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同归于尽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冷烟花 书名:长官,诱妻成性
    然后,在小唐妈还没反应过来之际,那个她护了一辈子,守了一辈子,为了他连自己的女儿也可以放手不管的男人,就那么毫不犹豫的扬手朝着她一个巴掌挥了过去。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小唐妈本就十分的瘦弱了,再加之男人这一个重重的巴掌的挥过去,直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额头撞到了桌脚,殷红的血着着额角汨汨流下。

    但是,很显然的,男人为了得到小唐手里的钱,一个巴掌是绝对不会止手的。一把揪起小唐妈的头发,对着她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边打边嘴里数着:“一,二,三,四。小姑,你还满意吗?不满意我再接着打,打到你满意为止!你让我打多少下就打多少下,就算打死她也没问题。只要你把钱给我,给我就行了。”

    “呵,哈哈……”小唐笑了,笑的无比的讥讽,一脸面无表的看着被男人揪着头发的女人:“你听到没有啊!这就是你选择的男人,原来你在他的心里也不过如此而已。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全被你们俩个畜生给毁了!毁了!我是你女儿,是你亲生的女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么对我!你这辈子到底得有多么的离不开男人?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的守着我爸,守着我过子?非得要这么下的陪上自己,还倒贴了我爸爸留下来的钱?甚至还陪上了我的一辈子?你配当一个妈吗?你配当我妈吗?你配吗?!”

    小唐是撕心裂肺的对着她大吼。

    这个时候的小唐妈已然是认识到自己的错了,就这么当着小唐的面流下了痛苦而又悔的眼泪。只是,这个时候才后悔,为时已晚。

    “萍啊,妈对不起你,妈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妈不配当一个妈,不配当你的妈。”小唐妈泪流满面的朝着小唐忏悔的说道,然后一个用力的推撞,这一辈子从都没有反抗过这个男人的女人,却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用力的发狠,撞倒了那揪着她头发的男人。

    男人没想到这个一辈子对她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的女人,却是突然之间会对他反抗不说,还将他撞到了地上。

    “臭娘们,反了天了,敢打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男人发狠了,彻底的发狠了,一个迅速的从地上站起,随手抄起一个棍子就朝着女人打去。

    女人只能由着他一下又一下的重重的敲打在她的上,除了缩成一团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男人似乎打累了,然后这才想起屋子里还有一个小唐,一个狠的转眸向小唐,拿着棍子指着小唐:“臭丫头,赶紧把钱都给我!不然,你今天就别想出了这个屋子。他妈的,老子还就不信了,拿不过你手里的那些钱了。老子替你养了这么多年的老母,妈的,到头来竟是连一个蛋都没有给下。要不是看在你个破烂货手里还有点钱,我会看上你?死丫头,你要识相就自己把钱都拿出来!”

    小唐冷笑,又从包里拿出一大叠的钱,朝着男人笑了笑:“要钱是吧?我有的是,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拿了。”话落,一个转,从门后抄起一根比他手里还要粗的查棍子,哦,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根铁棍,是用来栓门的铁棍,然后将手里的钱往上一抛。

    男人一见着飘散开来的钱,立马的扔下了手里的棍子,也顾不得小唐手里是否还拿着那铁棍,咧着嘴弯腰就捡起那一张又一张的钱,嘴里不断的笑呵呵的自我呢喃着,“哈哈,钱啊,这么多钱。老子又有钱了,又有钱了……”

    “钱是吧,你要钱是吧!我给你这么多钱,我让你毁了我的一辈子。”小唐手里的那铁棍一下又一下的落在他的上,每一下都打的又狠又重。

    对于这个男人,小唐几乎可以说是恨的要死了,如果不是他,她这一辈子都会好好的,不会未婚生子,也不会现在被高瑾那个人威胁。

    她是曾经走错过路,但是她及时的回头了。她不想要害人,她只想要平平淡淡的过着自己的子。她没想过在跟那个儿子相认,也没想过要第二次再怀上一个孩子。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拜这个该死的男人所赐,她什么都没有了。

