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追夫第二计——酒后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江小柔洗过手后坐在椅子上,很认真又认命的为事马聿剥着虾壳。

    “老姐,我鄙视你!”江远航盯她一眼,愤愤然的说道,“咱家向来都是男人服务于女人的,为什么到你这就反了呢?你看看老爸,从来都被老妈吃的死死的!你再看看你的偶像,妖叔叔,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怎么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啊。

    丢人,太丢人。简直丢尽了他江大刚的脸。这怎么就是他江远航的亲姐呢?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

    司马聿一边吃着江小柔剥好的虾,听着江远航这么说道,双眸微微眯起,勾成一条细缝,然后面无表的看着江远航,看的江远航同志浑毛耸耸的不舒服了。然后只见司马聿不慌不乱的拿过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不会吧?他这不是要给江小刚打电话吧?

    江远航一脸心有戚戚蔫的看着司马聿。

    “小纵,我听航航的意思是,你给他定的任务太轻了,对他来说简直就不是一回事。”

    江远航的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司马聿的声音响起。

    “哇,司马聿,聿哥哥,聿少爷,聿总!不带你这么玩的,我都已经快被江小刚玩死了,你竟然还跟他说,任务太轻了!会死人的!”江远航扑上去,抢了司马聿手里的手机。

    然后只听到手机里传来江天纵冰冷又狂妄还十分邪肆的声音:“为了让你长记,我也得加重一点。”

    “……!”

    江远航的头顶掉下无数黑线,“喂,江天纵,我认识到错误了,以后再也不叫你江小刚了!”

    但是,显然已经晚了,电话那头的江天纵已经挂断了,传入他耳朵里的只有“嘟嘟”的忙音。

    “哇,姐,老姐,你赶紧把你家的男人给搞定啊!我的灰暗人生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我我!”江远航同志一脸怨妇般的看着江小柔,无限回音中。

    “哦哈哈哈哈哈……,”司马颂突然之间狂笑起来,边笑边拍着桌面,“航航啊,为什么咱俩是反过来的呢?我家是老大欺负老二,为什么到你家就成老二欺负老大了呢?小曦,小曦,那你家是怎么样的啊?是你欺负杨虔,还是杨虔欺负你啊?”

    容曦一脸优雅的看着司马颂,就算这个时候,他的嘴里依然还是在嚼巴着。然后漫不经心的回道,“我们家向来很和谐又和睦的,兄妹相,不存在欺负与被欺负。”

    司马颂和江远航嘴角抽搐中。

    要不要这么得瑟啊,要不要这么臭美啊,要不要这么炫耀啊!

    但是,好向往啊,不被人欺压的子真的无限向往中。

    于是乎,二人化悲愤为食,埋头狠吃中。

    其余四人圴用着冷眼旁观的表,泰然若之的看着他们。

    然后……

    “矣,哇,老姐,你什么时候农奴翻了?我怎么没发现?”正吃的一脸愤愤然的江远航,突然之间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双眸大瞪的看着江小柔与司马聿,一脸不可置信样。

    这个时候是这样的:本来还一副心甘愿婢女样剥着虾壳的江小柔,现在正一脸享受的吃着碗里剥好的虾仁。而恶霸司马聿正将剥好的虾,沾过醋之后再放进江小柔的碗里。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什么时候反过来的?为什么他不知道?

    江远航茫然中。

    司马颂很有义气的一拍司马聿的肩膀:“哥,这才是对的嘛。是男人就得有绅士风度。这是咱老爹教的,男人生来就是为女人服务的。你呢生来就是为小柔姐姐服务的。所以呢,千万不要反其道而行。还有就是,”继续喝一口鲜汤,一脸“有女愁嫁”的看着司马聿,“你早点从了小柔姐姐吧,嫁了吧!我还等着早点接替你的位置……啊!”话还没说完,被人揍了呗。

    “小柔姐姐,你就算用强的,也给我强了他!省得他一天到晚以欺负我为乐!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简直惨绝人寰!”司马颂一脸小受样的看着两人,碎碎念的轻嘀着。

    江小柔一边吃着司马聿剥好的虾仁,一手往他肩膀上一勾搭,笑的如花似玉:“聿少爷,打算什么时候从了我啊?你看,你家老二想上位了哎!正好我们家缺个苦力,不如……”话还没说完,一只连头带尾没有剥壳的大虾塞进了江小柔的嘴巴里。

    司马聿凑近江小柔的耳际,用着只有她能听到的音量邪邪的说道:“白十三,你确定要我家老二上位?”

