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这女人,她是不是疯了?怎么会这么不要脸的?!她这到底是要做什么?”曾妈一见那无耻到极尽高瑾时,很是愤怒的轻喃着。然后打开车门下车朝着警卫处走去。

    丁宁亦是直视着一脸可怜到几近于讫求,为了见女人没有任何尊严的高瑾。然后双眸微微的眯起,一片深沉,透过车窗玻璃直视着前方的闹事的高瑾,若有所思。

    “你这个女人,到底是要做什么?我怎么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呢?”曾妈怒斥着高瑾。

    闻言,高瑾立马的转,用着可怜又讫求的眼神,含泪的看着曾妈,“曾妈,你跟他们说一下,让我进去吧。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看看小柔而已。我没想过对大川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见见女儿。曾妈,你也是当妈……”突然之间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微微的一变,然后懦懦怯怯的看着曾妈,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曾妈,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故意提起你没有生过孩子一事了。我只是一时口快,口不择言而已。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没什么心计,也不会拐弯,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不像别的人那样的会说话,还会拐弯。曾妈,抱歉,你跟警卫说一下,让我进去吧。”

    随着高瑾的转,不止曾妈被吓了一跳,就连坐在车子里的丁宁亦是被她吓的不轻。

    她的脸上还贴着纱布,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求着警卫的时候弄到了纱布还是她自己故意撕掉的纱布的胶带,总之这会,纱布一边的胶带已经脱落了,另一边的胶带倒还是粘在脸上的。也就是这样的垂挂,便是露出了她脸颊上那一条长长的疤痕,疤痕已经拆线,但是那一针一针缝合的痕迹却是跟一条长长的蜈蚣一样的挂在她那原本十分精致的脸上。

    还有就是她的鼻翼同样也是因为划坏而变的那么的难看。

    现在的高瑾,看起来哪里还有以前的那副高高在上,一脸心高气傲的样子。此时的她,怎么看怎么的可怜,就好似一个被人遗弃的流浪者一般。是那样的无处容,又无家可归。但是尽管如此,却依然还是心心念念的想着自己的女儿,希望能见她一面。

    这样的母,是何等的伟大又令人同

    警卫自然是认识曾妈的,在看到曾妈出现时,便是将视线转到了曾妈的上,用着眼神问着曾妈,是否要放这个女人进去见江老爷子。

    高瑾又岂会看不明白警卫那眼神里透出来的意思,于是赶紧的对着曾妈又是不要尊严的讫求:“曾妈,我求你了。让我进去吧。我保证只是看一眼小柔而已,没有其他的想法。”

    “高小姐,”曾妈还没出声,丁宁的声音传来,冷冷淡淡没有任何的绪起伏。她是摇下车窗对着外面的高瑾凉凉的说道的,“你很关心小柔?”

    “我只想见见她而已。我没有别的想法。”依然还是那么怯懦的眼神看着丁宁。

    “呵,”丁宁一声冷笑,“你这么关心小柔,怎么会不知道小柔现在不在家里,而是在学校?你说你只是想见小柔而已,你真的只是想见小柔吗?我怎么觉的你还有其他的用意呢?你是小柔的亲妈,你要见她,我们不能阻止你,但是,你用这个借口是不是也太牵强了一些呢?”

    丁宁的话直接点破了高瑾的意图,没有给她留半点的脸面和台阶。

    警卫室里的电话响起。

    “你好,警卫室。”值班警卫接起电话。

    “……”

    “好的,我知道了。”说着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一脸狰狞的高瑾说道,“高小姐,江老爷子请你进去。”说完,对着车内的丁宁微笑着点了点头。

    丁宁回以他一抹微笑,对着曾妈说道:“曾妈,上车吧。”

    曾妈瞪高瑾一眼,转上车。

    车子就这么当着高瑾的面驶过,并没有因为江和平让她进去,而带她的意思。

    高瑾对着那警卫很是客气的道谢过后,迈步朝里走去。

    只是,没有人看到,在越过警卫室时,刚才还一脸怯懦的表瞬间的消去,改而露出一抹沉而又冷郁的森然。

    丁宁下车进屋的时候,江和平正跟个无事人一般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看着。水清秀则是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竟然拿着一团毛线,对着一本书正煞有其事的织着小毛衣。

    呃……

    见此,丁宁微有些不解。

    这是什么况?

