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木鱼,你给我等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婚礼的期定了,十月一号。

    离现在还有一个半月。

    然后江太太郁结了,就她现在这材,那肿么穿婚纱?

    一想到婚纱两个字,自然而然在江太太脑子里闪过的是杨小妞那妖精材,妖精脸蛋。人家那婚礼上穿着婚纱那样子。

    哦哟,江太太想想都羡慕嫉妒恨ing。

    再看看自己这材,江太太瞬间有一种想要不办婚礼的冲动。

    然后,一咬牙,一狠心,暗中决定,减肥,必须减肥。就算偷偷的瞒着江大川那也必须减肥。怎么着她也得向着杨小妞前进。

    晚上,洗浴室,江太太脱光仅剩三点式,往那体重称上一站。

    “啊~~~”一声菜蔫蔫的轻叫。

    电子体重称上显示:58。5kg。

    啊!

    两个月,她就降了三斤?!

    是三斤,不是三公斤。娘也,你给我降个三公斤也行啊,为什么只是三斤啊啊啊啊!

    这是何等一件悲催的事啊!

    低头看着电子体重称上那个58。5kg,江太太只觉的头顶无数黑线。抬眸,对着大镜子看着自己的子,再一想杨小妞那曼妙玲珑的材,那叫一个结纠哟。

    妞啊,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了。

    不过一个月而已,那材就恢复到了之前。呃,不,应该说是比之前更加的前凸后翘,更加的呈s型完美了。她嘞?她现在就是一直通的水桶啊。

    “啊,啊,啊!”站于体重称上的江太太一边嘴里“嗷嗷”轻叫着,一边拿自己的头轻撞着墙壁。

    “宝贝儿,怎么了?”江先生闻声进来,便是看到自家宝贝老婆拿头撞墙的一幕。

    “江大川,你说我这样子怎么穿婚纱?”见着男人推门而入,索往他上一跳两腿往他腰间一缠,一脸苦哈哈的看着他,直接忽略自己现在仅着三点式。

    现在她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其他全部自动屏蔽掉。

    有力的大掌托着她,不让她因此而掉下去。双眸视线落在她的某两团上,唇角勾起一抹满足中带着得逞的微笑,低头在她的脖颈上轻啃着,“江太太,这算是生礼物?”

    江太太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拜托,她现在说的是她的材啊,不是他的生礼物好伐。

    双手一揪,直接将那埋在她脖子上,辛勤劳垦的脑袋揪出,双手毫不客气的在他的脸上蹂躏着,“江先生,你能重视一下你老婆说的问题吗?”

    江先生一脸意犹味尽的勾视着她,扬起一抹意乱迷的騷笑,“江太太,我一直都很重视你的每一个问题。”一手托着她,一手抚着自己的下巴,煞有其事的打量着她,意味深长的说道,“这确实是个大问题。不然这样,减肥怎么样?”

    嘎?!

    江太太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减肥?

    他同意?

    他不是说,不许的吗?怎么这会倒是同意了?这么说来,他的意思是不是说,她的的很差啊,差到他都说要减肥了?

    垂眸,打量一眼自己。

    那什么,也不算是特别的差吧?只是肚子上的松了一点而已,基本上,好像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嘛。那什么,那不是还大了一个罩杯吗?

    干嘛好像说的她真的一下子成肥猪一样的啊?

    “江大川,你讨不讨厌,讨不讨厌,竟然说我肥!我让你说我肥,让你说我胖,哪里有,哪里有!”气鼓鼓的朝着江大川又是一翻狠狠的蹂躏,甚至余气未消之际,还张嘴在他的唇上轻咬了一口。

    女人都是无理取闹的,特别是在自己的男人面前,那更说风就是雨的。明明是她自己说自己的材不好的,这会倒是成了男人的错了。

    一手揪着男人的耳垂,另一手一指自己那“完美”的材,气哼哼的说道:“我哪里胖了,哪里胖了,我这明明就是标准的材。我只是,肚子上的松了一丢丢而已。那是因为,我还没收进去。我要是收进去了,恢复好了,别人指定看不出来,我是三个孩子的妈。讨厌,让你嫌弃我,让你嫌弃我!哼!”边说边双手继续蹂躏,以泄心头之愤。

    哎哟喂,江太太,你还能再作一点吗?你还能再无理取闹一点吗?

    “嗯,老婆大人说的有道理。咱家江太太的材是最完美的,无人能及。”大川同志本着老婆的话要听得的宗旨,笑的一脸闷狐狸般的看着她,“那,宝贝儿,我能拆生礼物了吗?”

    江太太勾唇一笑:“不好意思啊,江先生,生礼都还没包装好,你怎么拆?”比划了一下只有三点式的自己,笑的一脸坏意,“不然,我先包装一下?”