    恨,非一般的恨。

    从离开的那一天起,她就下定了决定再也不踏入这个村子半步。再也不想与这两个人扯上关系。但,现在却不得不着她走上这极端的一步。

    是的,昨天找了海棠之后,小唐就决定了,不止要解决了这一对无良又无耻的混蛋,就连高瑾那个人也一起收拾了。

    她反正命一条,有他们三个人陪着,也算是赚了。

    她是绝对不会再去作做伤害白先生和司马小姐的事的。

    小唐心里是恨的,因为恨着,所以那下手自然是很重的,没有留半点的余地。

    终于,男人没有任何的反应了,那就么倦着子倒在地上。头流血了,衣服浸湿了,地上也是染红了一片。但是,他的手里却是死死的紧紧的拽着好几张从地上捡起来的百元大钞,就好似那是他的命根子一般。只要有钱在,就算赔上了他的这条命也是值得了。

    小唐还在那里泄愤一般的打着,好似怎么打都不够,出不了她的这一口恶气。

    “萍啊,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啊,萍啊,我求你了。”终于回过气来的小唐妈,一见形势不对,赶紧的扑了过来,扑了过来,扑在了自己男人的上,讫求着小唐。

    “人命!你也知道会出人命啊!七年前,你怎么不想会不会出人命!你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我带走,你明明知道他带我去做什么事,你有劝他一下吗?啊!我是你的女儿,是你亲生的女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对你来说,是不是男人比自己的女儿还要重要!你竟然可以做到这般的铁石心肠,你现在还有脸来跟我说出人命吗?人命而已嘛,七年前,我已经不看重了!你缺不得男人,你自己跟他走就行了啊,为什么你非得要拉上我啊!我这一辈子就这么被你们给毁了!你知道什么叫心痛吗?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吗?你不知道,你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心!我发过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进这个门半步,但是,为什么非就事我做到这一步!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选的,我都是被你们的!既然你这么少不得他,那你就跟他一起上路吧!你也去死吧,你下去,跟我爸爸赔罪去,你是怎么的毁了他最疼的女儿,你又是怎么拿他的钱去贴别的男人的。你下去跟我爸认罪吧,看我爸会不会原谅你!”

    说完,抡起铁棍,连眼皮也不带眨一下的敲了下去。

    女人一声闷哼,然后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趴在了自己男人的上。她的眼睛一直都看着小唐,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这么的对她。

    小唐是疯了,彻底的被他们给疯了。

    如果不是被到了绝境,被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般疯狂的举动呢。

    看着那两个一动不动的男女,小唐扬起了一抹如释重负般的冷笑,笑容中带着一抹解脱。

    然后将手里的铁棍往地上一扔,伸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还有略显有些凌乱的发头,扬起一抹怡然自得的微笑。蹲,将地上那些还没的捡起的钱一张一张的捡起,就连男人捏在手里的那几张也一把扯过,全部撕成碎片,冷声道:“要钱是吧?做梦去吧!你活着的时候是个穷光蛋,死了去了下面,也别想拿走属于我的钱。你们俩个一起继续到下面吃苦去吧!”

    说完,冷冷森森的斜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人,迈过两人的子,朝着门口走去。连眼角也没有斜一下,就好似那两个人不过只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而已,而根本就不是她的生母与继父。

    关门,若无其事的离开,就好似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走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道路上,小唐心万般复杂。

    田园还是以前的田园,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她却不再是以前的她了。

    坐在田梗上,从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司马追风的号码。

    医院,司马追风去做检查还没回病房,手机没有带去。

    是以,手机一直都没有人接。

    小唐深吸一口气,自嘲的一笑。

    然后发了一个长长的短信过去。

    航空公司

    十一点五十五,高瑾关了电脑,打算出去吃午饭。

    手机响起。

    拿过的手机,小唐来电。

    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接起:“怎么,这会打电话给我,是想告诉我好消息?”

    “我在你公司正门口,把你要的人也带来了,你是下楼来见我呢?还是我带着昏迷中司马追风上来见你?”耳边传来小唐冷冷沉沉的声音,半认真中又透着丝丝的威胁之意。

    “唐晓萍,你疯了!你把人带我公司来!”高瑾咬着牙,压着声,对着电话那头的小唐轻吼道。

    “呵,”小唐一声冷笑,“我这不是按着你的意思做的吗?怎么,我做到了,你却又不开心了呢?表姐,我亲的好表姐,你怎么能这样呢?我这好不容易的将人给你带过来了,你怎么又说我疯了呢?行吧,既然你也说我疯了,那我就带着司马追风一路闹上来吧,闹到你办公室吧。相信这么大个航空公司,这么多的人一定会很乐意当观众看戏的。哦,对了,姐,我好像不知道你的办公室在哪里哎,不然,我还是找个人问问好了。相信一定能问出来的。”

    “唐晓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高瑾咬牙切齿的低吼,“别忘了,你儿子还在我手里!”