    “爷爷,,我们回来了。”亲切的朝着两老人叫唤着。

    “来,宝贝孙媳妇,过来看看,我这图样织的怎么样?”见着丁宁进屋,水清秀朝着她招了招手,笑盈盈的说道,“这可是有些年头没拿过针和毛线了,生疏了都。”

    “,怎么突然之间想到自己织了啊?”看了眼那才织好的底圈,丁宁在水清秀边坐下,乐呵呵的问道。

    放下手里的针线,水清秀抬眸看着丁宁,说了两个字:“手痒。”然后将那个底圈往自己膝盖上一摆,再次对着丁宁问道,“怎么样?织的有没有跑针?”

    很仔细的看了一会,一脸茫然的摇头:“,说真的,我不懂哎。”

    这时候江平和放下手里的报纸,抬头朝着这边看过来,凉飕飕的丢了一句:“你要是能把这一件给完整的织出来,都算你有耐心。还别说两。还别说两件了。”

    “倏”的,水清秀朝着他丢过去一个厉眼,“老头,不在宁宁面前揭我,你不痛快是吧?”

    江和平没再说话,继续埋头看报纸。

    “嘿,”丁宁一声轻笑,伸手拿过水清秀手里的针线,“,不织了。织这个伤眼又伤神。”拍了拍自己那鼓鼓的肚子,“这不才五个多月吗,他们的衣服啊,玩具啊都已经堆了很多了。”

    “嗯,对,伤眼,不织了。”水清秀还真是顺着丁宁的话了,“咱家又不是没钱,买就行了。我就不来受这个罪了。哎,宝贝孙媳妇,你会不会觉的心意不诚啊?”有脸小孩样的看着丁宁。

    丁宁摇头:“没有,当然不会!这两个可都爷爷的宝贝金蛋,是我心疼,不想让太累。反正爸爸那么有钱,我们不花他的钱,他也没处花钱去。所以,嘿嘿,爸爸也会很乐意我们花他钱的嘛。”

    时间久了,丁宁自然而然的也就不那么见外了,也会与水清秀之间说说诸如此类的玩笑了。

    水清秀很是疼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嗯,你说的对。过两天,陪你去花钱。”

    “好啊。”很爽快的应下。

    “江爷爷,”门口传来一声怯弱弱的声音,然后便是见着高瑾一脸小心翼翼又十分谨慎的站于门口处,小心翼翼与谨慎之余脸上又带着一抹害怕与惧意,当然那一抹尊重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却也只是一直站在门口,没有迈腿地进门的意思。似乎在没有得到江和平的同意之下,她不敢冒然进屋。

    江和平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任何表,就好似没听到高瑾的话也没看到她这个人一般。继续手拿报纸看着,就连眼角也没有朝着门口处斜去一眼。

    倒是丁宁抬头朝着门口处瞟了瞟,水清秀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别往心里去。

    曾妈已经将菜啊水果啊全都摆在厨房里了,然后将那一盘榴梿放在盘子里端着朝丁宁这边走来:“宁宁,榴梿还吃吗?”

