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当正太扛上老大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丁净初的一句话,让季敏淑彻底的懵了又傻了。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又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而且还充满了惧意与慌乱。

    “你……!”季敏淑张嘴,然除了这么一个字外,却是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丁净初依然抿唇浅笑,笑的一脸的从容又优雅,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恨意,脸上却是半点没有表现出来。那看着季敏淑的双眸依旧还是那样的清澈可见底,就好似她刚才说的不过是一句笑话而已。

    包厢的门再一次被人推门,宁振锋与宁朗一起进包厢。

    见着宁振锋现宁朗的出现,丁净初脸上的表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依然是那般的淡然而又平静,唇角处还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冷静的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不过只是她与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之间见个面,喝个茶而已。

    “看来宁总与宁夫人真不愧是模范夫妻。”抿一口咖啡,笑意盈盈的看着对面的三人说道。

    “振锋,她……她,她是……”季敏淑手指指着丁净初,抖的很是厉害,想在跟宁振锋说“她是宁振声的女人”,可是却因为事太过突然竟是“她”了半天,也说不出那句她想要说的话来。

    然后就这么用着向颤的手指指着丁净初,闪烁的双眸里透着一抹惧意。

    “朗朗,你妈还病着,你先送她回医院。”宁振锋看一眼季敏淑,对着宁朗吩咐道,视线停留在丁净初上。

    “不,我不回医院!”季敏淑挣脱了宁朗的搀扶,走至丁净初面前,双眸恨恨的瞪着她,“丁宁不是振锋的女儿,是不是?!”

    丁将初依旧平静而又平淡,没有半点慌乱的抬眸斜一眼季敏淑,冷笑:“我什么时候说过宁宝是他的女儿?”

    “呵,呵呵,”季敏淑突然之间笑了起来,笑的有些森恐,双眸一片死寂的直视着丁净初,咬牙切齿:“丁净初,你果然有够狠,也够自私的,为了宁振声,竟然连自己的女儿也可以出卖和利用!丁净初,我自认不如你,做不到你这样的狠绝。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可以弃之不顾。哈哈,这下好了,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认你了。丁净初,你真的赢了吗?让你得到了一切,又如何呢?你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振锋,看吧,这个就是你心心念念了三十几年,觉的亏欠了她很多的女人,从一开始她就在设计你,利用你,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女儿来破坏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你真的觉的你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吗?”

    宁振锋深吸一口气,沉沉的闭了下眼睛,然后有些无奈的睁开,双眸直视着丁净初,一把重重的拉过季敏淑,将她交到宁朗手中,沉声道:“朗朗,送你妈回医院。”

    “妈,你体不好,先回医院再说。”宁朗拽着季敏淑,用着略显有些低沉的声音说道。

    刚才,丁净初说的最后那句话,他和宁振锋在门外都听到了。

    尽管他不是很明白丁将初口中的振声是谁,但是他却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宁振锋的子猛的僵了一下不说,还颤抖了一下,且颤的还是有些厉害的。

    对此,宁朗能肯定,丁净初说的事,就算不完全与自己的父母有关,那也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朗朗……”

    “你还有完没完了?!”季敏淑的话还没说,宁振锋很不耐烦的朝着她一声怒吼,双眸一片腥红的瞪视着她,“你想死没人拦着你,但是给我死的干净一点,别让我看到惹的我心烦!”

    这句话是宁振锋对季度敏淑说过的最重的一句话了,足以说明宁振锋对她的最后一点耐心也被她磨灭了。

    季敏淑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宁振锋,不相信这样的话会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尽管之前他连离婚这两个字都说出来过,但是最后不也还是不了了之吗?

    可是,现在,他竟然说让她死的干净一点?

    呵呵!

    季敏淑一脸灰寂的看着他,有的不止是心痛,还有绝望。

    一个人,最绝望的时候,莫过于你一心一意的为着他想,做任何事都是为了他。而那个你全心全意为之好的男人,却是当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面,让你去死。

    这样的话,就好似一把利剑一般,刺入季敏淑的心脏处,特别还是现在她重病在的时候。这样的话,就好似宁振锋亲手将那一把剑刺进她的心脏没什么两样。

    这就是她为了一辈子的男人,就算到了现在,她依然为了他,如此低声下气的来求丁净初,可是到头来却只是得到了他的这么一句话。

    季敏淑一脸苦涩而又痛苦的看着宁振锋,又看一眼丁净初,最后一个绝然的转,离开。

    “爸,你跟丁阿姨先谈着,我先送妈回医院。”宁朗对着宁振锋和丁将初说道,然后转跟着季敏淑离开了包厢。

    包厢里只剩下丁净初和宁振锋两人,丁净初依旧还是没有半点的绪改变,端着咖啡杯,从容又优雅的饮着杯子里的咖啡。似乎刚才季敏淑的话,对她来说半点没有影响。

    宁振锋深吸一口气,又一声轻叹,在她对面的椅子坐下,用着略有些自责而又愧疚的眼神看着丁净初,“净初,宁宁是我哥的女儿?”

