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老婆生气后果很严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再一次听到她这话,男人不仅没有起的意思,反而那轻压着她的子微微磨蹭了一下,脸上扬起一抹招牌式的流氓痞笑。由着她那攀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在他的后颈处恶作剧,双手捧起她的脸颊,有一下没一下轻摩着。然后屈指在她的鼻尖处很是宠溺的刮了一下,笑:“宝贝儿,想要我怎么死?”

    他的语气透着惯有的调趣与痞意,看着她的眼神浓郁之中带着一抹渴望。说完,竟然再一次附唇,攫住她的双唇,饶有兴致又意犹味尽的了起来,然后轻轻喃喃的声音自他唇间发出:“宝贝儿,想没想我?”

    讨厌的男人!

    本就大脑呈浆糊状的江太太,在江先生一而再,再而三的的撩动下,软绵绵的瘫成了一滩泥水,享受着他带给她的柔与甜蜜。

    四天不见,说不想,那是骗人的嘛。

    习惯了每天晚上被他抱在怀里,双手钻在他的怀里,双脚被他夹在腿间的动作。这一刻,自然而然的也是双手习惯的往他的怀里钻去了。

    “大川。”有些口齿不清的呢唤着他的名字,迷离的双眸十分的人。再加之半夜里那一抹睡眼惺忪的样子,以及有些凌乱的睡衣,更是衬显了她那一股孕味,当然还有韵味。

    “嗯,在。”额头轻轻的蹭了蹭她的额头,鼻尖与她相抵,双眸近距离的凝视着她,“想?”唇角弯起一抹好看的深弧,笑眯眯的看着她。

    抬手在他的肩胛处轻轻的捶了一记,轻声嗔:“是你想吧?”

    勾唇浮起一抹不否认的痞笑,点了点头,“嗯,想,很想。看,都已经准备好了。”边说边隔着被子在她上蹭了蹭,以示他是真的准备好了。

    “讨不讨厌!”又是一声嗔,只是嗔之际,那被子下的子却是故意的扭动了两下,钻在他怀里的手在他的腰际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洗澡去,一汗臭味。”

    “好的,老婆大人。”大川同志本着以老婆的话是从的原则,老婆说什么就一定是什么了,绝不出言否认。很是认真的一点头,又在她的唇上重重的了两下,这才心不甘不愿十分不满足般的从她的上起,朝着洗浴室走去。

    撑着笨重的子,有些笨拙的坐起,将头的壁灯打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望一眼墙上的挂钟,显示已经是凌晨两点。掀被下,朝着衣柜走去,从柜子里拿出一件他的睡袍。

    推开洗浴室的门一条缝。

    里面,男人正脱的干干净净的,站在淋浴房内冲着水。见着她推开门,朝着她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怎么,等不急了?江太太。”

    丁宁翻他一个白眼,直接无视他的光洁溜溜,半点不害羞的走了进去,将睡袍往衣架上一放:“你饿吗?”

    男人的再次扬起一抹恶趣味十足的痞笑,朝着她勾了勾唇,又的抛过来一抹电眼:“饿,很饿。饿的可以把你整个吃下。”

    江太太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恍然大悟。

    可恶的男人,永远不忘耍一下流氓本

    再次重重的瞪他一眼,“江大川,你老婆在很认真的问你,肚子饿不饿。”

    江大川再次勾唇一笑,朝着她一脸很认真的回道:“江太太,老公很认真的回答你,很饿。”

    说完,冲好,打开淋浴房的玻璃门,朝着她迈步走来。

    呃……

    江太太窘。

    流氓的男人,你要不要这样啊,要不要这样啊!

    猛的吞了一口口水,双眸就那么如狼似虎般的直勾勾的盯着他的……

    好吧,江太太丁宁同志再一次很没有骨气的承认,自己被美男给到了。

    扯过一条浴巾,往她手里一递,看着她这副表,相当的满意。然后咧笑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宝贝儿,帮我把水擦干。”

    “哦。”手里拿过大浴巾,很认命的替他擦起,“我给你去煮碗面?”

