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需要帮忙吗?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要不要这么准时啊!

    江小柔一脸无奈的接过江天纵的手机,笑的一脸迷离的接起司马聿的电话:“到了,到了,刚到的。都还没下车呢,这下你放心了吧?你大少爷的话我敢不听吗?”

    然后耳边传来平静的跟湖水没有两样的声音:“嗯。”之后就没有第二个字了。

    这就没下文了?

    “表哥,可以了吗?我好了。走吧。”江小柔正要说话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苏晓优的声音,滴滴羞答答又温柔似水。

    “哦哟,原来大少爷佳人有约啊?难得嘛,美人在侧竟然还记得我这个小角色啊,真是让我感动的泪盈眶呢!”一连窜酸不拉几的话从十三点的嘴里冒出。

    “老姐,你醋酸冒泡了?”江远航半趴在车门上,半眯着眼睛笑看着江小柔。

    江小柔直接往他那白嫩的脸上扣了一个巴掌:“你才冒醋泡。”

    然后耳边再次传来了司马聿的声音:“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多冒点酸泡。”说完不给江小柔说话的机会,很果断的挂了电话。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什么叫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多冒点酸泡。她又不是司马颂那吃货,除了吃就是睡。

    臭木鱼,看姐家亲戚走了以后怎么治你!

    “姐,聿哥哥抛弃你泡别的美女去了?”江远航一脸八卦的问着江小柔。

    江小柔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才被人抛弃了!”说完,下车,朝着屋里走去。

    江远航立马跟条哈巴狗似的跟上:“姐啊,我倒是想让人抛弃啊。但是咱家家规明令止早恋的啊。你让我被谁抛弃啊?”

    “司马颂!”

    “我们是基友,没有基。”

    “你可以发展一下!”

    “我怕家法还没侍侯,先死在江天纵的变态折磨之下。所以,为了我的小命得以保全,我也不能把基横向发展。”江远航振振有词的说道。

    因为与江小柔拌嘴,所以完全忘记了他找江小柔的目的。

    止早恋?

    还家规?

    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

    陌家一家三口是十点的时候才打车回的住处。

    不是小别墅,而是一处三居室。

    陌父喝的有点多,是陌母和苏晓优一左一右扶着他进屋的。

    “优优,给你叔叔泡杯茶,我拿毛巾给他擦下脸。”陌母对着苏晓优说道,将陌父放于沙发上,转进了洗浴室。

    “哎,知道了,阿姨。”苏晓优应道,去给陌父泡茶。

    “老陌,你怎么样,没事吧?”陌母拿着毛巾替他擦拭着,轻问着。

    “来,叔叔,喝杯茶。”苏晓优端着茶在他边坐下,“小心,有点烫。”

    陌父没有出声,靠着沙发背,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一样。

    “老陌,老陌!”见他没有出声,陌母推了推他,然后用着轻轻的声音抱怨道,“你说你也真是的,怎么就喝那么多的酒?该说的事倒是一点也没说,就一个劲的喝酒。这下好了,把自己给灌醉了。哎!”很是无奈的摇头,手里拿着毛巾,问着苏晓优,“优优,你可得抓牢这个机会。可千万别让这么好的机会从手里溜了。司马家这棵大树,可千万要攀牢了。这样,你自己的后半辈子有着落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苏晓优双手捧着茶杯,垂着头,轻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略显的有些无助:“阿姨,表哥的态度,这段时间,你不也看到了吗?我总不能再主动了吧?我要是再主动,那不就显的一点也不矜持了吗?我怕他以为我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

    陌母一听,赞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倒也是。这司马聿他怎么就见着谁都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哎,他上班的时候也这样?见着江小柔的时候呢?是不是也板着张脸?”

    “上班的时候还要冷,江小柔?”苏晓优拧眉细想着,“这两天我也没见他们在上班时间有接触啊,就昨天下班的时候,在一起吃饭。好像也没什么两样,总感觉对谁都冷着脸,江小柔也没见有多不一样。”

    陌母的脸上浮起一抹难为的表,“这倒是心里在想什么?怎么同一个爹妈生的,兄弟俩就差这么多?小颂就一天到底笑嘻嘻的,他就面无表呢?这要如果小颂再大点,我还宁可你跟小颂,比他好搞定多了。老陌,老陌,”又推了推陌父,但是陌父依旧没反应。

    “阿姨,叔叔睡着了,不然我们扶他进房间睡吧。这沙发上靠着也不舒服。”苏晓优看一眼陌父,对陌母说道。

    陌母有些不悦的蹭他一眼,再度轻声抱怨,“老陌,你也真是,这么好的机会,正事却只字不提。”

    “倏”的,陌父睁开了双眸,直视着对着他抱怨的陌母。

    陌母被他突如其来的睁眸吓了一跳,一边拍着自己的口,一边嗔着他:“你没睡着啊?”