    江小柔眼角抽搐中。

    “司、马、聿!”抽搐过后一声河东狮吼,拿出自己嘴里的那只大虾,毫不客气的往他嘴里塞去,也不管那上面是不是沾着她的口水。

    其他几人,视若无睹,反正从小到大见得从了,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虽然怨声不断,不过却是吃的心愉悦。

    “矣,小聿,小颂,这么巧,你们也到来找你妈吗?”吃完饭,正走出包间,斜对面的包间门打开,一对中年夫妻从包间里走出,男人看到司马聿兄弟很是的叫唤着,然后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舅舅,舅妈。”司马聿面色冷淡的唤着那两人。

    “小聿,陪小柔过来吃饭呢?”陌笙笑盈盈的看着江小柔,问着司马聿。

    “陌阿姨。”

    几人异口同声的唤着陌笙。

    “妈,怎么没着我怎么没着我老爹?”司马颂很亲密的往陌笙脖子上一搂,朝着包间里扫去,没见着司马成剑的影子。

    陌笙很慈的看一眼小儿子,“你以为个个都跟你一样啊,成天无所事事的瞎逛悠!”

    “妈啊,我哪里成天无所事事了?我不是每天都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司马颂一脸很不服气的说道,“不信你问航航啊。”

    “叫人啊?怎么不叫人?”陌笙拍了拍司马颂的手臂,示意他叫人,然后对着陌遥夫妻有些歉意的说道,“大哥,大嫂,真是不好意思,这孩子从小被我们给惯坏了,你们别往心里去。”边说边在司马颂的手臂上轻轻的一拧。

    “哦,妈,痛啊!”司马颂轻呼出声,“妈啊,我是你亲生的吗?干嘛这么虐待我啊?我不就是没有第一时间叫人么,至于你这么狠的拧我啊?舅舅,舅妈。”很心不甘不愿的朝着两人唤道。

    陌遥夫妻俩的脸色略显的有些尴尬,对着司马颂笑盈盈的说道,“没事,没事。一时之间还没能适应过来嘛。”然后转眸向司马聿,继续笑的一脸慈祥,“小聿啊,以后晓优就拜托你多照顾着点了。这孩子很懂事,就是命苦些。我和你舅妈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工作的时候,如果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的,你就多担着些,希望她能在工作上帮到你的忙。”

    司马聿抿唇,暗然一笑:“舅舅,我是招秘书,不是招领导。”

    陌遥夫妻僵了一下。

    江小柔极力的将笑憋在肚子里,不让出声。

    江远航唇角勾起一起不显见的浅知,转眸望两边的墙壁。

    容曦和白念歆对视着,微微的垂头,笑的十分含蓄又内敛。

    然后只到司马聿的声音再次响起:“放心吧,舅舅,好的。”

    陌遥轻呼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边说边将视线停在了容曦上,然后继续笑的一脸慈祥又和蔼,“你就是念歆吧?”

    “不好意思,陌舅舅,我是容曦,是念歆一起长大的朋友。”容曦一脸正色的看着他说道。

    白念歆迈出一步,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陌舅舅,我是念歆,陌舅妈好。”

    陌遥夫妻一脸尴尬的看着白念歆,“好,好!长的跟小颂像的。”

    啊呸!