    “儿子?!呵呵,”小唐一声冷笑,“哦,对了,我差点给忘记了,你好像也生过一个孩子的啊。你那个孩子好像比我儿子大一岁的。哎,姐,你说,要是我在你航空公司这么一闹,把你曾经在村里的那些个臭都闹的人尽皆知,你说会怎么样?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的安枕无忧的坐你的办公室,当你的高层管理员吗?要不然,我再回村里去,把茶叔和茶婶都请来,然后再跟你的同事们说说,许微是怎么死的?听说茶婶闹事的能力可是非一般,姐,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唐晓萍,你到底要怎么样?!”高瑾咬牙,恨恨的问着电话那头的小唐。

    小唐冷笑,“不想怎么样,只想和你见个面,我在你公司正门口等你,白色的现代车,车牌号xxxx,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想,应该不需要五分钟的吧?”

    “你!等着!”高瑾急匆匆的挂了电话,恨恨的嘀咕了一声,快速的朝着电梯走去。

    五分钟不到,高瑾便是怒气冲冲的到了小唐的车子旁。

    小唐早早的替她开了副驾驶座的门,见着她的出现,朝着她扬起一抹怪异而又诡的笑容:“姐,上车吧。”

    “唐晓萍,你长本事了是吧?敢跟我叫板,敢威胁我了!你不怕……”

    高瑾的话还没说完,小唐按下了车内的门锁,然后一个踩油门,在高瑾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车子“倏”下的朝前她哎驶出。

    高瑾一个惯的倾向前,额头重重的撞在了前面的空调板上。痛的她直呲牙咧嘴。

    “唐晓萍,你疯了,你到底要怎么样!”一边的系着安全带,一边朝着小唐怒吼,“你不想见你儿子了吗?你……”

    “呵,”小唐再一次冷知,笑的一脸的无所谓,转眸森森的盯视着高瑾,“姐,你难道没发现什么不妥吗?”

    “什么?”显然处于愤气之中的高瑾没有发现不妥之处。

    “你没发现,我车上根本就没有司马追风这个人吗?”小唐似笑非笑的看着高瑾说的一脸的诡异。

    “唐晓萍,你真以为我那么好骗吗?”高瑾一脸冷沉的看着她,“你把司马追风带来?你有这个本事吗?你要有这个本事,你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了。唐晓萍,我警告你,你要还想见你儿子,就乖乖的回去做事。不然……”

    “不然怎么样?”小唐一边稳稳的开着车,转眸,笑的一脸诡异又森然的看着高瑾,“表姐,这么说吧,不妨跟你说句实话。我刚从村子里回来,你知道我今天回去做什么了吗?”

    “我管你回去做什么了?跟我有什么关系!”高瑾怒视着她,“你现在又想怎么样?啊!现在开车去哪里?!”

    “去哪里?”小唐依然笑的一脸怪怪的看着她,然后脸然一沉,一脸郁的看着她:“跟你一起同归于尽!高瑾,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按着你的意思去害了司马小姐的。我承认我喜欢白先生,但是我也知道,他那样的人,不是我能高攀得上的。我错过一次了,就不会再错第二次!你跟我说,你不是白青青,不会对我手下留是吧?那我也告诉你,我也不再是七年前的我了,在我被那个畜生毁了之后,我就不再是以前的我了!谁也别想威胁到我!包括你在内!你以为你拿我儿子来威胁我,我就会乖乖的听你的话,任你摆布了吗?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按着你的意思去做的。今天,就是我们俩个一起去同尽的子。这也得多亏了你上班的地方,你看,多好,多偏多静,还不会影响伤害到路人!”

    “唐晓萍,你疯了,你停车,你停车!”高瑾终于的慌了,因为在小唐的眼里,她看到了抹绝望与杀气,伸手想要去开门,但是车门被小唐锁死了,根本就打不开。

    “姐,劝你还是别做这无谓的举动了。”小唐冷冷的看着他,一脸讥讽的说道,“你觉的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我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了,你就算这会跳出去,我一样会毫不犹豫的一车轮把你压死的。我连自己的生母和继父都可以下手了,我还会在乎你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名义的上表姐?呵!高瑾,今天就是我们两个一起去死的子!我就算是陪上了自己的命,也不会帮着你去害了白先生和司马小姐的。你不就是看中了白先生的朋友了,想要成为他的女人,想要拆散了他们夫妻俩吗?呵,高瑾,你真是臭不要脸的,你凭什么跟人家去抢男人?你自己是什么份,你自己不知道吗?你不过就是一个不要脸的破烂货而已,就连我看到你都觉得恶心,人家好好的正常人家怎么会看中你呢?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一起上路吧!有我陪着你,你也不算亏了!呵呵,哈哈哈……”