    事到现在,如果他还猜不出来的话,那么这些年,他岂不是白活了?

    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宁宁会是宁振声的女儿。当初,丁净初心灰意冷初心灰意冷的离开之后,又是怎么与宁振声遇到的?还有,宁振声现在又在何处?

    一个又个的问题,在他的脑子里回旋着,想要知道的更多。

    “哼,”丁净初一声冷声,双眸一片冷厉的直视着他,“哥?宁振锋,你觉的配喊这个称呼吗?你有资格提振声吗?”

    宁振锋的子又是一个具颤,眼皮微闪,“宁氏之所以会成现在这样,也是你做的吗?净初?”

    丁净初抿唇冷笑:“是!我不应该这么做吗?公司本来就是振声的,我现在只是拿回属于我们的而已。这一切都是你欠振声的!在你们对振声做出那样的事之后,你觉的你还有资格跟我说话吗?”

    “那么,当初你把宁宁交给我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宁振锋一脸灰寂的看着丁净初说道,“当初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也是你寄给她的?”

    丁净初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振声呢?现在在哪?是你现在的丈夫?”宁振锋直视着丁净初,语气显的有些沉重。

    “你问我?”丁净初郁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透着一抹恨意,恨意里还夹着一丝隐约的杀气,直视着宁振锋,“你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我……”

    “宁振锋,我告诉你,现在绝不是最终的结果。你们欠振声,我一定会加倍的要回来的。”丁净初冷厉如芒般的双眸视着宁振锋,扔下这么一句话后,一个站立,绝然的离开。没再看一脸茫然又落寞的宁振锋一眼。

    宁振锋独自一人坐着,耳边不断的回想站丁将初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宁宁是振声的女儿,他与振声是双胞胎兄弟,所以宁宁与他的亲子鉴定成立。

    如果振声还在,净初不可能会把宁宁交托给他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振声已经不在了,而振声的事一定跟他有关,所以净初才会这么恨他。

    如此一想,宁振锋的脑子里快速的划过了季敏淑的脸颊。让他想到了,宁振声的事,一定与她有关。所以,丁净初才会这么的恨他们。恨到了,就连宁宁也用上了。

    医院

    宁朗送季敏淑回病房后,并没有立马的离开。

    季敏淑有些木然的躺在病上,双眸怔怔的盯着天花板,那被她拔掉的点滴已经重新吊上了。

    宁朗站在尾,有些无奈的看着病上的季敏淑,想要问什么,却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现在他最担心的是什么时候能找到匹配的肾,眼看着季敏淑一天比一天虚弱,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为人子女的,心里总是那就么的不好受的。

    宁朗本就是一个重重孝的人,如果检查出来他的肾与季敏淑匹配的话,他一定二话不说的将自己的一个肾移给季敏淑的。可惜,他的肾与之不匹配。而宁言希却又不愿意做匹配检查,就连宁振锋也不愿意。

    “朗朗,你先回公司吧,我没事了,这里有护士就行了。”沉闷了好半晌,季敏淑出声,对着宁朗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自己出去了,有事就给你打电话。你去吧,公司现在正忙的时候,没事你也少来医院了。还有,工作再忙,你也得顾着自己的体,别因为忙工作把自己的累垮了。”

    “妈,你……没话要跟我说吗?”宁朗没有要离开始意思,略显有些小心的问着季敏淑。

    季敏淑抿唇一笑:“你想要知道什么?”

    “丁……”

    “朗朗,”宁朗正要问丁净初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时,病房门被人推开,宁振锋推门而入。

    “爸。”宁朗唤道。

    “你先回去吧,这里我在就行了。”

    宁朗看一眼一脸沉肃的宁振锋,再看一眼一脸落寞的季敏淑,最终没打算执着他的想法,而是点了点头,“妈,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公司了。爸,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事,看在妈现在体不好的份上,都以后再说吧。公司总会度过去的,有什么事,你们俩好好的谈着。公司有我和言希在,你也别过多的心了。”

    宁振锋点了点头,在知道了公司的一切都是丁净初所为后,其实突然之间倒是让他轻舒了一口气。

    当年,的确是他有负于丁净初,如果振声的事属实的话,那么把公司还给她也是应该的。

    只是,如此一来,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一对儿女了。宁朗,他并不担心,但是宁言希,就一定不会接受的。

    就言希对宁宁的那一抹恨意,又怎么可能会接受公司交到宁宁的手里呢?