    陌父接过苏晓优手里的茶,坐正,抿饮着,眉头微有些拧。

    “老陌,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们开口啊?”陌母看着他一脸疑惑不解的说道,“这房子的租金可不便宜。我当初就说直接住酒店得了,反正他们那么多酒店,还能收我们的入住费啊?你偏不同意,就非得要租下这房子,你说你这不是在白花钱吗?”

    “妇道人家,懂什么?”懂什么?”陌父瞪她一眼,“你这一开始就去贪他们的便宜,你让人家怎么想?难道你想让人家去调查我们一翻啊?这房子不是钱的问题,是份的问题。你要是连一像样了房子都没有,你让我如何跟小笙开口?你让优优如何配得上小聿?这是在打基础,你什么基础都没有,你好意思跟人平起平坐?”

    陌母有些委屈的咬了下唇,“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小笙开口啊,我怕小爵那边撑不住多久啊!”

    “我在考虑着,要不要让小爵回来。”陌父一脸认真的说道。

    “什么?”陌母小惊,“让他回来?那他在那边的事业怎么办?”

    “与其在那边无依无靠的那么吃力,还不如回来。至少这边有司马家做后盾,不管怎么说,也是亲戚一场,怎么样也会照顾一下的。只要有司马家的照顾,那不比在国外自食其力强多少倍?”

    陌母点了点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那,要不然跟小爵商量一下?再来,优优跟了小聿,那也不可能再回国外的。与其在那边过着不怎么样的生活,倒不是在国外过着富裕的子。我们得想个办法把那江小柔的丑事让小笙一家知道,优优,你打算怎么做?”

    “阿姨,这事当然不能我们自己告诉姑姑和表哥,不然他们一定该认为我们是有心的。得想其他的法子。”苏晓优一脸高深暗淡的对着陌母说道。

    “我也这么想的。不过,你说这得过谁的手告诉你姑姑和小聿更好点?”

    “这事先缓缓,”陌父一脸深沉的说道。

    “为什么?”陌母不解的看着他。

    “你忘记了小笙说的话了?”

    “什么话?”

    “小笙说,江小柔是和小聿从小一起长大的。”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陌父没好气的斜她一眼,“能跟司马家的人一起长大,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吗?你怎么也不用你这脑子想想,想的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事。我估计着,这江小柔也是有来头的,所以先找人查清楚她的家世底细再说,万一把事办砸了,你到时候就哭去!”

    “哦,对,对!你说的对!”陌母连连点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是得好好的查查。优优,不早了,你回房睡去吧。”

    “嗯,叔叔阿姨也别太晚了。我先回房间了。”苏晓优朝着两人抿唇浅笑,便是进了自己的房间。

    “老陌,你说优优以行吗?”陌母在看着苏晓优关上的房门,很轻的问着陌父。

    陌父蹙眉,亦是看了一眼苏晓优的房门:“你多帮着她点,给她出出主意,没事跟小笙多走的近点,也算是给小爵铺铺路了。”

    “这不用你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房间内,苏晓优靠在门上,脸上的表十分复杂,双眸一片深沉。

    江家

    “老妈。”江小柔推开江先生的江太太房间的门探进半个子,一脸讨好的看着坐在上看电视的江太太,“我方便进来吗?”很是八卦的环视一圈房间,没见着自家老爸的影子。

    “进来。”江太太朝着她招了招手。

    “嘿嘿,”谄笑两声,进屋,往江太太边的上一坐,双手很亲腻的往她脖子上一搂,“我老爸呢?”

    江太太指了指洗浴室的方向:“洗澡。”

    “哦,”十三点扬起一副招牌式的十三笑容,“那一会不会溜溜的走出来吧?矣,那我不糗大了?不然我遮上眼睛?”

    “十三点,你这十三的格真是一点也没变啊!”江太太拿手指戳着她的额头,一脸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说,就你这十三点的格,也就司马聿受得了你了。我真怀疑,杨小妞那二货都是怎么教你的?怎么就把你教的越来越十三了呢?”

    “嘻嘻,”十三点咧嘴一笑,“老妈,跟你商量件事呗。”

    “嗯,说吧。”一脸正色的看着十三点,然后突然之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双眸直勾勾的盯视着她,“昨晚夜不归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是不是说,咱家的苦力有着落了?”

    十三点低头,一脸很无奈又颓败的低头:“我倒是很想啊,我费了那么大的劲,好不容易把他上,就只差最后一步,我大姨,你姐姐来了。”

    “嗤!”江太太轻笑出声,再次拿手指戳着她的额头,“这么说,也就是功亏一篑了?”

