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江太太,你嘴角流口水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声音是许思雅发出的,刚进书房的江纳海一个疾步的转出书房,朝着江小柔的房间走去。丁宁因为着个大肚子,不敢有太大幅度的动作,却也是转出书房朝着江小柔的房间走去。

    楼下,文静与江川母子俩刚不过踏进书房而已,听到许思雅的叫声时,一个箭步的朝着楼梯迈去。

    江小柔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当所有人都走到门口时,看到房间里,许思雅正四脚朝天呈王八翻一样的躺在地板上,她的两条腿还是搁在沿上的,头落在地上。裙摆被的撩到了大腿根部,不过幸好没有走光。但是,却是露将自己两条长腿给露的一览无遗了。

    门口外,江纳海与江川父子俩一个快速的转背对,就算许思雅没有露的太多,但是两人还是很自觉的转而且离开了。

    而房间里,熊孩子江小柔同志则是站在上,“哈哈哈”的捧腹大笑着,笑的没有形像可言。然后一边大笑,一边指着摔成四脚朝天的许思雅用着奚落的语气说道:“笑死我了,乐死我了!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呢?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人呢?竟然能把自己摔的跟个翻了个的王八一样。哦哟,小姨,我亲的小姨,你疼吗?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蠢呢?哎,看来,你真是非一般的蠢啊。”

    “江小柔!”一声凌厉的声音传来。

    “到!”熊孩子一个原地立正,对着门口处的文静与丁宁行了个军礼,“报告,江小柔已经原地立正好了,请示下。”

    “跟我来!”文静盯她一眼,沉声道。

    “是!”毫不犹豫的一声应道,然后跳下,朝着依然还四脚朝天的许思雅坏坏的一笑,出了房间。

    “宁宁,看看她,有没有事。”文静对着丁宁说道,然后领着江小柔离开了。

    丁宁有些无奈的朝着房间里走去,而许思雅而是的在丁宁走到她边时,已经爬了起来。脸上带着一抹尴尬之色,在沿上坐下。

    “你没事吧?”丁宁轻声问道。

    摇了摇头,“没事,不关小柔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姐,你也别怪小柔了。她只是调皮了一点而已,没有什么恶意的。”

    这话可不说的很明显了么。

    明着说不关小柔的事,暗里还不是在告诉着丁宁,其实她之所以会摔倒全是因为江小柔的调皮嘛。还说的这么好听的,不关小柔的事,是她自己不小心而已。

    丁宁的眉头微微的拧了一下,对于许思雅说的话,十分的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她还能不了解啊。江小柔是调皮了一点,但是还不至于会做这么无聊的事。她真要是动手的话,许思雅绝对不可能只是摔了个四脚朝天而已的。

    所以,很明显的,这是许思雅在故意让她误解了江小柔。或许,她这么做只是想要破坏她和小柔之间的母女关系。可是,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对于许思雅,丁宁是越来越不喜欢了。小小年纪,为什么就会有这么的歪歪点点呢?她的双眸一片纯静,可是,心里却是主意一个接着一个。

    然后丁宁蹙眉的动作,在许思雅眼里看来,却是另外一层意思了。以为是丁宁对江小柔的行为有些不悦了。然后,用着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表看着丁宁,轻声说道,“姐,真不关小柔的事,你别怪她了。没事,我又没什么事,也没摔到哪里。只是轻轻的摔了一下而已。姐,你一会也别去说她了,毕竟不是你亲生的,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很懂事了同,说的多了,会对你反感的。姐,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又不疼的,摔一下就摔一下了。这么点小事,你也别放在心里了。姐夫面前你也别去说了,省得让姐夫难做了。”

    这话说的十分的通达理,又在在理。

    可不是么,后妈可不是那么好做的。特别是做一个像江小柔这么一个熊孩子的后妈,那更是难上加难的。

    许思雅这话,字字句句都是替着丁宁想着考虑的,知道她一个当后妈的处境和难处。自己的妹妹被恶毒的继女给欺负了,也不能替妹妹出头,还得忍气吞声着。这样的子过得,那是怎么一个惨字可以形容呢。

    丁宁没有说话,只是沉沉的看着许思雅,到底丁净初与许君威是怎么教的许思雅,竟然能把她教成这样?一个不过才十五岁的半大孩子,竟然可以这么多的弯弯饶饶的主思?竟然能这般的挑拨离间?