    司马颂想喷他一口口水。

    长的像,那你还认错啊?一脸的谄媚。

    “妈,我就不陪你了,我们下午还有事,我们先走了。”司马颂在陌笙脸上亲了一下,直接无视陌遥夫妻,然后便是与江远航等人离开了。

    舅舅,舅妈。

    说实话,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两个人。假,太假。

    “妈,我该去上班了。”司马聿对着陌笙很温柔的说道,“你多陪会舅舅和舅妈。”

    “陌阿姨,我也该去上班了。”江小柔看着陌笙很是尊敬的说道,然后朝着陌遥夫妻很有礼貌的一点头,便是与司马聿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小聿这孩子懂事又能干。”陌遥看着司马聿的背影对着陌笙说道,苏秀莲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他的意思。

    “呵,”陌笙抿唇一笑,“大哥,你太夸着他了。”

    “没有,没有,我们这说是的事实。”苏秀莲赶紧笑着说道,“早知道他和小颂也来这里吃饭,就一个包间里吃了,那还更闹些。这晓优也真是的,怎么也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

    陌遥瞪她一眼:“说的什么话呢?这要是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晓优是去监视小聿工作的!晓优是小聿的秘书!别乱说话!小笙,你别多想,你大嫂没别的意思,就是说话不经大脑。”一脸歉意的看着陌笙,解释着。

    苏秀莲也是意会进去了,亦是赶紧地着陌笙赔不是:“小笙啊,我真没那意思。你别多想啊。”

    陌笙抿唇一笑,“我知道,我知道。看把你们紧张的,我当然不会那么想了。对了,下午有什么地方想去吗?我陪你们一起啊。”

    “不用了,不用了。你啊也陪了我们这么久了,我们自己到处逛逛就行了。”苏秀莲笑盈盈的说道,“哎,对了。小笙,刚才那和小聿一起离开的女孩子是谁啊?长的眉清目秀的,倒是合我眼缘的。”

    “小柔啊。和小聿从小一起长大的,从小就喜欢跟小聿吵吵闹闹的。这群孩子,关系可好了。”陌笙不以为意的回答着,倒是也没将苏秀莲的话往心里去。

    “小柔,名字好的。人也长的温温柔柔的,跟小聿在一起上班吗?”

    “嗯,她学工程的,听小聿说前段时间工程部经理辞职了,就把她招进来了。”

    “工程师啊,小小年纪,倒是厉害的。老陌,你说呢?”苏秀莲转眸问着陌遥。

    陌遥点头,“啊,对。小小年纪,就是工程师了,确实不错。”

    至此,陌笙似乎有些明白两人的意思了,“大哥,大嫂,你们该不会是……”

    苏秀莲赶紧摇头:“没有的事,小笙,你可别多想。我们哪能有什么想法。就是觉的这孩子看上去合我眼缘的。行了,行了,不打扰你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这段时间总是来麻烦你。”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失散这么多年,好难得重聚,那当然得多走动走动了。”陌笙乐呵呵的看着两夫妻说道。

    ……

    五点半,下班

    “江工,下班了,我们可还记着你的请客呢。”沐林子一边关着电脑,一边开玩笑的朝着江小柔说道。

    “行啊,没问题。关电脑,下班,走人!”江小柔收拾着自己的桌面,朝着同事们乐呵呵的说道。

    工程部,以男同事居多。除了江小柔之外,也就两个女同事,一个还江小柔的文秘。

    于是乎,江小柔同学两眼一扫,计上心头。

    “江工,请客可是在喝酒的。”有同事提议。

    江小柔弯唇一笑:“喝酒,行啊,没问题。求远不如求近了,那就现成的,自家酒店,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

    “酒后,KTV!”

    “不醉无归!”

    顶楼,司马聿办公室

    “表哥,一起下班吗?”苏晓优敲推进司马聿的办公室门,笑盈盈的问道。

    司马聿正拿着手机接电话。

    见此,苏晓优划过一抹尴尬的浅笑,“抱歉,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抬眸看她一眼,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句:“嗯,知道了。”然后挂断了电话,“找我有事?”

    苏晓优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他走去,脸上同样挂着优雅又迷人的微笑,“想请你吃顿饭,以表示我对你的谢意。”

    司马聿把玩着手机,不冷不的看着苏晓优,“谢我什么?”