    丁宁点头:“吃,还吃。”

    “榴梿?!”江和平一听这两个字,倒是抬起头来,一脸不解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丁宁。

    “是啊,榴梿。”曾妈乐呵呵的点头,对着江和平说道,“老爷子,你那是没见到宁宁那会见着榴梿的那副谗样。我看着啊,那口水啊都快流出来了。然后人家一帮她打开吧,她就迫不及待的吃了好大一块。她啊,还特别好心的请我和老权吃。这东西哪能吃啊,我和老权那还不得赶紧后退。老权直接被她吓的说了句‘我还要开车’,敢这榴梿在他眼里,那就跟啤酒一样了。”

    曾妈是笑着说的,而且是带着一抹小小打趣的味道的。

    “曾妈,我哪里有流口水啊,你这说的太夸张了吧。”丁宁一边嚼着榴梿,一边一脸略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哪里有曾妈说的那么糗嘛,明明就是曾妈夸大其词好不好。

    曾妈折回厨房了,然后再次走出来的时候,重新端了一个水果盘出来,放在茶几上,“老爷子,老太太,吃点水果,我准备午饭去。宁宁今天说想吃黄鳝了,我去杀黄鳝去。”说完,重新进了厨房。

    江和平看着丁宁吃榴梿的样子,然后突然之间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大川今天可惨了。”

    正吃的一副津津的味的丁宁傻了吧唧的问道:“为什么?爷爷。”

    水清秀看一眼她端在手里的榴梿,回答:“你没闻到自己上一味的臭味吗?”

    下意识,丁宁还的抬起自己的手臂煞有其事的闻了闻,“没有啊,。我觉的榴梿还是香的,哪里有你们说的那股臭味。味道真的不错的,,你吃一口。”

    “我不吃,你给大川留着一点。”水清秀剥好一个桔子,递给对面的江和平。

    “行,,我听你的。就算大川不喜欢吃,我也必须让他吃一块。”一脸坚定的说道。

    祖孙三人自顾自的说着话,根本就没去理会站在门口处的高瑾,就好似她是一个透明人一般。

    听着屋内祖孙三人其乐融融的聊天,还时不时的拿江川说话,特别是“大川”两个字从丁宁的嘴里吐出来,高瑾十分的不喜欢这种感觉。丁宁每说一次,就好似针一般的在她的心里扎上一下。

    “江爷爷,我……”

    “你是小柔的亲妈。你想说这句话是吧?”高瑾的话还没说完,江和平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一脸凌厉肃穆的直视着她,看的高瑾冷不的打了个寒颤。

    “是,是的。”国怯怯的点了点头,“小柔……在吗?”

    “不在!”冷冰冰丢了两个字给她。

    “那没关系,我等着吧。我等她回来。”突然之间,敛去了刚才胆怯与懦弱,改用一副所理应当的语气对说道。

    “等?”江和平凌厉的双眸如鹰般的剐视着高瑾,“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机会的,现在不用了!老权,给我扔出去。”

    “是,老爷子。”老权闻声朝着大门走去。

    高瑾一时之间有些摸不着清楚,到底江和平是什么意思了。

    刚刚还让她进来的,怎么突然之间说变脸就变脸了。

    “江爷爷,你不能这么做的。我是小柔的亲妈,我只是想在见见自己的女儿而已。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见她!你们这么做太过份了,你们不能这么仗势欺人,以权压人的!就算我提出要带走小柔,你们也不能阻止的。小柔是我生的,”老权还没走到高瑾面前,她便是大声的喊了起来,甚至还配着哭声。

    “丁宁,你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的!”这次直接就把话头给转到了丁宁上,“你也马上就是当妈的人了,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这个当妈的人?那是我的女儿,你自己现在也是怀着孩子的人,你难道不能感受到怀孕的痛苦吗?我为了大川,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何至于忍心再阻止我们母女见面?”

    说完,索的直接一把扯掉了脸上的纱布,怒目圆瞪的盯着屋内的人。

    “你他妈,放你娘的狗!”后传来江川怒意浓浓的声音,随即便是见着他疾步的朝着这边走来,一把揪起高瑾的衣领,往外拖。

    “大川,你做什么?你放开我!”高瑾大声的高喊着。

    “我警告你,他妈再敢来闹事,下次就不是把你扔出去这么简单了!”毫不犹豫的将高瑾往院门口一丢,对着两个跟着过来的警卫说道,“给我把她丢出去,以后不许她现出在大院里!”