    这样的人,如果真让她留在家里,他们家还有安静的子可过吗?

    “思雅,我想你应该不习惯跟小柔睡同一张的,我让曾妈给你准备客房吧。”从沿上站起,一脸淡然的对着许思雅说道,“今天晚上就委屈你将就住一个晚上了,我们家和你家自然是没法比的。明天吃过早餐,我让权叔送你回去吧。”

    “姐,我没有不习惯,也没有委屈的。”丁宁的话刚说完,许思雅便是急急的说道,“你让我留下来多陪你几天嘛,爹地把我送回去后,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了。我会想你的。”

    眨巴着她那双水灵灵,纯静如山泉一般的双眸,带着一抹可怜的看着丁宁。

    丁宁抿唇一笑,看了看她,没有说话,转出了房间。对着楼下喊了一声:“曾妈。”

    “哎,宁宁,怎么了?”曾妈快步的上楼梯,应着丁宁。

    “麻烦你帮思雅准备一间客房,她住惯了大房间,睡惯了大,不习惯跟小柔同一张的。我们家条件有限,先让她将就一晚吧,明天早饭过后,权叔送她回家。”

    “哎,好,我这就去。”曾妈点头,然后转眸向许思雅,“许小姐,你稍等一会啊,客房马上就好。”

    “姐……”许思雅一脸小可怜的看着丁宁。

    “你跟曾妈去吧,我先回房了。”丁宁没再说什么,转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见此,许思雅有些无奈的垂下了头。

    丁宁回到房间的时候,江川没在。估计应该是还在书房里跟文静说事吧。

    感觉今天出了一的汗,浑不舒服。于是,从衣柜里拿出睡衣,进洗浴室沐浴。

    五个多月的肚子,显的有些笨拙了。

    洗浴室里,脱了衣服着个气球一样的肚子站在镜子面前。

    好吧,肚子上的妊娠纹已经开始明显了,一条一条的爬在她的肚子上,有多丑就有多丑了。

    哎,丁宁无奈摇头。

    丑吧,丑吧,反正也没有人看到的。

    也不是吧,貌似江大川还是看得到的啊。

    呃,江太太纠结了。而且是属于那种有些无理般的纠结了。这么难看的妊娠纹,以后就这么跟着她了?当然,还有大腿上的疤痕。

    想着,重重的揪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一脸的懊恼与垂丧了。

    江川推开洗浴室门时,看到的便是自己的宝贝老婆揪着头发,一脸懊恼与垂丧的样子。

    “宝贝儿,怎么了?嗯?还揪上自己的头发了?已经笨笨的了,再揪,那就更笨了。”迈步走至她的边,大掌抚了抚她那一脸微皱的小脸,然后抚着她的肚尖,“肚子又大了一圈了。”

    抬眸一脸颓丧的瞟他一眼,也没有去在意这会自己是呈最原始的状态站在他面前的,甚至都没去理会他的一只大掌正不安份着,然后对着镜子指了指那一条深过一条的妊娠纹,有些小苦恼的说道:“你说,这些撑开的纹,以后要是消不掉了,怎么办?”直接忽略了江先生说的那句笨笨了。

    “嗤,”大川同志轻笑出声,屈指在她的鼻尖上很是宠溺的一刮,“消不掉就消不掉,有什么问题?反正也没人看到的,江太太,你这是在愁个什么劲?”

    杏目一瞪,“谁说没人看到?你看不到吗?我要别人看到做什么?”