    宁朗又看了一眼两人后,转离开了。

    季敏淑双眸直视着宁振锋,因为病,其他她整个人已经很颓废了。

    “这么快就聊完了?”似笑非笑的看着宁振锋,语气中透着一抹讥讽,“我以为……”

    “季敏淑,你到底瞒着我做了些什么?”宁振锋愤愤然的打断了她的话,腥红的双眸一片恨意的瞪视着病上的季敏淑,厉声道,“你最好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我,不然,我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呵呵,”季敏淑一声冷笑,一脸无所谓的看着他,“做出什么事来?你觉的我现在这样,还会在乎什么吗?顶多就是我的这一条命而已了。宁振锋,你真的就这么的没良心吗?三十年来,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你好。为什么,你就一点也感觉不到呢?我想不明白,到底丁净初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兄弟俩这么为她吗?”

    如果不是她此刻生病,躺在病上,宁振锋一定会给她两个耳光。但是,现在他却没有这么做。郁的双眸如两把利剑一般的视着她,然而季敏淑却是脸上扬着浅笑,笑的一脸淡然而又得逞的看着他,继续说道:“振锋,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我知道,你对我并不是没有感。至少这三十年来,在丁净初没有出现之前,在沐咏恩没有用丁净净的样子接近你之前,我们之间的感还是真的。我从来都知道你是一个重家的男人,你不是一个重之人。所以,沐咏恩的事,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她有心接近于你,你又怎么可能防得了呢?”

    “这么多年来,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做错过事。我所做的事,全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这个家。没有一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还他们的私生女带回家。但是,我同样很感激你,为了顾全我们的家,而没有让丁宁在我们家长呆着。”

    “别跟我说这么多废话,你到底对振声做了什么!”宁振锋朝着她怒吼,“你说,是不是你对振声做了什么事?”

    “呵,”季敏淑又是一声轻笑,“是,没错!当初宁振声会离家出走,就是我做的。公司全都是你一个人的管理的,他就在那里捧着本书,画着几张画,凭什么跟你平分公司呢?他没有这个资格。”

    “我知道,他一直都喜欢丁净初。一个男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自己的面前卿卿我我,浓蜜意。所以,你越是和丁净初你侬我侬,不可分离,越是刺激到宁振声。可不就自己离开了吗?”

    “然后呢?后来,你又对他做了什么?”宁振锋凌厉的双眸直视着季敏淑。

    “斩草除根!”季敏淑一脸寞然的说道,“为了保证整个公司都是我们的,也为了保证他不会回来夺公司,只有他消失了,公司才会永远的属于你。”

    “季敏淑,你这个人!”宁振锋是彻底的被季敏淑给吓到了,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他同共枕了近三十年的女人,竟是一个如此心狠手辣的人。竟然连他的兄弟也可以下手,而且竟然还能做到二十几年来没有露出一点心虚的样子,还可以说的这般的理直气壮。

    这个女人,真的是当初那个心地纯良,只是一心一意对他好的女人吗?

    季敏淑没再说话,只是双眸怔怔的望着天花板,唇角扬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

    然后好半晌的才一脸无所谓的说了一句话:“我没有后悔过,我所做的全都是为了你。现在,你看着办吧。反正我也就这样吧。”

    宁振锋沉沉的指了指一脸没有悔意的季敏淑,咬牙恨恨的瞪她一眼,转离开。

    如果重来一回,她的选择依然不变。只是,她就一定不会让丁宁进她们宁家。

    ……

    四点半

    学校门口

    陌聿背着书包,出校门,打算朝着公交车的方向走去。

    “你是陌聿?”刚走出校门,便是有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前跟他打招呼,脸上扬着浅笑。

    陌聿冷冰冰的斜他一眼,“什么事?”

    “陌笙是你妈?”

    陌聿点头,“你有事?”

    那双盯着男人的眼睛,跟个雷达似的将他从头到脚的扫了一遍,没有任何的温度,透着一股森森的寒冷之气。

    “你妈……”

    “小正太!”男人的话还没说完,一声疾色的声音传来,随即便是见着江小柔同学就那么站在了陌聿的边,一脸气呼呼的看着陌聿,双手插腰,“你跟我一个学校的?”

    正太冷不丁的斜她一眼:“你有意见?还有,我不叫小正太,我有名有姓,陌聿!”

