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白青青潜回家,白战出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许思雅在接到贺自立的眼神时,有些羞涩的垂下了眼睑,只是唇角处却是含着一抹满足中带着甜蜜的笑容。那放于被子外的双手再一次手指紧紧的纠绕起,然后是揪着被子的一角。六分紧张中带着四分期待后的羞涩。

    牙齿轻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不说话,等着贺自立先行开口。

    贺自立在这一刻,脑子里一片空白。

    空白过后,朝着许思雅投去一抹愤恨的眼神,掀开初子,一声不吭的穿起自己的衣服,没再看上的许思雅一眼。

    对于贺自立的举动,许思雅有些怔住了。双手紧紧的揪着被角,抬眸扑闪扑闪的望着背对着她穿衣的贺自立,轻声的呢碎着:“自立哥哥,我……”

    贺自立已经穿好了衬衫,正穿着长裤,系着皮带。听到许思雅那嘤嘤碎碎的声音,眉头狠狠的拧了一下。森的眼眸里划过一抹憎恶,只是一闪而过。系好皮带,拿过线衫上,边边对着上的许思雅冷声说道:“我还有事,不陪你了。你不小了,应该不用人陪了。”说完,拿过一旁的黑色风衣,挽在手臂上,头也不回的朝着房间门走去。

    “自立哥哥,我……”许思雅的话还没说完,贺自立已经消失在她的面前,离开了房间。

    “丁宁,我跟你没完!”许思雅“噌”下坐起,双手重重的捶着,恨恨的撕声低吼。

    此刻,军区大院

    江太太正一脸安然的窝在某人怀里睡的香甜。

    “唔。”懒懒的伸了个腰,如猫一般的在某人的怀里的拱了拱,找了个更加舒适的位置继续睡觉。

    “啪!”一个巴掌隔着被子打在了她的股上,“别装睡了,知道你睡醒了。起来,我们该算帐了!”低沉而又微怒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江太太不作声,继续闭目前装死中。

    然后被子被人掀掉了,整个人被人强制着坐了起来,“江太太,还装是吧?”

    耳边的声音更加的郁了,还透着一丝火意了。

    呃……

    真生气了,不能再装了。

    于是,小心的睁开一只眼睛,看到的是黑沉着一张脸的男人正臭臭的直视着她。

    “嘿,老公,早啊!”某个作贼心虚的女人,睁开另一只眼睛,一脸讨好的朝着他说道,边说边继续往他的怀里斜去。却是斜了个空,被人扣着肩膀不让她靠他上去了说。

    “江太太,坐好了。是不是该算算帐了?别想再继续用这一招了,没用!”江先生一脸正色,双眸不带笑意的直视着她。

    该死,大着个肚子,还敢冒这险。

    右手一举,作一副对天发誓的样子,一脸正色的看着他说道:“报告领导,我错了。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从今天起,我就安安份份的呆在家里,待产。哪也不去,什么事也不做。其他所有的事全都交给你。”说完,朝着他咧嘴一笑,继续一脸狗腿的讨好,“这样总行了吧?行了,别绷脸了。再绷,都成小老头了,不帅了。在外面已经一天到晚绷着张脸了,在上还绷脸啊,你累不累啊。”边说边伸手去揉那张绷的二五万似的脸,继续说道,“大清早的,心要好一点。小心吓坏了你儿子!乖了乖了,在老婆和儿子面前,应该笑的开心一点,特别还是面对一个这么漂亮的美人老婆。”

    深吸一口气,敛去一脸的肃穆,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宝贝儿,以后别做这么危险的事了,听到没?事是可以慢慢解决的,但是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你说怎么办?”

    下巴搁在她的头顶,磨了磨,“我就你这么一个宝贝老婆。”

    点了点头,“嗯,知道了。听你的。以后,不去许家了。跟那边划清界线,就窝你臂膀下过子了。这样总行了吧?”抬头,很主动的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又拍拍他的脸颊,“现在不是没事了。江先生,你得相信你老婆,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现在不是让他们自己挖坑自己埋了吗?不过就是有点点遗憾,电脑都已经打开了,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拿到里面的资料了。就这么前功尽弃了。下次这样的机会可就……”

    “啪!”话还没说完,股再一次被人打了,然后沉沉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还想有下一次?你看看你自己,连走路都笨手笨脚了,还想再有下一次?”