    “嗯,”江先生点头,在她那嘟起的唇上贴了贴,又轻轻的啃了啃,“我不嫌弃你不就行了,有什么好纠结的。宝贝儿,大着个肚子,行动不便,老公帮你洗澡。”

    话说的很慢,还带着一抹故意的调、戏般的语气。的喷在她的脸上,看着她的双眸也变的有些浑浊了。

    好吧,她承认,流、氓先生的本又开始展现出来了。

    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有些期待他的流、氓行径的。

    不过呢,期待归期待了,那必要的矜持还是得有的嘛。这就做、趣,能加深夫妻之间的感

    于是乎,虽然心里十分渴望着,但是却是在脸上做出一副婉约的小女人羞状,对着一眼浑浊的男人吐气如兰:“江先生,你是想帮我洗澡呢,还是想占我便宜呢?”

    江太太,你这是矜持呢还是故意的引呢?

    后者的成份居多一点的好不好?

    跟个皮球没什么两样的肚子,顶着男人的小腹,不的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些。就算江太太想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似乎也显的有些困难了。

    于是,这样的姿势怎么看都觉的有些滑稽与别扭。

    为了让她更方便将双手环在自己的脖子上,大川同志微微的倾向前。勾唇扬起一抹迷人又深的笑容,深邃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直勾勾的看着她。俯头,打算吻上她那一片艳令他不释口的双唇。

    但是……

    事总是有那么一个出人意料的,就在四唇相触的那一刻,大小刚猛然的左右各踢了一脚。

    因为,此刻两人是相贴着的,江太太的大肚子正顶着江先生的肚子,是以,这两脚,大川同志可是感觉的切切的,就好似踢在自己的肚子上是一样一样的。

    “嗤,”江太太十分不厚道的轻笑出声,抬眸一脸小坏意的看着他,“江先生,你儿子这是在抗议吗?”

    江先生咬牙,重重的一咬牙,双眸瞪视着她那尖尖的肚子,对着肚子里的大小刚切齿一般的说道:“老子亲自己的宝贝老婆,你用得着你们俩个小子同意吗?有本事,你们也亲自己老婆去!”

    呃……

    江太太一脸诧目的看着他,这算是幼稚的一种表现吗?

    大川同志,你用得着这么可么?用得着吗?你儿子这都还没从娘肚子里蹦出来,你就让他去抱老婆了?

    流氓先生,你这得是有多么强大啊?

    嘴角狠狠的一个抽搐,江太太直接垂头在他的膛上一下一下的撞着,以示她对他的话十分的无语中。

    好吧,她承认,在流氓先生面前,她永远都是不可能超越的,永远都是不可能与他一般的强大的。

    然后,最后的最后,那绝对是流氓先生完成了他的流氓行为,管大小刚是反对还是抗议,他亲自己老婆天经地议。搂着宝贝老婆,好一翻的狂亲之后,又是帮她洗了个澡。

    行吧,其实自从江太太的大腿受伤之后,江先生已然成了她的专用洗澡工了。在腿上有伤的时候吧,那自然是不能碰水洗澡的,那就只能是拿温水擦擦还是擦擦了。

    但是吧,对于洗澡一事呢,男人洗着洗着,那就洗上瘾了呗。在腿上的伤好了之后,依然还是继续当着他的专属洗澡工。江先生的理由很简单的,那就是宝贝老婆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行动自然一天比一天笨拙了,弯腰是个问题,搓背是个问题,其他的还是个问题。所以,他一点都不介意代劳的。

    于是乎,从那一天起,洗澡这一项任重而道远的巨活就这么交待到了江先生的手里。

    阿噗!

    江太太其实很想啜他一口口水。

    想占便宜就占便宜嘛,干嘛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煌的。

    但是,江太太,你敢否认吗?其实你也是十分享受的好吧?