    “是的,江上校!”警卫对着江川行了个军礼,直接一左一右架想高瑾离开了。

    “江川,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小柔的亲妈。女儿是我生的,你不能这么对我的。你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高瑾被警卫架走了,却是依旧不死心的高喊着。

    但是,却是每一句话,都是说的别有深意。

    她是小柔的亲妈,女儿是她生的。

    这不摆明了在明示别人,她和江川的关系么。

    高瑾,她就是认定了江川的这一点。

    认定了他不会告诉江小柔,她的生世。一定不会告诉小柔,他不是她的亲爸,只是养父而已。因为他不想给小柔幼小的心灵上留上一些不可抹去的创伤。

    她也断定,不止江川不会这么说,就连江家其他人也不会这么说。

    所以,她才会这么闹上来,就是要让大院里其他的人知道,她是小柔的亲妈,有她这个人的存在。但是,却被江川给抛弃了。

    她就是要让江川和丁宁不好过,然后她才好做接下来的事

    被警卫拉走也自然是在她的意料之内的,只是没想到的是江川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她以为应该是江和平让警卫赶她出去的。

    不管是江和平还是江川,反正都一样。都是她要的结果。

    江川折回屋子的时候,丁宁依然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吃着自己的榴梿。见到他进屋,从沙发上站起,朝着他走去。

    “大川同志,张开嘴巴。为了奖励你的及时赶回来,来,这是你的奖品。”两手指夹起一大块榴梿,笑盈盈的对着他说道。

    大川同志本着“老婆的话要听得”的原则,张嘴,吞进老婆大人递给他的奖励,嚼巴两下,问道:“这是什么?”

    “榴梿!”这话是江和平回答他的。

    “咳,”大川同志被呛到了,呛过之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吃榴梿?”

    这表跟刚才江和平的表是一样一样的。

    继续夹起一块往自己嘴里塞去,一脸木然的望着他:“有什么不妥吗?我不能吃吗?你刚才不也吃了吗?”

    好不容易的将嘴巴里的吞下,看她一眼:“不问题,你喜欢吃就行。”

    “大川,”江和平一脸肃穆又认真的看着他。

    “爷爷,”在他面前呈原地立正。

    “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指的是高瑾的事,“这都闹上门了。”

    “爷爷,那您刚才又为什么放她进来呢?”若无其事的看着江和平说道。

    江和平瞪他一眼,怒斥:“臭小子,赶紧的把事给我摆定了。别给我随时的留着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影响宁宁的心。”

    “行,知道了,爷爷。”

    “爷爷,我没有被影响啊。真的,一点都没有影响。”丁宁笑的一脸甜蜜又可人的看着江和平,“哪能那么容易就被人影响到的。再说了,她说的那些话,不全都是子虚乌有的嘛,大川都没有做过的事。”

    “你这丫头,爷爷这是在帮你!”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你倒好,倒过来又帮着大川去了?”

    大川同志很是得瑟的将自个宝贝老婆往怀里一搂:“那是,这是我老婆。当然得帮着我了。”

    “别跟我面前耍贫,赶紧的把事搞定了才是正事。”再次没好气的瞪两人一眼。

    ……

    医院

    季敏淑躺在病上,没有同意宁朗移肾给她。

    宁振锋也没有同意宁朗的这个决定。

    虽然一个人一个肾也不会有所影响。但是,不管怎么说,季敏淑都是不会同意宁朗移肾给她的。

    别说手术有风险了,一个男人只有一个肾,万一到时候有什么事发生呢?