    “没有了,没有了!下不为例了。”再一次狗腿式的马上讨好,“大过年,别扳脸了。肚子饿了,下楼吃饭了。”赶紧转移话题,不再继续这个让他炸毛话题。

    许家别墅

    二楼许思雅房间

    许思雅坐在飘窗台上,子侧靠着明净的玻璃,左手抱着自己绻着的膝盖,右手拿着一张旧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脸上扬着一抹清甜的笑容,二十岁出头的样子。长发束于脑后扎着马尾,脸上没有任何妆容,一件及膝的风衣,姣好的材,美丽的容貌与许思雅像足了七分。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好似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样。

    “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你一定不会白死的。”手拿着照片,许思雅对着照片里的女儿喃喃自语着,眼眶里含着眼泪,脸颊上还有一行未干的泪渍。

    右侧边上摆着一本粉色的记本,已经显的有些陈旧了。

    许思雅深吸一口气,左手紧紧的握着紧紧的握着拳头,然后慢慢的松开。握拳之际,眼眸里划过一抹与她的年纪不太相符的森与狠绝。然后随着拳头的松开,那一抹森与狠绝也慢慢的消去,脸上继续换上了属于她这个年纪该的浅。

    小心翼翼的将那张照片重新夹进那本记本里,合上。从飘窗台一跃而下,朝着书柜走去,又将记本放于书柜最下方的抽屉里。

    ……

    丁宁接到丁净初的电话是在月4这一天。

    这一天正好是奢品会开张之,三个女人而且还是三个孕妇正在奢品会里一会端着一杯鲜果汁,干杯预祝奢品会飞黄腾达,口袋里毛爷爷多多。

    三个孕妇当然不可能亲力亲为了,早早的就招好了导购员,还有海棠闲来无事,也会到奢品会帮忙。

    今天是正月十一,司马老爹为了庆祝今年女婿有了,大外孙有了,媳妇有了,大孙子也有了。特地将那高挂于祠堂已经有十余年没有下过的龙头给请了下来,要迎灯接喜。

    于是,丁美人和杨小妞以及全家都成了追风大侠邀请之人。

    三人决定奢品会开张,吃过午饭之后便是直接前往司马御园。

    接到丁净初的电话时,奢品会正好开张大卖,而且还是店里价格最大,最有吸引力,最具人气的一件女款装被人看中,刷卡而去。

    仨孕妇正举着鲜果汁干杯庆祝,丁宁的手机响起。

    拿过手机看一眼是丁净初的电话,接起:“妈,你找我?”

    “嗯,”丁净初的声音淡淡的,似乎夹杂着一抹低沉,“有空吗?妈想和你见个面。”

    “有。”丁宁点头,“你在哪?我过来找你吧。”

    “就在你店门口。”

    闻声,丁宁抬眸朝着店门口望去。丁净初拿着手机正站在门口处,沉沉的看着她。

    丁宁挂了电话,朝杨小妞与司马追风打了声招呼后,出门。

    “妈,进店里坐会。”对着丁净初平声净气的说道。

    丁净初没有接声,而是一脸沉色的看着她,将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似乎,在扫量着什么,又好似突然之间有些不认识她,想以此将她看的更加透彻一点。

    见此,丁宁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就这么原地站着,由着她看着打量着。

    然后,在这个时候,拿在手里的手机再一次响起。

    抬手,看一眼来电显示。

    江川来电。

    “大川。”

    “宝贝儿,我和老白一会就到了。你们那好了吗?”柔和又宠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急,我们就在店里等着你们。慢慢来。爷爷呢?”

    “和爸妈一起去。”

    “哦,行。我们就和棠姨在店里等你们,你们慢慢来。我现在还有点事,先挂电话了。”看一眼还站在她面前丁净初,对着电话那头的江川说道,然后便是挂了电话。

    “一会还有地方要去吗?”丁净初深吸一口气,有些夫奈的看着丁宁问道。

    丁宁点头:“嗯,一会要去朋友家玩。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要不进店里坐下来说吧。”

    奢品会二楼办公室

    “喝茶。”丁宁将一杯茶递于丁净初,然后在她对面的布艺椅上坐下,等着她开口。

    其实,已经差不多能猜到她的来意了。

    “宁宝,”丁净初喝一口茶,然后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沉声唤着她的名字,看着她的眼眸里透着一抹失望与无奈。

    “嗯,您想说什么,说吧。我听着。”丁宁一脸平静的看着她。

    “是不是过了这么多年,妈无论做什么,都已经无法弥补这十五年来对你造成的伤害?”双眸沉视着她,声音听起来略显的有些寂寞与苦涩。

    丁宁沉沉的闭了下眼睛,缓缓的睁开。双眸如湖水般平静的望着她,沉声道:“你想听实话吗?”

    丁净初点头:“母女之间难道不应该讲实话吗?”