    好吧,她承认,她确实是十分享受的。貌似受罪的是另有其人吧。至于这个另有其人,除了江先生之外,又岂会有第二个人呢?

    江太太很不厚道的抿唇偷笑中。

    洗漱过后,江太太平躺在柔软的大上,头发是湿的,往下垂着。然后,男人已经从抽屉里拿来了吹风机,托起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替她吹着头发。

    女人,脸上扬着一抹傻笑,笑的跟个五百二似的看着他。

    这样的子过着真心舒服啊,跟个皇后似的。

    有一个帅到掉渣的男人,这个男人还把她疼在心尖上。还有一大家子同样把她疼在心尖上的家人。这样的子怎么就让她给撞上了呢?

    “江太太,你嘴角流口水了。”男人继续帮她吹着头发,伸手捏了捏她的嘴角,调趣般的说道。

    女人抿唇一笑,笑的随意中又带着引、:“嗯,我不介意你用别的方法擦干我流出来的口水的。”说完,还朝着他煞有其事的抛了一抹媚眼。

    男人将手中的吹风机一关往大上一扔,弯腰低头,灼的双眸与她对视:“宝贝儿,你确定?”

    点头,重重的点头,双手直接往他的脖子上一勾,笑的一脸灿烂如花:“确定啊,为什么不确定?反正你又不是没吃过我的口水。莫非,你现在的意思是不想吃了?”

    勾唇邪肆一笑,将头垂的更低了,正攫住她的双唇,江太太却是很煞风景的说道:“哎,你说,许思雅想干嘛?”

    抬手在她的腰侧轻轻的拍了一下,“这个时候,是不是不应该提起别人?”

    手指捏了捏他的下巴,嫣然一笑:“行,不提别人,说你。大川同志,你的胡子很扎人。”

    大川同志一脸黑线。黑线过后,直接拿自己那扎人的下巴去磨蹭她,然后有些小孩子气的说道:“宝贝儿,你懒了。”

    “啊?”一脸茫然又不解的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执起她的一只手往自己的下巴上一摸,“你很久没上工了。”

    江太太窘,非常般的窘。

    窘过之后,双眸一弯,笑意盈盈的说道:“行,明天早上就上工。”

    男人很是满足的一笑,“宝贝儿,你真好。”

    女人很是得瑟的一扬下巴:“那是,我对自己人向来都是这么好的。”

    抱起她,让她坐于自己的腿上,双臂圈着她的粗腰,大掌抚着她的肚子,“宝贝儿,想出去玩两天吗?”

    “嗯?”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算了,着个大肚子,也没地方可玩的。还是等以后生下来后再说吧。”

    “过两天,我要出国一趟,有个交谊会。不如我带你出去玩两天?现在也才五个多月,要出去的话,也行。”

    “那会不会影响你工作?”

    摇头,“不会。交谊也就一天而已,我另外抽个两天的时间出来,陪你。”

    “去哪?”

    “f国。”

    一手支着自己的下巴,作一副认真的思考力状,然后抿唇一笑,“如果不影响你做事的话,那我当然没问题。”突然之间,似是想到了什么,双手继续往他的脖颈上一攀,笑的一脸如花般灿烂还带着喜悦的与他四目相对,“哎,江先生,貌似过两天就是圣诞了,你这样的安排可是与我一想过圣诞的意思?”

    男人笑眯眯的看着她,“嗯,江太太的脑子是转的越来越快了。那,江太太可还满意?”

    “满意啊,相当的满意啊。”

    手机响起。

    拿脚踢了蹋他,“去,接电话去。”

    “宝贝儿,是你的手机响。”笔的一脸宠溺的看着她。

    “嗯,江先生,江太太现在授权给你,你可以接江太太的任何电话。”笑的可人又迷人的看着他说道。

    “好的,老婆大人。”本着“老婆的话要听从”的原则,江先生点头,然后将她放于上,起,从不远处的桌子上拿过她的手机。

    “喂。”江川接起手机,其实在看到来电显示时,已经知道是谁的电话的。

    听到江川的声音,电话那头的人微微的怔了一下,不过却也只是那么0。1秒的功夫而已。阻随即温润的声音传来,“江先生?”