    “不用了,反正包装好了,也是要拆掉的,别多此一举了。去年的生礼物没得拆,江太太,江先生决定了,今年多拆一次。”边说边抱着她朝着大浴缸走去,脸上挂着属于江大川同志招牌式的流氓痞笑。

    “喂,江大川,不带你这样的。你去年的生礼物已经压箱底了,不带你这样,翻箱倒柜的!我抗议!”拒还迎般的推却着,整个人已经倒进了男人的怀里。

    什么叫口是心非,请参照此刻的江太太。那什么,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礼物么,本来就是用来拆的,不是用来压箱底的。

    “江太太,你的江太太,你的抗议是无效的。谁说生礼物压箱底了?老子的礼物向来都是放在最上面的,方便拿出来拆包。宝贝儿,你不是担心穿不上婚纱吗?老公帮你减肥。”特别加重了“减肥”俩字,说的那叫一个意味深长又渊远流长。

    “江大川,你个大流氓!”

    “江太太,这个流氓很有文化的。”

    “……”

    江太太无语中。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可不是么,这一只大流氓确实很有文化啊啊啊!而她永远都不是这一只有文化的大流氓的对的,永远的手下败将啊。

    洗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然后杂夹着“嘤嘤嘤”哼吟声,还有其他各种复杂的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属于江先生的生礼物正在拆装中。

    ……

    “大川。”

    江太太呈一滩水一样的软趴在男人上,浑无力腰发软,手肘支着他的膛,手掌支着自己的下巴,如雾如水一般的双眸扑朔迷离的望着他。

    “嗯?”懒洋洋的应声,狐狸一样的双眸望着她,大掌在她光洁又柔滑的背上摩挲游移着,眼神里带着一抹靡足却又让人觉的意犹味尽的感觉,“想说什么?我听着。”

    改用一手支着自己的下巴,另一手在他的膛上一下一下的画着圈圈,拧了下眉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想说什么说什么,什么时候,江太太也学会这储蓄了?”似笑非笑的看着好,一只手已经移到了不该到的地方。

    “啪!”朝着那只手拍了一下,重重的瞪他一眼,“江大川,手给我规矩点。”

    江大川咧嘴一笑,“好的,老婆大人。”话虽这么说着,但是也没见他那手这么听话,依旧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然后脸上的笑容更加的风騷了。

    江太太很无奈的盯他一眼,有些言又止的看着他,弩了弩嘴,“那个,我说了,你不许生气。”

    “那你还是别说了。”毫不客气又不给面子的说道。

    “……”

    丁宁一脸木然的看着他,张了张嘴,“你能安排一下,我想去看看他。”

    江川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蹭了蹭,笑的一脸意味深长,“江太太,这算是条件?”

    “去!”江太太在他的手臂上不轻不重的拧了一把,“江大川,你老婆是这样的人咩?”

    摇头,很果断的摇头,毫不犹豫的摇头:“不是,绝对不是。我老婆自然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肯定是我,不会是其他人。”

    “那你还这么说?”笑的一脸郁的俯视着他。

    大川同志双手往她耳垂一上拉:“老婆,我错了。”

    江太太咧嘴一笑,双手往他耳垂上一拉,笑空可鞠:“知错了啊?真的知错了,下次再有什么事的时候,一定要提前知会我一声,就算我帮不上你什么忙,至少我心里有个底,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不会扯你后腿。江大川,懂?”

    “懂!”江大川重重的点头,一脸孺子可教的看着自个宝贝老婆,“老婆,我下次一定提前跟你打招呼,就连放个也必须在经过老婆大人的同志后,才放。老婆不让放,就绝不放。”

    “江大川,你就贫吧,贫吧。”手指在他那硬绑绑的肩膀上轻拧着,“明天就给我安排去,不管怎么说,人家也都跟你合作了。”

    “好的,老婆大人。”说话间,一个翻自,将刚才还趴在他上的小女人给压在了下,一脸如花似玉又带着十足风騷劲桃花笑俯视着她,“宝贝儿,老公继续帮你减肥。”

    “江大川,你个大流氓!”江太太无限怨念中却又乐在其中。

    ……

    一周后

    江川的车子在监狱外停下。

    “不然,你和我们一起进去吧?”丁宁转眸看着江川说道,车后座,坐着江小柔同学。

    “爸爸,小娘,你们带我来看谁?”江小柔一脸茫然的看着前面的两人问道。

    江川抿唇一笑:“我都安排好了,你们进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真不跟我一起进去?”

    “不然,我调头回家?”

    “江小柔,下车!”丁宁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下车,对着车后座的江小柔说道。

    “好的,小娘。”江小柔看一眼前面的亲爸,十分听话的拉开车门下车,然后对着亲爸说道,“江先生,请你原地呆着,等着我和江太太。”

    接待室

    贺自立看到坐在接待室的丁宁与江小柔时,略显的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然后唇角扬起一抹轻笑,在丁宁面前的凳子坐下,“没想到你会来看我,还是第一个。”

    “江小柔,叫人。”丁宁朝着他扬起一抹浅笑,对着江小柔说道。

    江小柔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问:“小娘,我应该叫什么?”

    “叔叔。”丁宁回道。

    “哦,”江小柔轻应,朝着贺自立天使般的灿烂一笑,“贺叔叔。”

    贺自立双眸直视着丁宁,唇角弯起一抹会心的浅笑,“谢谢。”

    “这两个字,应该我跟你说。”丁宁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呵,”贺自立轻松一笑,“我要是说,我别有目的呢?你还会谢我吗?”