    “呵,”丁宁一声轻笑,笑的有些无奈,“妈,我现在依然十分尊敬的喊你一声妈。在我心里,你还是我妈。我很希望,你还是十五年前那个真心疼我我的妈。我知道,你现在依然也疼我,我。但是,你的心里却已经不再是只有我一个。”

    “宁……”

    “我知道,”丁净初刚出声,却被她打断了,丁宁一脸人肃穆又认真的看着她,继续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是要跟谁吃醋,觉的你分了一半的母给她。我不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我也知道你今天来找我的原因。其实你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又觉的说不出口的。我一直都明白,你的心现在在哪里。如果说,非要划上一个等份的话,那么我现在在你的心里仅不过占到了十分之三而已。另外的七分,你分给了你的事业和你的家庭。”

    丁净初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听着她这话,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了。

    “雅雅还小,不懂事,你当姐姐的就多包涵一点,别跟她一般见识。”丁净初突然之间将话题转到了许思雅上。

    丁宁浅笑,笑的一脸无所谓,耸了耸肩:“我从来就没跟她一般见识计较过,只不过……”话到嘴边,却又咽住了,然后一脸低沉的看着她。似乎在考虑着到底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跟她说,又该如何跟她说。

    “你想说什么?”见着丁宁那言又止的样子,柔视着她轻声问道。

    丁净抿唇轻笑,“没什么。有时间多陪陪她,多花点时间和精力在她上。你说的,她还小,不懂事,那就多教导一下吧。”

    最终丁宁还是没有跟她说起许思雅对她的不敬。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她的亲生女儿,虽然她也是她的女儿,但是她不想做一个挑拨人家母女感的不良女儿。

    丁净初最终也是没有说出来找丁宁的最终目的,似乎突然之间母女俩的关系又再次淡了下去。前段时间才熟络起来的感,在这一刻慢慢的淡化。乃至到最后,母女俩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却是相顾无言。

    丁净初小坐了一会后,便是离开了。离开之际,象征的跟司马追风还有杨帆打了声招呼,意思就是这些年来,丁宁麻烦她们,幸亏有她们俩个有帮助与照顾。

    司马追风与杨帆亦是朝着她象征的说了几句客话。

    丁净初离开没有会,三个男人似是约好了一般,前后脚的到了。

    看看时间其实也还早,不过才十点过头一点。于是,打算直接杀去司马御园吃午饭。直接把店交给店长之后,便是走人。

    这不今天人节,怎么着的也要过一下的吧。

    海棠本来是不想跟着去当这个超亮的灯泡的,虽说是去司马御园,但是她一个老婆子跟着,也不算是一回事。不过,海棠的想法,直接遭到了所有人的反驳。

    是以,海棠无奈之下,只能跟上了。

    再来,说实话,她也是好奇司马家那个从天而降的孙子的。据说,是把江小柔同学给吃的死死的,每每江小柔同学跟他过招,不管是嘴上还是手脚,就没有一次占过上风的。

    江小柔那张嘴巴的厉害,海棠可是见识过的。不止嘴巴厉害,就连那思维也是跳跃的啊。这么一个小御女,竟然被人给吃的死死的?海棠不得不对这个江小柔口中的木鱼感到十二分的好奇。

    军区大院

    江家所有人,就连老权和曾妈也一起前往人司马御园了。是司马老爹亲自打电话过来邀请白战以及江家全家人一起去的。

    话说,这司马老爹也是个一根筋到底的奇葩了。就连江家的都邀请,就是偏偏不提白展骁这个名字。

    于是,堂堂白少将就这么成了被人冷落的可怜虫。

    江家是分两辆车去的,老权载着江和平与水清秀,还有曾妈一辆。江纳海自然是载着自己的老婆大人了。

    虽说白展骁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可怜虫,不过在看到老权开着车带着江和平等人,江纳海带着文静,以及老李带着白战,就连惠姨也一道跟着去了。于是,白展骁牙一咬,脸皮一厚,也是颠的跟着去了。

    怕什么,反正都是自家人,古人不是说了么,知错能改,善莫大蔫?他现在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那他有则改之,无则加冕。大不了今天当着亲家,还有众长辈平辈和晚辈的面,不在这张脸的跟海棠道谦。

    就像大海说的,想办法补救自己之前犯下的错,才是至关重要的事

    车子驶出小半路程的时候,白战突然之间发现,他好像忘记带药了。自上次住院后,他的心脏就一直不太好,医生给他开了调剂的药,需长期服用。

    于是,老李便是调头回大院。

    白家

    白青青站在院子里,抬眸望着这个她住了二十七年的家。曾经,这里是她最开心的地方,有疼她的父母,还有她心仪的喜欢的男人。虽然爷爷从小不怎么待见她,但是,为了自己心里的那一份念想,她执着的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只希望有一天可以站在他的边。

    可是,现在,这里却是再也没有她的份。

    妈没了,爸爸也对她弃之不顾了。就连她失踪这么久,竟然也有来找她一下。在他们心里,她就是这么的可有可无的吗?她就是这么的无所谓吗?