    江川点头:“我是!”

    “我是许君威,宁宝不在吗?”许君威温润如绅士般的声音传来,带着一抹友好,没有一点恶意。就好似一个慈的父亲在问着自己的女儿一般,半点不像是与丁宁之间似不过一面之缘而已。

    “已经睡下了,许先生如果方便的话,跟我说也行。等她睡醒了,我帮你转达。”江川淡然的接着电话,语气之中没有任何的起伏,让人觉的此刻的他一定是面无表中带着冷厉的。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

    拿着手机接着电话,坐在丁宁的边。脸上挂着温温的笑容,双眸与她脉视,那只没有拿手机的大掌握着丁宁的手,甚至还在她的掌心里轻轻的挠着。

    瞪,狠狠的瞪他一眼。

    明明在那边跟人说她已经睡着了,这边却是在这里调着她。万一她一个忍俊不住,笑出声来,那他的谎话不是揭穿了么。

    不过,倒是很好奇,许君威怎么打她电话了?她一直以为会是丁将初打电话过来的,却不想会是许君威。估计一定是为了许思雅的事吧。

    “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就是想跟你们说声抱歉,思雅来打扰你们了。”听着江川的话,许君威倒也没有显示出不悦的意思,而是用着略显有些歉意的语气说道,“思雅从小没见过宁宝,总是想多跟宁宝相处。如果因为她唐突的到来,给你们带来不便的话,先在这里替她道个歉,希望江先生和你的家人不会介意她的唐突才是。我明天会让人过来接她,今天晚上就麻烦你们了,打扰你们一个晚上。”

    “许先生客气了,不麻烦。许小姐很懂事,怎么会给我们带来麻烦。需要我去叫她来接电话吗?好像她没有带手机。”江川依然说着没有任何语气波动的话。

    “不了,不了!太晚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特别是宁宝,孕妇是多需要休息的。”许君威笑盈盈的说道,“江先生如果有时间,就多带宁宝回家来走走,一家人,千万别那么见外的。”

    “许先生的意思,我会转达给宁宁的。只要她想,我当然不会阻止。”

    “那好,那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替我向你爷爷,还有父母问好。有机会,一起吃个饭。”

    “那就先谢过许先生的好意了。”

    许君威浅笑过后,挂断了电话。

    “许君威的电话?”见着江川将手机放在桌子上,丁宁这才出声。

    江川点头,“嗯。”

    “大川,你说,他们这是要搞哪样?”一脸不解的看着他问道,“我怎么就觉着事没这么简单呢?说实话啊,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小小年纪,脑子里弯弯绕绕的主意那么多。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十五岁的半大孩子。明天,一早就让权叔送她回去,以后不想跟他们过多的接触了。”

    伸手揉抚着她的长发,“许君威明天会让人过来接她。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既然知道他们没安什么好心,那就自己小心点。不过,就算再怎么不安好心,也不会在这里闹事的。”

    丁宁很是不悦的拧了下眉头,有些夫奈的说道:“我真不知道她到底想怎么样!口口声声说做什么事都是为我好,真要为我好,她就别做这么多的事出来。都已经十五年不管我了,现在再来管我,是不是太晚了?真要为我好,就应该尊重我的选择,尊重我的家人,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做一些伤害我家人的事。有时候,我在想,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为什么我就一点也看不透她?一点也不了解她了呢?”

    “行了,宝贝儿。”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的安慰着,“别想这么多了,不想跟他们过多的接触就不接触了。不想见他们就不见了。开开心心,老公疼你就行了。睡觉吧,要是觉的在家里呆着无聊呢,就去跟你那两个姐妹去,三个孕妇凑一块,不会没有话题吧。”

    会心的抿唇一笑:“明天就去。据说,江小柔同志给追风家的老大找了个老婆,明天去凑个闹,瞧个究竟。哎,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

    “呀!”突然之间一声惊呼。

    “怎么了?”