    小唐笑沉沉又冷飕飕的,就好似有阵阵的寒风在高瑾的耳边响过一般。

    一股难闻的气味传来,高瑾拧了拧眉头,突然之间似是闻出了那是什么气味了:“你……你在车里放了煤气桶?”

    “呵呵,你说对了!”小唐皮笑不笑的看着高瑾说道,“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的一片苦心呢?”

    车的玻璃窗都是关紧的,车门也是锁死的。

    煤气桶小唐是放在后备箱和后车座的椅下的,所以高瑾上车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

    车子里煤气味是越来越重了,而小唐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深的诡异的,看着高瑾的眼神里透露着一抹算计的释然。

    “唐晓萍,你这个疯子,你把车门打开。疯子,你赶紧把车门打开!”高瑾急了,闻着那越来重煤气味,是真的急的。她知道,这一刻,唐晓萍是真的抱着跟她同归于尽的念头了。

    “呵呵,表姐,姐,我亲的高姐姐,你觉的可能吗?不可能的。在你抱走我儿子,拿他来威胁我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今天的。怎么,后悔了?怕了?不想死了?我告诉你晚了!这一切都是你亲手造成的,我已经选择放手了,我选择悔过了,真心的祝福白先生和司马小姐,希望他们过的好,过的开心幸福。但是,你为了自己的一己私,你为了得到一个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的男人,你让我去伤害一个真心对我好,关心我的人!高瑾,你不该死谁该死!我们两个都该死,所以今天,我们一起去死吧!有我陪着你,你也算是赚到了!”

    小唐是抱着一死拉着高瑾一起死的念头的,上午,她才亲手结束了那两个人渣。如果现在她再收拾了高瑾,那么她了算为自己做下的错事,无意间害的司马追风人住院一事,赎罪了。

    像高瑾这样的人,就应该死,而且还是死不足惜。留她在世上,只会更加的祸害别人。

    “唐晓萍,你这个疯子,疯子——!”高瑾扑过去,拉扯着小唐,想要从小唐那边驾驶座里将门的打开。小唐一定是存心的,她选的这辆车子,反锁了,就只能在驾驶座那边打开。

    但是,小唐又岂会让她如意呢?怎么可能让她将门打开呢?

    “嗤。”

    煤气正还在的不断的往外冒着。

    高瑾已经有些窒息了,觉的呼吸越来越难了。

    但是,人的求生意识是很强的,特别还是像高瑾这样的人,那是绝对舍不得让自己死的。

    于是,拼着命的,与小唐扯打成一块。

    然后……

    终于,在扭打中,高瑾失按倒了小唐,摸到了开关处。

    急切的想要打开车门。

    然而……

    “呯——!”

    高瑾还没得来及拉开车门,一声巨响,车门被炸开了,然后只见两个人影从车门里飞出,飞的高高的,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后,被抛的远远的,摔倒在地面上。

    ……

    医院

    司马追风做好全检查,回到病房。

    检查老白陪着她一起的,今天老白没有去部队,老白请了一天的假,因为司马追风做查检,老白自然不放心的。与其在部队里提心吊胆没有心思的过着,我倒不如直接把手头上的事交给了江川,然后自己到医院陪着老婆做检查了。

    反正这段时间,大川女人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也出院了。于是,老白直接将手头上的事扔给了哥们。俗话说的好,老婆是用来疼的,兄弟是用来垫背的。

    于是,大川同志很无奈的接过了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扔给他的事

    老白,等着,老子下次陪老婆的时候,也直接把手头上的事全部扔给你。

    海棠今天还是没有去做康复,那自然是儿媳妇重要了。就算去做康复,那也还是挂着司马追风这边的检查结果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干脆不去了,反正少一天也不会有什么大影响的。