    点头,重重的点头。

    “哎,”江太太轻叹摇头,“又让我们空喜欢一场。你司马爷爷都还跟爷爷商量……”说到关键处,嘎然而止。

    “商量什么?”江小柔一脸急切的问道。

    江太太神秘一笑,“没有,没有。就是让你加快速度,这都十六年了,你太差强人意了。”

    “那,老妈,你可以忽略前面的十五年的,就算我想,你和老爸也不能同意啊,是不是?”

    “同意什么?”江小柔的话刚说完,洗浴室的门打开,江先生穿着浴袍出来,正好听到江小柔最后这句话,一脸茫然的问道。

    “老爸,能把你老婆借我一会会吗?请你出去?”江小柔笑嘻嘻的讨好道。

    “不能!”江先生毫不犹豫的说道。

    “江先生,你真小气!”朝着他做个鬼脸。

    “江小柔,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掀被径自在自个老婆边坐下,一脸严肃的问着江小柔。

    江小柔挥了挥手:“忽略,忽略。我现在跟你们说正事,那什么,老爸,老妈,我搬出去住行吗?”

    “不行!”

    “找死!”

    俩公婆异口同声。

    “拜托,江先生,江太太,能听我把话说完不?”朝着俩公婆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第一,为了方便上下班嘛。两个小时的车程很累的。第二,方便我勾引司马聿。”

    “江小柔,我看你是主次颠倒了吧?其实第二点才是最重要的中?”江先生面无表的看着她。

    十三点往他脖子上一攀,“老爸,知我才,非你莫属也。我就是这么想的。不过,为了面子问题,还是主次颠倒一下。当然,我其实这也是为了你和老妈好。你看,我要是早点把他勾到手,他就可以早点为咱家卖命了啊,那老妈就不用像现在这样辛苦了啊。再说了,我要是再不把他追到手,有损你的面子啊?是不是?所以,于公于私,我都得抓紧赶快把他拿下。那,我就只给自己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内,我一定拿下他。”

    “三个月啊,你说的!说到要做到的。”江太太唇角勾笑的看着她,“打算住哪?”

    “倾城雅苑啊,他在那里有一处公寓。”江小柔一脸神秘的说道。

    “你说,有你这样急巴巴的贴上去的吗?也不知道矜持一下啊?”江先生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

    “哦哟,”江小柔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老爸,我这不是跟你和老妈学的么?老妈一个月不到就把你拿下了,我这都十六年了,还不够矜持啊?再说了,你不是从小就鼓励我,催促着我快点啊,快点把司马聿拿下啊。你看,我这都已经是乌龟速度了。再矜持,这人都要马上成别人的男人了,那我不亏大了?”

    江先生嘴角抽搐中。

    江太太笑的倒进江先生的怀里。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就不回来了,直接拎包入住到倾城雅苑去了。”

    “周末给我回来!”

    “oK,没问题!”朝着江先生做一个oK的手势,从上站起,“老爸,老妈,不打扰你们了。我出去了,你们俩该干嘛干嘛。”说完,人已经消失于房间外,还很有孝心的关上了房门。

    “江先生,别愁眉苦脸了,这是迟早的事。”江太太一拍他的肩膀,幸灾乐祸的安慰道,“这不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吗?你得接受这个事实。”

    江先生唇角含笑,双眸微眯,颇具危险的看着她:“江太太,你确定是我调教出来的?而不是你中途改造的?”

    江太太勾唇一笑:“行吧,是我中途改造的,都是我的功劳。看来,再不用多久,我就可以升级了。哎,江大川,你说,我四十二岁当外婆,会不会太年轻了一点?人家四十二岁才自己生孩子呢,我怎么就一下子跃居外婆了?不过,貌似,你不小了哟,你可是半百了,马上迈入花甲了。”

    江大川的眼睛眯的更细了,危险细数更大了,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自我良好中的江太太:“江太太,你这是嫌弃你男人老了?我四十多,你也四十多,我没说错吧?再要不然,咱也学学那些个四十二岁生孩子的人,再生一个?”

    江太太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呈石化状的直视着笑的一脸月黑风高又摇摇坠的男人,然后一拳击在他的膛上:“江大川,你个老不正经的老流氓,你想和女儿同步啊?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啊!要生你自己生去,我是不会和你生的!”

    “都已经生了两个了,这叫不和我生?”

    “……”

    无语应答中,十六年了,流氓行径不改中。

    一周后

    十三点很郁闷,回市区的路上,车子半路抛锚了。

    拿手机想打电话求救吧,没电关机了。

    厚!

    要不要这么对我啊,灭我是吧?

    对着车子,已经转了好几个圈了,这都什么破车啊,坑爹,太坑爹了。

    靠着车门,一脸郁中。

    司马聿,你要是和我心有灵犀,就立马出现在我面前。姐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吱!”一辆车子在她边停下,车窗摇下,“需要帮忙吗?”

    ------题外话------

    谁来了?

    周末,又偷懒中。遁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