    江太太很破坏气氛的冒了这么一句话。

    江先生的脸色微微的僵了一下,僵过之后,拿过她手里的浴巾,将衣娄里一丢。然后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双手环着她那粗壮的腰,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宝贝儿,你说有你这么扫兴的吗?嗯?这个时候,我要吃面干什么?”边说边用自己的肚子蹭了蹭她的那鼓鼓的肚尖。

    衣料在她的肚尖上轻轻的摩挲着,一种痒痒的感觉传来。再加之他那灼如火般的眼神,还有那喷出来的浓郁的气息。

    行吧,江太太要是再说扫兴的话,估计,他该直接喷火了。

    朝着他弯唇一笑,双手他脖子上一攀,笑的一脸如花似玉,“抱我出去。”

    拦腰,以最标准的公主抱,抱着她出洗浴室。

    “是不是很重?”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晃着两条腿于他的手臂上,浅笑着问他。

    “放心,再重,老公都抱得动。”将她放于大上,动作很轻柔,整个人也复了上去。

    ……

    大肚婆江太太是由江先生抱着进洗浴室,清洗后抱着出来的。

    干了,干了。整个人都干巴巴,软绵绵了,一动都不想动了。手脚无力,浑酸软了。

    江先生却是精清气爽,一脸满足的样子。

    时间已经指向三点了。

    丢人,太丢人了。

    她怎么就那么主动了那么主动了呢?

    被子里,丁宁窝在他的怀里,脸依然还是一片烫红,无地自容了。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了,她怎么就那么急不可耐的主动了呢?

    不过,对于她的主动,男人可就欣喜了哎。

    怀孕,一定是怀孕的原故。

    人都说了,孕妇那什么的时候,特别强。所以,不是她想的,而是她无法自控。谁让她是孕妇呢?

    于是,江太太将所有无地自容的过错,全部都归结到了自己怀孕的原因上。

    “累吗?”右手环着她,侧头很是关心的问着她。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不累?”江先生的脸上扬起意味深长的浅笑,双眸眯成一条细缝,别有用意的看着她。

    突然之间,江太太似是想到了什么,“倏”下从他的怀里钻出,坐正,一脸正色的盯着他,直将他从上到下,一寸一寸的扫视着。而且吧,还是一手环着自己的前,一手支着下巴,一脸煞有其事的看着他,直看的江川心里毛骨骨的,浑的不自在。

    “宝贝儿,你这什么眼神?”浮起来抹趣笑,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她,“你这意思是在告诉我,你还没满足?”边说边伸手去搂她,“宝贝儿,特殊时期,我们得特殊……”

    “你!”丁宁直接拍掉那伸过来的搂她的大掌,一脸正色的盯着他,沉声道,“江大川!”

    “有!”江大川习惯的应道,就差原地立正朝她行军礼了。这不坐在上嘛,自然是无法立正的。

    丁宁略显满意的点了下头:“给我原地立正了。”

    脸颊微微倾向前,凑近她的面前,笑的一脸意犹味尽中还带着痞意:“老婆,已经立正了。”

    江太太嘴角狠狠的一个抽搐。

    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是被某个无赖的男人握的紧紧的,楞是怎么都不具肯松手。

    无奈之余,一咬牙,两手指不轻不重的一捏。

    “嘶。”男人一声低呼,低呼之际自然也就松手了。

    “宝贝儿,用得着这么下重手?废了怎么办?”一脸苦闷的看着她。

    被子里,一只脚不轻不重的踢了他一下,朝他翻了个白眼,“去,装吧!我自己下多大手劲,我自己不知道啊!江大川,你装的还像的啊!”

    见此,男人咧嘴一笑,一脸讨好的再凑向前些,“那是,宝贝老婆怎么舍得下重手呢!这可是你的!”

    再踢他一脚,瞪他一眼,沉声道:“去,坐好了,有事问你!”

    “好的,老婆大人!”正襟危坐,就连腰杆都的笔笔直的,一脸正色的看着她,“宝贝儿,想问什么?”

    见此,江太太扬起一抹很是满足的浅笑,“嗯,”轻轻的润了润喉,继续正视他,“江大川同志,说吧,这四天来,都做没做对不起我的事?还有,为什么四天来,一个电话也不打?我就不信了,四天,九十六个小时,你就一直忙的连一分钟的空闲都找不出来了。说不说,说不说!”

    一手叉腰,另一手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他那硬绑绑的膛,一脸悍妇的样子。

    “三天!”江川一脸正色的纠正。

    “什么?”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一脸委屈样的看着她,小样般的说道:“三天没给你打电话,第一天,打了的。”

    丁宁一咬牙,“行,三天就三天!那你说说看,为什么三天不给我打电话。还有,最重要的是第一个问题,做没做对不起我的事,做没做!江大川,我给你机会啊,坦白从宽,自己老实交待,不然等我将证据摆到你面前的时候,你可就完蛋了。我跟你说啊,你老婆生气的后果很严重的。”

    江大川单臂环,另一手抚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唇角还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探究之意,眼角是微微上扬的。就这么笑而不语的看着她。

    “干……干什么这么看着我?”被他那眼神看的心里毛毛的,还虚虚的。就连说话都有些舌头打结了,显的有些底气不足了。就好似,自己做了什么坏事被他当场抓包了一样。那种感觉,非一般的不好。

    明明就是她在质问他的吗,怎么就他这么眼一挑,唇一弯,手一换的,这气势就换过来了呢?就成了她是那个做了亏心事的人了呢?