    苏晓优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笑容怡人:“谢你这么照顾我啊。”

    “工作上的事,我对谁都不会额外照顾的。”司马聿一脸漠然的说道。

    “当然,这个我知道啊。所以我觉的进公司,我是凭自己的实力的,而不是靠关系的。”苏晓优一脸自信的说道,“我说的谢你照顾我,是之前没上班这段时间,我和叔叔婶婶刚回国时,你对我们的照顾。”

    “我没做什么,要说照顾那也是妈在照顾你们。”

    “那你就当是我这个当下属的,想请你吃顿饭,贿赂你这个上司了,希望你这个大老板别对我这个小秘书太苛刻了,让我可以过过好子总行了吧?”苏晓优闪闪动人的双眸盈盈的望着他,化着淡妆的脸上漾着一抹浅浅的期盼。

    司马聿的脸上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笑,从椅子上站起,“我请你。”

    苏晓优正心中窃喜之际,却又听到司马聿加了一句:“叫上江小柔。”

    “啊?”苏晓优微怔,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你们俩今天第一天上班,就当是我这个当老板的给你们的接风宴。”

    “好啊。那我给小柔打电话。”苏晓优依然笑的一脸迷人的优雅,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拨着工程部的电话。

    “没人接,估计是下班了。”拿着手机,一脸无奈的看着司马聿说道,“我暂时还没有她的手机号码。”

    “那算了,走吧。”司马聿面无表的看她一眼,“西餐还是中餐?”拿过自己的西装外,往门走去。

    “中餐好了。”苏晓优快步跟上。

    五楼中餐厅

    风月楼

    桌子上摆着几盘冷菜,其他菜还没上齐。几个大男人正围在一张方几上斗牛。江小柔则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玩着手机。

    对于扑克啊,麻将啊之类的,对于江小柔来说,那就是和天书无两样。扑克,她还能认得,麻将,那就是它们认识她,她不认识它们。多就认识有字的那几张而已。

    其实更准确一点来说,麻将这东西,对于江家人来说,那就是“请勿靠近”,从来就没有江家出现过。就连扑克牌也从不曾在江家出现过。

    江和平在世时,对于这方面,那可是很严的。绝不许这类的东西现在,也绝不许家人玩这东西。家里最多的,那就是各类棋了。

    这会,菜还没上齐,几个男人便是气势高昂的斗着牛。江小柔是半点兴趣也没有,干脆就是捧着手机玩她的俄罗斯方块比较实在。

    “嘿,江工,来斗两把。”有同事叫着她。

    “不了,你们玩,我不会。”继续叠着俄罗斯方块,对着那人说道。

    “江工,你开玩笑的吧?不会?怎么可能?”其中一人走到她边,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初夏都会,你不会?骗我们的吧?”

    林初夏,是工程部文秘。

    听闻,朝着江小柔点了点头。

    江小柔耸肩一笑:“真不会。这东西在我们家,那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你们玩吧,我等菜就行了。”

    “不是吧?江工,你开玩笑的吧?扑克牌哎,你们家从来没出现过?”听闻,几个玩的正尽兴的男人纷纷转头向江小柔,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江小柔一脸自然的看着他们:“啊,没出现过。我们家不玩这个!”

    “那你们家玩什么?”

    “军棋,象棋,围棋还有其他一些棋。”

    “噗!”有人喷笑出声,“江工,别告诉我,你们家是开棋社的啊!”

    江小柔又是一耸肩,“差不多吧。”

    真假的啊?

    所有人一脸诧异,目瞪口呆。

    门被人推开,服务员端着托盘进来,一道一道的将菜放在桌子上。

    司马聿正好与苏晓优从门口走廊走过,因为服务员刚好端菜进来,所以门是开着的。

    “矣,聿总,苏秘书,这么巧啊。你们也来吃饭啊?”江小柔朝着门口唤去,然后朝着司马聿挑起一抹若隐若现又意味深长的眼神。

    “小柔,这么巧,你在这啊!”听到江小柔的声音,苏晓优朝着她扬起一抹友好的笑容,“你请同事吃饭啊?”