    所以,季敏淑没有同意。而事实也是,就算她同意,化验结果出来,宁朗的肾也不适合移给她。

    这倒也是让季敏淑长舒了一口气。

    但是,宁朗和宁言希却是因此而吵了起来。

    不为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宁言希不愿意配合化验。理由很简单,她前段时间才刚刚才小产了,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她不适合在这个时间移肾。

    宁朗直接甩了她一个耳光:“是不适合还是不愿意?宁言希,你自私我知道,但是没想到你会自私到这个地步。那个躺在病上的人是妈,是你亲妈!”

    “哥,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宁言希冷冷的带着讽刺的看着宁朗,“我们家没钱吗?找不到一个愿意把肾移给妈的人吗?用得着自己移一个给她吗?别说这个手术的危险有多大了,就说一个肾,那能是个正常人吗?你把时间和精力花在这上面,还不如花钱找人看看没有没有人愿意捐肾。大不了多给点钱不就行了吗?有钱还怕做不到吗?”

    宁朗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宁言希说出来的,一脸愤怒的瞪着宁言希,手指恨恨的指了指她的鼻尖:“宁言希,你果然是自私到心里只有你自己了。妈从小到大真是白疼了你一场。”

    “呵,”宁言希冷笑,“哥,妈疼的不是只有我一个的,你得到的疼也不比我少的。还有,我没说不管她,你怎么就不知道我没在找呢?”说完,冷冷的斜一眼宁朗,转离开。

    宁振锋和宁言希的决定是一样的,他也没有打算要移肾给季敏淑。心里想的和宁言希也是一样的,宁家不缺钱,为什么要移自己的肾呢?只要有钱,还有什么事做不到?

    所以说,这才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几天下来了,倒是有人看中这个钱,愿意捐肾给季敏淑,但是化验结果却是没有一个合适的。

    于是,季敏淑唯一靠的只能还是透析了。

    也幸好宁家不缺钱,负担得起她那巨昂的医疗费。这要是换成普通人家,早就倾家产不说,甚至已经放弃了治疗了。

    一段时间下来,季敏淑瘦了一大圈,人也一下子老了不少。早就不复之前的贵妇模样了。

    宁振锋最近这段时间忙的几乎不可开交,为了要在外人面前维持他这么多年来的模范丈夫的样子,所以就算他现在与季敏淑已经同异梦。但是每天还是会在同一时间来到医院。而另一方面,公司突然之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所有涉及的产业,全部一下子下滑。几十年的客户毁约了,合作的上线也毁约了。几乎就跟商量了好似的,全都赶在一块了。

    父子三人可谓的一下子全蒙了,但是却又一致的瞒着季敏淑。

    季敏淑刚透析回病房,体十分的虚弱。现在是上班时间,所以宁振锋父子三人没有陪着季敏淑,而是请的医院里的护工照顾的季敏淑。

    病房,是vip病房。

    门,被人推开。

    季敏淑以为是宁朗或者宁振锋来看她,有些虚弱的睁开眼睛。却是在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人时,瞪大了双眸,一脸惊讶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就连呼吸也有些急促了。

    沐咏恩是穿着护士服站在她的尾的,拧唇一笑,笑的一脸沉淀又带着讥讽:“宁夫人,怎么看到我让你这么吃惊呢?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来看你啊?啧啧,”一脸很是婉惜的摇了摇头,“宁夫人,你说你怎么憔悴成这个样子了呢?当初那个高高在上,一脸优雅又端庄的贵妇去哪了呢?我怎么就只看到一个一只脚伸进黄土里的半死老太呢?对了,听说你的女儿,也就是宁言希,她可不愿意做移肾化验呢。还有啊,振锋也没做这个检查呢。说明什么,说明,他们不愿意把自己的肾移一个给你啊。”

    “那又怎么样?”季敏淑苍白的脸,面无表的直视着一脸落井下石的沐咏恩,“就算他们愿意,我也不会同意的。你来看来,只是为了要跟我说这些话的吗?那么我告诉你,你说的这些话,对我一点作用都没有。”