    “江太太,你是否该有什么事向我坦白呢?嗯?”双眸弯弯的看着她,最后这个“嗯”字,更是后鼻音上扬了不说还尾音拖的老长了,又是挫扬顿挫了。那看着她的眼神啊,怎么一个深不可测又秋后算帐的意思呢。

    呃……

    她怎么就忘记了呢?

    他可是在她的脖子上人栓了一条狗链的呢。她的一言一行全都在他的掌控之内。

    再,脑子精明如他,又岂会的想不出来她这是在做什么呢。

    于是,下意识的,江太太猛的打了个寒颤。冷,怎么就这么冷呢?

    但是,心虚归心虚,没底气归没底气,那该的气场还是得撑的,就算是死鸭子嘴硬,那也必须死撑到底。

    “江大川,你别转移话题,现在是我先问的你的。别想转移方向,回避问题。说,不然后果自负!”一脸哼哼唧唧的看着他。

    向着她挪近了一些,继续勾着人唇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瞬间的,那撑出来的气场化为乌有,散之全开。

    江太太,我也给你一个选择,你是自己说呢,还是我告诉你呢?宝贝儿,这要是等我说的时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学着她的样,脸上微笑,语气却是透着隐隐的威胁之意。那双如湖般的深邃双眸更是深不见底。

    唇角扬起一抹如花般灿烂的浅笑,很主动的朝他贴去,最后索就一股往他大腿上坐去,双手环上他的脖子,软软的,柔柔的。双唇微微的凑近一些他的薄唇,拒还迎般的故意摩一下他的唇又拉开一丝距离,然后对着他吐气如兰:“没有啊,真的没有。我哪敢瞒着你做什么呢?像我这么听话的老婆,当然的最听老公的话了,怎么会瞒着老公做坏事呢。没有,绝对没有。一定是你听错了,听错了。”

    一手往她的粗腰上一环,另一手掂出那条挂在她脖子上“小狗链”,笑的意味深长又意犹味尽,“宝贝儿,这‘小狗链’可还挂着呢,想抵赖啊?你觉的可能吗?”

    江太太脸色一黑,他还竟然真敢说这是“小狗链”啊!

    攀在他脖子上的双手,直接往他脖子上一掐。当然那力度还是拿捏的十分到位的。咬牙切齿的瞪视着他,轻怒:“江大川,你还真也说这是‘小狗链’啊!哦,按你这意思,那我就是小狗罗!”

    大掌揉了揉她的发顶,又拍了拍,大有一副主人夸所宠物小狗狗乖巧的意思:“乖。”

    江太太瞬间脸色呈龟裂状。

    龟裂过后,微微的加重一分手上的气道,嘴里嘀咕道:“江大川,掐死你,掐死你个无赖!”说着,将自己整个笨重的子往他上压了过去。

    两人闹成一团,朝着背倒了过去。

    “宝贝儿。”闹过之后,双手紧紧的搂着她,抱着她靠在背上,一脸正色的看着她,唤着她。

    “嗯,什么?”抬头,杏眸浅浅的望着他,眼神之中传递着相任。

    “以后别这么做了,知道吗?”有些心疼的看着她,一手抚着她的背,一手抚着她的肚子,“安安心心在家里呆着,肚子越来越大了,行动也越来越笨重了。”

    双手钻进他的怀里,取着暧,朝着他抿唇一笑,“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问。”

    “你和妈,还有艾女士,是不是都在查他们?”

    “……”

    “我知道,这是你们的工作上的事,我不方便过问。涉及到机密问题嘛。”江川还没出声,她先出声了,正了正自己的子,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沉声说道,“你知道的,你工作上的事,我从来都不会过问的。我说过,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支持你,理解你,还有相信你。我说过的话,能做到,而且我也做到了,是不是?”

    “嗯,”江川点头,紧了紧搂着她腰际的手,“宝贝儿,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拥有你,是我的幸运。”

    “可是,你不觉的现在是个很好机会吗?”丁宁一脸正色的看站他,“我是她女儿,是她自己说的,做什么事都是为了我好的女儿。既然是为了我好,那就不能好到底吧。经过宁叔叔的这件事,我好不容易才接受她,她暂时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宝儿……”

    江川说话反对,却被她伸手捂住了。笑盈盈的看着他,然后俯唇在他的唇上亲了亲:“相信我,我能做好的。再怎么说,她都是我妈,在她的眼神里,我能看得出来,对我,她没有敌意,还存着一份愧疚之意。我不明白,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不喜欢你。还有就是,我也不想她一直这么错下去。我真的希望她能知错,改过。你……懂我的意思吗?”