    “啊?噗!”江小柔同学喷笑了,“哈哈哈,木鱼?喂,你搞没搞错啊?木鱼?陌姐姐怎么会给你起这么一个名字的啊?哎,不对,不对,这么难听的名字,怎么可能会是这么漂亮的陌姐姐起的呢?一定是你那个没文化的爹起的啊,木鱼。他是和尚寺里敲钟的吗?木鱼!他怎么就不给你起个名字叫金鱼呢?金鱼也好过木鱼吧!没文化真可怕!”

    “阿嚏!”司马御园,正看着陌笙资料的司马老大猛的打了个喷嚏。

    “太公,你没事吧?感冒了?”坐在他面前的一百二十六有些担心里问道。

    司马成剑没有出声,继续翻看着一百二十六给他的资料。

    “蠢货!”陌聿直接丢了这么两个字给江小柔同学,然后转眸看向那个陌生的男人,“你找我有事?”

    “没事,没事。”男人说了两个“没事”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见此,陌聿抿唇不以为意的冷笑,迈步离开。

    “喂,木鱼,你站住!”从来在人面前没有吃过亏的江小柔,但是却在小正太面前接二连三的吃憋,可想而知这熊孩子的心里得有多么的气愤了。

    更何况,小正太还一次又一次的骂她“蠢货”,这让熊孩子更加的恼火,小宇宙熊熊燃烧。

    但是,江小柔的喊声,对于小正太来说,显然没有任何的作用。陌聿背着书包,继续迈步向前,连头都没有回一下,更别说拿眼神瞥她一下了。

    于是,熊孩子更怒了。

    “木鱼,你!有种!敢这么无视我江小柔的,你还是第一个!你等着,不把你这条木鱼收服了,我江小柔还混个啦!”熊孩子双手插腰,气吼吼的朝着陌聿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

    “哟,小柔,这是怎么了?怎么气成这样了?谁有这个本事,竟然能把你气成这样?”来接江小柔放学的曾妈一见着气呼呼的江小柔,笑盈盈的问道。

    熊孩子怒目圆瞪,气鼓鼓的丢了两个字:“木鱼!”

    “啊?木鱼?”曾妈一脸茫然,很明显听不懂熊孩子说的话。

    然后,只见着熊孩子的视线继续停在前方小正太的上,恨恨的在地上踩了一脚,“木鱼,你给我等着。看我如何敲醒了你这条木鱼!哼哼!江小柔说话从来算话!等着!迟早有一天,把你收为我的囊中之物!”说完,那脚再次在地上重得的拧了个圈后,颠的朝着老权的车子走去。

    曾妈赶紧跟上前去,却是被熊孩子的反应十分的茫然。

    陌聿是自己坐公车上下学的,陌笙很少接送他的。

    一来,陌笙上班是两班倒的。二来,陌聿自己也觉的没有这个接送的必要。

    小正太,从小比同龄人更加的懂事老成。

    陌笙今天是早班,早班是下午四点下班的。

    在家里,母子俩的分工还是明确的。陌笙早班的时候,那就是她负责买菜和做晚饭的,小正太是负责扫和洗碗的。

    如果陌笙晚班,那么就是小正太负责买菜和做晚饭。当然,晚饭是绝对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吃的。但是他会替陌笙准备好宵夜放在冰箱里,陌笙十点下班回到家后,只需在微波炉里转一下就行了。

    今天,陌笙早班,所以陌聿没有去菜场买菜。下了公车后直接朝着家里走去。

    “妈,我回来了。”小正太开门进屋,在玄关处换着鞋,喊着话,以让陌笙知道他回家了。

    然而,本应该在听到他的话时,从房间里应声而出的陌笙,此刻却是没有人任何的声响。

    陌聿有些不悦的蹙了下眉头,对于陌笙今天反常的反应有些不解。

    但是,却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蹙眉。因为对于像陌笙从事的餐饮服务行来,偶尔加班实属正常。估计,这会又应该是在加班了。

    万恶的资本家,可恶的剥削者,又压迫他妈

    小正太愤愤然的诅咒着尚品宫的老板。

    然后踩着拖鞋,放下书包,朝着厨房走去。打开冰箱,得,什么也没有。

    看看时间,五点过。

    行吧,买菜去吧。

    从冰箱里拿过一盒纯牛,一边干着牛,一边从抽屉里拿钱,走至鞋柜处,重新换鞋,准备出门去买菜。

    家里的坐机响起。

    抿了抿唇,一定是妈打电话回来,告诉他要加班,不能回来了吧。

    “妈……”

    “小子,我不是你妈!”话被人打断,一个男人的恶狠狠的声音传来。

    “你是谁?想怎么样?”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小正太全的刺毛都竖了起来,刚才还一片清澈的眼眸里,划过一抹与他的年龄不怎么相符的鸷,声音出奇的平淡又平静,没有半点的慌乱与害怕。

    “你管人是谁!”男人恶狠狠的声音再次传来,“总之,如果想要你妈没事,就乖乖的按我的话去做了。否则,就等着你妈吃苦受罪吧。”

    “那你说吧,要我做什么?”平淡而又冷静的问着电话那头的男人。

    “先准备五万块钱,到时候怎么交给我,我再通知你!”