    沐咏恩又是嫣然一笑,“当然,我要跟你说的当然不止是这些了。我当然也知道,说这些话对你没有任务的作用了。我来呢,只是想告诉你,你们宁家完了,宁氏也差不多了。那些跟你们合作的公司,还在下线工厂啊,全部都在一夜之间毁约了。马上,用不了多久,你们宁家在t市将再也不是巨富了。知道是谁做的吗?呵呵。”扬着一抹怪异的冷笑,森森的看着季敏淑。

    “胡言乱语!我为什么要听你这些乱捏出来的话?”季敏淑半点不信的直视着沐咏恩。

    沐咏恩不慌不乱的从包里拿出一份报纸,然后慢慢悠悠的摊开,好整以暇的摊在季敏淑的面前,冷笑:“不信啊?我也知道你不会相信的,那,我连报纸都替你带来了。好好看看吧,相信你不会不信的!”

    季敏淑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报纸上登的那一则又一则的新闻,说的全部都是宁氏的各种负面新闻。甚至于就连宁振锋与沐咏恩的关系也被挖出来了。

    前段时间,才说沐咏恩与明俊轩有一腿,现在才被发现,原来明俊轩这个宁振锋的前女婿是在替自己的前岳父背黑锅啊。沐咏恩是宁振锋的\人。如此一想吧,也就觉的合合理的,沐咏恩是宁言希的秘书,那么宁振锋算不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兔子要吃窝边草呢?

    答案是肯定的。

    于是,一夜之间,宁振锋保持了那么多年的好丈夫榜样彻底的毁了。

    什么商业圈的模范夫妻,好好丈夫,全都是做出来的样子而已。还不是一样养着小三。这就是男人的本,永远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然后,宁振锋的这事一捅出吧,对于宁氏的影响肯定是很大的。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季敏淑恨恨的瞪着沐咏恩,“你是不是非得要看到宁家完了你才开心!”

    “呵!”沐咏恩一声冷笑,“怎么样?宁夫人,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当初想怎么样呢?你和成雪那个老婆娘是怎么的我和我妈的?我妈是怎么被你们害死的?真当我傻子吗?会那么天真的以为,是我妈的车子失灵才会出事的吗?还有,你女儿又是怎么对我的?这算是算是老天在惩罚你?你看,你竟然得了尿毒症,而你的女儿和老公竟然不想移肾给你。唯一想要移肾给你的儿子,却又配不上型。你们以为有钱就能搞定了吗?偏偏注定了你这样的人,是不得善终的。没有一个肾与你相配的。季敏淑,你就好好的慢慢的在这病上等着死吧。我妈在下面等着你,很快,成雪那个老婆娘也会来陪你们的。”

    “你……你……”季敏淑被她气的一口气提不上来,然后就那么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朝着昏迷过来的季敏淑冷冷的斜了一眼,沐咏恩转离开病房。

    ……

    司马成剑见到陌笙是在尚品宫的包间里。

    老大是被司马莫若和一百八连哄带骗的带到尚品宫的,当然这中间绝对少不了小十三点的帮忙的。

    至于一百八为什么会跟司马莫若成一伙呢?那还不是被司马莫若和仔爷给的。

    事关他家太公的幸福生活,那可是人人有责的。

    仔爷没有见过陌笙啊,那自然不得向小十三点求救啊。而小十三点不正好被陌聿那正太给气的火烧眉毛了嘛。于是,经着司马莫若和仔爷这么一起哄。就那么也产道了。

    于是一群人就成了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但是,小十三点也不是那么好唬弄的人嘛,那当然是有要求和条件的。至于什么要求和条件,那就是先记帐,等以后她用得着的时候再拿出来兑现。

    于是,为了自己今后的幸福生活有保障,仔爷毫不犹豫的应下了,也不管到时候小十三点让他兑现的时候是不是会过了他的底线。

    于是,一大堆的谋和阳谋就这么开启了。

    当着简练精干工作服的陌笙出现在包间,在对视上司马成剑的那一瞬间。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本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