    “对啊,就和聿总请你吃饭是一样的。”江小柔笑容盈人的看着司马聿,对着苏晓优说道。

    优雅,迷人,又高贵大方,还从容淡然,没有半点的杂渍参渗在内。一看就知道是十分有教养的大家闺秀,名门千金。再加之她上穿着的那条范儿十足的淑女裙,更是体现着她高贵的份与气质。绝对的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而不是包装出来的。

    虽然苏晓优也是一的优雅装,昂贵的名牌,但是与江小柔那么一对比,显然就矮了大半截了。那一份自焕发出来的气质却是怎么都无法比拟的。

    司马聿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很淡很淡,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那一起吧,江工和苏秘书今天第一天上班,我为你们接风。”司马聿意味深长的看一眼江小柔,迈步朝包间里走去。

    嘎?!

    其他同事傻眼了啊。

    这是个什么况?

    为什么总经理突然之间加入了?他们还没做好这个心里准备啊心里准备。

    然后只见着司马聿对着端菜进来的服务员说了几句,又加了几个菜后,便是毫不客气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还不坐?”见着江小柔没有坐下的意思,司马聿抬眸斜她一眼,淡淡然的说道。

    “那多不好意思啊,聿总。”江小柔似笑非笑的看着司马聿,然后又扫一眼苏晓优,“这不是打乱了你的计划了吗?那我多过意不去啊?要不然……”

    “废话怎么这么多?”司马聿直接打断她的话。

    “小柔,来,我敬你一杯。”苏晓优很大方得体又自然的在司马聿边坐下,端起杯子,举向江小柔,笑容怡人又清新,“祝我们有缘成为同事。”

    江小柔抿唇一笑:“苏秘书,这第一杯应该敬咱们的聿总啊。我这样抢了他的风头,那多尴尬啊!”故作一脸尴尬的看着司马聿。

    苏晓优脸色微微一僵,僵过之后扬起一抹浅笑,略显有些尴尬的朝着司马聿举杯,“聿总,小柔姐说的没错。抱歉抱歉,这杯我敬你。应该是我和小柔姐一起敬你。”

    “苏秘书,既然你这都喊我一声姐了。那我再提醒你,你又犯了一个最常见的错误。”江小柔一边笑盈盈的说着,一边替司马聿倒上一杯白开水。

    “什么?”苏晓优一脸茫然的看着江小柔。

    江小柔弯唇笑的温柔而又迷人,“整个公司的员工都知道聿总是不喝酒的,你怎么为聿总的秘书却不知道这最重要的一点呢?”

    苏晓优转眸看向其他同事,然后只见着所有同事很一致的点头。

    苏晓优的脸色非一般的难看了,就算一点都要哭出来了,“对不起啊,表哥,我不知道你不能喝酒。”

    表哥?!

    苏晓优此话一说,所有同事的眼神均是一致的转向她。

    原来,竟是聿总的表妹啊。怪不得,一来就直接成总经理秘书了啊。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啊。

    “诺,聿总,你以水代酒,我敬你。希望在你的领导下,咱酒店更上一层楼,争取赛过嚣张叔叔的业绩。”说完,朝着司马聿弯唇一笑,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江小柔喝的很开心,和工程部的同事关系也处的不错。一杯接着一杯的豪饮,那就跟喝白开水似的,看的司马聿眉头紧拧。

    终于,一个小时后,酒足饭饱,但是江小柔同志却是喝趴下了。虽然东倒西歪,不过却也没有失态,依然噙着她那招牌多的微笑,笑看着每一个同事。

    于是,那什么KTV也就泡汤了。

    有同事提出送她回家,却是被她很委婉的拒绝了,“不用,不用。我老爸会来接我,我给他打过电话了。”

    见人老爸来接,那同事们也就没什么话说了。然后便是各自回家。

    江小柔喝多的同时,苏晓优好像也喝多了,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的睡着了。

    包间里,只剩他们三个。

    “喂,司马聿,我老爸说让你送我回家。”江小柔醉酒装疯的朝着命令般的说道。

    司马聿拧眉,瞪她一眼:“还不走?想在这里过夜?”