    “你疯了吧?”陌聿冷声说道,“你让我一个八岁的孩子给你准备五万块钱?你觉的这是可能的事吗?”

    “这个我管不着,你自己想办法。总之,我要的是钱,你要的是你妈没事。我们到时候人财两讫,概不相欠!”男人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再多说什么。

    陌聿手里拿着话筒,脑子里快速的回响着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可以肯定,这个男人的声音,跟刚才在学校门口叫他的那声音很像,几乎可以百分之八十的肯定,是同一个人。

    小正太并没有为此而慌了思绪,反而更加的冷静了。越是紧急况下,越是冷静,头脑转动的越快。

    妈为人向来不会与人结怨的,对谁都是以礼相待,从来没有得罪过人。可是现在,突然之间却是有人来勒索他们,要的只是五万。那么足以说明,这个人要的并不是钱,而是针对另外的事,另外的人。

    为了谁?

    脑子里突然之间闪过一张脸孔。

    难不成是因为他?

    凭着记忆,快速的拨打着一个号码。

    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随着门铃响起,还有手机铃声也响起。

    直接挂了电话,朝着门走去,开门。

    门外,司马成剑在看到小正太时,脸上划过一抹浅浅的错愕之

    女人,很好!

    竟然敢偷他的种,而且还瞒着他八年,不让他知道。

    怪不得,早上一见着他转就走了。

    原来是做贼心虚了。

    如果她不做贼心虚,一见着他就想溜,而且还说了那么一句话,他也不会对她起疑,然后让一百二十一调查她一翻。

    结果,竟然跌破了他的眼镜。

    女人,竟然如此大胆的偷了他的种,还明目张胆的在他的眼皮底下晃着。

    靠!

    司老老大怒,怒火冲天。

    然后急匆匆的驱车来此,结果一见着小正太时,更让他目瞪口呆了。

    虽然心里已经是有所准备的,但是亲眼的看到时,还是震惊不小。

    “陌笙那女人呢?”司老成剑看着这个张的跟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小正太,那找人秋后算帐的气倒也是消了不少。站于门口处,双眸环视着屋内一圈,没见着陌笙,便是直接问着陌聿。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陌聿继续扬着一张正太脸,拽的二五八万似的看着司马老大。

    就凭着这张跟自己像了八成的脸,不用自我介绍,陌聿也已经知道了对方的份了。更何况,刚才他打他电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在门口就响了起来。

    本来还想好好的跟他说说妈的事,但是现在,不想好好的跟他说话了。

    妈有名有姓的,凭什么一开口就“那个女人”了?

    这是对他妈的一种不尊重,不尊重他妈,那就是不尊重他。不尊重他,那他又凭什么要尊重他?就算是老子,又如何?照样靠边站!

    “不告诉我?那你刚才打我电话又是为了什么事?”司马成剑似笑非笑的俯视着一脸面无表的陌聿。

    既然调查了陌笙,那自然是将她的一切全部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包括住的地方以及家里的电话号码了。

    刚才站在门口,手机来显,显来的电话号码就是陌笙家里的电话号码。

    “一时手,按错电话号码了。你有意见?”

    两双如此神视的双眸,就那么一眨不眨的对视着。一大一小,一高一矮。

    司马成剑勾唇一笑,大手一提又一伸,直接将仰头瞪视着他的陌聿往后一提。然后毫不客气的进屋,关门。穿过玄关,越过客厅,直接朝着陌笙的房间而去。

    “司马成剑,你做什么?”见着他毫不客气的朝着自家妈的闺房走去,陌聿怒斥着他。

    司马成剑止步转,继续似笑非笑的俯视着那个一脸怒意的小正太,扬起一抹赫然的逞笑:“既然你不告诉我,那就只好我自己把她揪出来了。我还就不信了,这么一个小空间里,我还揪不出一个女人了!”说完,推门进房间。

    “妈不在家,被人抓了!”

    本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