    一个丁宁,不止让江家人捧上了天,就连老头子也视她为掌上明珠。还有那个司成追风,更是可恶。两个可恶的女人,毁了她的一切,她的所有。

    爷爷,爸爸,你们也别怪我。既然你们放弃了我,那么我只好自己帮着自己,自己找故意帮我的人出手帮我了。

    深吸一口气,双眸重重的扫一眼整个院子,如此的熟悉却又这般的陌生。迈步朝着正门走去,掏出钥匙开门而入,目的十分明确的朝着二楼白展骁的书房走去。

    书房,白青青坐在电脑前,正用u盘拷贝着电脑里的所有资料。

    她只要把这些资料交给他,她便再也不用过着像现在这样子了。

    这样的子,她已经过腻了,也怕了。

    一个贺自立足以毁了她的一切。就只是因为她对丁宁做了那样的事

    丁宁,丁宁!

    为什么所有的人口中都是为了丁宁。

    恨,非一般的恨!

    白青青在那一刻恨死了丁宁。

    贺自立,拿起碎酒瓶刺向她大腿的时候,半点没有犹豫。甚至,还让一个作恶的老头玩了她。

    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但是,她却不能肯定这个孩子到底是程述的还是那个老头的。因为她是同在那一两天与他们俩发生关系的。

    贺自立在得知她怀孕后,却是直言不讳的告诉她,没有一家医院会帮她做这个清宫手术。她要么就生下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要么就自己跳楼梯,自己滑胎。

    然后,又一个男人找上了她,告诉她,只要好拿到他想要的一切,不止孩子可以打掉,她也无须再过现在这样的子。白家人已经不会再管她了,她也很清楚,就凭着她对丁宁做的那些事,不止她老子白展骁不会放过她,就连江家的人也不会放过她。所以,唯一的机会就是跟他合作,拿到白展骁手里的资料。然后他送她出国,让她去过正常的生活。

    白青青心想着,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的。但是,她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她要丁宁这个人,失去现在的一切。不管是江川还是肚子里的孩子,只要失去其中一样,都可以。

    凭什么,她就占尽了所有好的。

    她当初就不应该人对她存那么一点心慈,就应该下狠手,不止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应该让更多的男人玩烂了她。如此,看江川还怎么这么宝贝她!

    男人竟是答应了,说只要她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就让丁宁失去孩子的同时也失去男人。

    于是,白青青就一直在找机会,找一切机会重新回到白家,从白展骁的电脑里拿走全部的资料。

    之前,在她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时,对于白展骁的工作,她是微有那么一点了解的。所以,当那个男人提出时,她毫不犹豫的就是答应了。

    但是,回到白家却是一件困难的事。与其说回到白家困难,倒不如说,拿走白展骁电脑里的资料是件难事。

    因为,白战基本上都是在家的,很少出门。就算出门,那也不过只是到老年活动中心转转,再么就是到江家找江和平。就算白战不在,老李和惠姨也是在家的。所以,她要想进白展骁的书房,拷贝资料,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等了一个月,终于让她等到了这个机会。

    也就是的今天,江家和白家所有的人都会去司马追风那个男人婆的娘家。所以,家里一个人也不会有。

    这是她的机会,家里的钥匙,她一直都是有的。

    白战上二楼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准备拿自己的药然后再包一个红包给司马家那空降的大孙子。在经过书房时,下意识的朝着书房的门望去,门留着一丝缝隙。

    拧了下眉头,出去的时候,老李不是把书房的门关上了吗?怎么现在会有一条缝隙的?