    于是,海棠不去了,那司马莫若自然也就不可能去的。

    那司马追风做检查,司马老爹和老马成剑自然也是紧随其后的,这可是全家人的金蛋,肚子里还有一个金蛋。

    其实今天也不过只是普通的检查而已。

    但是,不管是大检查还是小检查,那都是牵动着人心的。特别还是司马追风现在的这个况,那可不是谁都揪着心的嘛。还是陪在边比较放心一点。

    检查报告有些已经出来,有两份还需要一会才能出来。出来的报告显示所有的指数还是都比较正常的。至少比刚一个礼拜前的数据要好很多了。也就是说,按着这份报告来看的话,基本上可以说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没什么大的影响了。不过,安全起见的话,还是满四个月后再做一份彻底又详细的检查。

    当然,对于医生这样的建议,没有任何人会反对的。只要是对司马追风和白小坚好的,全部都无条件的配合着医生。医生也是司马成剑找的,绝对权威的。

    如此一来,所有人吊着的那颗心也就微微的落了一些下来。

    司马追风这两天心特别的好,可以说是非一般的好。可不是么,看了那段最原始的视频,心要是再不好的话,那可说不过去啊。

    不过,对于小唐的做法,心里依然还是有些想不太明白的。到底小唐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什么呢?明明,按着老白的说话,那天,如果她真要做些什么的话,还是能做的。但是,她却没有,她却是跟另外一个男人上、了,可是却p上了老白的头像,这又是为了什么?

    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

    唯一的解释,那就应该是有人威胁她,而她却一方面不想伤害她和老白,另一方面又不想让那个威胁她的人有所怀疑,所以才会这么做的。

    如此说来,如果真是有人威胁她的话,那么那个人岂不是冲着她和老羊来的?

    为什么?

    她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突然之间,司马追风的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一张脸颊,那天在医院里,陪婆婆做康复时,在医院的走廊上遇到的那个女人,那个说话阳怪气,自称是认识丁美人也认识她家老羊的那个女人,难不成是那个女人威胁了小唐?

    可是,那个女人谁啊?

    认识丁美人,又认识她家老羊的,那就一定是先认识美人家的男人才认识美人的,绝不可能是先认识美人再认识她男人的。

    老羊和江川的战友?

    这是司马追风唯一能想到的。

    不然,怎么可能认识他们两个呢?

    不过,貌似,那女人对她好像不是很友好,甚至还带着一丝隐约的敌意吧。

    莫不成暗恋老羊?然后,这才想出这么一个损招,知道小唐对老羊有意思,然后才让小唐来这么一出,为的就是挑拔她和老羊的关系,然后她来个渔翁得利?

    这是司马追风前思后想,左联右窜,得出来的一个最接近于事实真相的结果。

    回到病房,有老白照顾着司马追风,其他人也就很有眼力见的不打扰两人了。然后便是各自,该干嘛干嘛去了,直接就把空间和时间都给了这俩公婆了。

    司马追风回房病的第一件事,就是往病上一坐,然后拿过放在头柜上的手机,看看是否有人给她打过电话。

    有个未接电话……

    “怀孕的人,总拿着个手机作什么?”刚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未接电话,手机直接被老白给拿了过去,然后递了一杯温水给她,一脸严肃的看着司马追风用着命令般的语气说道,“以后手机和电脑都少用。喝水。”

    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喝上一口,抬眸与他直视:“哎,我说,你能不这么土匪吗?这手机是怀孕后,司马成剑给新换的,据说零幅。”

    老白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是个手机能没有幅?老子认识你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是土匪,你现在才知道吗?老子说不能用就不能用!”

    土匪老白向来都是这么霸道又不讲理的。

    司马追风回瞪他一眼,右手往他面前一伸:“行了,不用还不行啊!先把手机给我,我好像看到那个未接电话是小唐打来的。她这个时候打我电话那就一定是找我有事。”

    “你管她找你有事没事?”老白再次没好气的盯她一眼,“你是圣人啊!这个时候还犯二的想着她?还嫌她膈应的你不够吗?”

    司马追风抿唇一笑:“行了,老羊,这不是没有膈应到吗?你谁啊?你不是老羊吗!能是那么容易被人设计陷害成功的?要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你给睡了,那算我眼瞎看错了呗。行,赶紧把手机给我,我回个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指不定人家还是想你了呢!”

    老白咬牙狠狠的瞪她一眼,倒也是把手机递交回给她。

    电话拨过去,一直没人接。

    司马追风有些不解的轻声嘀咕着:“怎么没人接?”

    然后看到的有一条未读短信。

    点开。

    双眸定格,脸一片讶异的失色,“老羊,不好,小唐真出事了。”

    本院 ,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长官,诱妻成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