小曦,你说。”

    “说什么?”容曦笑看着她,“我哥和小纵去军校之前把我交托给他的,就这样啊。那我,不得合理利用资源啊。小柔姐姐,你说呢?”

    江小柔点了点头,一脸茫然,“嗯,好像有道理。行,当你们说得通。想想也是,你们俩怎么可能呢?要说江远航和司马颂,那可能还大一点。这两只的基是从小培养出来的。”

    容曦抿唇浅笑:“就好像你跟聿哥哥一样吗?”

    江小柔很先同的一点头:“差不多吧。”

    江远航甩她俩字:“脱线!”

    江小柔朝着他作一个拳的动作,“你们挑着,我去下洗手间。挑好了,告诉我。”

    “去吧,去吧。放心,我一定不会客气了,难得有老姐让我宰,我一定不负你所望。”

    瞪他一眼,转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然后正好手机响起。

    于是一边走着,一边低头从包里掏着手机。没看到正好洗手间那方向有人走出来。然后就这么跟人撞上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