    有些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后颈,搂着她按向自己的口处,下巴搁于她的头顶,蹭了蹭,沉声道,“宝贝儿,我懂。我不反对你偶尔去他们那边小住几,但是绝对不能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那是我们的事,不是你该做的,明白吗?”

    抬头,咧嘴一笑,笑盈盈的看着他,“知道了,知道了。我是那么蠢的人吗?能拿咱大小刚开玩笑?我呢,只是暂时去打探前方而已,先帮你铺好一知路,让你走的人更方便一点。”边说边双手重重的在他的脸上好一翻的蹂躏与捏搓,然后眼眸一转,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江先生,江太太已经全部坦白了,你呢?是不是也该跟我坦白呢?”

    “嗯?”一脸略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她这话中的意思。

    装?

    还跟她装!

    看着他那一眼无辜又茫然的眼神,江太太气的在他脸上又是狠狠的好一翻揉搓,然后一脸酸酸的说道:“江大川,还装是吧?大半夜的,艳遇了一回,还在这里跟我装的人模人样的!哼!”

    终于,江大川同志明白过来了。朝着她弯唇一笑,凑鼻在她的上嗅了嗅:“宝贝儿,怎么一股醋酸味呢?”

    “去!”直接拿自己的肚尖顶了他一下,然后翻他一个白眼。

    “你信?”一脸若无其事的看着她,笑着问。

    双手在他脸上又是一翻蹂躏,“我要是信,我这会还能坐你腿上跟你说话啊?刚才还能让你快活啊!”

    “老婆,好像你比我更快活啊!”笑的一脸流氓又痞意还带着调趣的说道。

    “我掐死你个口无遮拦的流氓!”江太太咬牙,然后脸色一转,笑的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那照片真是把你拍的相当的不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绝对的经典存照。嗯,我得好好的保存着,这么专业的拍摄角度,那绝不是一般人能拍出来。在我看来吧,就两个可能。第一,专业人士。第二,暗恋你。不过看来,第二种可能比较大一点,你说呢?江先生!”笑的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眼角朝着墙上的挂钟斜一眼,显示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四十。

    “江太太,如果不累,不然,我们再来快活一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双眸放着灼灼的电光。

    见着那狼一般的绿光,江太太猛的打了个寒颤,直接一个翻下滑,钻进被子里,双手往他腰上一环,两脚往他腿间一钻:“很晚了,洗也洗过了,该睡了。你关灯。”说完,双眸一闭,不再理会他。

    江川摇头轻笑,微微侧,关了壁类,躺下,将她搂进怀里,在她唇上啄了一下,“老婆,晚安。做个好梦,老公抱着你睡。”

    江太太的唇角扬起一抹很是满足的弧度,往他怀里钻了钻,轻声呢喃道:“老公,晚安。你也做个好梦。”

    夜漫漫长,温馨而又暧人。

    ……

    许思雅一大早接了一个电话后,便是急匆匆的离开了。甚至连早饭都没吃。只是在桌子上捏了两片吐司便是朝着大门小跑而去。

    “雅雅,这么急忙忙的,是要去吧?”丁净初叫住小跑至门口处的许思雅。

    “妈,我和同学约好了,赶时间,我先走了。”转,口齿不清的对着丁净初说道。

    “那用那么赶的,先吃了早饭,让阿忠送你过去就行了。”

    “不用,不用!”摇头又摇头,“我们约好了,不能家里人专车专送,只能自己坐车去的。妈,这是我们的游戏规则,人人都要遵从的。妈,放心吧,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不会有事的。你和爹地别担心我啊,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先走了。拜拜!”说完,朝着丁净初抛了个飞吻,便是急匆匆的走了。

    “你不觉的雅雅最近好像有些不一样?”丁净初转眸问着许君威。

    许君威抿唇一笑:“随她去吧,都这么大个人了,你也该放手了。总不能一直护着她的。她也该有自己的路要走,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宁宁回江家去了,你是不是有些不开心?”