    丁宁轻松一耸肩,“谢啊,为什么不谢?你要不是别有目的,那就不是你贺自立了。不过依然还是要谢谢你,谢你替小柔想了那么多,没让她太难做。所以说,这个世上,血缘关系永远都是抹不掉的,你是这个世上与小柔有血缘关系的唯一亲人了。放心吧,小柔不会不认你好。江小柔,你说是不是?”转头,笑意盈人的看着江小柔。

    江小柔微微一楞,随即点头,“啊,对!小娘说的,我就一定会听的。虽然我不太听得懂,但是,小娘说是,那就一定不会是二的。”

    “五年,不是很长,转眼就过了。”丁宁一脸浅笑的看着贺自立,说的一脸淡然又自若。

    贺自立勾唇一笑:“我怎么听着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要等我出去的意思呢?”说完,别有深意的看着丁宁,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深沉了。

    门被人推门,进来一脸冷厉的江川,一把将丁宁从凳子上拉起,搂入自己里。一脸郁又很不友善的瞪视着贺自立,“下辈子都别想的事。”

    “嗤,”贺自立轻笑出声,一脸好笑的看着眸中带着怒意的江川,“没想到原来江上校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呢?你这是不相信自己呢还是不相信宁宝呢?”

    我靠!

    丁宁怒!

    又来“宁宝”。

    她敢肯定,贺自立这厮是故意的,绝对故意的。故意激怒江川的。

    伸手去拉江川,却被他制止。面无表的直视着贺自立,浮起一抹森森的冷笑,“我是不相信你!好好的在里面呆着,接受改造吧,要不然五年也不一定能出得来!不过说实话,一辈子都呆在这里面,也是好的,不愁吃,不愁穿,不愁住的,好好享受着吧!”冷冷的斜一眼贺自立,搂着自己老婆往接待室门外走去,“回家了。江小柔,这里没有司马聿。”

    “爸爸,你的意思是你同意我倒追木鱼?”江小柔快步跟上。

    “我什么时候反对过了?不过,貌似都这么久了,也没见着你有什么进步嘛。”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用全力!看着,等我用全力的时候,一定手到擒来!”江小柔同学一脸自信又得瑟的说道。

    “喂,江川,司马聿是谁?我侄女才这么小,你让她去追谁啊!”后传来贺自立急切的声音。

    “关你什么事!”父女俩异口同声的丢给他这么一句话,头也没回一下。

    江太太:“……”

    要不要这么齐声啊,要不要这么自傲啊,要不要这么得瑟啊!

    真不愧是父女俩啊。

    车上,江太太一直用着异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江先生。不的摇头中,可,忒可了。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还没有这么可的一幕啊。

    刚还说的一脸义正言词的,不跟她一起,这会倒是好。看,这醋吃的,有点非同寻常啊。

    “江先生,醋酸吗?”江太太笑的一脸花枝招展的看着故做一本正经的男人。

    男人伸手将那一眨不眨看着他的脸扳过去,异常镇定的启动车子,驱车前行。

    “哈……哈哈……,原来你还有这么可的一面啊,我这竟然都没发现!”江太太笑的一脸得瑟的看着自家男人,抿唇偷乐中。

    九月一号,开学第一天。

    江小柔同学从一年级小朋友荣升为二年级小盆友。司马聿同学从二年级荣升为三年级。

    开学第一天,是江太太开车送她到学校。下车时,正好遇到司马老大和陌笙送司马聿来学校。

    小正太看到小十三点时,眼角都没有斜她一下,直接无视她的存在,径自的朝着学校大门走去。

    厚!

    见着小正太那一脸“你欠我十万八千”,拽到跟什么似的脸,还在无视她的表,小十三点小宇宙熊熊燃烧。

    不带这样的,木鱼!

    竟然敢无视她的存在!

    你要搞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她,他现在能有爹疼有娘,还有爷爷和妹妹?这可全都是她的功劳!

    “司马老大舅舅,陌姨,哇,你们看,你们看,你们木鱼就是这么对你们家的大劳臣的啊?看看,他竟然无视我的存在!哎,我啊,我啊!”小十三点炸呼呼的指着已经进学校大门的木鱼,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气鼓鼓的朝着司马成剑和随陌笙哭人冤,“这要不是我,他能在这么一个超级完美的家啊?敢无视我?木鱼,你完蛋了,完蛋了!我告你,江小柔生气,后果很严重的!木鱼,你给我等着,我江小柔发誓,要是不把你敲醒了,我就跟你姓!”

    说完,也不管司马成剑与陌笙还有自家小娘,两腿一迈,大步朝着小正太追去。

    校门外,陌笙与丁宁很是无奈的对视一笑。然后各自朝着自己的公司而去。

    ------题外话------

    好吧,我很懒。周末两天,我竟然就只码了五千。捂脸,遁走。

    我明天多码点哈,表拍瓦。

    本书由潇湘书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