    推门进去。

    白青青正好将电脑上所有的资料全都拷齐了。正拔了u盘从椅子上站起,打算离开。猛然间,却是见着白战进了书房,站于门口处。

    条件反的,拿有在手里的u盘“啪”下掉在了地上。白青青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一动不会动了。就那么瞪大了大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站于门口处,铁青着一张脸,瞪视着她。

    “爷……爷爷……”白青青颤颤巍巍又抖抖瑟瑟的叫着白战,一脸的惊恐与慌乱。

    尽管,她很气也恨白战,但依然还是惧怕的成份居多。从小到大,白战几乎就没有给过她好的脸色看,虽然没有对她大声喝斥,又或者过于严厉。但是,却从来不曾给过她一个笑脸。以至于,白青青一见到白战,就冷不的会打哆嗦,由心的恐惧。

    所以,这一刻,在看到白战突然之间出现在她面前,而且还是看到她拿着u盘在拷着电脑里的资料。那完全就是做坏事当场被人抓住,心里十分的发虚又害怕。

    白战看到她这会出现在书房里,又手里拿着那u盘,自然也就知道了她的意图了。

    “孽障!”一怒之下,抄起边重重的朝着白青青砸去。

    白青青虽然下意识的偏头了,但那本书还是砸中了她的体。

    书很厚也很重,书角砸在上很疼很疼,疼的她眼泪直掉。

    “害了宁宁还不够!怎么,这回是想要害你爸了?”白战黑着一张脸,气的不轻,一步一步朝着她走去,“我今天要不废了你,我不止对不起宁宁,还对不起自己!”顺手从墙上抄起一把挂着的步枪,当木棍,狠狠的敲打向白青青。

    “老不死的,你睁大眼睛搞搞清楚,到底谁才是你的亲孙子!”眼看着白战手里的步枪就在敲到她的上,白青青一个回神过来,直接伸手将那落下的步枪一个用得的夺过,然后当着白战的面,重重的往地上一扔,朝着他大吼。

    这一吼,她几乎是将全上下所有的怒气都给飚了出来,把这些年来对白战的怨气全都暴发出来了。也不再喊他爷爷,而是直接成了老不死的了。

    白战是有一份令人愄惧的气质,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已经年纪大了,十多岁的人了,再加之前段时间又大病过一场。且,他的心脏又不是很好。经着白青青这么一吼,又还当着他的面,将他向来视如生命一般的枪重重的扔在了地上,气的那叫一个吹胡子瞪眼不说,简直就是浑的细胞都胀起来了。恨不得将这个孽障给亲手解决了。

    “混帐东西!我打死你个混帐东西!”大口的喘着气,扬手便是朝着白青青攉去。

    “老东西,你以为你还打得动我吗?”手还没够着白青青的脸,只见白青青伸手朝着他重重的一推,“老不死的,我忍你很久了!如果不是你,爸爸不会这么对我妈,我妈也不会死!我也不会成现在这样!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白战一个站立不稳,往后一跌,摔倒在地。只觉的心口一阵发紧又窒闷,然后便是右手紧按着自己的心口处,脸色有些发白甚至于有些扭曲了。

    然而,白青青却是一点也没去理会摔倒在地上的白战。甚至于于在看到他被自己推倒之际还一阵的畅快了,就好似压抑了多久的那一份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不止没有上前去扶一脸痛苦到扭曲的白战,甚至还雪上加霜的朝着他再一次破口怒骂了,“从小到大,你就没给过我一次好脸色。见着白杨,你就笑的连嘴都合不上了。见着我,你就永远都板着张脸,我欠你了吗?啊!海棠海棠的,那叫的那么亲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海棠是你的女人!你那么喜欢海棠,干脆你收了她不就行了!你干嘛要来拆了我爸和我妈!你是不是死老婆太久了,缺女人了啊?你心扭曲变态了吗?非得看着别人也跟你一样,打光棍才满意了?我妈照顾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个老不死的,却从来没把她当媳妇看过!你怎么还不死?你要是早点死了,我妈也不会出事了,我现在还是有爹疼有妈的孩子,也不会被人供迫到这个地步!老东西,我会走到今天,你也有责任的!海棠,海棠,宁宁,宁宁的,有本事你就两个都收了啊!我是你的亲孙女,也没见你这么对我亲密过!明明知道我喜欢大川,你个老不死的不帮我也就算了,还在暗地里使坏!见着白杨有动静了,就拼命的拉动,就连人家是个男人婆,你也当成是个宝一般!你眼睛是不是瞎的!你心也是盲的!你怎么还不去死,不去死!”

    “你……,孽……孽障,障!我……打……死……死……你!”倒在地上的白战,一手捂着自己的心口处,一手指着骂的一脸畅快的白青青,很是困难的一字一字的说着。

    脸色已经一片发白了,嘴唇更是发紫了,手更是有气无力了。然后捂着心脏的手更加的紧了,最后一脸愤然的瞪一眼白青青后,很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题外话------

    本来今天想继续万更滴,但素……计划赶不上变化。

    好吧,其实是我偷懒了。我明天万更。表拍我~~~

    本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