    丁净初微微的沉了下脸色,“我不想把她的太紧,她现在好不容易的才接受我,不想因为江家的人而再一次把我们之间的关系闹僵。随她吧,以后再说吧。”

    许君威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如果不是这次宁振锋的事,估计她也没这么快就释怀。由着她吧,只要她开心就行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持好你们母女间的关系。这些年,你也吃了不少苦了,为了照顾雅雅,你没回来看宁宁一眼。”

    丁净初抿唇扬起一抹无谓的浅笑,耸了耸肩,“没什么苦不苦的,只要你和雅雅好就行了。”

    许君威沉沉的看她一眼,“净初,谢谢你。”

    丁净初浅然一笑:“怎么这么见外,你也很照顾我的。如果当年不是你,又哪里还在现在的丁净初。”

    “除了谢谢这两个字之外,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如果不是你,雅雅也不能长这么大,还能如此活蹦乱跳的在我边。”许君威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道。

    “雅雅也是我的女儿,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是,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拿她当亲生一样的。所以,当妈对女儿做任何事都没有怨言的。我也一样,不管是雅雅还是宁宝,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的。都是我的女儿,不管她们俩谁有事,我都不会袖手旁观。所以,以后这么见外的话,就别说了。还有,我们说好的,这事,永远都别让雅雅知道的。所以,以后也别提了。”丁净初看着许君威一脸正色的说道。

    许君威点头,“嗯,听你的。以后都不说了,你放心,我也一定会对宁宁好的,视她如己出。”

    丁净初抿唇浅笑。

    ……

    许思雅按响了高瑾的门铃。

    没错,早上的电话就是高瑾打的,而并非是什么同学。

    仅按了一下而已,门便是打开了。

    高瑾站于门内,一手握着门把手,面无表的看着站于门外的许思雅。

    许思雅冷冷的凌视着她,脸上的表一片沉,与她那略显的有些稚嫩的脸蛋十分不相衬。

    “怎么,找我有事?”凉凉的吐了这么一句话,越过高瑾朝着屋内走去。

    高瑾将门关上,背靠着门板,沉沉的看着许思雅,咬牙道:“许思雅,你答应我的事,为什么出尔反尔?!”

    “出尔反尔?”许思雅冷笑,一双眸子沉沉的厉视着高瑾,透着抹不去的寒芒。突然之间,扬手,毫不犹豫的在高瑾的脸上挥了一个巴掌。

    高瑾捂着自己的脸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许思雅,怎么都不相信,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半大孩子,竟然浑透着一抹戾气不说,还如此的大胆。而她,被她这么一个巴掌甩下来,竟是的生生的矮了半截还不敢还手。

    “你没这个本事,倒是还怪起我来了?!”许思雅凌厉的双眸如两把利刀一般的剐视站高瑾,沉声轻喝。

    虽然在高上,许思雅低了高瑾一小截,但是在气场上,却是远远的在高瑾之上。

    一个不过只是十五岁的半大孩子,一个是年过三十的职场女。尽管如此,高瑾却是硬生生的被许思雅给压下了。

    “我……”高瑾怯弱弱的看着许思雅,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哼!”许思雅冷冷的斜了她一眼,露一抹嘲讽之色,“就你这样的货色,也难怪江川看不上你了。你还真别怨天忧人,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天时地利人和,我哪一样没给你安排好了?这样,你都办不好事,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你说你倒是还有脸在这里跟我叫嚣了?”

    “那现在呢?我不甘心,我是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收手的。”高瑾一脸郁中透着恨意,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我得不到,那就毁了吧!我是绝对不会便宜了丁宁那人的。凭什么?女儿是我的,江川也应该是我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出现,就不会乱我的计划!”压抑着自己,眼眸里迸出一抹浓浓的愤恨。

    “嗤!”许思雅一声冷笑,带着不屑,“那是你自己的事。你要我帮的忙,我已经帮过了。是你自己没有把握好机会,那又怪得了谁?至于你是毁了江川还是毁了丁宁,又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你答应过我的事,也给我记住了。我要你什么时候做,你就得什么时候做。不然,你该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惹事的。我向来说到做到。”

    “你放心,我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做到。”高瑾不以为意的冷哼,“既然她对我没什么帮助,那我还顾念母女做什么?她对我来说,也就不过只是的颗棋子而已。如今既然已经没用了,丢了就丢了,我不会觉的可惜的。你什么时候需要,随时都可以让我做的。只是现,能否再帮我一下?”

    “帮你?”许思雅一脸冷森恻的看着她,“我凭什么还要再帮你?你还在值得我帮的吗?”

    高瑾抿唇一笑,深不可测的看着她:“如果我说贺自立呢?也不值得你帮吗?”

    “高瑾,你他妈想干什么!”许思雅如针芒般的眼神凌呐着她。

    本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