    唇角扬起一抹满足的微笑,指了指躺地沙发上睡着的苏晓优,“那你亲的表妹怎么办?把她扔这里了啊?司马聿,她可不止是你的表妹,还是你的小秘呢!”

    司马聿冷郁的双眸翻她一眼:“蠢货!”

    “喂,司马聿,你又叫我蠢货!我哪里蠢了?我哪里蠢了?我从小到大别提多聪明了,要知道,我小时候帮我小娘赶走了多少只我老爸边的无头苍蝇。就我这样的,那是天才!天才,你懂是什么意思吗?你竟然说我是蠢货!司马聿,我跟你没完!”摇摇晃晃的副找他算帐的意思。

    然后,人还没反应过来,直接被他往肩上一扛。

    “唔,表哥……”后传来苏晓优的轻唤声,然后只听到“扑通”一声,好像是苏晓优摔下沙发的声音。

    然后,司马聿却是连头也没有回,直接扛着江小柔大步离开包间。

    被他扛在肩上的江小柔,唇角漾起一抹得逞的笑。

    木鱼,你今天逃不出姐姐的魔爪了。

    她是谁啊,她是江小柔。是江先生和江太太的女儿,是从小在妖叔叔和二妞的摧残下茁壮成长的十三点。那要是这么一点酒就让她倒下的话,她还是江小柔吗?再来这么多的酒,也不能把她灌醉的好吧?

    行,现在就开始她的追夫第二计——酒后乱蹭。

    她就不信了,他司马聿还能逃过她这么赤果果的色。为了早把木鱼拿下,她拼了。

    “喂,我不要住酒啊。司马聿,我告诉你,我要回家的。你听到没有!”被他扛在肩上的江小柔,用着口齿不清的声音说道。

    当然了,全都是装出来的嘛。

    怎么可能会口齿不清嘞?

    不过,既然要装,那当然得装的像一点了。怎么样也不能让这只如此精明的木鱼发现的是吧?要不然,她还如何实施她的追夫第二计划。

    “坐好了!”司马聿直接将她丢进自己的车里,沉声说道,“白十三,说你蠢,你还真蠢啊!人家一敬酒,你就喝啊!有你这么喝酒的吗?”

    死鱼一样的江小柔跟条水蛇一样的直起她那软绵绵腰,整个往司马聿上一靠,醉眼迷离的望着他:“哎,那我应该怎么喝?难不成跟你一样,喝白开水啊?切,那多没劲啊!喂,司马聿,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看着这么陌生呢?这是我家吗?我家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了?”

    作,那是江小柔同志的强项。从小看的多了,作不到十二分,那也能作到九分。

    司马聿直接将那搭在他肩膀上的猪手拿开,“白十三,我警告你,再不给我坐正,直接把你丢在这酒里,信不信!”

    “信,当然信!我坐好了。”江小柔一本正经的坐好,就好似小学时期那般,毕恭毕敬的坐着,就差把手叠好放在人桌子上了。然后咧嘴一脸醉笑的看着司马聿,当然是等着他给她系安全带了。

    “蠢货!”司马聿无奈的一声轻嘀,侧帮她系安全带。然后才是系自己的安全带,这才启车离开。

    江小柔侧头一脸小花状的看着他,心里有盘算着,一会到底该如何把他搞定了。

    丫丫个呸的,再不把他搞定了,脸都没地放了好吧。十六年,还在原地踏步,要是再不前行一步,不止江大刚鄙视她,就连江小刚也要鄙视她了好吧。

    所以,为了自己在那一群小鬼面前屹立不倒,她必须的尽快把司马聿搞定拿下。

    车子驶入一处高档住宅区,江小柔竟然睡着了。

    司马聿抱着她下车,进电梯进自己的公寓。

    江小柔偷偷的眯出一条细缝,正要打量他把自己带哪了,然后对视上司马聿那双深邃与旋涡一般的墨眸。

    ------题外话------

    到底要不要乱?要不要乱?需要第三计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