    “我都没办签证,怎么出国?”一脸茫然中带着小失望的看着他。

    揉了揉她的发顶:“这么一点小事,还需要心吗?早帮你办好了。”

    “老公,你真是太好了。”一脸小样的对着男人讨好般的说道,双手往他脖子上一环又一绕,笑盈盈的说道,“那,为了奖励你的的好,宝贝老婆赏你一个香吻。来,接好了。”说完,直接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一口,然后笑如风般的往被子里一窝,“睡觉,会周公,做个美梦。”

    江川浅笑,侧关了壁灯,将她拥进怀里,抱着自己的宝贝老婆睡觉。

    ……

    次

    丁宁想下楼的时候,该上班的都去上班了,该上学的也去上学了。

    许思雅倒是起的早,正陪着水清秀说着话。看样子,倒是半点没有生份与见外的意思,大有一副拿自己当江家人的意思。

    见着丁宁下楼,朝着她笑盈盈又甜蜜蜜的唤了起:“姐,起了啊。”

    “早,爷爷呢?”屋子里没见着江和平,丁宁看着水清秀问道。

    “一大早就和你白爷爷钓鱼去了。”

    “爷爷好兴致哦,也不等等我。我也想跟他一起去呢。”丁宁半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曾妈端着她的早餐从厨房里走出来,乐呵呵的说道:“那还不简单啊,明天让老爷子带你去不就行了。”

    “明天不行,”丁宁接过曾妈手里的盘子,笑眯眯的说道,“大川说明天带我出去玩两天。还是等我们回来后再陪爷爷一起去吧。”说完,自顾自的吃起早餐。

    许思雅在听到丁宁说江川在带她出去玩两天的时候,脸上划过一抹不易显见的暗沉之然,然后一脸浅笑中带着羡慕的转眸问着丁宁:“姐,姐夫要带你去哪玩啊?不过,你现在着个大肚子呢,出去玩会不会不方便啊。不过,姐夫对你可真好。姐,我以后就得照着我姐夫这样的找,一定也要这么疼我才可以。”

    “对哦,我都忘记了,大川是说过,趁着这次他出国交谊,带你一起玩两天。”曾妈乐呵呵的看着丁宁说道,“一会,我给你们准备去啊。不过,自己也要小心些。”

    “谢谢曾妈。”丁宁笑着对曾妈道谢,然后继续一脸浅笑的看向许思雅,似玩笑又似调趣般的说道,“你自立哥哥对你不好吗?”

    许思雅的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的表,然后有些小羞的垂下了头:“姐,你说什么呢!人家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丁宁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听不懂啊?听不懂那就算了。昨天晚上,你爹地来过电话,说明天会来接你。”

    “啊~~”听得丁宁如此一说,许思雅一脸颓败的往沙发椅背上一靠,仰头,嘟着张嘴,一脸很是不高兴的样子,“爹地,你怎么这样呢。人家好不容易才让姐收留我的,你怎么就这么快来接我呢!人家都还没跟我姐相处够呢,最讨厌的就是爹地了。讨厌,讨厌!一会回家,我就在妈面前告你一状,哼!”

    一脸小孩子气般的自言自语着。

    丁宁觉的好笑,貌似她也没有答应要收留她吧?昨天可是跟她说是清清楚楚的,今天一早就让权叔送她回去的。她倒自我感觉良好的在这里感慨了。

    没有说话,也没有安慰一脸郁闷中的许思雅,自顾自的吃着早餐。

    手机响起。

    想着,应该是许君威打来的吧,让她去警卫处接他一下吧。毕竟,这军区大院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进来的。

    拿过手机,却是在看到来电显示时,略显的有些错愕了。

    本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